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一三三章 大狱

第一三三章 大狱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在朝宗桥把七十六名乡贤挂了栏杆之后,皇帝陛下还宫之旅的背景无疑狰狞了很多。

    不过也清静了很多。

    至少安定门迎接他的人群中再也没有敢进谏的了,无论那些士绅官员心中如何怨恨,也都不得不承认现实,主圣臣贤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接下来他们必须在一个bao君的统治下,战战兢兢地过日子了,现在他们唯一能够期盼的,就是这个bao君的tu刀不至于砍到自己头上。

    然而……

    这是不可能的。

    “很壮观啊!”

    杨丰站在承天门上高喊道。

    在他下面金水桥南边的广场上,密密麻麻跪满了身穿囚服带着枷锁的官员和勋贵,一个个低着头趴在那里等待皇上的最终裁决,其中最前面的就是国丈爷周奎。这个老家伙没死在李自成手中,实际原本历史上崇祯的太子走投无路之下,还曾经去找过他,然后被他卖给了多尔衮,他和太子的老师谢升不顾坤兴公主的哭喊一口咬定是假的,然后多尔衮心满意足地把胆敢冒充前朝太子的狂徒给砍了。

    呃,谢大学士如今就跪在他身旁呢!

    “是不是没想到朕会回来?”

    杨丰冷笑着说。

    下面一片默然,周国丈还用充满深情的目光看着自己女婿。

    “尔等饱读诗书,满口仁义道德,天天吹嘘忠诚孝道,实际上尔等的眼中从来只有一个字,那就是利,尔等其实从来不在乎自己头顶的皇帝是谁,无论是谁,只要给尔等能够继续捞钱的官位,尔等就不会在乎他是设么人,流寇也好,建奴也罢都无所谓。所以当初北京危急之时尔等根本不管朕死活,因为在尔等看来,那闯逆过来也不过是再换个皇上,尔等的钱财还是尔等的,甚至尔等去献媚一下说不定官位还是尔等的。

    然后闯逆真来了尔等傻了眼。

    好在紧接着建奴又来了,为了尔等的利益,哪怕明知道他们是异族,尔等也毫不犹豫地投入多尔衮怀抱,但没想到多尔衮转眼又被朕打败,如果朕还和从前一样,估计尔等会毫不犹豫地又再次投向朕。然而朕却和以前不一样了,朕要动尔等的利益了,尔等立刻就把大明累世恩典,朕近二十年恩宠,统统抛到一边然后拿起刀子对着朕。

    多么讽刺啊!

    朕真得很想笑,笑自己以前很傻,很天真,被尔等用那些圣贤书灌迷糊了,丝毫不知道那些在自己耳边讲着各种大道理的臣子,其实都是些卑劣小人,自己都根本不相信书上的东西,却哄骗着朕去把它当为治国之道。

    朕就这样被骗了十七年。

    被骗得家破人亡,被骗得妻离子散,被骗得山河破碎!

    现在朕回来了。

    朕明白了。

    朕要让尔等付出代价了!”

    他就像演讲中的小胡子一样挥舞着拳头吼叫着。

    而就在这时候,他头顶的天空中向前的阴云终于遮蔽了太阳,整个广场上一片晦暗,与此同时一道闪电在那阴云中骤然划过,紧接着就是一声恐怖的炸雷响彻北京城,那些跪拜在地的罪臣们吓得立刻一片哭号,但闪电和雷声依旧不断笼罩在城市的上空,阴云和闪电的背景中,杨丰恍如魔神般立在城墙上,看上去无比的恐怖。

    “害怕了吗?”

    杨丰恶狠狠地吼道。

    “尔等余生都将在恐惧中!”

    紧接着他向下一指吼道。

    骤然间一道闪电划破阴云就像瞄准了般,带着无与伦比的威势正中周国丈身旁,如同神灵的长矛般刺在一根新竖起的铁柱子上,可怜周国丈和谢大学士,还有附近十几名官员被吓得尖叫一声,然而紧接着第二道闪电就落在同一个地方,在恐怖的电光中,周国丈干脆直接晕倒在了地上,然后抽搐了几下居然口吐白沫了。

    “神灵降罚了!”

    周围城墙上那些士兵立刻一片惊叫,紧接着全都跪下了。

    呃,那里其实只是立了根避雷针。

    那皇宫本来就是经常挨雷劈的,杨丰入住以后当然不希望再出这种事情,所以目前正大规模安装避雷针,只是外界不知道这东西用途,至于为什么他神机妙算这时候居然会打雷……

    这是夏末,天天有雷雨的。

    天雷无疑增加了他的威势,看着电光中皇上狰狞的面孔,那些官员无不颤栗俯。

    “传朕旨意,所有向闯逆献银者,无论官绅一律向朕再交同样数量银两,限尔等一年时间,一年内不能如数上交者,一律以大逆罪
烽火奇侠传全文阅读
诛九族,交完者本人流放台湾,家属及族人赦免。所有为建奴官者,一律按照当初闯逆定下的数额,向朕缴纳赎罪银,期限同样一年,一年内不能如数上交者按大逆罪诛九族,不要以为朕不敢杀人,当年太祖以胡惟庸案诛三万人,朕随不敢比肩太祖但杀个两万人还是可以的。”

    杨丰恶狠狠地说。

    下面那些官员已经是一片嚎哭之声。

    虽然这种处置,他们实际上早已经知道,但终究还是抱着一丝幻想,毕竟这样牵连的人数太多了,北京和直隶山东两省再加半个河南省的官员,基本上全都被一锅端,这可是一个很恐怖的数字。这里面肯定有人是凑不出足够银子的,那时候大狱一兴杀个几万人恐怕不在话下,这可不是一般魄力能干的,在他们看来说不定还有转圜余地,毕竟皇上也需要人处理政务。

    然而现在所有幻想全都没了。

    他们只能默默地承受这个结果,然后回去拼命跟自己九族凑钱了,好在皇上是诛九族,要是单诛他们一家,那大家就只好回去关门全家上吊了,可既然是诛九族,那就没那么大危险了,九族一起怎么还凑不出几万两银子。

    “陛下,这所有官员全拿了朝廷和地方政务如何处理?”

    杨丰爽完之后,紧接着就要面对黎辅忧郁的目光了,话说他的确是爽了,可黎玉田得跟着给他擦pi股啊,虽说行在原本也有六部,但实际上很多六部以外的机构都根本没有,如今回到北京后,本来就要面对官员严重缺乏的问题,结果皇上又把所有官员全拿了,虽说不至于瘫痪,但公务积压也不可避免。

    北京还好说,那地方上可就真麻烦了。

    各地官员可都拿了。

    而黎玉田是肯定找不到官员填补空缺的。

    这不是过去,过去行在只控制很少几个县,随便挑一下地方官员就有了,现在突然增加了两个半省啊,就行在原本的那些官员,连北京的各机构都填不满呢,哪还有多余的填地方。

    更重要的是,地方上还得要分田的,这本来就需要大量熟悉地方的官员,但如今各地县令知州知府乃至巡抚道员全抓了,这上哪儿找人分田?原本地方官员靠士绅支持才能进行工作,如今分士绅的田,他们不造反就已经算好的了,又怎么可能支持地方官员的工作,总之此时的黎辅头都大了。

    “这有何难?”

    杨丰浑不在意地说。

    “朕只抓官又没抓吏,从吏员里面提拔官员就行,各地的军队暂时维持治安,有敢搞事的杀无赦,然后由吏部派出考核组到各地对吏员进行考试,合格者入京由朕面试,通过者即可任命为地方官员。”

    他紧接着说道。

    “但吏员同样多为士绅。”

    黎玉田提醒他。

    提拔吏员为官的确是个暂时解决问题的手段,但问题是吏员同样多数出自士绅,他们是不可能真心为皇上把分田工作主持好的,甚至他们肯定还会从中破坏。

    “那就选没有田产的,士绅又不是说全是地主,还有靠工商业吃饭的呢。”

    杨丰说道。

    “但吏员本地为官,恐怕会出问题。”

    黎玉田说道。

    “官员异地为官该贪的就不贪了吗?吏员本地为官,至少他还有个顾虑,贪多了一旦下台乡亲们可不会放过他,甚至他们还会更注重造福桑梓,不会像那些异地为官的老爷们一样,如蝗虫般搜刮干净换地方。”

    杨丰说道。

    “这倒也是!”

    黎玉田说道。

    “可他们仍然不会支持分田啊。”

    紧接着他说道。

    “你有完没完,朕说过让地方官员主持分田了吗?分田的工作不用那些地方官员,朕会派人单独负责的,另外朕还会在地方上单独设立皇庄,以后以皇庄来管理各地的土地。”

    杨丰说道。

    他当然不会指望那些地方官员来给他分田,无论官还是吏都是和士绅勾搭在一起的,这些人愿意给他主持,他还不敢用呢,谁知道哪个给他故意埋地雷?

    所以这种活必须他的亲信来干。

    他准备单独成立一个类似国土局的机构,也就是他所说的皇庄,由皇庄来管理全国的土地,分田工作由皇庄来负责就行,皇庄的负责人就交给王承恩好了,皇庄的官员从那些义民还有他那些学生中挑选,而田见秀的锦衣卫特勤司负责提供武力支持,这样就可以组成一个个类似土gai工作队的小分队,分别负责各地的分田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