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一七二章 左良玉的覆灭

第一七二章 左良玉的覆灭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奴隶贸易是必然的选择。

    杨丰的均田制彻底阻断了土地的兼并,那么民间财富就只能向工商业转移。

    实际上已经开始了。

    因为他在北方的钢铁厂产量不断扩大,对煤炭和矿石需求与日俱增,冀东,北京,还有宣府一带大量小煤窑,小采矿场纷纷出现,无法依靠兼并土地来增加财富的军政新贵和商人,都开始涌入采矿业,还有附属于采矿业的选矿烧结甚至炼焦,他们是杨丰钢铁产量不断增加的保证,但是他们也面临着一个越来越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工人不足。

    工业革命的前提,是通过羊吃人来制造无数破产农民,把他们赶到工厂矿山,用他们卑微的生命来为资本家增加财富。

    这是唯一的途径。

    但均田制又阻止了这种事情的发生,那么谁来替代英国那些终生生活在暗无天日的煤矿里的矿工,谁来替代那些纺织工厂里工作十八小时,累得状如骷髅的女工,谁来替代那些不断累死在机器前的童工呢?均田制下的农民是不会干的,一对夫妻六十亩土地,这已经足够让他们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他们不会为了生存走进那些地狱般的厂矿,因为他们根本没有这种必要。

    但是又必须有足够的尸骨垫在工业革命的基础上。

    要知道英国人赢得纺织业霸主地位,就是因为他们的工厂比别人更残酷。

    既然这样那么就换奴隶好了。

    这是一种必然,要么让自己的百姓去血汗工厂做每天十八小时的工业奴隶,要么把这种悲惨的命运转嫁出去,让那些异族的真正奴隶来代替他们。

    讨论皇帝陛下的道德水平之前需要先明白一点……

    一八四零年英国产业工人家庭平均寿命是十五岁,他们的孩子只有百分之四十三能够活过五岁,那些为了生计而不得不拼命工作的母亲们,必须大量给她们的孩子喂食y的酒精溶剂,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有机会养活自己,然后她就不停喂,直到把她的孩子喂死,当我们在电影上看到傲慢与偏见里俊男美女的天堂般优雅生活时候,如果还想看地狱是什么样子也很简单,把镜头移动到同时代的伦敦东区就行了。

    杨丰当然不会自己贩奴,但他会在幕后推动奴隶贸易。

    这时候北方的矿主们已经开始了。

    因为汉人,也就是大明属籍上确定的国人禁止为奴,就连原本的奴籍也全部取消,所有奴婢都重新改为民籍,和主人由主奴关系变为雇佣关系,那么奴隶来源也就被限制为外族。目前来讲他们因为地域限制,还只能通过东江水师的那些原朝鲜将领来购买朝鲜人,后者同样存在奴隶和大量贱民阶层,林庆业是非常乐意做这种事情的,还有关外的蒙古王爷们,至于他们是从哪儿弄来的奴隶这个就没人关心了。

    接下来这种趋势会不断扩大。

    因为真正的工业革命已经开始登场了,新式的纺织机,新式的大陆棉种,再加上已经越来越完善的蒸汽机,棉纺工业化的号角已经吹响,甚至第一套改由蒸汽驱动的骡机和织布机,都已经在北京的皇宫开始运转,未来杨丰将像英国一样,用棉布来吞噬整个世界,然后未来遍布大明的煤矿铁矿纺织厂甚至于棉花种植园里,需要不计其数的工人,而这些工人最主要组成同样也将是奴隶。

    至于大明的自耕农们……

    征服与掠夺!

    一千万红衫军的浪潮也将吞噬整个世界。

    当然,这是以后的事情,甚至都得杨丰死了以后,他无非还有十七年时间,这点时间能把周围解决就行了,他是不会在这个时空逗留下去的,虽然理论上说他就是不走,过个五十年一直活到自然死亡再回去也行,但回去之后他的本体早烂了。那时候除非他能够尽快找到相似的灵魂,否则的话他将始终以灵魂状态存在,如果在灵魂能量耗尽前还找不到下一个,那他就只能彻底消散,多做三十年的皇帝的确很爽,但如果代价是失去本体,并且有很大可能魂飞魄散就不值得了。

    至于很爽的生活……

    回归本体之后,他的本体也将和现在的他一样,拥有强大的能力,估计就算放漫威世界也得是个小怪,那么凭什么不会拥有同样很爽的生活?

    而就在杨丰筹划着讨伐倭国的时候,郑芝龙父子的水陆联军也攻破了湖口并迅速夺取九江,与此同时北路禁军两个镇连破南阳和襄阳,开始沿汉江顺流而下直逼武昌,南路何腾蛟和益桂二王的联军在洞庭湖上击败左部水军,并且迅速包围了岳阳。至此三路大军彻底完成了对武昌的
葬阴人小说5200
合围,而濒临绝境的形势也摧毁了左良玉病恹恹的身体,这个原本历史上导致弘光覆灭的可以说最主要军阀,在明军攻破九江的消息传到武昌同一天,气急攻心吐血而亡。

    然后左良玉残部拥立其子左梦庚为主,但紧接着就在左良玉的葬礼上,他的好友,原本也是主要辅佐者的黄澍兵变,带人砍了左梦庚的人头率领左部向明军投降。

    武昌平。

    “这就是左良玉?”

    南京皇宫奉天殿前,杨丰饶有兴趣地看着面前一具死尸。

    “回陛下,正是左逆!”

    他身旁一个穿囚服的家伙跪在地上谦卑地说道。

    “他脸上的血是怎么回事?”

    杨丰说道。

    “回陛下,那是左逆之子伏诛时候溅上去的。”

    那人说道。

    “呃?”

    杨丰无语了一下,然后继续低头看着左良玉。

    这时候已近初冬,天气转冷尸体易保存,而从武昌到南京顺流而下不过一千多里,两昼夜时间就足够,所以此时的左良玉还没腐烂,倒也还能看出点样子,说起来原本历史上的这家伙也很复杂,真要说他没点气节,这肯定也是不对的,他没降清,而且看他的表现也没有降清的意图,如果不是野心太重,再加上被东林党忽悠瘸了,他说不定还是会像黄得功一样的。

    当然,他也挽救不了弘光。

    就算他愿意为大明而战,他手下那些将领官员还不干呢!看看左梦庚降清时候,他手下那些家伙的爽快劲,就知道实际上他们早已经时刻准备着了。

    “算了,人都死了,也就别再难为他了,找个地方葬了吧!”

    杨丰说道。

    “陛下仁德,泽及枯骨,尧舜莫及!”

    那囚服者说道。

    “哈哈,你倒是很会说话,行了,既然你是手刃左梦庚然后带领左部反正的,那也就别再继续穿这个了,赶紧脱了爱去哪儿去哪儿吧,对了,你叫什么来着?”

    杨丰笑着说。

    “罪臣黄澍,崇祯十年进士,蒙圣恩以御史巡按湖广,被左逆扣留军中,不得不虚与委蛇,时刻想着手刃此贼,天兵西进左逆惊惧而亡,逆党推其子为首,罪臣与一干忠义之士奋起,赖陛下之威终手刃左梦庚,但罪臣终究失身于贼,故囚服而来伏请陛下降罪。”

    那人趴在那里说道。

    “啊,你叫黄澍,既然你请朕降罪,那朕就满足你!”

    杨丰笑着说。

    黄澍抬起头用期盼的目光看着他。

    “拖出去,乱棍打死!”

    杨丰说道。

    “呃??!”

    黄澍瞬间石化了。

    紧接着锦衣卫上前抓住了他。

    “陛下,陛下饶命,臣有功,臣杀了那左梦庚啊……:”

    黄澍挣扎尖叫着,被两名锦衣卫拖着,就像拖条狗一样拖往承天门外乱棍打死去了。

    “玛的,一不小心吃个苍蝇!”

    在他的尖叫声中,杨丰一脸恶心地自言自语。

    黄澍可不是一般人,这是东林党的一条著名疯狗,原本历史上左良玉清君侧他是主谋,这家伙在南京以御史的身份大骂马士英,指责马士英十大罪状,不杀不足以谢天下,甚至于抄家伙去揍马士英。之后一个宗室告他贪贿,马士英当然立刻趁机抓他,但他却跑到左良玉那里,躲到了左梦庚的军营,抓他的锦衣卫到之后不知道他怎么忽悠左梦庚直接杀了锦衣卫,然后他立刻趁机鼓动左良玉清君侧。结果左良玉病死左梦庚被黄得功击败,这个骂马士英时候的忠君爱国斗士,以最快速度拉着左梦庚投奔阿济格,那转折之快也是令人惊叹,更加令人惊叹的是,随后他作为带路党领着清军南下皖南老家。

    他老家是徽州。

    他的族兄大明最后一个武状元黄赓正在跟清军打游击,清军多次进攻失败,于是黄御史带兵去找他族兄并肩作战,然后背后捅他族兄一刀子,给新主子解决了这个抗拒民族rong合的家伙。

    不仅仅如此。

    他另一个同乡,也是做过御史的金声起兵抗清固守绩溪,黄澍得知主子们进攻不利,同样立刻换上明朝官服,带着假发和一支军队去支援他老乡,可怜金声又让他背后捅了刀子,里应外合攻破绩溪,徽州陷落,金声被俘后不肯投降被清军所杀。

    “这就是东林党!”

    听着远处隐约的惨叫声,杨丰无语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