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一五三章 树倒猢狲散

第一五三章 树倒猢狲散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还有谁敢上!”

    林升横着刺刀在台上吼道。

    “上,快上!”

    海宽大师用颤抖的声音催促着他身旁第三名武僧。

    他已经输两场了。

    五局三胜啊,只要再输一场那就全得死,虽说这是在少林寺里,在他的地盘上,但要是对面那八百士兵都这实力,不用那狗皇帝出手,只要一句命令下达,这些士兵也能轻松杀光他们,更何况这些士兵手中的不是长矛是火枪,这刺刀只不过是副业,人家那子弹齐射才是主业啊!八百支火枪一轮齐射估计这里就得死一半了。

    不光是他,观众席上所有那些长老和士绅都像输红眼的赌徒般,站起身挥舞着拳头,吼叫着催促那名武僧,一些平日慈眉善目的家伙,此时恍如厉鬼般狰狞。

    但后者却不敢上前。

    死在擂台上的那两名武僧可没一个比他差,结果连对手皮都没碰破就全部被捅死,他自信上台后获胜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此时他看着林升和他手中的刺刀腿都发软。

    这上去就是死啊!

    “快上啊,那快上去啊!”

    海宽大师带着哭腔推着他,在他耳边急切地喊着。

    “快上啊,上去给你一千两!”

    一个老乡贤吼道。

    那武僧还是不动。

    “两千,不五千,我给你五千两银子,再给你把怡红院的pin头小翠赎出来!”

    另一名乡贤冲上前喊道。

    然后那些乡贤们就像竞拍一样,在一片声嘶力竭的吼叫中很快把赏银提高到了一万,可那武僧还是不动,别说是一万,就是一百万两那也得有命花才行,这上台就是死路一条,不上台……

    “朕说过,输了的话这里的寺庙长老和士绅都得死,可没说这普通僧人也得死,以后这普通僧人愿意留在庙里的,只要能够遵守清规戒律,朕还是尊重的,不愿意留在庙里的,朕特赐还俗,然后下山返回原籍,同样可以领取三十亩土地娶妻生子,这生还是死可就看你们自己选了!”

    杨丰坐在犀牛上慢悠悠地说道。

    那武僧猛然一把推开海宽……

    “老东西,想死你就自己上擂台去打,爷爷我不伺候了!”

    他说完转身走了。

    海宽大师就像个丰收前庄稼被铲了的老农一样,用绝望的目光看着他的背影,然后突然间扑到另外一名武僧面前,双手抓住那武僧的肩膀一脸热切地说:“海用师弟,咱们少林寺全靠你了,你肯定不会像那个畜生一样,嚎?”

    “滚,老子他玛还想多活几年呢!”

    海用大师一脚把他踹开,满脸鄙夷地说道。

    然后他也走了。

    海宽大师一翻身都没顾得上爬起来,直接几下爬到最后一名武僧脚下抱住了他的双腿……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打打杀杀成何体统!”

    那武僧双掌合十,挣脱他的双手飘然离去。

    还保持着抱他俩腿姿势的海宽大师茫然地看着他,人们仿佛能够听到一片心碎的声音,身后的观众席上一片寂静,紧接着也不知道哪个乡贤突然喊了一声,所有长老和乡贤们就像被火烧了pi股般,嚎叫着骤然跳起来,发疯般拥挤着向后面的一片树林跑去,几个年纪大速度慢的,转眼就被汹涌的人潮淹没然后踩在无数脚下。

    “杀!”

    犀牛上的杨丰一挥手说道。

    列阵的八百步兵以最快速度举起了荡寇铳,紧接着纷纷扣动扳机,八百支指向那些长老士绅的枪管几乎同时喷射出火焰,密密麻麻的枪声中,一颗颗十八毫米的铅制弹丸穿过硝烟,瞬间打在逃跑的人群中,在血肉飞溅中那些长老和士绅成片倒下,转眼间无数死尸就堆成了恐怖的尸山血海。

    “杀!”

    那营长手中军刀向前一指。

    八百名士兵端着上刺刀的荡寇铳发起了冲锋。

    擂台上林升依旧傲然而立。

    在无数刺刀刺进血肉的声音中,四周那些僧兵全部低下头念着阿弥陀佛,但却无一人敢上前阻挡,他们的勇气早已经荡然无存,他们也很清楚,在荡寇军的恐怖战斗力面前,一切反抗都最终是徒劳,这只是八百名士兵就足以轻松扫荡少林寺,而在徐州和归德,还有整整七万同样的士兵在等待命令,随时都会杀过来用刺刀将他们钉死在地上。

    不反抗还能活,反抗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既然如此那还是……


重生之神级明星小说5200


    还是认命吧!

    “这种擂台赛倒是不错,以后应该真正搞起来,不过得规范起来,至少插眼掏裆这种事情不能允许的,这样的话倒是不如照抄ufc了,等回北京后专门建一座演武场,让那些武林高手们按照ufc的规矩上台打,让他们干脆签生死状,博斗中意外死亡自认倒霉,然后在演武场的醒目处堆上一堆金砖,最终的冠军直接拿走金砖,这样的话就应该很有吸引力了。”

    看着那些正在用刺刀捅长老和乡贤们的士兵,杨皇上自言自语着。

    他决定在大明开始终极格斗赛。

    武术这东西就得打。

    扯其他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没意义,打赢才是真本事,打不赢顶多算个江湖卖艺的,他就要以皇上的身份号召,然后再以金砖为诱饵,吸引那些真正能打的出来比赛,胜利者当然名利双收,失败者也能知道不足。以此来扶植起民间的尚武精神,毕竟大明百姓被当小绵羊驯化了几百年,想要让他们走上扩张的道路,首先在精神上就要完成从羊到狼的转变。

    如果这样那些所谓的民间高手还不出来……

    那他们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陛下,逆党已全部处决!”

    那营长跪倒在犀牛前大声说道。

    杨丰这才回过神来,他满意地看着面前堆积如山的死尸。

    那些荡寇军的士兵,正在死尸中间用刺刀翻看,在每具尸体上无论生死都额外对着心脏扎一刀,这一幕看得周围那些僧兵们一个个不寒而栗,当然,这样的效果也正是杨丰想要的,实际上这时候不仅仅是少林寺内的僧兵,镇嵩关上的僧兵很多也过来了,但他们和少林寺的僧兵一样,也无人敢上前阻拦,都战战兢兢地站在远处看着。

    “尔等还不弃械!”

    杨丰沉下脸对着他们喝道。

    那些僧兵们面面相觑,很快就有人把手中武器扔在地上,紧接着越来越多的僧兵相继扔下了武器。

    “统统都散了吧,欲为僧者各归本寺庙,等待锦衣卫的监寺处置,欲还俗者各归原籍,向官府报到等待安置,都是佛门弟子一个个舞刀弄枪的成何体统,传朕旨意,自今日起寺庙敢有军械者一律以谋反论处,佛门就该有个佛门样子,吃斋念佛才是尔等的本分,一个个好勇斗狠算什么佛门弟子?”

    杨丰紧接着喝道。

    那些僧兵们默默脱下了身上的铁甲然后各自离去。

    僧兵的抵抗就这样结束。

    无论镇嵩关,轘辕关还是虎牢关的僧兵,在得知少林寺这场擂台赛的结果之后,都默然地丢下武器,脱下铁甲,然后做鸟兽散,至于他们有多少人还会回到寺庙里,这个杨丰就没什么兴趣关心了。紧接着他率领的明军就通过了轘辕关,然后出现在了洛阳城下,而洛阳城的百姓也以最快速度打开城门,迎接皇帝陛下入城,随后吴三桂的大军也通过了虎牢关进入洛阳。

    这里剩下事情就交给他了。

    往西的进攻杨皇帝就没兴趣参与了。

    此时杨丰也没什么可着急的了,他这一轮攻势的真正目标是江南而不是关中,只要夺取洛阳锁死崤函道就行,至于什么时候攻入关中,这个就交给吴三桂慢慢玩吧,哪怕他花一年时间打开崤函道也无所谓,不过估计他也真得花点时间,此时李过和他的五万大军已经在这片山区严阵以待了,而且李过的背后还有整个关中和山西的士绅支持……

    话说当年被李自成打土豪打得酣畅淋漓的关中士绅,这时候居然还得齐心协力帮李过和刘宗敏守关中,这种诡异的违和感不知得让多少士绅骂娘了。

    可他们也没别的选择啊!

    还是那句话,李自成只不过是要钱,那狗皇帝不但要钱还要地啊,别说关中士绅了,就连山西那些当初被刘宗敏杀全家的晋商,如今不也一样给刘侯爷陪着笑脸吗?

    世道艰难,大家稀里糊涂过吧!

    而杨丰在洛阳大肆抄家一番之后紧接着便返回徐州,而这时候亳州和宿州等地已经被明军拿下,在这场向南的进军战中,荡寇军各旅几乎可以说是势如破竹,淮北各州县守军都是望风而降或者而逃,最夸张的一幕出现在宿州,骑兵一旅仅仅前锋一个队出现在宿州城下,这座城市的百姓和守军便倒戈绑了那些将领,然后打开城门向这几十名的骑兵投降了。

    当杨丰返回徐州时候,整个淮河以北,除了淮安以东几个县还在顺军手中以外,其他所有府州县全部拿下。

    荡寇军兵锋直指淮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