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一四六章 这读书人的心肠就是歹毒啊

第一四六章 这读书人的心肠就是歹毒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徐州降。

    仅仅几分钟后,在城外列阵的一万顺军叩拜中,杨丰就控制着战马缓缓地走过了护城河上的小桥。

    而此时在洞开的城门前,一名小军官颤抖地跪在路边,双手高举着刘泽清的头颅,在他身后是无数跪倒在两旁,叩首在地迎接圣驾的军民,整个徐州城无一人抵抗,哪怕那些不愿意投降的士绅,也不得不跪倒在百姓中间等待自己的命运裁决。这座城市不足百里外就是正在土改中的薛城和沛县,半年的时间足够那里的一切消息都传递到这里,可以说所有军民都在盼望着皇上到来呢,现在皇上真来了,他们当然不会再继续给刘泽清卖命,更何况后者的横征暴敛早已经搞得天怒人怨了。

    当然皇上也不负所望。

    “开仓放粮!”

    用手中陌刀挑起那军官手中的刘泽清头颅后,皇帝陛下带着一脸的帝王威严说道。

    然后整个徐州一片欢呼。

    “籍没所有附逆官绅土地,分赐佃户及贫民。”

    然后欢呼声响彻天空。

    “查抄所有附逆官绅家产,徐州城内百姓无论男女老幼军民人等皆赐银一两。”

    ……

    “侯公子?”

    正当徐州城内一片狂欢的时候,距离这座城市两百多里外黄河上游的归德,大顺军在河南的最高统帅,磁侯刘芳亮正有些疑惑地看着他的亲信。

    “侯爷,是前朝礼部尚书侯恂的公子。”

    那亲信说道。

    “侯方域?那个当年复社首领所望的四公子之一,他来见本侯干什么?算了,让他进来吧!”

    刘芳亮说道。

    侯家是归德本地豪门,此前闯王大军南下时候,侯家就举家逃亡到了江南,但随着闯王重新启用东林党,甚至礼聘侯恂入朝为官,虽然后者以年老相辞,但侯家在北方的产业却已经如数赐还,侯恂一家也重新搬回了归德。因为在士绅中影响力巨大,刘芳亮此时一些事情也要借助他们,虽然他对这些公子们没兴趣,但在礼节上还是要照顾一下的。毕竟那侯方域也是天佑殿大学士钱谦益多次向闯王举荐的人才,钱大学士此时可是闯王驾前红人,哪怕牛金星,宋献策都弱几分,连李来亨之前都因为对钱大学士出言不逊,而遭到了闯王严惩,刘芳亮还是不想和这些新贵们起冲突。

    很快风度翩翩的浊世佳公子侯方域,便穿一身白色绸衫拎着折扇,带着身上若有若无的香风走进来。

    “学生拜见磁侯。”

    侯方域躬身行礼说道。

    “侯公子请起,不知你突然上门有何赐教?”

    刘芳亮问道。

    “学生听闻那妖孽已至徐州,不知是否真的?”

    侯方域问道。

    “敌军的确已至徐州。”

    刘芳亮说道。

    “不知磁侯可有计破敌?”

    侯方域问道。

    “战场上的事,哪有什么必然的东西,无非随机应变而已!”

    刘芳亮说道。

    “学生有一计,定然可让那妖孽葬身徐州。”

    侯方域神神秘秘地说。

    “何计?”

    刘芳亮脸色一变急忙说道。

    “效法关圣水淹七军,在兰阳北部掘开铜瓦厢大坝,放黄河水北淹兖州,切断那妖孽的后方,而后朝廷各军坚壁清野死守徐州,一举将那妖孽的七万大军困死在这徐泗之间。”

    侯方域带着一丝亢奋说道。

    “掘铜瓦厢?”

    刘芳亮一开始还没明白,但紧接着就清醒过来,骤然间上前抬脚将侯方域踹翻在地。

    “狗东西,你知不知道那会淹死几百万人!”

    他暴怒地吼道。

    “磁侯,所淹皆为贼境,那又何惜之有?磁侯为皇上捍御北方有此良策不用,难道坐视那妖孽南下?磁侯又岂是为臣之道?水淹敌军之事自古有之,此乃争天下之大业又岂能有妇人之仁,一旦掘开铜瓦厢大堤,河水北淹鲁西一带尽为泽国,狗皇帝后勤断绝,四周坚城不下,只能困死徐泗。此举纵然不能除掉此妖,亦可使其所部溃败,而河南之危自解,侯方域虽一书生亦知此乃破敌之良策,磁侯何故优柔不决,磁侯对圣上的忠心何在?”

    侯方域大义凛然地说道。

    搞得就好像他比刘芳亮对李自成还要忠心一样。

    “此事不要再提,本帅一时莽撞失礼了,侯公子请回吧!”

    刘芳亮厌恶地挥手说。

    侯方域颇为鄙夷地看了他一
文体巨星笔趣阁
眼,带着对大顺皇帝的忠诚傲然离开了。

    “侯爷,您为何不听他的。”

    旁边亲信小心翼翼地说。

    “咱们跟着闯王起兵,血战十几年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这天下不再有人饿死吗?不就是因为朝廷横征暴敛,那些地主豪强敲骨吸髓,咱们穷人实在活不下去吗?现在那皇帝既不横征暴敛也不纵容那些地主敲骨吸髓,那北方老百姓不但不交那些苛捐杂税,甚至地租只有一成,咱们以前做梦想要的东西不就这些?可是看看咱们治下呢?老百姓和过去有何区别?那些被咱们打跑的地主豪强还不是又回来欺压穷人?折腾这么多年死了无数兄弟,最后居然换来这样的结果,咱们那些战死的兄弟恐怕也闭不上眼啊!只是咱们跟着闯王起来的,咱们不能背叛闯王,闯王要和他争天下咱们也只能听闯王的,可打归打,战场上的输赢咱们可以拼命去争,但这不必要的杀孽就别造了,掘开铜瓦厢最少淹死几百万无辜百姓,就算能暂时打退他,咱们能对得起自己良心吗?”

    刘芳亮说道。

    “这读书人的心肠就是歹毒啊!”

    紧接着他补充了一句。

    “这些泥腿子真是烂泥扶不上墙啊!”

    而归德富丽堂皇的侯家大宅里,东林党名人,钱谦益至交,大明前礼部尚书侯恂,正一脸鄙夷地对刘芳亮做出评价,他身旁自己的儿子侯方域侍立,那身风度翩翩的小白袍上,被刘芳亮踹了一脚的泥印子依然很清晰。

    “父亲,咱们怎么办?”

    他问道。

    这么老谋深算的主意当然不可能是他这种公子哥想出的,他爹侯恂才是真正的策划者,侯方域怎么可能知道掘那段黄河大堤会淹哪些地方,只有侯恂这种当了几十年朝廷重臣的家伙才清楚这个。虽说这一招毒了点,但他们也是被逼得没办法,皇上一打过来他们的几万亩地可就没了,更何况侯恂这次回来,就是带着钱谦益的殷切嘱托,回老家来主持大局聚合那些士绅的力量,将那狗皇帝阻挡在黄河以北的。

    但他们也知道就凭那些顺军很难做到这一点。

    毕竟那狗皇帝两年间所向无敌,连建奴都被灭了,多尔衮都被扔到西市上剐了,那李自成恐怕也不会比建奴更强,说到底他也是当年被多尔衮的八旗铁骑给赶出北京的。虽说这些年李自成的实力飞速膨胀,如今算算也是带甲百万,但绝大多数都是投降的官军,至于官军的战斗力,那侯尚书就更清楚的很,好歹当年他也是带过兵的,溃过败的,可以说侯恂怎么算计,也算计不出自己有赢得胜利的可能。

    所以他就想了这一招。

    掘铜瓦厢北岸黄河大堤。

    那里至今仍然在顺军控制下。

    之前李自成攻开封时候,也不知道是他还是官军方面,掘开了黄河大堤水淹开封或者顺军,淹死阖城军民同时,也使黄河水向南泛滥,虽然前年冬天李过组织人力堵了口子,但仍旧留下了大片沼泽,使得河南战场被分割成两部分,开封一线反而双方都不怎么注意。

    如果这时候突然渡河掘堤的话,无论郑州的吴三桂还是刚到徐州的狗皇帝是都来不及做出反应的,一旦掘开口子就谁也阻挡不住那洪水了,滔滔黄河水将汹涌而出席卷整个鲁西地区,然后沿着济水在山东北部奔腾入海。那时候整个鲁西甚至鲁北都将一片泽国,那狗皇帝的后方整个被河水堵死,虽说他的后勤依赖运河,河水不一定会阻断运河交通,但河水造成的灾害却肯定得逼迫那狗皇帝回去,毕竟那会产生几百万灾民,以那狗皇帝的风格,他是不可能不先回去救灾的,更何况水灾还会造成饥荒,那狗皇帝接下来的日子会很难过。

    可刘芳亮这蠢货不干呀!

    “贼终究是贼啊,难成大气候!”

    侯恂再次鄙夷地说。

    “好在咱们也没真指望他们,你立刻去兰阳,去找马得功,告诉他立刻渡河掘铜瓦厢大堤。”

    紧接着侯恂说道。

    “然后就说那河堤年久失修自己溃了的,那刘芳亮就算明白也无可奈何。”

    侯方域笑着说。

    “哈哈!”

    然后爷俩一起笑了起来。

    他们仿佛看到了那滔滔的黄河水,如同狂暴的巨龙般从坍塌的堤坝汹涌而出,带着摧毁一切的力量奔腾向前,把几乎三分之一个山东夷为平地,带着数百万冤魂滚滚东去的壮观场景。

    就在这时候,一个美丽的少妇手中托着一个托盘,款款地走了进来。

    “老爷,夫君,妾身煮了银耳羹给您尝尝。”

    后者行礼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