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一二九章 赶尽杀绝

第一二九章 赶尽杀绝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五天后。

    “此地何名?”

    多尔衮驻马而立,看着前方颇有些凝重地说。

    在他脚下是一条逐渐上升的崎岖山路,山路尽头仿佛被巨斧劈开般,在横亘的山脊上出现了一道狭窄的豁口,一座不大的关门横在豁口正中,两边石砌的城墙随着山势向外蜿蜒,逐渐隐入绿色的密林,只不过这关城上并没有任何守军,就像他此行沿途所有城堡一样,无论守军还是百姓全部逃亡,只剩下空荡荡的城墙和没来得及带走的粮食牲畜。

    “龙门关。”

    尚可喜说道:“也叫锁阳关,过了这里到宣化六十多里沿途再无险阻。”

    “终于走出来了!”

    多尔衮颇有些感慨地说。

    他们是从独石口进入山区,然后沿着独石路而来,沿途全是崇山峻岭就跟长白山区差不多,唯一庆幸的是无论开平卫,云州所还是龙门卫,守军和百姓全都溃散山林,甚至开平卫守军都不知道大清战败,那守将还激动万分地跪接摄政王呢。

    “走,传令下去,全前进,天黑前必须越过宣化,都坚持这最后一段,只要过宣化咱们就再无危险!”

    紧接着他说道。

    说完猛然催动战马,很快就到达锁阳关下,但也就是在这时候他忽然有一种莫名的紧张,他下意识地向两旁望去,但却并没有现任何异常,他颇有些自嘲地摇了摇头。他转头望着身后山路上仿佛绵延无尽的骑兵长龙,三万五千大军纵然四马并行,依旧绵延了几十里,前队实际上早已经通过锁阳关,而后队甚至此时都还没走出龙门卫城,整个队伍以一种极其壮观的方式,在狭窄的山间道路上蜿蜒着。

    多尔衮排除心中杂念,催马通过了锁阳关的狭窄门洞。

    他不知道就在此时,距离他仅仅半里外的山林中,在树木遮蔽下的茂密草丛中,无数身批绿色斗篷,浑身插满树枝甚至覆盖着草皮的士兵正静静等待,他们一动不动地趴着,与整个绿色的背景融为一体,就连身上爬着虫子都没让他们动一动,几只野兔居然就在士兵的身上吃草。而在他们中间一丛岩石背后,一名军官正战战兢兢地打开面前一个小木匣,然后从里面捧出一个黑色的非铁非木的古怪东西,用颤抖的手指在上面某个位置按了下……

    “喂,建奴到哪儿了?”

    里面骤然传出皇上那威严的声音。

    军官的手一哆嗦。

    紧接着他双手捧着此物,就像捧着祖宗牌位一样,高举在头顶一边磕头一边说道:“回,回陛下,建奴的中军过锁阳关了!”

    “喂,朕听不清,你把它放嘴边!”

    四十里外一处山坡上杨丰拿着警用对讲机,一脸不耐烦地说道。

    “回,回陛下,建奴中军刚刚过锁阳关,后面还至少拖了二十里呢,后队这时候才刚全部出龙门卫城。”

    对讲机里声音清楚了许多。

    “列阵!”

    杨丰毫不犹豫地吼道。

    紧接着他翻身上了一旁的犀牛,顺手拿起那套专用的巨型弓箭对准刚刚过去的一队清军侦骑,那一米半长的巨箭嗖嗖不断从他手中飞出,六名惊恐掉头的清军侦骑转眼间横尸马下。

    解决完他们,杨丰带着后面的锦衣卫径直冲下了山坡,而此时在山坡下面,龙洋河谷的谷口,大批荡寇旅的士兵正匆忙从两旁藏身的山沟密林内涌出,然后在各自军官指挥下在河谷内匆忙列阵,甚至就连一门门大炮也掀开了堆在上面作为伪装的树枝,迅推向谷口两侧山坡上设计好的炮位,而完成列阵的荡寇旅士兵,则肩扛着上刺刀的荡寇铳,以作战队形随各自军官向前开进。

    “我看你还怎么跑!”

    杨丰拎着对讲机得意地说。

    这是一个巨大的陷阱,他就是要把多尔衮一举围歼在这片群山之间。

    多尔衮的行踪他当然不可能不知道,实际上后者刚过云州所,那里的的守军就已经跑来报告了,之后清军就一直在他的监视中,他们刚到赤城堡的时候,杨丰就率领大军进入各处伏击点,在这里已经等了一天一夜了。因为小倩给他送了一箱无意中得到的警用对讲机,他根本不需要放出侦骑,也不需要使用容易暴露的热气球,各处山头隐藏的明军,会以接力方式不停用对讲机向他报告多尔衮的行踪,同样也以对讲机联系各处伏兵,在
古武兵王在都市笔趣阁
不需要信使的情况下接收他的命令,避免因为信息传递时间,而造成行动的不协调。

    不要小看这个东西,这个时代的战争中,信息传递度有时候比大炮更重要,伏击可不是三国演义里一声炮响,前方山脚杀出一员大将来。

    很显然他大获成功了。

    过锁阳关到宣化之间的确再无险阻,但前提是龙洋河谷畅通无阻,这条最窄处只有一里的河谷和锁阳关,共同组成了一个群山环绕的闭环,中间是一块长三十里,宽十五里的叶状小盆地。因为山间地形限制,尤其是锁阳关那道无路可绕的细小咽喉束缚,只能一字长龙向前的多尔衮根本无法前后呼应,如果锁阳关再被掐断,这个一字长蛇阵就被斩断,最终只能被他逼死在这片盆地和龙门卫的山间河谷里。

    可以说只要多尔衮过锁阳关,那就没有任何希望了。

    明军的隐藏状态并没维持太久,仅仅过了半小时,就在荡寇旅列阵完成后,一个牛录的清军就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同样是作为前锋侦骑的后者在看到山口列阵的红衣士兵时候,甚至下意识地愣了一下,紧接着他们毫不犹豫地掉头就跑。但也就是在他们掉头的同时,刚刚架好的十八门臼炮先喷出火焰,在那尖锐的呼啸声中,一连串开花弹骤然在他们中间炸开,然后那些野战炮也同样出怒吼,炮声瞬间吹响了大战的号角。

    “杀!”

    锁阳关处潜伏的明军中,刚才那名拿着对讲机的军官瞬间一改面对神器的慌乱,拔出腰间佩刀大吼一声跃起。

    在他身旁,整整一个营的荡寇旅士兵呐喊着跳起,这些从清军到达龙门卫休息的昨晚,就已经进入潜伏位置,并且在这里趴了过整整四个小时的士兵们,甩落满身的树枝和草皮,就像一群出击的猎豹般蹿出,直扑不足半里外的锁阳关。而在他们前方,是因为山路崎岖狭窄,不得不排着长龙缓慢通过关门的清军,虽然此时清军主力都已经通过,但锁阳关以东还有排了至少五里长的后卫,在现突然杀出的明军后这些八旗精锐立刻一阵混乱,紧接着就纷纷跳下马,以战马为掩护,拿起弓箭准备向这支明军射击。

    但后者却冲向了城墙。

    棚民出身的士兵们,山地作战的实力尽显,随着一根根钩子抛上城墙,他们就像猿猴般轻松地爬了上去,紧接着居高临下对准山路上的清军扣动扳机,密密麻麻响起的枪声中,清军瞬间倒了一片,就在这些士兵重新装弹的同时,那些掷弹兵们迅拿出巨大的黑火药手榴弹,毫不犹豫地砸向关西的清军,爆炸声中清军一片哀嚎。

    锁阳关两侧只能排成一字长龙的特殊地形,给了抢关的明军巨大便利,紧接着两轮射击后锁阳关附近就没清军了,在远处狂奔而来的清军绝望目光中,这支明军一阵齐射打倒了关城上少量清军,迅占领这座至关重要的关城,将清军这条长龙的尾部直接斩了下来。而就在他们占领关城的同时,这支清军的后方,龙门卫城以东的群山背后,大批骑兵狂奔的尘埃升起,那是之前就潜伏在雕鸮的明军骑兵,同样接到对讲机里的命令杀出,不仅仅是他们,在锁阳关南的山谷中,另一支长矛步兵也在杀出。

    此时多尔衮几乎被打懵了。

    前后几乎同时响起的枪炮声,让他瞬间就明白自己落入了一个设计好的陷阱。

    可他又能怎样呢?

    他的三万五千大军排成了绵延过四十里的长龙,而且很大一部分还被挤在锁阳关两侧狭窄的山路上,别说列阵进攻,就是整个队伍掉个头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距离太远,他甚至还不知道前后都到底遭遇了什么敌人,遭遇了多少敌人,他只能听到远远传来的炮声,还有同样隐约可闻的枪声,好在久经沙场的他迅恢复镇定,并且以最快度进入附近一座空的小土堡,这时候前后的报告才刚刚到达,然后他的噩梦降临了。

    “”红衫军?”

    他一把抓住信使的衣服难以置信地吼道。

    呃,红衫军是他们对荡寇旅的称呼,而谁都知道,这支新式军队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跟那狗皇帝一起的,这些步兵加那狗皇帝的锦衣卫铁骑,是战场上最令人畏惧的组合。

    “王爷,是红衫军,后面夺关的也是红衫军。”

    另一名信使说道。

    “这狗皇帝,他还真是要赶尽杀绝啊!”

    多尔衮扔开信使,一脸苦涩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