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一五二章 刺刀镇少林

第一五二章 刺刀镇少林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什么,他们不和朕打?”

    杨丰刚驾临郑州就得到了这个不幸的消息。

    少林寺的大师们又不傻,他拎着八百斤重巨斧,在战场上所向无敌的威名,早就已经可以说天下尽人皆知了,少林寺的大师虽然自认武艺超群佛法精湛,但也知道寺里肯定找不出能抡动八百斤重巨斧的,那么自己也就是万万打不过这种变tai的,既然这样他们干嘛还上这种当?

    虽然他们也很想以这种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

    说实话,大师们也心虚。

    毕竟他们的依仗也就是虎牢关和轘辕关的地形,但这些日子明军臼炮开花弹的凶猛,也让他们心惊胆战,打到现在他们也死伤好几千了,那些大师们也是心惊肉跳,毕竟他们守得了一时终究是守不了一世的,实际上现在就已经开始有逃兵出现,照这速度再僵持俩月,恐怕不用明军进攻他们也得跑光了,如果能有个完美的解决方案,他们也愿意退一步,但问题是这狗皇帝得拿出点诚意来。

    你这有个屁诚意!

    战场上鞑子的千军万马都挡不住你,你让我们这些当年单挑都没打过俞大猷的僧侣跟你打?

    你以为我们傻呀?

    “这样啊!”

    杨丰沉吟了一下。

    很显然他单挑少林寺的壮举不可能实现了,但不打一场见识一下少林功夫他终极也是心有不甘。

    “这样吧,朕不和他们打,但依然在少林寺里设擂台,这一点是不变的,由双方各挑五人,就让这五人在擂台上打,五局三胜制,如果他们少林寺胜了,那么不仅仅是他们,整个这河南府的所有寺庙庙产都算朕赐给各寺庙的,同样那些士绅的田产同样不收了,但如果他们输了,那各寺长老和参与抵抗朕的士绅也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杨丰阴森森地说。

    这样就可以了。

    这种擂台赛顺利解决了问题,很快当明军使者去虎牢关后,关上带领僧兵的少林寺主持海宽大师就立刻同意了。

    只要那狗皇帝不亲自上场他们还是很有拼一下勇气的。

    不仅仅是他们,一听说整个河南府的寺庙和士绅都可以获益,那洛阳及周围各地寺庙长老和士绅们,立刻就加入了支持这场比赛的队伍。

    紧接着在他们的请愿下李过也同意了。

    实际上对李过来说,虎牢关和轘辕关的防御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就在同时,南线明军攻克了许昌,守卫许昌的左良玉部将卢光祖弃城而逃,而汝州守军直接倒戈,和百姓一起抓了守将向明军投降,这样明军实际上就锁死了崤函道。而对于他来说,守卫洛阳的意义也仅仅是保护崤函道出口,这个出口既然被锁死,那也就失去了意义,他又没兴趣给光头保卫庙产,同意这场擂台赛,换取明军停止向前进攻,他可以从容地把虎牢关和轘辕关等地顺军撤出,直接撤往崤函道保卫关中。

    至于和尚们能不能打赢……

    那关李过屁事!

    总之顺军退出,这洛阳的事情交给那些秃驴自己折腾去吧!

    就这样,在崇祯十九年八月十五中秋之日,杨皇帝率领一个营的荡寇军,在镇嵩关,也就是现代少林水库位置新建的关城上五千僧兵的监督下,骑着犀牛拎着巨型陌刀和盾牌,大摇大摆地通过关城,在两边数千手持刀枪的僧侣警惕目光中,被海宽大师迎接到了少林寺。

    一个营是他们能接受的最高限度,毕竟少林寺在镇嵩关后面,万一杨丰带的明军多了,直接从背后袭击关城怎么办?当然,他们不知道的是,其实就杨丰自己,愿意的话也是一样可以袭击他们关城的。

    而此时少林寺内擂台已经摆下。

    近千名对这场比赛无比关心的各寺大师和洛阳士绅,也早就在擂台前坐定等待。

    “怎么,连起码的礼节都不懂了!”

    杨丰端坐犀牛上喝道。

    那些长老和士绅们犹豫一下互相看了看,但终究还是没有人站起来。

    杨丰冷笑一声。

    随即他向后一挥手,八百名荡寇军步兵迅速列队,所有士兵都肩扛上刺刀的荡寇铳,八百人分成四列横队立定,随着带队营长的口令,那些士兵就像机器般整齐划一地枪下肩,枪托抵地立在手中,一支支细长的枪刺指向天空,整个队伍虽然并不大,但却释放着一种令人不寒而栗的杀气。

    “陛下,不知贵方何人出战?”

    海宽大师上前问道。

    “这里所有士兵都可以,不过这场比赛不比拳脚,直接比器械,你们可以使用任何武器,只要武器的长度不超过带刺刀的荡寇铳就行了,而朕的士兵只以荡寇铳和刺刀迎战,同样也不会
无限之创世纪无弹窗
开火,双方交手以死为限,死者为输,五局三胜,赢了的话这河南府就算一个特例了,输了的话你们统统都得死,你们觉得是否公平?”

    杨丰说道。

    海宽看了看那些大师还有士绅们,后者多数都点头,他立刻对杨丰说道:“那老衲就遵陛下旨意了。”

    紧接着他一挥手。

    他后面一个剽悍的武僧拎着把戒刀上前,向杨丰合十行礼说道:“贫僧永信见过陛下,贫僧愿与陛下士卒一战!”

    杨丰点了点头。

    “你,出列!”

    他随手指着一名士兵说道。

    那士兵立刻上前一步,拄着荡寇铳单膝跪倒。

    “荡寇军步兵一旅三营二哨三队一伙上士林升参见陛下。”

    他大声喊道。

    “上台,杀了这贼秃!”

    杨丰说道。

    “遵旨!”

    林升大声喊道。

    紧接着他站起身迅速跑上了擂台,而那个叫永信的武僧也紧跟着跑上去,两人在擂台中间相对而立,林升双手紧握荡寇铳略微向上斜指,一动不动地盯着永信,随他的移动而转动,后者手中拎着戒刀,不停地在他周围转着圈,那把刀舞成一片银光同时不断吼叫,看上去煞是吓人。

    这一幕搞得杨丰心中一阵莫名紧张。

    虽说他输了也无非就是给河南府开个特例而已,这时候河南府包括了一州十三县,而且多数都是山区的县,这点地方就算特例也没什么大不了,但终究还是很丢面子的,话说这少林寺威名也算传天下了,这种关系到少林寺存亡的大战中也肯定毫无保留,出动的那也都是真正高手,手……

    “杀!”

    骤然间一声炸雷般怒吼。

    高手停下了。

    永信难以置信地低下头,看着捅在自己胸口位置的荡寇铳,至于枪口的三棱锥刺已经完全没入了他的身体,就在同时林升猛然向后一抽,那枪刺带着鲜血立刻拔出,紧接着同样的鲜血在心脏残余的压力下,从三角形的伤口径直射出。

    永信抽搐了几下,身子一歪无力地倒在擂台上。

    “转,转,转你玛啊!”

    林升怒冲冲地说。

    “陛下,臣复命!”

    紧接着他走下台,在一片下巴复位的声音中,跪倒在杨丰的犀牛下说道。

    “还能不能接着杀了?”

    下巴同样刚复位的杨丰说道。

    “回陛下,能!”

    林升说道。

    “那就上台继续!”

    杨丰满意地说。

    荡寇军去年大比武的刺杀冠军,拎着上刺刀的荡寇铳再次走上台,台下海宽大师默然地一挥手,另一名武僧拎着一把红缨枪上台,很显然海宽也明白这东西得长兵器来对付,他实际上已经犯规了,这花枪长近两米,比上刺刀后一米七的荡寇铳要长出一截。

    不过杨丰也没阻止。

    两人相对立定后,那武僧倒不转圈了,手中花枪一抖大喝一声直刺出去,林升手中刺刀向外一磕,挡开花枪后同样大吼一声刺刀直刺过去,那武僧身手也不错,紧接着一侧身,刺刀在他右侧刺空了,但下一刻林升到了他面前,手中荡寇铳一横枪托狠狠抽了过去,那武僧猛然倒退一步避开这凶猛的一击,林升也紧接着后退一步,两人分开各自用警惕的目光互相注视。

    那些大师和士绅激动地吼叫着为那武僧助威。

    骤然间武僧大吼一声,手中花枪再次刺出,这一次他很聪明地拉开距离,利用他花枪比荡寇铳略长的优势,抖开一片红色残影,看得人眼花缭乱,仿佛有无数支花枪同时刺向林升。

    后者仿佛呆了一样。

    他端着上刺刀的荡寇铳斜向上指,一动不动地看着前方那一片红色残影。

    “好枪法!”

    叫好声立刻响起。

    在他们的叫好声中,那武僧猛然上前一步,在那片红色残影中一点寒光直奔林升胸前,下一刻……

    “刺杀你就刺杀,搞那么多花样干什么?你知不知道蓄力之后的那一下是速度最快的?玩那么多花之后,你还有力气刺出一开始那种速度吗?刺杀就那么简单一个动作,非要搞这么多莫名其妙的东西,这是让你杀人的又不是街头卖艺,难不成掌声还能换回你的性命?”

    林升无语地说。

    那武僧已经听不见林升说什么了,因为林升的刺刀已经钉在了的心脏位置。

    紧接着林升拔出刺刀。

    “还有谁?”

    他带着脸上溅的鲜血,端着上刺刀的荡寇铳,对着台下狞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