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一五一章 这些贼秃

第一五一章 这些贼秃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陛下,归德伯家的田产应该如何处置?”

    归德军管会主任秦彦问道。

    在新的地方官员没有选拔出来之前,明军的新占领区都是暂时由军管会负责,而秦彦是荡寇军步兵三旅的副旅长,他负责整个归德府的军管,主要职责就是抄那些士绅官员和投降李自成的明军将领的家,同时根据不同情况没收那些士绅和寺庙所拥有的多余土地,而他所说的归德伯指的是宋权,后者也是归德人,而且是不输于侯家的豪门,家族拥有的土地也不比侯恂家少。

    “他家有多少土地?”

    杨丰问道。

    宋权对他可是称得上忠心耿耿了,不但在李自成进北京后第一个追随他,而且被派到南京后也是鞠躬尽瘁地为挽救大明半壁江山而努力……

    当然,他的努力基本上没什么用,但至少在节操上还是值得肯定,实际上他如今正跟着唐王逃到福州担任吏部尚书,对于这样的人肯定也是要区别对待的,不仅仅是宋权,越往南的话此类情况也越来越多。尤其是之前从江南北上勤王的那批人,他们的族人也要多少照顾一下,但地是肯定必须得收的,除了爵臣以外他不会允许任何人拥有太多土地,最多在方式上温和一些。

    反正现在的他已经不怕任何人再造反了,就算有人因此而造反也不会有手下跟随了。

    “总计五万余亩!”

    秦彦说道。

    “他是伯爵,按照制度可以拥有三万亩土地,给他保留三万亩作为封地就行了,剩下的一并籍没,至于宋氏的族人,附逆的就没什么可说了,没有附逆的改为赎买,每亩地两贯钞,折价后给他们好了,归德伯被籍没的土地也同样折价给他。”

    杨丰说道。

    这就可以了,反正他无非就是印钞票而已。

    他那些手下也不会反对的。

    虽说钞票不是真金白银,但这种东西只要皇上江山稳固,北京的人民银行不倒闭,实际和金银并无区别,再说反对也没什么用处,有那些分得土地的老百姓做后盾,任何企图反抗皇上的人都只有死路一条。说到底这天下大势已定,谁也翻不出什么浪花了,皇上基本盘已经稳固,没有任何人能动摇了,只能接受自己的命运。

    “父皇,广陵王受阻虎牢关和轘辕关。”

    就在此时郑成功进来行礼后递上一份奏折说道。

    “受阻?”

    杨丰意外了一下。

    吴三桂出郑州,一路向南攻许昌,一路向西攻洛阳,西攻洛阳的又分南北两路,北路走虎牢关,南路走登封轘辕关,虽说虎牢关和轘辕关那里都是山路险阻,的确也没法把神威无敌大将军炮推过去,但就禁军如今的战斗力还携带那么多臼炮,还能被阻挡住这就很令人意外了。

    不过打开奏折后,他立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这些贼秃可真是该死啊!”

    皇帝陛下颇有些无奈地说。

    “这些该死的贼秃!“

    通往登封县城的官道上,禁军右翼骑兵镇第三营第一哨哨长徐元愤怒地咒骂着。

    “快!”

    紧接着他拔出雁翎刀催动了战马吼道。

    在他身旁原本跟随着车队的骑兵们纷纷掉头,跟着他沿狭窄的山路向后面冲过去,在那里,大批身穿僧袍外罩锁子甲的僧兵,正蜂拥着从山林中冲出,挥舞着刀枪杀向山路上正在行驶的一辆辆马车,而那些马车上负责护送的士兵迅速拿起刀盾迎战,另外一部分则手持弓箭以马车为依托,拉开弓将羽箭射向僧兵们。

    那些僧兵们尽管不时有人中箭倒下,但剩下的依旧凶悍地呐喊着向前,很快就和明军展开激战。

    凭借着山路地形造成的局部数量优势,僧兵们迅速突破少量明军组成的防线,紧接着将手中的火把抛向那些马车,很快一辆满载弹药的马车就化作了爆炸的烈焰,甚至将临近的两辆马车同时炸飞。不过也就是在这时候徐元的骑兵赶到,但那些僧兵同样毫不犹豫地掉头就跑,徐元愤怒地将接连砍翻两名僧兵,却无法阻挡剩下数百名僧兵的逃跑,后者转眼就钻进了密林,当集结起来的明军步兵追进密林时候,凭借着对地形的熟悉,这些僧兵们早就无影无踪了。

    “这些贼秃!”

    徐元悲愤地看着面前那些燃烧的马车骂道。

    这样的情况已持续多日。

    明军借助城内百姓的配合迅速攻克了登封县城。

    但顺军在城北山口处还有一座背靠轘辕关的新城,驻守在那里的五千僧兵加一万顺军死死阻挡住他们,明军两个步兵镇已经接连发起三次猛攻,
惊魂诡梦最新章节
都因为地形限制再加上守军的顽强阻击而失败,三次进攻加起来反而死伤了两千多人。更气人的是,那些以少林寺僧侣为主的僧兵们,还借助他们对嵩山地形的熟悉,不断钻出来袭击明军的后勤线,把明军搞得可以说苦不堪言,说到底这也是禁军第一次真正的山地进攻作战,严重缺乏这方面的经验。

    “玛的,早晚老子去把他们那破庙给一把火烧了。”

    徐元恨恨地说。

    紧接着他无奈地催促那些士兵挪开被毁的马车,把受伤和战死的士兵扔到车上,至于那些受伤的僧兵,那就很干脆地再补上一刀了,然后车队继续向远处的登封县城前进。

    “这些贼秃!”

    数十里外的虎牢关前,大明广陵郡王吴三桂,也同样在无奈地骂着。

    他前方横亘峡谷的虎牢关关城上,一门门大炮正在不断向外喷射着火焰,当然,他前方明军的大炮同样在喷射火焰。

    因为地形的限制明军大炮的射程优势无法发挥,双方实际上都在互相射程内对射,明军的优势只是炮弹打得准而已,但守军的炮弹同样也不时打在明军的炮兵阵地上,打得炮位前方护墙上泥土飞溅。通过望远镜吴三桂甚至可以看到那些穿着僧袍的僧兵们,在炮弹激起的碎石和头顶不时落下的开花弹爆炸中,顽强地重复着装弹射击的过程,将一枚枚十几斤中的炮弹射向明军。

    他也遭遇了僧兵。

    同样他也被阻挡在了这虎牢关前。

    实际上他现在的主要敌人就是以少林寺为首的僧兵。

    李过对于守洛阳反而兴趣不高,毕竟对顺军来说,洛阳后面还有崤山陕州函谷关潼关一系列天险,洛阳守不住大不了后退,他们的老家关中还有足够的险阻保障。

    但问题是他们可以退,洛阳周围那无数的寺庙没法退啊!话说那狗皇帝来了可是要收庙产的,话说这洛阳周围寺庙可是多如牛毛,白马,少林,灵山,广化那一堆的千年古刹谁家不是坐拥千亩万亩良田?谁家不是城内无数店铺,民间放着大笔的高利贷?

    那狗皇帝一来全没了。

    那些大师们能不急嘛!

    最终的结果就是,洛阳及周围各大寺庙,尽起庙中青壮年僧侣,在信仰的凝聚下拼凑起一支一万人的联军,连同洛阳当地士绅赞助的狂信徒,一共两万僧兵义也就只好菩萨心肠做金刚怒目,然后无返顾地加入了除妖卫道普度众生的伟大事业中。

    说到底兔子急了还咬人呢,那狗皇帝如此苛待大师们,又不准他们有田产,又不准他们放高利贷,还非得要他们一丝不苟地遵守那些清规戒律,这不分明就是把大师们往绝路上逼嘛。他都能如此丧心病狂了,为什么大师们就不能反抗一下,在平原上他们的确没胆量,毕竟那神威无敌大将军炮面前任何抵抗都是徒劳的,但在神威无敌大将军炮到不了的地方就不同了。洛阳可是八关重锁四面山河屏障,从郑州出击的明军只能走虎牢关和轘辕关,而无论哪条路都不是七吨重的神威无敌大将军炮能走动的。

    “王爷,拼着伤亡多一些,干脆强攻!”

    吴三桂身旁一名将领说道。

    “或者找一批死士身上捆着火药去炸城门!”

    另一名将领说。

    “还是耗费些人力,多找些牛把大将军炮拖过来,拖到附近的山丘上轰死这帮贼秃,大不了提前选好位置,多招募些民夫去修好道路,有个百十头牛终究还是能把大将军炮拖上山的。”

    又一名将领说道。

    “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吴三桂点了点头说。

    应该说这是一个靠谱的招,神威无敌大将军炮的确重,但终究还是能拖动的,在附近找个能俯瞰虎牢关的山丘,先招募几千民夫修路,再集中百十头牛硬往上拽就行,只要大将军炮拽上去架好,那打开虎牢关也就是几枚炮弹是事情了。

    “圣旨到,广陵王接旨!”

    忽然间他身后传来喊声。

    吴三桂等人急忙转身,就在他们躬身下拜的同时,一名锦衣卫策马冲到了吴三桂跟前,紧接着翻身下马把圣旨捧到他手中。

    吴三桂立刻打开圣旨。

    “皇上说什么?”

    一名将领小心翼翼地问道。

    吴三桂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收起圣旨,然后在手下期待的目光中说道:“暂停炮击,各军后撤,再找个人进虎牢关,晓谕那些贼秃们,皇上要和少林寺的高僧们以武相会,在少林寺摆擂台,他们要赢了的话,洛阳各地寺庙的田产就不收了。”

    “呃?!”

    所有将领全傻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