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一三一章 留头不留根,留根不留头

第一三一章 留头不留根,留根不留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投降?”

    战场附近一座民宅内,杨皇上端坐餐桌后,守着一盆子牛肉看着何洛会说道。

    后者正谦卑地趴在地上。

    “回陛下,建州罪奴多尔衮及所部三万罪奴,愿重新归顺我大明永为陛下之奴,从此之后惟陛下及陛下子孙之命是从,并为陛下前驱,扫荡闯逆及各地流寇逆臣,使山河重光,日月复明,使万民重睹崇祯盛世,黎庶同享天下太平。”

    何洛会说道。

    这已经是第二天了,在这之前清军拼死进攻,但全都以失败告终。

    事实上他们不可能成功,这个陷阱是杨丰精心设计,整个囚笼实际上就向南一条大路和向西一条小路,其他地方全是连绵起伏,哪怕最窄处也是绵延二十里的大山。荡寇旅堵在龙洋河谷东口,步兵第三镇堵在了河谷西口,清军冲破第一道火力网也冲不破第二道,这条不足十里长的河谷内已经铺满了清军的死尸。至于向西的小路本来就不适合大军行动,更何况这条路头上还堵着葛屿堡,尚可喜死伤三千也没打开,他连一门大炮都没有,当然不可能打开大炮和鸟铳守卫的城堡。多尔衮剩下能选择的还有后退,但荡寇旅一个营抢占了锁阳关。

    那鬼地方别说一个营,就是一个哨都能轻松堵死。

    更何况锁阳关东边一万五千明军精锐,也正在暴打后队的五千清军,直到现在那边的战斗依然没结束,隐约的炮声仍旧不断传来,在赵家堡的土围子里面啃完最后一块都臭了的干肉后,多尔衮的万丈雄心,也终于化为了乌有。然后在求生的本能驱使下玩他们这鞑虏最常干的,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了,卑躬屈膝地跑来请求投降了,不管怎么说,这命保住才是最重要,想他爹当年不是也忍辱偷生给李成梁卖过……

    呃,往事不要提了。

    总之就是他想投降了。

    “你觉得朕会答应吗?”

    杨丰似笑非笑地说。

    “陛下仁慈,旷古莫及,罪奴自知罪该万死,罪奴及前人忘恩负义,有罪于大明,陛下纵然千刀万剐,罪奴亦不敢有怨言,但求陛下能给罪奴赎罪机会,罪奴愿为陛下扫清闯逆以赎前罪,待扫平那闯逆之后,罪奴惟陛下惩处。”

    何洛会说道。

    他实际上就是告诉杨丰他们还有价值,他们这近三万大军可是精锐中的精锐,您老人家以后要打的敌人那么多,干嘛不留着我们在战场上效力呢?

    “你这话倒是有点道理。”

    杨丰说道。

    “但朕还是不放心你们,神宗皇帝待野猪皮恩宠有加,最后他还不是忘恩负义?你们就是天生的贼骨头,不能指望你们嘴上说的那点忠心,谁知道真要让你们去打闯逆,你们不会战场上再反叛捅王师的刀子。所以朕也不是不能接受你们投降,但是,你们必须让朕明白你们的忠心,明白你们真得服了,否则的话你们还是去死吧,朕不会重蹈神宗皇帝的覆辙。”

    紧接着他又说道。

    “陛下要罪奴如何表明忠心呢?”

    何洛会疑惑地问。

    “这个简单,你们都净身吧!”

    杨丰说道。

    何洛会还没反应过来,旁边梁诚没忍住笑出声来,一看杨丰不满的目光,梁都指挥使赶紧恢复一脸庄严。

    “陛下,罪奴是真心归降。”

    何洛会这时候也想起净身是什么意思了,他趴在那里颤抖着说道。

    “”既然是真心,那就是愿意服从朕的一切旨意,而朕给你们的第一道旨意,就是你们自己都净身,如果连朕的第一道旨意,你们都不愿意服从,那你们还有什么忠诚可言?总之,朕可以明确告诉你们,想投降,想保住你们的狗命,那么可以,朕给你们机会,都自己净身,然后朕就不会杀你们了,包括多尔衮如果净身了,朕也会饶他狗命。但你们如果不愿意净身,那么就干脆去死吧,也不要再啰啰嗦嗦跟朕扯些别的了,留根不留头,留头不留根,你们自己看着办吧,把他扔出去,下次没有净身的建奴再来直接砍了就行。”

    杨丰拿刀子插着牛肉说道。

    割人家小弟弟是不对的,但那是指割自己同胞的,对于异族他可是很喜欢割的,未来他准备把所有俘虏的异族统统都割了,当然不是割了给自己当太监,皇宫里养一群异族太监算怎么回事?他可不想以后哪天不小心让人给心脏上捅一刀子,或者吃饭时候被灌一罐子毒药,宫里是不会使用异族阉奴的,但异族阉奴还是得多多益善,宫里不能使用别的地方可以嘛!多尔衮要是真得愿意割了小弟弟,那他倒是真可以
最强狂拽炫酷系统帖吧
留这家伙狗命,然后连这批清军一起,全扔到皇陵建设工地去修金字塔,正好让过去那些包衣们看管他们曾经的主子们。

    这大金字塔可不好修。

    不到二十年时间修起来,而且是在缺少工程机械情况下,大量累死人是不可避免,这些家伙无疑很适合这项工作,反正什么时候累死什么时候拉倒。

    就这三万人还不够。

    加上那些包衣也不够,以后俘虏的旗人男人,全都先净身然后再扔去修大金字塔,他这个大金字塔,怎么着也得准备二十万奴隶来修建,如果这些人不够,那就得另外想办法,好在大明周围有的是敌人,像什么俄国殖民者了,准噶尔部了,还有河套那些家伙,到时候通通都是要清理干净的,正好用做补充,估计这样就足够了。

    不仅仅是修金字塔,他还有在大明提倡民间也使用阉奴,像什么倭奴,棕奴,黑奴了,这些在大明统统都可以使用,当然是阉了以后,这一点要向奥斯曼人学习,这些奴隶完全可以代替大明百姓,去干那些死亡率高的工作,完成英国需要纺织女工和童工用血汗去完成的资本原始积累,至于三年累死一批这种小事也就不需要大明百姓去承受了。

    而且还可以清理周围土地。

    方便于大明的对外扩张,反正都是阉奴,无论引进多少都不用担心原本历史上美国的尴尬。

    “对了,传旨让北京那边搜罗一些手艺人送过来,也算是朕的一点心意了。”

    紧接着杨丰又说道。

    唉,皇上总是这么善良。

    然而何洛会却丝毫感受不到这一点,他被几个如狼似虎的锦衣卫扔出去,满怀悲愤地返回赵家堡,向多尔衮报告了此行的结果,然后多尔衮自然被气得暴跳如雷,虽说睿王爷也怕死,但以这种方式忍辱偷生还是他无法接受的,好歹他也是曾经的大清摄政王,割小弟弟什么的还是出底线了,不仅仅是他,所有八旗健儿都无不义愤填膺,紧接着就再次起了进攻。

    至于最后的结果,还是和以前没什么区别。

    而且就在这一天,锁阳关东边的战事结束,五千清军后卫全军覆没,一千五百人选择了净身投降,三千人被斩,还有五百人抛弃一切逃进了群山,至于他们的下场这就看天意了,在这场战役中他们已经可以除名了。这样原本在锁阳关以东作战的明军也加入了封锁行列,再加上又从关内增援而来的一个镇,整整五万明军堵在外围,牢牢困住了里面不足两万三千清军。

    随着增援的那一个镇而来的还有数十名北京老手艺人。

    呃,什么手艺就不用说了。

    他们到来后正好那批俘虏的清军也被押过来,然后宣府镇城内就热闹了,在大校场上以一种非常壮观的方式,数十张简易手术台一字摆开,那些面如死灰的八旗健儿们被绑在上面,旁边一个个拿着被不明物质染黑的小刀的老师傅肃立……

    “就这样下刀?”

    杨丰惊悚地说。

    “陛下,草民是世世代代干这个的!”

    一个老师傅陪着笑脸说道。

    “那好歹你们也消消毒,给人家上点药啊,这样下去一刀就去半条命了,以后他们还要有用处的,朕可不想最后让你们割完先干掉一半!”

    杨丰无语道。

    最近的几名八旗健儿用感动的目光看着他。

    虽说已经准备任人宰割,但这些战场上出生入死的汉子,看那些老师傅们手中黑黢黢的小刀子,也都难免在心中哀叹这纯属草菅人命。

    “消毒?”

    那老师傅茫然道。

    紧接着他灵机乍现般,把那把小刀放在了旁边一盏油灯上烧着,边烧边说道:“陛下,草民都是先烧一下的。”

    “麻zui呢?”

    杨丰愕然问道。

    老师傅茫然一下,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然后从边端起一碗散恶臭的浑浊黑水。

    “臭麻汤。”

    他充满自信地说。

    “还有别的吗?”

    他面前的八旗健儿自己用颤抖的声音问道。

    “有!”

    老师傅很肯定地回答。

    然后他转头又端过一碗红彤彤的辣椒水。

    “这个是洗的。”

    他说道。

    “陛下,罪奴只求一死,您快杀了我吧!”

    那八旗健儿悲怆地嚎叫着。

    紧接着他的声音戛然而止,那老师傅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一个煮老了的鸡蛋,硬生生塞进了他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