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一三二章 乡贤挂栏杆

第一三二章 乡贤挂栏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最终还是仁慈的皇帝陛下良心现,及时阻止了这种草菅人命的手术方式。

    虽然那老师傅一再强调自己这是祖传手艺,而且反复强调自己以前的成功记录,杨丰还是感觉照他们的方法,估计这些八旗健儿们割完了至少得死三分之一,他的金字塔马上就要开建,这种免费的大牲口可是急需。另外这种方式就算成功,最终这个人也得很长时间来休养,而且休养不好的话还会留下一堆后遗症,比如说排泄口缩进去一辈子尿裤裆之类,这样他们的工作能力也得出现大幅下降。

    所以……

    “那就劁吧!”

    皇上一挥手说道。

    反正他要的只是这些人失去生育能力,彻底让他们消亡,全割和只是割蛋蛋并无区别,后者的效果是一样的,虽说割蛋蛋后很长一段时间还能用,但也没什么实际意义了,皇陵工地上也不会有女人,他们互相之间生什么这个就不需要关心,于是就这样,在宣府的大校场上那些北京来的老师傅们,伴着周围那些闲人们的叫好声中,以一种壮观的方式开始了他们工作……

    呃,数十人同时割蛋蛋的场面的确很壮观。

    如果再加上后面还有一千五百人排队等待,那这个场面就更加壮观了,至少宣府的百姓们看得很嗨,听听他们不时爆出的叫好声就知道了。

    另外宣府城内的野狗们同样很嗨,看它们四处乱窜的身影就知道了。

    它们在享用美味。

    而此时包围圈内的清军却在饥饿中煎熬着,他们本来就没携带多少吃的,被困了整整四天后所有干粮都吃完了,这片盆地里又没别的东西可吃,最后只能宰杀那些战马来维持,然而这也就意味着他们更没希望冲出了,毕竟他们得依赖这些战马。而且这也没什么用处,那些战马终究有吃完的时候,他们可是两万三千人呢,每天光杀马就得杀一两百匹,如果有援军,这种方式当然可以坚持下去,但他们有个屁的援军,哪怕他们能靠这两万三千匹战马撑一年,一年后他们也还是要饿死的。

    可以说他们没有希望了。

    所有八旗健儿们都明白这一点,在绝望的情绪中,他们的理智逐渐开始崩溃,互相之间争吵,怒骂甚至斗殴都纷纷出现,居然连拔刀火并的事情都有了,还有一些干脆做了逃兵,钻进周围山林试图逃出,而他们的结果只能是给守在外面的明军抓住,然后或者死或者被押到宣府动手术,就算逃出明军封锁的,也只能在山里当野人了。

    总之清军的士气已经完全崩溃了,甚至还有人公然咒骂多尔衮无能的。

    可怜多尔衮也无可奈何。

    事实上现在睿王爷同样已经处于一种崩溃的状态,他放弃了对自己军队的指挥,孤独地坐在赵家堡的围墙上,就像甲方乙方里那家伙一样,蓬头垢面地眺望着远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是回味往日的荣耀?还是在思念他的挚爱?总之睿王爷从某种意义上说也已经是个废人了。

    倒是部分不甘心认命的清军将领依旧组织了几次突围,他们玩过夜袭,也趁着雨天拼死进攻过,但结果也都是一个样子,除了给明军的防线前增加更多尸体外,其他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围着吧!”

    杨丰很无所谓地对冷允登说:“他们不投降就继续围,咱们有的是功夫陪他们玩,过几天那些投降的恢复了,派几个过去宣传一下,让他们知道朕的处置,反正他们不想死就这一个选择,朕给他们机会了,剩下就看他们自己想不想活命了。”

    他是没工夫陪多尔衮在这里耗下去了,此时包围这里的明军已经增加到了七万,而且包围圈内的清军弹药耗尽,甚至就连箭都射完了,别说是围困了,就是摆开阵势打一场,明军也一样是稳赢的,既然这样就交给手下的人好了,他把指挥权都交给了冷允登,另外给他加了个提督宣大军务的官职,又把堵胤锡弄来做宣大巡抚,一文一武搭档负责对清军的围困。

    至于皇帝陛下……

    “走,回京!”

    杨丰一挥手说道。

    他得赶紧回北京,这里的战场已经不需要他了,但另外一处战场可是非他不行。

    这个战场可不好对付。

    沙河朝宗桥。

    “你们想干什么?”

    杨丰看着面前跪了一地的老头冷笑道。

    这些家伙一个个头上顶着刚割去辫子后,又匆忙戴起来的方巾,黑纱下光脑门的头皮还在泛着青光,因为挽不出髻只能胡乱塞里面的几根头如乱草,看上去颇为滑稽。此时这些家伙
天界巡查使txt下载
都跪在路上,手中还高举着崇祯他哥哥的神位牌,一个个做大义凛然状,旁边还聚集了数以万计的普通百姓,一个个指指点点地看着这些乡贤耆老们,很显然这样的景象也是颇为壮观。

    “草民叩请圣上,求圣上收回圣命,停止分田,草民耄耋之年当死久矣,故此不畏天威冒死进谏,陛下,陛下此举自古至今罕有,惟王莽似曾为之,不独骇人听闻,亦将如王莽般使天下大乱啊!”

    最前面一个老乡贤颤巍巍地说道。

    看年龄他恐怕得九十以上了,满脸干瘪的老褶子,还有一个个老年斑,跪在那里一副风吹过就要散架的模样,头顶上双手举着天启神位,那神位后面的黑纱下,重新冒茬的青头皮清晰可见。

    “难道如今的大明还不算天下大乱?”

    杨丰无语地说道。

    “呃?!”

    那老头憋屈了一下。

    “朕就是由着尔等这些不忠不孝的东西兼并下去,才使得百姓贫者无立锥之地,尔等拥那千万亩良田,坐享佃户之血汗,锦衣玉食脑满肠肥,还天天钻营着如何逃避朝廷赋税,灾年饥荒之时犹盘剥不断,坐视贫民饿殍遍野尚囤积居奇,若无尔等所为我大明何至天下大乱,朕如今正是要拨乱反正,使百姓耕者有其田辛苦而得温饱,而不是过去那样在尔等盘剥下饥寒交迫。

    至于尔等。

    朕饶尔等狗命已经是开恩,居然还有脸来指责朕,还头上顶先帝神位,上次你们顶野猪皮牌位向多尔衮劝进才过去几天呀?还有你说什么耄耋之年,你是不是想提醒朕你已经过了朝廷律法惩处的年龄啊?来人,给他们把头上方巾全摘了,让百姓都看看他们的真面目,一群连孝道都丢弃了的家伙还有脸在这里装模作样!”

    杨丰冷笑着说。

    然后锦衣卫立刻上前,紧接着把这些老乡贤的方巾全摘了。

    “用不用朕给你找个镜子,自己照照自己的尊容,想想自己死了自己祖宗还认不认得?朕很好奇到时候你祖宗问一个鞑子怎么钻进你们宗祠时候,你该如何做回答?”

    杨丰说道。

    “陛下,陛下,若陛下执迷不悟,草民就吊死这路边!”

    那老乡贤没回答他,而是充分挥自己年龄优势,颤巍巍地站起来,摸出一根白绫拄着拐棍就要往路边一棵歪脖树下走,边走还边示威般看着杨丰,很显然他也豁出去了,反正他今年已经满九十了,按照大明律除非谋反否则哪怕砍死人也无罪,他就不信杨丰还能因此让锦衣卫把他抓进诏狱,他更不信杨丰能眼看着他吊死。

    “上吊啊,朕有经验,朕在煤山上就吊过一回,梁诚,去帮他一把,那么大年纪走路都不利索了,想要系那根白绫可不容易,你就做点好事给他系上。”

    杨丰说道。

    梁都指挥使立刻上前,直接搀扶着那老头向歪脖树走去。

    老头傻眼了。

    “昏君,你这个昏君!”

    他颤巍巍指着杨丰骂道。

    “辱骂圣驾,一律抄家!”

    杨丰说道。

    那老头哆哆嗦嗦地指着他,喉咙里响动着,也不知道究竟想说什么,但却突然间露出一脸的痛苦表情,扶着自己的胸口在那里嘎嘎叫着,紧接着身子一软瘫倒在地上,嘴里冒出白沫,抽搐了几下转眼没了动静。

    梁诚很无辜地一摊手。

    “尔等是不是也想说朕若执迷不悟尔等就吊死呀?”

    杨丰问剩下那些乡贤。

    后者吓得忙不迭摇头。

    “不想?”

    杨丰问道。

    后者坚定地摇头。

    “不想也不行,尔等阻拦圣驾罪无可赦,一律赐绞,锦衣卫,把他们通通拿下,就给朕挂在这朝宗桥的栏杆上,朕要让那些不忠不孝的东西看看,朕过去给了他们富贵,朕现在也一样能收回来,这地,他们分也得分,不分也得分,朕要做的事情,还轮不到他们指手画脚。”

    杨丰恶狠狠地说。

    “陛下开恩!”

    “陛下饶命啊!”

    ……

    那些乡贤一片嚎叫。

    但这时候已经晚了,那狗皇帝可不是过去了,紧接着大批锦衣卫一拥而上,在他们的挣扎中迅将其拿下,然后找来绳索做个活套往脖子上一套,再把另一端栓在朝宗桥的石栏上,不顾这些乡贤的哀求或者咒骂将他们往桥外一扔……

    “齐活!”

    梁都指挥使满意地拍了拍手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