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一三四章 要善于发动群众

第一三四章 要善于发动群众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分田可不容易。

    这是一项真正的大工程,而且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完成,要知道哪怕国朝太祖,也是耗时多年才完成。

    杨丰现在几乎一穷二白,可不是国朝太祖兵强马壮,甚至他手下连可用的人都没几个,虽说之前行在就搞了,但行在才多大点地方,关外不算,那些已经被废弃的土地上,义民们自己随便开荒就行,满清控制区那些奴隶们都是种原本种的,实际上真正分田的只有冀东。总共就那么几个县后来也是把黎辅搞得心力交瘁,其间田见秀的锦衣卫特勤队光砍人就砍了好几百,黎玉田还挨过黑箭,只是没有射中他而已,分田队还遭遇过十几起土匪袭击事件,并且造成了过三十人的死伤。

    至于其他遭到辱骂,扔臭鸡蛋,半夜里让人放火这种事情都司空见惯。

    就连真正意义上的武装对抗都有过两次,甚至杨丰还出动过一次荡寇旅,直接拿大炮轰开过一个地主的庄园。

    可想而知难度何其大!

    那才总共几个县,而且那几个县的土地上,还有近十万明军驻扎,那些县令也都是皇上特意挑选出来的,结果都能搞到这种地步,而如今需要分田的可是整整两个半省啊。这其中光一个山东承宣布政使司下属就是六府十五州八十九个县,再加上北直隶和小部分河南,加起来得过两百个县需要分田,这两百个县上杨丰没有任何基础,而明军也做不到冀东一样的控制力,他更没有能够配合工作的官员,他也没有那么多分田队,总之……

    “需要一场geng啊!”

    杨丰感慨地说:“传旨,今年秋天各地所有佃户所种土地的产出,除了一成半交官之外,就不用再交任何地租给地主了!”

    “陛下,这样会出乱子的。”

    黎玉田小心翼翼地提醒他。

    那些佃户们可没锦衣卫跟着保护,那些地主手中可都有一定的武装,就算没有武装的,外面也通常都养着土匪呢,这些年天下大乱,那土匪也都是多如牛毛的,那些士绅跟土匪勾搭灭人家满门都是常识。皇上此举就是将原本地主对朝廷的仇恨,引向那些佃户们,在明军对地方控制力还不够的情况下,那些地主肯定要用武力来对付佃户,他们不敢反抗皇上,但收拾佃户却是敢的,最终的结果就是地方一片混乱,甚至于死人都不稀罕。

    “那就乱!”

    杨丰大手一挥说道。

    “朕已经履行了之前对百姓的承诺,朕已经给了他们需要的,如果他们没有胆量保护属于自己的东西,那只能说他们活该了,还有,再加一条,若地主敢抢粮,允许佃户以武力保卫自己的收成,在这种情况下杀人无罪,老百姓当奴隶久了,朕要让他们知道自己可以当人!”

    紧接着他又说道。

    他很清楚,如果按照常规方式进行分田,估计光这两个半省五年内都完不成。

    这需要大量的人力。

    国朝太祖时候那可是有无数工作队常驻各地,而且组成工作队的都是信仰坚定,经历过无数战火考验,拥有丰富经验的精英人才,估计随便那时候一个工作队的队长,处理政务的能力都不比他的辅大人差,话说他上哪儿找这么多人才。既然这样就干脆玩狠的吧,让老百姓自己去解决这个问题,无非就是地方上乱一点,死的人多一点,但能让老百姓学会斗争也是不错的,而且这样还能解决宗族体系,要知道那些地主和佃户,实际上多半都是同族的,让他们之间互相斗争,基本上不说彻底摧毁,也得将其重创。

    宗族体系也是皇上的敌人啊!

    “臣尊旨。”

    黎辅小心翼翼地说。

    与此同时他心中哀叹,皇上是越来越凶残了,可想而知这道旨意下达后,各地地主和佃户也就势不两立了,那些地主满腔怒火不敢对皇上泄,正好佃户们成了他们出气筒,那些佃户仗着有圣旨撑腰,也不可能再愿意把自己辛辛苦苦的血汗再送给地主,双方之间必然会打起来,最终各地流血冲突将不断生。

    不过也有好处。

    他的日子会好过许多。

    既然如此黎辅也就不多说了,大明都乱了这么多年,也不在乎多乱几天,而这场混乱一旦过去,各种矛盾也就彻底解决,也算是一场净化了,至于死几个人,那个真不值一提,如果不迅解决土地问题,那些饿殍死得更多。

    “陛下,卢九德候见。”

    这时候梁诚突然走进来向杨丰报告。

    “卢九德?
奥特曼战记笔趣阁


    杨丰意外了一下,紧接着他和黎玉田互相看了看,后者几乎下意识地惊叫道:“杭州陷落。”

    的确,杭州陷落。

    李自成的大军半月前攻破湖州防线,派去增援南方的禁军总兵刘肇基战死,督战的兵部尚书史可法被俘不肯投降并大骂李自成后被杀,唐王弃杭州南逃,江南两大太监巨头之一的韩赞周被困苏州,城破后自fen殉国,卢九德登上黄斌卿的战舰逃离松江并北上请罪。

    “唐王在何处?”

    杨丰长出一口气说道。

    “启奏陛下,唐王已经撤至宁波,奴婢来时候南安侯的水师已赶到舟山,宁波必然不保,接下来他将接唐王南下福州。”

    卢九德趴在那里说道。

    “你起来吧,江南的事情你们也尽力了,落到如此地步也不能全怪你们,唐王他们就暂时先在福建坚持着吧,那里山高林密又多疫病,估计李自成还没能力短时间内攻过去,朕这边已经开始南下,用不了多久就会把他剿灭的。至于你就留在北方吧,正好王承恩朕另有用处,你去宁远把他换回来,到那里盯着关外的屯垦,尤其是还有对建奴余孽的作战吧,另外再传旨,也追封史可法伯爵,刘肇基追晋侯爵,韩赞周,韩赞周也追封个伯爵吧!”

    杨丰说道。

    这个结果还是很令他满意的。

    江南士绅的大本营实际上就是南直隶和浙东,尤其是宁沪杭这个三角区域,那里不但是大明最富庶的土地,也是东林党这些家伙的老巢,东林书院可就在那无锡城,李自成把这片区域推了也就完成历史使命了,至于再向南就没有必要了。这个时代无论福建还是广东,都不是什么太好的地方,除了沿海有贸易支撑,其他绝对多数地方甚至连粮食都不能自给,只能依靠地瓜过日子,这样的地方洗不洗都无所谓,接下来该给李自成踩一脚刹车了。

    “呃,你们为何用这种眼神看着朕啊?”

    杨丰这才现不论是黎玉田还是卢九德,都在用一种很愕然的目光看着他。

    “陛下,韩公公是内官。”

    黎玉田小心翼翼地说。

    “内官,内官怎么了?一个内官宁可自杀也不降贼,难道不值得一个伯爵?朕知道规矩,但如今朕是天子,那么朕的规矩才是规矩,以后不论内官外官,有功者一样封爵,那韩赞周有没有侄子之类的?有的话挑一个朕做主过继给他然后袭爵。”

    杨丰说道。

    接着卢九德就感动得趴在地上哭了。

    当然,这都是小事,虽然大明制度太监不能封爵,但如今皇上说了算,大明制度早让他破坏得千疮百孔了,也不在乎多一个太监封爵,话说人家宋朝童贯还封王呢!

    “平西王的大军到哪儿了?”

    杨丰接着问道。

    “回陛下,今天上午才送到的最新战报,平西王的大军光复了广平,估计最多再有两天前锋就该兵临黄河了。”

    黎玉田说道。

    吴三桂的大军完全就是兵不血刃一路行军而已,整个黄河以北根本就没有抵抗的了,那些士绅就算不情愿,也只能捏着鼻子接受这个结果,他们哪有反抗的能力了,他们的军队都在给王师当前驱呢,数十万绿营带着禁军衣锦还乡,各地老百姓欢呼着迎接朝廷的大军,那些士绅关起门来骂老天不开眼,硬生生夺走他们的圣主明君,让一个残暴的桀纣重新做了天下,但是……

    他们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他们还能干什么?

    反抗?

    那狗皇帝巴不得他们反抗然后直接抄家呢。

    逃跑?

    往哪儿跑?北边是那狗皇帝南边是李自成,这俩可以说没有一个好东西,都是些虎狼,他们逃出虎穴一样还得进狼窝,唯一还能坚持光明的也就山西,但姜家肯定没希望,他们控制的也无非就是大同到晋中平原那一小片地方,依靠着四周山区在那里苟延残喘而已,最终结果肯定还是会被狗皇帝或者李自成灭掉。

    跑也没地方跑!

    索性听天由命吧,这狗ri的世道好人都难啊,圣主明君……

    圣主明君还在宣府那片小山谷里扮忧郁呢,总之那些士绅们都在以一种不合作的态度,在对多尔衮的怀念中,默默忍受着一个黑暗时代的降临。

    “传旨给平西王,不管他选择什么地点,都必须打过黄河,最少也得在河南占据一座城市!”

    杨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