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一四五章 尔等不欲分田乎?

第一四五章 尔等不欲分田乎?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徐州。

    这座崇祯元年因黄河决口冲垮城墙,最终变成一座死城,四年水退后又根据崇祯命令在原址靠南一些重建起来的州城,此时已经成了阻挡崇祯南下大军的最前沿。

    呃,这的确有点讽刺。

    唉,这个混乱的世道里很多事情都是这样奇葩的,就像此时这座城市的守将一样。

    刘泽清。

    大顺永昌皇帝麾下徐州节度使楚侯刘泽清,忧郁地站在武宁门城楼上,望着不远处滚滚东去的黄河,这条黄色巨龙横在徐州城北汹涌而过,河面上云集桥随波起伏,云集桥的北岸花了一年时间修筑起的镇泗堡默默矗立,在镇泗堡东边不足一里外,一条纵向的绿色大河浩荡而来,这是泗河,同时也是京杭大运河的中段,纵横两道大河就在徐州城东交汇,清浊两色的河水奔腾向东南,一直到数百里外的海州奔流入海。

    这就是徐州。

    一个在中国几千年战争史上无数次浓墨重彩的身影。

    “唉,又要打仗了!”

    刘泽清无奈地说道。

    他此时的目光已经越过镇泗堡的城墙,落在北边几乎视线尽头的泗河上,那里无数船帆连成一条仿佛无穷无尽的长龙,此时的他,仿佛能够看到无数红色的身影正在踏上河岸,同样他也仿佛能看到一面代表着帝王身份的黄曲柄盖,正在那如同潮水般的红色中向着岸边移动,那黄曲柄盖前面十二面龙旗迎风烈烈,一个身穿红色龙袍的熟悉身影,正如同一头巨龙般踏上河岸,这个身影把他从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军官,一直提拔到了山东总兵,左都督,太子太师,而今天……

    是他做出回报的时候了。

    “传令!”

    刘泽清狠狠地把酒杯摔在城墙上然后接着吼道:“与那狗皇帝血战到底!”

    “血战到底!”

    他周围一帮将领吼叫着。

    “血战到底!”

    那些身穿青衫的士子们吼叫着。

    “血战到底!”

    那些白发苍苍的老乡贤们也在颤巍巍吼叫着。

    就是占了这座城市人口主体的普通士兵和老百姓,却没有一个人跟着喊的,都只是在那里面无表情地看着,仿佛看一场蹩脚的猴戏

    几乎就在同时,远处那镇泗堡的城楼上,就如同从地下钻出的火焰魔怪般,一个巨大的火团骤然升起,尽管隔着好几里路,这边都仿佛能感受到那恐怖的力量,仿佛能够看到,那城楼是如何在瞬间粉身碎骨的,下一刻四个同样的火团接连不断在这座只有四里周长的小城升起,紧接着沉闷如惊雷般的爆炸声伴着大地隐约的颤抖传来。

    然后城墙上瞬间一片惊叫。

    刘泽清俩腿一哆嗦,赶紧朝一名亲信招了招手。

    “投降?”

    半小时后镇泗堡北边明军前沿阵地上,正在看地图的杨丰无语地看着远处的使者。

    “揍一顿,扔出去!”

    紧接着他对梁诚说道。

    他才没工夫和老刘扯淡呢,刘泽清这货非死不可,就冲这家伙历史上的恶名,那也是不能饶了的,更何况刘泽清家里可有的是银子,原本历史上他就是因为银子太多被多尔衮弄死的,而这个时空里,这家伙又跟着李自成在南京抢了一回,估计那家产就更多了,所以于情于理都是要把他抄家灭门的。

    “陛下,是否开始攻城?”

    就在梁诚去把刘泽清的使者打出去的时候,朱益吾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道。

    “不,继续轰!”

    杨丰看着不远处那五门正在开火的神威无敌大将军炮,摇了摇头说道。

    他现在又不缺炮弹,在这一年的准备时间里,他铸造了整整四千枚巨型开花弹,虽说分给了吴三桂一半,但拿两百枚这样的炮弹轰开这座小城堡,还是完全可以承受的,这可是他南下的第一仗,就是要打出皇上的威风,或者说要让对手感受一下他的狂暴风格,要让他们在皇上的天威面前……

    “陛下,快看,敌军投降了!”

    骤然间惊叫声响起。

    “呃?!”

    ……

    镇泗堡投降了。

    五门神威无敌大将军炮刚刚轰出了三十枚炮弹,这座小城堡上守军就在杨丰和明军士兵们愕然的目光中,打开城门然后出来向皇帝陛下投降了。

    “快,立刻抢占云集桥!”

    杨丰对骑兵一旅旅长何辉说道。

    在他对面洞开的城门背景上,大批的守军士兵正蜂拥而出,在这些士兵的前方高举一面临时制作的降字旗,旗帜下面是一群不断挣扎的将领,在那些士兵的拳打脚踢中,很是不情愿地一步步向前磨蹭着。

    何辉立刻翻身上马,紧接着向不远处正集结待命的四千多部下骑兵一挥手
锦宫欢最新章节
,庞大的骑兵洪流瞬间向前奔涌,很快就在那些出城的守军避让中,从他们身旁一掠而过,如风一般径直冲进镇泗堡的城门,同样在城内守军的避让中直冲而过。当他们接近南门的时候,守门的顺军以最快速度打开城门,转眼间这支骑兵就从南门冲出,带着凶猛的气势直扑不足一里外的云集桥,还没等桥头的少量守军反应过来,这支铁骑的前锋就已经出现在了这座至关重要的浮桥上。

    这时候徐州城上的刘泽清甚至都还没明白过来呢,因为和明军之间还隔着镇泗堡,其实他根本看不到那里的真正情况,更不可能不知道这座城堡的守军已经出北门投降了,等他清醒过来时候,骑兵一旅的前锋都已经过桥了。

    “快,快把他们打回去!”

    刘泽清惊恐地吼道。

    他可是很清楚这座桥对徐州城的意义,徐州北临着黄河,想从北边攻城就得先渡黄河,在他的计划中一旦镇泗堡情况危急就立刻烧云集桥的,可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明军开炮到现在还没半个时辰呢,这座被他寄予厚望的城堡居然就投降了。

    人家还没真正攻城呢!

    “李成栋,我杀你全家!”

    就在武宁门打开,城内刘泽清最亲信的五千骑兵,蜂拥而出争夺云集桥的时候,城头响起了他那悲愤的怒吼。

    “李成栋?拖到一边砍了!”

    就在同时,镇泗堡北边杨丰看着跪在面前的守将,厌恶地一挥手说道。

    两旁锦衣卫立刻上前,在李成栋的挣扎中,直接把他拖到一边按在地上,一名锦衣卫拔出匕首很熟练地扎进他脖子,原本历史上嘉定三屠的元凶喉咙里发出一阵奇怪的声响,跪在那里双手不停地胡乱抓着,那锦衣卫冷漠地将匕首一压,顺利从颈椎的接缝切断,转眼间把他的脑袋切了下来。

    而此时杨丰已经骑上战马。

    他随手将一个勋章扔给那名带领守军投降的小军官,然后从地上抄起他的巨型陌刀。

    “前面带路!”

    紧接着他长刀一指说道。

    “臣尊旨!”

    那小军官急忙说道。

    随即他转身带着同伴向镇泗堡跑去。

    在他身后杨丰立刻催动了战马,带领着他直接指挥的重骑兵旅同样冲向镇泗堡,在城堡守军的叩拜中,这支铁骑的洪流汹涌而入直接穿城而过,转眼间十二面龙旗的前导就出现在云集桥上,紧接着就冲过了黄河,直冲向城外正在厮杀的战场。

    实际上这时候顺军已经开始溃败了。

    刘泽清所部以战斗力烂无可烂著称,哪怕他最精锐的亲信,也仅仅是不那么烂而已,这些当年在开封之战时候,甚至都被李自成打得可以说一触即溃的家伙,怎么可能抵挡住那些如狼似虎的明军骑兵,要知道骑兵一旅可是至少一半士兵出身于八旗的包衣军,虽然出身不好但那战斗力却是毋庸置疑的,这样两支骑兵对攻的结果会怎样就不用说了。

    可以说前者依然是一触即溃。

    不过刘泽清也并不准备就此放弃,他无论如何也必须把明军压回到北岸,然后烧掉这座可以说致命的浮桥,否则明军大炮可就堵到徐州城外了,在他的催促下,徐州城内步兵依然在源源不断地从武宁门涌出,背靠着城门列阵,准备迎战已经击溃了他们骑兵的明军。

    这城里有五万守军呢!

    骑兵一旅立刻停止了追击,紧接着分向两旁让开中间,放后面的皇上和重骑兵旅上前。

    首先上前的依然是十二面龙旗的前导,这十二名骑着郑芝龙运来的第一批马瓦里马的锦衣卫,一手提缰绳一手举旗在狂奔中迅速向两旁一分,他们后面内穿胸甲外罩红色龙袍的皇帝陛下立刻催马上前。换乘了一匹郑芝龙用一块怀表,从吕宋的西班牙人手中换来的黑色安塔卢西亚马的皇上,肩扛四米长的巨型陌刀,身后红色披风飞扬,在阳光照耀下端得如同那神灵一般。

    “而等岂非朕之臣民,何敢与朕为敌,速斩刘泽清首级以献!”

    杨丰长刀一指吼道。

    “别听这狗皇帝的!”

    武宁门城墙上,刘泽清惊恐地尖叫着。

    那些士兵面面相觑。

    “尔等不欲分田乎!”

    杨丰控制着躁动的战马吼道。

    那些士兵们继续面面相觑

    “快开炮!”

    刘泽清对着不远处的炮手喊道。

    蓦然间他感觉自己的后背一凉,紧接着一个冰冷的东西穿透了自己的身体,他愕然地看着胸前冒出的刀尖,然后颇有些艰难地回过头。

    在他身后一名士兵猛然拔出了带血的雁翎刀,紧接着向天空高高举起。

    “开城迎皇上,皇上来了分田地。”

    刘泽清最后的意识中,只有这句亢奋的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