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一二三章 皇上来了分田地

第一二三章 皇上来了分田地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开门迎皇上!”

    “皇上来了分田地!”

    ……

    就走那士兵从刘贵身上抽出雁翎刀,并且把他的死尸踢翻在地的时候,无数的吼声已经在溵溜堡响起,然后那些清军士兵纷纷挥刀将他们身旁的军官和huihui营士兵剁翻在地,就连那些当肉盾的老百姓,都毫不犹豫地加入了战斗的行列,猝不及防的军官和huihui营士兵们,几乎转眼间就被乱刀砍得血肉模糊,一具具死尸被直接抛出城外。

    然后城门打开……

    “臣等恭迎圣驾!”

    无数清军士兵和百姓跪倒在城门前高喊道。

    “皇,皇上,真得分地吗?”

    一个年轻的士兵战战兢兢问道。

    “分,当然分,但凡朕的子民只要成家,只要愿意耕种,只要你有能力耕种,那么无论男女就都可以领取最高三十亩地,也就是说一对夫妻六十亩,地租永远一成,田赋永远半成,其他一切捐税全部废除。包括徭役同样彻底取消,永远取消,一切如河工之类徭役,都不再强迫百姓无偿参加,而是官方出资在你们自愿情况下雇佣,当然,你们不愿意干了随时可以不干,那么朕解释得够不够清楚?”

    杨丰端坐在犀牛上说道。

    “爹,娘,老天睁眼,咱们穷人有救了!”

    那士兵哭着喊道。

    “皇上,那军户呢?”

    一名老兵小心翼翼地问道。

    “军户?卫所制取消,以后大明不再有军户,而且不仅仅是军户,其他各种户籍的区别同样全部取消,所有朕的臣民都是大明的皇民,皇家之民,户籍之间种种的限制同样一概取消。军户也是如此,你们不需要再被束缚在卫所土地上,只要你们愿意,只要你们遵守法律,那么你们喜欢干什么就干什么,你们愿意种地当然也可以和其他百姓一样领取皇田耕种,你们要是愿意干别的行业那也随便。不过鉴于军户多年为国征战,所有军户在取消军籍同时,还会额外给你们多一笔钱作为安置费,也算是朕的一点心意了。另外所有大明的青壮年男子,都将列入预备役和后备役,一旦朕需要你们打仗时候,你们也必须接受朕的征召拿起武器上战场,那么你们是否愿意呢?”

    杨丰说道。

    “愿意,只要皇上需要,赴汤蹈火小人也愿意。”

    那老兵激动地说。

    “那就先为朕守住这溵溜堡!”

    杨丰说道。

    “对了,刚才是你救了朕吧?”

    他对人群后面跪着的那个少女说道。

    “奴,奴家……”

    那少女趴在那里战战兢兢地说不出话来了。

    “赏给她!”

    杨丰掏出一枚勋章递给梁诚说道:“记下她的名字和籍贯,列入勋民名录,另外给她解释一下这枚勋章的待遇,一个姑娘家能有如此忠心和胆识也算难得,以后有什么需要朕提供帮助的,可以直接去各地皇庄,他们会帮你向朕转奏的,包括有什么地方官员贪赃枉法的,也可以同样去任何一家皇庄让他们转奏给朕,或者拿着勋章直接去皇宫给朕上奏。”

    呃?!

    所有人全傻了眼。

    这是什么待遇?

    这就是未来短期内杨丰监督地方的一个重要手段,获得勋章者单独列为勋民,这些勋民不但可以享受俸禄,而且还有直奏的权力,实际上就相当于他任命了类似议员的东西。毕竟短期内在有效的制度建立起来前,他还得玩一段时间的du裁者,事实上他有生之年很难玩别的,二十年时间并不足以他完成近代制度的改革,光教育的普及就是一项艰巨任务,那么官员的贪fu问题就是他需要面对的了,勋民虽然不能真正有效监督,但至少也是一个监督手段。

    至于他给一个少女……

    他乐意。

    谁能管得着吗?

    再说没这姑娘他指定要被炮弹打飞的,那门炮里装填的可是大铅球,虽然铅球也肯定打不动他的表面硬化合金钢盾牌,但把他打飞还是毫无压力的。

    梁都指挥使迅把那勋章递给那少女,并且记录下她的名字和籍贯,然后又将一份大明勋章管理制度递给她,后者的爹,也就是那个最早喊出开门迎皇上的男子,诚惶诚恐地接过这份小册子,一找到自己女儿的勋章图形再看看下面对应的,可以按月支取相当于七品官员俸禄一直到死的注解,激动地趴在地上直接嚎啕大哭起来。

    “都起来吧,朕以前被那些奸臣蒙蔽,疏忽了对民间疾苦的关注,但经过
凤凰女的奋斗人生小说5200
了这一次劫难之后,朕醒悟了,以后朕不会再让任何一个忠诚于朕的子民忍受饥寒之苦了,如果朕做不到,那你们可以代替太祖来惩罚朕!”

    杨丰说道。

    “万岁万岁万万岁!”

    他两旁立刻一片欢呼之声。

    而就在这时候,第一批反攻的清军也到了。

    “万岁,是山东绿营。”

    刚才那老兵说道。

    “你们回城守卫,荡寇旅,随朕迎敌!”

    杨丰一催犀牛说道。

    已经完成渡河并且整队完毕的朱益吾立刻下达命令,荡寇一,二两旅的八个步兵营和八个轻型野战炮队,迅随皇上向前准备迎战这批清军,因为溵溜河桥还没有建成,锦衣卫重骑和旅属重野战炮营都还没过来,所以皇上只率领荡寇旅迎敌,不过仅仅是皇上一人,再加上荡寇旅的八个营和十六门四斤半炮也就足够。

    事实上皇上一人就足够了。

    “尔等岂非朕之臣民?何敢与朕为敌?”

    杨丰向着对面高声喊道。

    在他座下是巨大的犀牛,浑身盔甲反射晨光,背衬着朝霞下雾霭中的蓟运河,手提着那把装逼用的巨型战斧,看上去恍如下凡的神灵。

    而在他身后,以溵溜堡为依托,一个巨大的步兵方阵正在形成,无数身穿红色军服的荡寇旅士兵手持着上刺刀的荡寇铳,密密麻麻地排列在空旷平原上组成经典的空心方阵,在方阵内略微高一些的土坡上,还有十六门轻型野战炮排列,原本这个体系中还应该有杨丰和他的锦衣卫重骑,不过现在重骑都还没过来,只有他和随行的梁诚及十二名骑手渡河。

    但这就足够了。

    “别听这妖人的,他是妖孽附体前朝皇帝,大清才是来救咱们中原百姓的,杀了他,杀了他天下就太平了。”

    对面临清总兵王国栋惊恐地高喊着。

    因为此时他部下的山东绿营士兵正在停下,整整一万原本列阵而前的绿营士兵,绝大多数都已经停止了前进,有少量原本还在向前的,在看见两旁逐渐没人了之后,也都下意识地后退。而在这些士兵中间,那些军官和军官的亲兵们,正在焦急地喝骂甚至拿鞭子抽打着,催促那些士兵赶紧上前,但却依旧无济于事,所有绿营士兵都在用敬畏的目光看着前方如神灵般的皇帝,无视他们身旁将领的吼声。

    “快前进,杀了那妖人,临阵不前者杀无赦!”

    王国栋崩溃一样吼道。

    他的声音里甚至都有点哭腔了,与其说威胁还不如说是哀求,但无论是威胁还是哀求都是毫无意义的,换来的只有士兵们鄙夷的目光。

    “不忠不孝的狗东西!”

    杨丰鄙夷地说道。

    紧接着他放下巨斧,直接拿起了那把巨弓,拉开弓搭上箭毫不犹豫地射出,对面王总兵还拿着刀恐吓那些士兵呢,带着红色尾羽的巨箭瞬间到了面前,他下意识地一侧身,但可惜那箭的度实在太快,依旧准确地射在了他的脸上,小斧头一样的箭簇一下子凿穿了骨头,带着鲜血和碎骨肉从脑袋另一边穿出,可怜王总兵没有任何挣扎地就咽了气,死尸立刻栽倒在马下。

    紧接着杨丰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

    同样正在催促士兵的临清副将心有灵犀般尖叫一声,不顾一切地跳下马就往士兵中间钻,但他前面的十几名士兵却一脸漠然地把长矛放平了,十几个寒光闪闪的矛尖正对他胸前。副将大人一抱头就要往下钻,但就在同时他后面红影一闪,一支巨箭正中他的腰上脊柱,瞬间凿断了他的脊柱然后穿透他的身体,把他就像个标本般钉在了地上。

    下一刻清军中所有将领都惊恐地尖叫着想逃离。

    但这时候已经晚了。

    皇帝陛下手中巨弓缓缓移动,一米半长的巨箭搜索目标。

    然后再下一个是一名参将。

    正在士兵中间的参将一看皇上的巨箭指向自己,毫不犹豫地跳下战马就想跑,但还没跑出两步呢,两旁四名士兵手中雁翎刀几乎同时刺出,一下子全部捅进了他的身体,他用幽怨的目光看着那些士兵,然后前面更多的雁翎刀继续捅进他的身体,参将大人伸出手,颤抖着晃动了一下,然后无力地低垂了下去。

    “兄弟们,迎皇上,皇上来了分田地!”

    一名士兵拔出刀高喊道。

    “迎皇上!”

    “皇上来了分田地!”

    ……

    无数的喊声响彻战场,无数的士兵纷纷挥刀砍向身旁的军官,然后向着皇上跪倒叩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