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一二四章 妖孽,还不束手就擒

第一二四章 妖孽,还不束手就擒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就在绿营反正的同时,第二路反击的清军到达。

    僧兵。

    同时第三路清军也到达。

    晋军。

    “为朕守左翼!”

    杨丰拎起巨型战斧,对面前跪拜的绿营说道。

    “尊旨!”

    无数的喊声响起。

    没有一个将领指挥的绿营士兵们纷纷站起,那些旗手自动充当了指挥官,挥动向左翼进军的信号,就在同时,原本中军处载着战鼓的大车上,鼓手擂响了巨大的牛皮战鼓,车轮辗过王总兵的死尸,一万绿营以战鼓为核心在旗手带领下,迅地向左翼进军并列阵,准备为皇上抵挡从左翼进攻的晋军。

    杨丰催动犀牛,径直向右出现在空心方阵右侧正中。

    而他面对的是……

    僧兵。

    “尔等即为出家人,何故助纣为虐?朕不过收尔等庙产,整肃尔等戒律,其意无非是纯洁佛门扫除佛前积垢而已,尔等竟然不惜与那建奴同流合污,以刀兵与朕相向,这就是尔等平日口口声声的慈悲为怀,这就是尔等所谓的四大皆空?由此看来尔等也不过是一群道貌岸然的假和尚,口中说得天花乱坠,满肚子蝇营苟且男盗女娼,留着尔等也是玷污佛门!”

    杨丰大声喝道。

    对面那些身穿僧袍,外面却套着铁甲,手中拿着长矛弯刀的僧侣们一片漠然。

    然后一个老和尚走出来,双掌合十悲天悯人地说道:“妖孽,不必再巧言惑众了,尔本是西山一唐时横死的将军之僵尸成精,辽时被本寺大德高僧擒获镇压罗汉塔下,本意以佛法度尔,不想数百年过去依旧不改凶戾。十年前老衲一时疏忽,使尔等逃出罗汉塔,窜入宫中谋害了前朝皇帝,又变化其形为祸人间,今事已至此,何苦再继续顽抗,还不束手就擒,随老衲返回山中,日夜聆听佛法,以化解尔祸乱天下之罪。否则将请佛祖舍利破汝,那时尔等……”

    “砰!”

    老和尚脑袋爆了。

    “真会编故事,你不去写小说真屈才了!”

    杨丰一脸无语地说道。

    话说他也被这些大师们的无耻打败了,说他是妖孽就罢了,居然还能给他编出个唐朝僵尸成精来,还镇压罗汉塔下几百年,这分明就是剽窃白娘子啊,既然这样那自己就要有个妖孽的样子。他吹了吹手炮炮口的硝烟,将这把一寸口径的巨型手枪扔个身旁锦衣卫重新装弹,就在同时他朝身后吼道:“荡寇旅将士听令,这些假和尚们玷污佛门罪不容诛,一个俘虏不留通通杀无赦。”

    “尊旨!”

    他身后士兵齐声高喊。

    紧接着杨丰掉头,后面阵型中自动分开一条通道,他迅退回到阵型中,就在同时,正面所士兵都举起了荡寇铳,因为这些僧兵都是步兵,而且左翼被绿营护住,空心方阵已经迅展开,除了还有两个营护在外侧,剩余六个营全部正对僧兵,近五千支荡寇铳带着反射寒光的刺刀全部瞄准了对面僧兵。

    后者茫然地面面相觑。

    他们又不是真正的军队,只不过是被长老们xi脑,带着诛妖的伟大使命感而来的小和尚,真正面对战场的时候,怎么可能还继续一腔热血,尤其是居云寺方丈之前信誓旦旦,说自己带着佛祖舍利,一定会降服此妖,结果却是一照面让人爆头了,这么不科学的一幕,也基本上摧毁了他们之前对佛法的那一点信赖,如今再看看对面密密麻麻的枪口,一些脑子清醒过来的已经开始逃跑,然后越来越多的僧兵开始逃跑。

    然而此时已经晚了。

    没什么交战经验的他们,位置站得可是很靠前,和明军相距只有不足二十丈,这样的距离那简直就跟靶子一样。

    “开火!”

    明军战线后方,朱益吾一挥雁翎刀吼道。

    近五千支荡寇铳的枪口骤然喷出火焰,近五千颗十八毫米直径的铅制弹丸,如同狂风暴雨般瞬间飞越六十米距离,狠狠地打在密集排列的僧兵中间,一片血光飞溅中,前面的僧兵几乎齐刷刷倒下了一整片。而那些荡寇旅的士兵连看都没多看他们一眼,紧接着竖起枪管开始重新装弹,日复一日不停的训练,让他们的动作几乎如本能般迅,仅仅不过二十秒左右,度最快的士兵已经再次举起荡寇铳扣动扳机,

    这时候那些僧兵们终于清醒过来了,然后就听见一连串
英雄联盟之决胜巅峰txt下载
撕心裂肺地哭喊,所有光头们全部掉头就跑。

    那些长老甚至是最先逃跑的,但可惜多数都年纪比较大和身强力壮的小和尚不同,紧接着他们就被后面的徒子徒孙们冲倒踩在脚下,转眼间就在无数大脚的踩踏下没了动静。而在他们身后,那些荡寇旅的士兵也都纷纷完成装弹并开火,在密集响起的枪声中,子弹穿过硝烟一刻不停地打在僧兵中,穿透他们身上简单的防护,击穿他们的身体,撕碎他们的内脏。他们的死尸一片片不停地倒下,就像被狂风扫过的庄稼一样,以一种恐怖的度倒下,仅仅不过一分钟时间而已,一万僧兵就有近半倒在了血泊中,堆成了一带触目惊心的尸山血海。

    “和尚不好好念经,非要学人家打仗,简直是不知死活!”

    杨丰鄙夷地说道。

    “开炮,朕要让这些家伙永远记住,在大明的土地上,他们没有说话的资格,今天朕就好好清理清理这些牛鬼蛇神。”

    紧接着他说道。

    一直没有参战的十六门轻型野战炮骤然喷出烈焰,四斤半重的炮弹瞬间打在已经逃出荡寇铳攻击范围的僧兵中,立刻带出一片血肉飞溅,强大的动能让它们就像巨斧般,斩断所有与它们触及的肢体。倒霉的僧兵们一个个看着它们如噩梦般在自己面前飞过,那度慢到甚至能看出具体的外观,但就是这慢吞吞拳头大铅球却在瞬间把他们的腿从身体上卸下来,把他们的胳膊变成飞溅的血肉。

    僧兵们惊恐地尖叫着,拼命地试图逃离这片地狱,被他们脚下的死尸绊倒,被那鲜血浸透的淤泥滑倒,被同样逃跑的同伴推倒,当然,更多是被密集的子弹打成筛子,被呼啸的炮弹打成烂肉。

    最终逃过这场杀戮的僧兵不足三分之一。

    但他们也没能逃出去。

    因为紧接着增援他们的huihui骑兵就赶到了,如果是蒙古骑兵或许会对僧兵们照顾一下,但huihui骑兵们可不会管他们死活,近五千骑兵的洪流瞬间就从残余的僧兵身上碾压过去,甚至没给他们哪怕一点躲避的时间,可怜一万僧兵就这样彻底结束了他们的伟大诛妖使命,变成了一片埋骨田园的肥料,未来这片土地一定会很肥沃的,毕竟有这么多大师的血肉浇灌。

    “又是一批不知死活的!”

    杨丰无语地看着汹涌而至的huihui骑兵说道。

    事实上他喜欢这样的战斗,就像他所说的,今天要彻底把这些牛鬼蛇神清理清理,平常时候搞大tu杀终究不好,但这种战场上就无所谓了,他不准备让一个这样的家伙活着离开。

    不过huihui骑兵也被僧兵的尸山血海给吓住了,纷纷在明军阵型前方停下。

    此时蓟运河上一座简易的木桥已经架好,那里其实原本就有一大排桥墩在,只要拿厚木板往上面一铺固定住就行,而架好的木桥上,锦衣卫重骑兵正源源不断通过,在锦衣卫后面是一门门被拖拽过桥的九斤重野战炮,另外还有大批长矛方阵步兵也正在乘坐小船渡河。杨丰率领的荡寇旅背靠溵溜堡列阵,成一个东西长南北短的倒l型,倒l的南边是一万绿营的方阵,而更多的长矛方阵步兵也已经集结起来,加强到了这个方向,溵溜堡护住整个阵型的东部开口,木桥正对开口正中位置,明军正源源不断通过木桥和河面进入这个阵型。

    huihui骑兵犹豫起来,很显然他们独自进攻并不划算。

    实际上另一边的晋军也没进攻,最先到达的五千晋军,也在和刚刚倒戈的绿营对峙。

    此时并不只有溵溜一处战场,整个蓟运河战线上所有明军都在进攻,因为绿营依旧是一触即溃,甚至大量出现战场倒戈,很多地方都同样被明军突破了,吴三桂指挥的南路明军,甚至已经在宝坻城北,突破了至关重要的三岔口防线,所以守河的清军也是一片混乱。这支实际上是各方势力拼凑起来的联军,这种时候都存在保存实力的心理,毕竟他们只是被圣朝田亩制度逼到一起的,但本身谁也不会对谁有什么忠心,尤其是就连多尔衮自己,本身就把他的八旗缩进蓟州城内,摆明了是要让外面这些杂牌当炮灰消耗明军实力。

    那么这些杂牌也有着自己的小心思,当然不会全心全意作战。。

    就这样不论晋军还是huihui们全都停了下来,一边催促着蓟州的多尔衮给他们继续增派援军,一边小心翼翼地和明军对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