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一二五章 谁能与朕一战

第一二五章 谁能与朕一战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陛下,准备好了!”

    荡寇一旅炮营营长陈烈颇有些急不可耐地说道。

    此时他和皇上的目光都在盯着远处,那道由僧兵死尸堆成的矮墙后面,huihui骑兵们正逡巡不前。

    而在陈烈身后,荡寇一,二两个旅两个重野战炮营的二十四门重野战炮,八个步兵营属炮队的十六门轻型野战炮,另外还有一个臼炮营的十八门二十斤臼炮,所有炮口全都对准了这些家伙。后者和僧兵一样缺乏战斗经验,这些实际上是由直隶山东一带huihui们组成的骑兵,并不知道自己其实早就在明军炮火射程内,只是之前重野战炮和臼炮还没到,杨丰没兴趣用十六门小炮揍他们,而现在整整五十八门大炮,甚至还包括使用开花弹的臼炮,那……

    那这就可以了。

    “以你们最快的度,一分钟内必须打出两轮炮弹,在朕到达战场前,炮弹必须不停地在他们中间落下。”

    杨丰说道。

    “臣尊旨!”

    陈烈立刻说道。

    “开火,每分钟两轮,全射击!”

    紧接着他拔出军刀,向前一指朝那些待命的炮兵吼道。

    下一刻,五十八门大炮几乎同时喷出火焰,二十四枚九斤实心弹,十六枚四斤半实心弹,十八枚二十斤开花弹,带着各自不同的呼啸飞出,瞬间飞越五百米的距离,还没等那些huihui骑兵反应过来,先实心弹就在他们中间撞出一片血雨。十二磅和六磅拿破仑炮威力尽情展显,这些看似缓慢到肉眼可见的炮弹却是致命的杀手,就像捅进豆腐的筷子一样捅进huihui骑兵的阵型,瞬间打出地残肢断臂。

    而就在同时,开花弹落下。

    带着木管引信的二十斤开花弹骤然在huihui骑兵中炸开,化作了一朵朵死亡的焰火,在铝粉燃烧的火雨中,弹片和钢珠疯狂地向四周飞射,倒霉的huihui骑兵们一片哀嚎。

    突遭炮击的骑兵们一片混乱。

    虽然知道明军有开花弹,所有战马都像八旗一样堵住耳朵,但那些第一次上战场,就遭到如此狂暴火力的士兵仍旧惊恐的乱做一团,只是凭借悍勇而来的他们,瞬间就被这炮火打懵了,所有人都在不知所措地尖叫着,漫无目的的奔跑躲避着。

    但这只是噩梦的开始。

    “锦衣卫,准备随朕杀敌!”

    杨丰拎起巨型战斧向上一举说道。

    紧接着他催动胯下犀牛,被堵了耳朵的后者,愤怒地咆哮一声,带着一身重甲和前端那半米长的钢制牛角,如同传说中的怪兽般迈开了沉重的步伐,踏着地动山摇的节奏开始狂奔向前。而在它后面是列阵的锦衣卫重骑,五百名最精锐的骑兵端起长矛组成了拉长的三角阵型,以他们的皇帝和那头犀牛为前锋直冲向混乱中的huihui骑兵,前方荡寇旅步兵迅分开,这支铁骑的洪流瞬间冲出了阵型。

    而在阵型内,那些汗流浃背的炮兵们,正拼命进行着他们日复一日练就的装填动作,在仅仅一分钟的时间里,就已经向目标打出了第三轮炮弹。

    huihui骑兵们一片混乱。

    “杀,zhen主至大!”

    一名长老带着狠厉举起弯刀高喊道。

    下一刻刺耳的呼啸骤然间掠过,他的整个上半身被炮弹打成了血雾。

    “杀,杀了那魔鬼,跟着八旗当主子!”

    另一名长老一手经书一手弯刀高喊着。

    正在一片混乱中的huihui骑兵们立刻开始试图聚集。

    他们实际上就是被多尔衮的画饼鼓动起来的,虽然明朝皇室对他们并不差,但人心总会不足,多尔衮可是许诺他们一旦打败明军,那么就把直隶和山东所有huihui编成八旗hui军,一切都按照八旗满州的待遇,再加上那些拥有大量产业的huihui上层害怕杨丰会夺走他们的田产,拼命以宗教鼓动族人,才最终让huihui加入到了多尔衮的阵营。

    此时那魔鬼就在前方,那些被宗教式狂热鼓动起来的huihui骑兵们,立刻展现出了他们的价值,在明军炮火中,依靠着那些长老的鼓动,他们拼命聚拢在一起,不顾头顶不断落下的开花弹,端起长矛和盾牌,催动了胯下战马,踏着遍地的死尸径直冲向杨丰和他的锦衣卫。

    就在明军炮击骤然停止的瞬间,两支骑兵就硬生生撞在一起。

    然后恐怖的一幕生了,那低着头狂奔的犀牛,用半米长牛角狠狠捅进正面一名huihui骑兵的战马胸口,顶着这匹战马狂暴地继续向前,被掀落马下的骑兵瞬间被它踏烂
握不住的星光全文阅读
。而牛背上杨丰手中巨斧抡开了横扫出去,四名huihui骑兵的整个上半截身子就像被炮弹击中般,一下子变成无数碎肉飞溅开,恍如在天空中落下了一片血雨。紧接着那犀牛咆哮着一甩脑袋,数百斤重的战马一下子被抛了出去砸翻了两名骑兵,然后它又重新低下头随意地一挑,前方一匹战马直接被开了膛,倒下的瞬间就被它把头踏成了烂肉。那被甩出的骑兵还没落地,杨丰的巨斧回扫正好撞上,他的半截身子同样瞬间变成血雨。

    然后犀牛低头再挑。

    杨丰的巨斧再砸。

    这对猛人与猛兽的组合在战场上简直就是为冲阵而生,一个专门挑马,一个专门砸人,他们就像一台压路机滚滚向前,所有阻挡者只有粉身碎骨。

    亢奋的杨丰和他座下犀牛一样咆哮着,那柄八百斤重的巨斧蛮横地不断来回横扫,这就如同扫街老大娘般简单的动作却是敌人最恐怖的梦魇,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挡八百斤巨斧的横扫。别说是那些骑兵的武器,就是连他们的战马只要碰上,唯一的结果就是变成飞溅的血肉,任何被那呼啸的残影擦着的,结果只有粉身碎骨。他座下犀牛更是狂暴地将这种猛兽的凶残挥得淋漓尽致,那根钢制独角随着它脑袋甩动,疯狂地挑碎前方所有战马的身体,然后将它们踏烂在蹄下,甚至凶性起了干脆张开大口硬咬。

    几乎可以说遭遇这对怪物的瞬间huihui骑兵们就崩溃了。

    没法不崩溃。

    他们的所有武器,长矛,弯刀甚至战斧,锤子,狼牙棒通通无效,弓箭更没用,无论那犀牛还是杨丰身上重甲都是连这时候子弹都打不穿的,他们的冷兵器能有什么用。更何况杨丰除了盔甲还有快愈合能力,而那犀牛的铁甲下面还有同样能够抵御冷兵器的厚皮,这对组合根本就是免疫冷兵器战场上一切伤害,但他们的攻击力却是冷兵器战场上没用任何人能阻挡的。

    那是八百斤重的战斧。

    那是一头重量过六千斤却可以跑到最快每小时百里的猛兽。

    谁能阻挡他们?

    “来呀,谁能与朕一战!”

    杨丰狂暴地吼叫着。

    手中巨斧疯狂横扫,两名骑兵连人带马同时被砸成烂肉,仿佛为了应和他般,那犀牛同样咆哮一声,就在一名huihui骑兵的长矛在它身上弹开同时,挑着对方所骑战马的肚子,一下子连人带马挑飞出去,紧接着又撞上了回扫的战斧,又变成一团血雾飞溅开。

    所有huihui骑兵全部尖叫着调转马头逃离。

    这太可怕了。

    这真是恶魔啊

    虽说他们喊着口号是要为zhen主杀恶魔,但事实上他们都知道,真要遇上恶魔的话,还是赶紧跑路,然后请zhen主他老人家解决吧!之前他们敢上是因为绝大多数人都明白,那狗皇帝不可能是恶魔,这里面很多人都是牛街的,和杨丰同在一座城市住了几十年,他们当然很清楚这一点,可如今一看……

    这他玛真是恶魔呀!

    然后所有huihui骑兵就一哄而散了。

    但也就是在这时候,他们后面的援军到了,至少两万绿营黑压压恍如阴云般缓缓而来。

    huihui骑兵们纷纷停住。

    “陛下,是否暂时退回阵型!”

    梁诚问道。

    这一次锦衣卫直接就是没有任何损失,骑着犀牛抡开巨斧的皇帝陛下一往无前,他们实际上就是跟着跑了一气。

    “后撤?不,继续进攻!”

    杨丰说道。

    与此同时他从牛鞍旁边扯出一根橡胶管,然后打开上面的阀门,给略显疲惫的犀牛吸了一下氧气,这东西奔跑的度实际上不输于战马,就是持续奔跑能力和战马相去甚远,过一千米的狂奔基本上就很难维持了,所以必须像极品飞车加氮一样,必要时候先吸氧提提神再说,吸完氧的犀牛果然精神一振,就跟最初一样出狂暴的咆哮。

    紧接着杨丰催动犀牛。

    此时那些huihui正在向绿营的左翼狂奔,很显然准备去那里整队和绿营共同起进攻。

    “朕在此,拦住这些逆贼,一个活的不准留。”

    狂奔中的杨丰,突然间举起已经变成血红色的巨斧,对着前方的绿营,就像对着自己的军队一样大吼道。

    正在前进的绿营纷纷停下。

    “朕在此,还不听从朕的旨意!”

    杨丰如神灵般怒吼道。

    “杀!”

    绿营中骤然响起一片如海啸般的吼声,紧接着无数长矛在阵型前方支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