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一四八章 铜瓦厢

第一四八章 铜瓦厢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傍晚时候,李香君就被一艘顺流而下的漕船送到了徐州。

    “侯恂。”

    刘泽清那富丽堂皇的侯府正堂上,杨丰端坐在太师椅上,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李香君,拿手指敲着旁边茶几一脸的感慨。

    他的确被前礼部尚书的大手笔给惊着了,这得多么丧心病狂才能想出这种毒计,由此可见后世除了传说是李自成掘开黄河大堤水淹开封之外,还有就是官军自己掘开大堤淹顺军这种说法也不是没有道理,在这些朝廷重臣面前,为了达到自己目的淹死个百十万pi民真不叫事儿,当年增援开封的官军里面好像侯恂也是主帅之一,由此可见这老家伙也是熟门熟路的。

    铜瓦厢是什么地方?

    一八五五年黄河从夺淮入海变成夺济入海的大改道,就是从那个地方决口的,从此现代黄河的河道基本确定下来。

    对后人的确就这么简单。

    但对于当时沿线的百姓来说那就是一场灭顶之灾,决口之后铜瓦厢小镇瞬间消失,第二天时候缺口就刷宽到了两百米,紧接着又刷宽到了超过五百米,滔滔黄河水从这个恐怖的缺口汹涌而出,一条最宽处超过了两百里的黄龙奔腾东去,直鲁豫三省十府州四十多县一片汪洋。而灾后仅完全绝产的村庄就超过了两千个,濮阳城周围超过一百八十里范围甚至都成为死地,完全一片洪水与腐尸的世界,洪水带来的饥荒让鲁西各地大量出现人吃人的惨剧,这场灾难中总计受灾人口超过一千万,至于最后死在这场灾难中的根本无法计数,可以说只要掘开铜瓦厢大堤,那么死一百万人是最低限度。

    当然,那些博学鸿儒们的目的也达到了。

    如果这一幕真得出现,那么杨丰就只能撤军,哪怕他的后勤不被洪水彻底切断,他也不可能不管身后数以千万计灾民,甚至接下来至少两年内,他都没有能力再次南下了,毕竟接下来他会有无数的麻烦事缠身,光救济那些灾民就能把他拖得筋疲力尽,而且灾难还会带来更多未知的麻烦,总之那些士绅们可以躲在百万冤魂后面继续他们的好日子了。

    “这就是朕当年的肱股重臣啊!”

    杨丰看着依然跪在那里的李香君不无感慨地说道:“他们的节操居然还不如一个ji女!你过来!”

    李香君赶紧膝行向前。

    “抬起头来!”

    杨丰说道。

    她小心翼翼地抬起头。

    杨丰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一个大号的皮夹子,打开后里面是两排十几枚三种不同样式勋章,他看了一下之后,从里面只有三枚相同的勋章里面摘下了一枚,这枚勋章最中间部分是珐琅质的白日黄月,外围是金制云纹,最外面是两条蜿蜒的金龙,他紧接着把勋章翻过来,用刻笔在背面刻上了李香君的名字,然后低下头在她羞涩的目光中给她佩戴在了胸前。

    “赏给你了,算起来你也是第一个获得帝国勋章的。”

    杨丰说道。

    他设立的勋章目前总共就三种,最高等级的帝国勋章,第二等级的皇帝勋章,第三等级的忠勇勋章,后两种都授予过部下有功之臣,但帝国勋章这还是授出的第一枚。

    李香君有些茫然地看着自己胸前挂的这东西,她此时还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按照最新版的大明勋章管理制度,作为帝国勋章的获得者,她将每月领取相当于一品大员的俸禄直到死,她指定的继承人同样将领取相当于皇帝勋章的三品官俸禄到死,她的继承人指定的继承人,也可以领取相当于忠勇勋章的六品官员俸禄直到死,这就是大明勋章的最特殊之处。

    它不但是荣誉,还是最直接的金钱。

    “你是出名的歌伎吧?”

    杨丰问道。

    “奴婢以唱为生。”

    李香君怯生生地说。

    “那你可愿意到宫中教授朕的宫女们?你并不是入宫,以后你依然是自由之身,只是作为一份差事受雇于朕而已,你若不愿意随时可以辞去差事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杨丰说道。

    “奴婢愿意。”

    李香君忙说道。

    “带她下去安排住处,再传旨给重骑兵旅,骑兵一旅,步兵第一,二,三旅,炮兵一旅,立刻随朕向归德进攻,朕倒要看看那侯恂到底长了一副什么样的狼心狗肺,居然能做出如此泯灭人性的事情来!”

    杨丰恶狠狠地说。

    至于铜瓦厢那边……

    铜瓦厢。

    “杀!”

    总理河道下属铜瓦厢分司郎中韩光,和铜瓦厢守备互相看了一眼,几乎同时拔出刀向前一指大声吼道。

    紧接着他们
请叫我领主大人txt下载
挥刀冲向前方。

    而在他们身后是不足五百名前绿营士兵,此刻这些原本已经进入裁撤倒计时,只不过还没排队轮到的士兵们,手持着雁翎刀和盾牌还有一支支长矛,跟随他们的指挥官同样吼叫着冲向前方,而在他们前方是一道弧形的防线,数千名顺军士兵以刀盾长矛为依托,保护住身后不断射击的鸟铳手们,子弹密集地向前飞出,冲锋的明军士兵不断倒下。

    韩光和他的士兵们却没有停下。

    因为就在这道防线后面,在横亘的黄河大堤上,那些顺军士兵正在不断挖掘着。

    他们要挖开大坝。

    干了四十年河工,刚刚被皇上任命为铜瓦厢分司郎中的他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无论如何他也要阻止灾难的发生,哪怕他只有几百名毫无战斗力的士兵,而他的对手是五千打了十几年仗的老兵痞们,但他也依然要向前,哪怕死也要冲过去,冲过去阻断那些正在制造一场死亡几百万人的灾难的敌人,狂奔中他蓦然间感觉到自己右肋遭到重重一击,他低下头看着官服上正在扩散的血迹,立刻一阵剧痛袭来,他咬着牙向前看了一眼,高举着手中雁翎刀继续冲锋。

    近了。

    近了。

    敌人终于出现在他的面前。

    但也就在同时一支长矛刺进了他身体,韩光一把抓住胸前的矛杆,顺势向前跨了一步,手中雁翎刀毫不犹豫地刺进了对手的身体。

    而就在这一刻,他身后那名禁军老兵出身的守备,借着他的遮挡猛然间点燃了身上的引信,带着燃烧的火光和棉甲下面整整二十斤黑火药,顶着刺向自己的一支支长矛,狂笑着撞进了顺军防线。爆炸的火焰骤然间撕裂了防线,数十名顺军士兵被炸得支离破碎,一片明显的空档立刻出现,还没等被炸乱的顺军重新填补这个空档,仅剩下不足三百的明军士兵们便吼叫着冲了进去,疯狂地砍杀着防线后正在挖掘大堤的顺军士兵。

    后者惊慌地四散奔逃。

    这并没有什么用处,因为明军的数量实在太少了,很快后面的顺军便完成合围,在十几分钟的血战之后,最后一名明军士兵也倒在了乱刀下。

    “这些疯子!”

    侯方域嘴唇哆嗦着说。

    “还不快干活!”

    原本历史上在南京抓了弘光降清的前明军总兵马得功,则阴沉着脸冲部下吼道。

    他实际上是为了钱财,侯恂为了收买他,拿出了整整五万两白银,当然,这白银肯定不是侯恂自己出的,实际上是江南的士绅们掏钱,整个计划也不是仓促制定,在南京时候钱谦益和左良玉就嘱咐好了,这时候南京虽然是李自成说了算,但东林党和以左良玉为首的旧官军系统,早就已经在私下结成了同盟,毕竟相比起李自成来,他们这些人才是真正输不起的。

    他可是带着所有人嘱托的。

    包括他驻军兰阳也是这些人幕后策划,甚至他手下的士兵也全都是来自南方的,和本地百姓连语言都不通,这样就最大限度避免了他们会产生心理上的负担,可以说一切都是计划好了的。

    当然,用火药炸还是不在计划中的。

    这时候他们没有那么好的防水技术,炸这样的大堤得堆几千斤火药,挖洞会大量渗水的,所以只能采取原始手段。

    在他身旁一名被明军士兵砍散的顺军士兵,赶紧捡起地上的镢头,站在刨得千疮百孔的大堤上,弯下腰开始了继续的工作,但他就在刨完第一下重新抬起头的时候,突然间整个人都呆住了,紧接着那把镢头又重新掉在了地上。

    “狗东西,你没听见吗?”

    马得功踹了他一脚怒喝道。

    “将军你看!”

    那士兵面无表情地指着远处说道。

    马得功一转头,紧接着脸上冷汗下来了。

    而就在同时所有顺军士兵的腿也都哆嗦起来。

    因为就在远处那片绿色的原野上,一片仿佛无边无际的灰色潮水正迅速地席卷而来,那是不计其数的青壮年老百姓,他们挥舞着锄头铁锹,没有任何阵型也没有任何队列,完全就像附着在食物上的蚂蚁群般,以一种恐怖的气势黑压压地汹涌而来,此刻就连大地都仿佛在颤抖,而伴随着他们前进脚步的,是那如海啸般的怒吼声……

    “杀!”

    “杀这帮龟孙!”

    “杀这帮龟孙,别让他们毁了咱们的村子!”

    ……

    十分钟后。

    郑成功率领的骑兵和从长垣赶来的禁军同时到达,不过这时候战场已经没他们什么事情了,因为总数不下十万的狂怒乡民,已经彻底淹没了马得功和他的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