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一五九章 烽火扬州路

第一五九章 烽火扬州路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芜湖。

    清晨雾蒙蒙的长江上,一艘小型战船缓缓游荡,宽阔的江面仿佛无边无际,滔滔江水在四周浩荡奔流,四周除了水声再无任何声音,大顺芜湖镇总兵金声桓部下水师营士兵于洪裹紧了被雾气打湿的衣服,在初秋季节的寒气中颤抖着趴在船舷栏杆上,茫然地望着西岸一带黑色中隐约可辨的裕溪口。

    “百长,您看那里!”

    他用手指着裕溪口说道。

    百长迅速走过来,瞪大眼睛向他所指方向望去。

    被雾气笼罩的裕溪口处,隐约间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不停地晃动着,但距离太远看不清。

    “渔船?”

    百长疑惑地说。

    这时候更多的士兵聚集过来同样茫然地看着那里。

    一片白茫茫的背景中,那晃动的东西在不断变大,一开始只是裕溪口处,但就像拉长的线一样那晃动的隐约暗影,不停地向北顺着长江水流延伸,就仿佛有一条巨大无边的怪蟒,正在雾气中的江面上,逐渐向下游起伏蜿蜒着……

    “北军!”

    百长骤然尖叫一声。

    几乎就在同时,一阵疾风在江面吹过,被吹开的雾气就像拉开的大幕一样,露出了被它遮蔽下的一切,在长江西岸,从巢湖而出连接长江的裕溪河口处,一支庞大的船队正像钻出巢穴的巨蟒般不断涌出,这支由无数运货的小型沙船,渔民的渔船,甚至居然还有游湖的画舫组成的船队,沿着长江流向,几乎是一条直线的斜插向下游的……

    陈桥洲。

    “掉头,回芜湖!”

    百长尖叫着。

    “还不快点,都他玛磨蹭什么!”

    紧接着他就发现,船上数十名士兵居然没一个动的,而且都在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他,百长大人一阵惊慌,立刻拔出刀强做镇定地喝道:“还不快点,别忘了昨天皇上刚赏下的银子,敢投敌是要诛九族的,啊……”

    “我们不投敌,我们什么都没看见!”

    于洪说道。

    紧接着他从百长大人胸前拔出带血的刀,另一名士兵很配合地随手将死尸掀入长江,然后所有士兵趴在栏杆上,看着最多一两百米外的明军,悠闲地说笑着就那样顺流而下,避开陈桥洲向着下游而去,就在和船队距离最近的时候,于洪还下意识地举起了一只手。

    他对面的一艘画舫上,明军步兵四旅一营长冯平,放下望远镜笑着同样举起了一只手,然后看着这艘刚刚扔下了指挥官尸体的敌军战船,就那样迅速地消失在了下游雾气中。紧接着身后一个年轻美丽的少女,端着一盘点心满脸怀chun地走到他身旁,冯平很随意地拿起一块点心塞进了自己嘴里,那少女不无幽怨地说道:“将军,你可千万不能忘了贱妾啊。”

    “放心,回合肥等着就行,我都把勋章押给你了,你还不放心啊?”

    冯平拍了拍她pi股说道。

    就在同时这艘平底的画舫突然间轻轻一震,然后直接停了下来。

    “都笑什么,登岸!”

    冯平红着脸吼了一声。

    紧接着他第一个纵身跳下了画舫,就在他踏上陈桥洲沙滩的浅水中时候,身后的船舱里数十名士兵蜂拥而出,一个接一个跳下了这艘画舫,而在他们两旁不计其数的各种船只正在不断地冲上陈桥洲的沙滩,在这些船上满载的两个步兵营和一个炮兵营士兵同样不断跳下来。甚至在几艘最大型的沙船上,一门门九斤炮也正在被临时加装的吊臂和倒链放下来,在松软的沙滩上被数以百计的士兵硬生生拖上岸。而包括这艘画舫在内,所有完成卸船任务的船只,则迅速撑离岸边进入深水,顺流继续向下绕过陈桥洲很快到达下游牛屯河口,然后调头钻进牛屯河逆流向上返回巢湖。

    两小时后雾散了。

    芜湖城内守将金声桓骤然得到了明军占领陈桥洲的噩耗。

    他毫不犹豫地下达了进攻命令。

    紧接着上百艘战船驶出芜湖,满载着数千士兵顺流而下,但还没等靠近陈桥洲就遭到了十二门九斤炮和四门四斤半炮的狂轰,因为他们的发现的太晚,在这段时间里明军不但完成登陆,而且构筑好了炮兵阵地。

    这种杨丰仿造的拿破仑炮因为炮膛进行了加工所以精度极高,一千米距离打战船这样的目标几乎可以说每发必中,九斤实心弹打得一艘艘顺军小沙船不断沉
龙城传奇之安国盛世小说5200
没。虽然借助顺流而下的优势,在损失了十几艘战船之后顺军还是冲上了陈桥洲,但却又遭到了两个步兵营的明军排枪毫不留情地攒射,丢下数百具尸体之后那些顺军士兵,又不得不惊恐地跑回去登船逃离,在逃离过程中又被打沉了十几艘。

    然后金声桓无奈地发现,长江航道就这样被封锁了。

    十六门大炮在陈桥洲上封锁两旁长江航道。

    而这只是他噩梦的开始。

    因为紧接着明军骑兵二旅出现在了裕溪口,然后是明军两个步兵营和一个臼炮队出现在陈桥洲北,隔江相望的西梁山,后者与东岸的东梁山并称天门山,也就李白那句天门中断楚江开里的天门。再接着禁军右翼第八镇下属的五个营同样出现在了这片不大的区域,而这支明军则带来了另外一个炮兵营,一个备有二十四门红夷大炮的炮兵营,后者的大炮就架在了西梁山下,和陈桥洲的明军对长江构成第二道封锁。但这还没完,紧接着郑成功指挥的明军两个旅在夺取滁州后,没有向南占领与南京隔江相望的浦口而是南下和州,留下重骑兵旅在和州后,郑成功自己率领步兵七旅和配属的炮兵旅一个营,则继续南下同样到达西梁山,使这座小山附近的明军总兵力达到两个步兵旅和一个骑兵旅,另外再加上半个步兵镇的恐怖规模,而大炮数量更是超过七十门。

    李自成被搞懵了。

    他不明白郑成功想干什么?

    切断长江航道可以理解,但以明军的战斗力,切断长江航道哪还需要那么多人啊,这是整个西路军全上了,他一直担心的是西路军切向瓜洲断了他和扬州的联系,而不是担心西路军封锁上游长江航道,他就算跑路从陆上绕过去又不是什么难事,这完全就是很莫名其妙的。

    不过紧接着他就没功夫去管郑成功想干什么了,因为就在郑成功到达西梁山的同一天,运输神威无敌大将军炮的漕船通过了邵伯闸。

    扬州,广储门。

    大顺淮扬节度使刘良佐正举着望远镜,用几乎是用绝望的目光看着远处,在他视线所及的尽头,大批明军士兵正在一处重新加固过的码头上忙碌着,在停靠码头的一艘大型漕船上同样无数士兵在忙碌,在隐约可闻的尖锐哨音中,白色的烟雾在那些士兵中间冒出,就在同时他们头顶,一台大型的吊臂正在工作,在吊臂下方吊着一门恐怖的巨炮,哪怕隔着超过五里,刘良佐仍旧能够感受到此物带给自己的那种沉重压迫感。

    那是一门可以让一个成年人轻松钻进炮口的巨炮。

    神威无敌大将军炮。

    在这艘船上还有一箱箱的球型炮弹,就那样堆放在夹板上,白的是石弹,黑的是开花弹,但不论什么炮弹都是一箱一枚,在船上的另一个小吊臂下士兵正在拉动倒链,吊起一箱箱炮弹放到岸边等待的四轮马车上,很快这些炮弹就会带着恐怖的呼啸撞击扬州城墙。

    “乌尔班大炮,想不到我居然会在中国看到乌尔班大炮!”

    他身旁一个年老的鬼佬感慨道。

    他是用拉丁语说的。

    “它应该比乌尔班大炮小,乌尔班大炮口径接近三十吋,据我所指这位皇帝陛下的大炮只有二十吋,但比乌尔班大炮长,所以它的射程远超乌尔班大炮,甚至可以达到接近四千码,这是一种很恐怖的武器,没有任何城墙能挡住它的炮弹,它在战场上的记录是三炮轰塌城墙,更恐怖的是它的开花弹,里面据说装一百多磅火药,一枚炮弹就能杀死几百人,好在这里不会使用,我们身后这座美丽的城市里有数十万他的子民。”

    一个稍小一些,但也得六十左右的鬼佬说。

    “我们的敌人很强大啊!”

    年老的鬼佬说道。

    “但我们别无选择,为了上帝我们只能与他战斗,虽然我不知道这位以前对我们很友善的皇帝为什么改变态度,但他既然已经明确禁止我们传教,明确禁止上帝的荣光照耀他的土地,那么作为上帝的仆人,我们就只能与他战斗下去,现在我们只能祈祷上帝保佑,这座城市的守军能够支撑最少一个月时间了,澳门离这里太远了。”

    略年轻的说道。

    说话间他看了看这座城市守军的最高统帅,看了看他那两条正在轻微哆嗦的腿,忍不住无奈地叹了口气。

    很显然这一点很不容易做到啊。

    他就是汤若望,一个被康麻子尊为老师的白人,而另一个是毕方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