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一二八章 流浪者之歌

第一二八章 流浪者之歌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八达岭。

    “罪臣李鉴叩见陛下!”

    杨丰的犀牛前,一个身穿囚服带着镣铐,顶着小辫子的中年人叩在地说道。

    而在他身后,是一大堆同样装扮的官员,这些家伙都是宣化的官员,而前面这个就是原宣化巡抚,满清宣大总督李鉴,杨丰在拿下蓟州后,并没有直接玩王者归来驾临北京,而是率领锦衣卫和一万骑兵,另外再加上乘坐四轮马车的荡寇一,二旅,直接出居庸关奔宣化,这些家伙得到消息后,立刻就自己穿上囚服戴上镣铐来迎接圣驾了。

    “尔等可知身犯何罪?”

    杨丰一脸威严地喝道。

    “臣等为臣不忠,背恩附逆,听信谣言,抗拒王师,实乃罪该万死,伏请陛下处置。”

    李鉴战战兢兢地说。

    “你是朕的第一批进士吧?”

    杨丰问道。

    “启奏陛下,罪臣是崇祯元年的进士,罪臣有负圣恩。”

    李鉴赶紧说道。

    “十七年,准确应该说是十五年,你是朱之冯的前任,十五年由一个进士做到巡抚,朕自问待你算得上恩宠,朕不求你像朱之冯一样为朕死节,可你至少能对得起良心啊,朕十五年恩宠就换来你先降李自成再降多尔衮,等朕回来了,却武装起数万大军给建奴为虎作伥,你这一辈子圣贤书都读到哪儿去了?圣贤书最后就教会了你不忠不义?还把头剃了,你这连孝道都丢了?人伦尽废,你还有什么脸面来见朕?”

    杨丰说道。

    “罪臣罪该万死!”

    李鉴趴在那里哭号着。

    “你的确是罪该万死,你们通通都罪该万死,把他们押下去,一律依例处置!”

    杨丰恶狠狠地说道。

    后面锦衣卫立刻一抖铁链子上前,在那些官员们的哭号声中通通锁起来,等着押回北京的锦衣卫诏狱,然后对着账单查查看里面有谁欠皇上钱了,反正他们给了李自成多少,也就得再给皇上多少,给完的家人赦免,本人扔台湾挖硫磺,给不完的连九族一起抄家上法场,总之接下来他们会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据说锦衣卫的诏狱还没遭到破坏,估计里面那些小玩具,会先让他们知道天威的。

    话说这以后大明的旧规矩也都该重新立起来了,比如这锦衣卫诏狱了,比如这东厂……

    呃,东厂还是算了。

    和锦衣卫的职能重叠了,而且未来杨丰不准备再新招太监,大明的太监制度就从他开始逐渐消亡吧,不管怎么说,割人家小弟弟这种事情就是不对的,以后皇宫多招些宫女就行,看着年轻漂亮的小女生伺候自己,总比看一群骚哄哄的太监伺候自己要舒服得多,而大明的内卫职责全都归交给锦衣卫就行了,无非就是对这个机构进行一下改革,总之大明的特务统治还是必须要进行下去的,否则那些官员脖子上没有个绳子这终究还是不行的。

    杨丰略带一丝欣慰,看着那些如狼似虎的锦衣卫,仿佛看到了缇骑四出的时代。

    紧接着他催动犀牛出长城。

    他的下一站是宣化。

    他是去等多尔衮的。

    杨丰赌多尔衮不是回东北,因为东北的豪格不会容他,他和豪格之间的关系可以说势如水火,而此时豪格已经在赫图阿拉称帝,关外旗人都把丢失沈阳的主要原因推给了多尔衮,要不是他贪心不足带着几乎全部精锐南下,最后被堵在关内,明军不可能这么轻松夺回沈阳,所以多尔衮回去也没什么好结果,豪格不会放过这个报仇的机会。

    多尔衮肯定也明白这一点。

    所以杨丰赌他不会回东北去受豪格的羞辱,而是从承德出围场到多伦,不过他不会去投察哈尔部,察哈尔部领阿布奈和他们并不好,那么多尔衮最终的目的地很可能是山西,去跟姜瓖搭伙过日子。甚至以他目前的实力就是吞并姜瓖的地盘也不会有太大难度,反正山西的士绅只要有人保证他们的安全就行,是姜瓖还是多尔衮并无区别,多尔衮和他们也是老朋友了。

    他们的确是老朋友了。

    所以杨丰的选择,就是去宣化等着。

    反正就算判断错了,这也没什么大不了,无非就是多尔衮逃回到东北去,但他们想重新夺回沈阳已经不可能了,最终也就是在老林子里苟延残喘,等过段时间关内稳定下来,再去一巴掌扇死就行,话说现在的多尔衮那也很凄凉啊,就像流浪的野狗一样只能拼命奔跑着,以求
娱乐圈头条帖吧
能够多活些日子,当然,他如今的处境对于皇帝陛下来说,就是一件很令人开心的事情了。

    杨丰猜对了。

    就在他率领大军浩浩荡荡前往宣化的时候,多尔衮率领的大军出现在一片美丽的草原上,这里无边的绿色起伏绵延,一片片小湖泊星罗棋布,不时可以看到成群的牛羊,还有正惊恐地聚集起来的牧民们。

    “多美的地方啊!”

    看着这美丽风景,多尔衮喃喃自语道。

    或许他又想起了科尔沁草原上那美丽的身影,他不知道此时他脚下的这片草原,原本历史上会变成他们家族的猎场,而福临的儿子,会率领大军在这里获得一场大战的胜利,战胜一个叫噶尔丹的人,并终结蒙古人崛起的最后一次努力。

    呃,这里是木兰围场。

    “摄政王,咱们吃的不多了。”

    尚可喜说道。

    多尔衮面无表情地一挥手。

    “杀!”

    尚可喜拔出刀吼道。

    紧接着三万五千八旗最精锐老兵的洪流,如同阴云般掠过绿色的草原,转眼之间草原就变成血色的了,这个不知名的小部落可以说瞬间被屠戮一空,无论人还是牲畜,全部倒在了清军的屠刀下,紧接着它们的尸体,无论人还是牲畜的,都通通被放到了烤肉的架子上,因为在山中找不到太多可吃的,已经忍饥挨饿整整五天的清军,很快就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草原的篝火间,多尔衮默默地仰望星空。

    现在他们是流浪者了。

    现在他们和流寇一样了,他们没有一切,只剩下手中刀,他们想生存下去,只能学会像流寇一样生活,他没有选择北上返回老家,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回不去,且不说明军的围追堵截,就是食物补给也很难保证他能够走回去,他的确可以靠洗劫蒙古各部获得补给,但蒙古各部的反击也会像羊群周围的野狼一样,不断消耗他的士兵。

    更何况科尔沁部被那狗皇帝屠过一回之后,科尔沁草原上的牧民也不多了。

    所以他只能选择去山西。

    姜瓖不会拒绝他的,山西的士绅也会欢迎他的,只要他能够逃到山西,那么至少那狗皇帝解决李自成之前,他就是安全的。

    虽然这样他离老家更远了。

    蓦然间不知道哪个士兵低声唱起了歌,紧接着响起一片压低的哭声,空旷的草原上仿佛鬼气森森。

    多尔衮叹了口气。

    “摄政王,咱们接下来走蒙古人的地盘,还是直接向南,走独石口南下宣化?”

    尚可喜问道。

    此时他们这支队伍的主要指挥官就是多尔衮,尚可喜,孔有德,阿巴泰的儿子博洛,他在阿巴泰战死后,因为随多尔衮夺取北京而被封了端重郡王,之前多铎在北京里被那狗皇帝妖火烧死了,尼堪被他用一具死尸砸落马下结果折断脖子,剩下就都是些低一级将领,王爵就他们四个,同样也是这支队伍的核心,此时都在多尔衮身旁,等着摄政王做出决定呢。

    “向南,走独石口,我们必须得抢在阿布奈集结起人马前,以最快度进入山区,否则的话就必须先跟他打一仗了。”

    多尔衮说道。

    他们此时是在察哈尔部的地盘上,刚刚被他们屠灭的也是察哈尔部的牧民,虽然察哈尔部领阿布奈娶了黄台吉女儿……

    呃,其实是他哥哥娶了,然后他哥哥死后他继承了,但之前并没有得到黄台吉批准,后来虽然默认了,但双方关系一向有些紧张,之前虽然也跟着入关,但科尔沁部散了后,阿布奈也不顾多尔衮反对直接率军撤回,可以说双方已经分道扬镳。此时多尔衮屠灭他的族人,那他肯定是无法容忍,只不过他还需要时间集结起军队,多尔衮如果走山区外围的草原,那么肯定是要和他打一仗的。

    虽然多尔衮不怕他,但如今就这三万五千八旗,还是能躲就躲吧!

    而南下独石口,就可以在最短时间内进入山区,然后向南奔宣化,无论明军这时候是否占领了宣化,他都有自信可以迅越过宣化直奔大同,大同肯定就在姜家控制下了。事实上他也不认为明军会控制宣化,与扫荡关内相比,宣化并不重要,只要控制了八达岭和居庸关,宣化就无非是一个塞外小城,这时候明军有多少地方要占领,哪还有功夫管那里。

    他不知道的是,此时明军不但正在向宣化进军,而且还是那狗皇帝亲自率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