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一二一章 昭昭天命

第一二一章 昭昭天命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玉田。

    “都起来吧!”

    杨丰端坐在犀牛上,对着面前众将说道。

    这头犀牛此时已经完成了武装化,浑身上下全是板甲,那些厚五毫米的锻铁板,加上它原本就很令人指的厚皮,形成免疫包括荡寇铳在内所有枪械攻击的防护力,除了炮弹直接命中就基本上没什么能伤害它的了。而且更加恐怖的是,它那只尖角上还套了一个和面甲连在一起的钢套,长度过了半米,略微带着一点向后的小弧度,那头一低小眼睛一瞪完全就是噩梦中的怪兽。

    因为它强大的负重能力,杨丰终于可以拎着他的战斧,带领部下骑兵冲锋陷阵了。

    不仅仅如此。

    甚至他还可以将全套板甲都穿戴起来了,过去因为重量的限制,实际上他很多时候都是只套一件胸甲的,而有了这头犀牛之后,他已经可以把自己包裹在一个五毫米的不锈钢罐头里了,另外除了废钢战斧,其他像那对铁挝也都挂在犀牛旁边,尤其是还有一副专门为他制造的巨型弓箭,再就是两支同样专门为他制造的手枪……

    呃,手炮。

    口径过一寸的不叫手炮叫什么?

    这东西里面装散弹,几十颗弹丸塞在里面,专门用来在危急时刻糊敌人脸的,当然,也可以换单个弹丸,就是射程近,但威力相当狂暴,丝毫不逊色于雷明顿之类,这是专门为防御清军那些人弹而准备,只要现有人弹靠近,三十米内皇上可以直接拔出手枪秒之,当然,这只是在理论上,实际上真要到需要皇上拔枪怒射的地步,那后面的锦衣卫们也该去死了。

    再就是还有一个流星锤。

    小锤头不大,一百千克的实心铁坨子而已,后面缀根十五米长的铁链子,这是为很多时候皇上被死尸阻挡无法及时攻击敌人而设计……

    武力值太高了同样也麻烦。

    总之此时的杨丰可谓全副武装起来,就连那把四米长的陌刀都在身后专用的插套里,巨型战斧是双手用的,专门在人群密集处制造绞肉机效果,那恐怖的重量一旦抡起来,别说是人了,就是连战马他都能一起砸烂,大炮他都能一斧头砸碎。但这东西消耗能量太快,持续作战的话还得依靠陌刀和铁挝,稍远距离上用陌刀加流星锤,一手陌刀一手流星锤,贴身战换成更合适的双铁挝,至于战斧……

    拿着装个逼就行了。

    当然,此时的皇帝陛下逼格足够了,那怪兽一样的犀牛往吴三桂等将领面前一站,恐怖的钢铁牛角一低,就连这些疆场上厮杀半生的将领都不寒而栗。

    很快吴三桂等人起身,把皇帝陛下请到前线指挥部,也就是玉田县衙,此时距离决战还有三天时间,所有明军全部就位,数十具气球被放出,在下面的绞盘拖拽下,从一千多米高空俯瞰下方蓟运河西岸清军。这种神奇的大号孔明灯,已经越来越被明军将领所欢迎,有了它几乎战场就变成透明的了,过去他们必须寻找最高的地形指挥,但现在只需要登上热气球,就可以在天空俯瞰敌人的一切调动同时做出相应调整,然后再以皇上编制的旗语调动部下。

    “陛下,建奴的五十万大军分了三部分,五万绿营在芦台,这部分是警戒的,而主力则部署在宝坻至蓟州一线,在蓟州一直到上仓一带共三十万清军,多尔衮就在蓟州,蓟州城内是几乎所有八旗满蒙和旧的八旗汉军。而姜瑄的晋军,蒙古骑兵,新附的八旗汉军,则全部部署在蓟运河防线上,另外还有一支全部由僧人组成的僧兵,总数约万人,由卧佛寺的方丈亲自率领,至于剩下就是绿营了,而青甸洼以南的宝坻防线,就全都是绿营了。”

    吴三桂对着沙盘说道。

    这东西在明军中同样也已经流行了起来,虽说不可能有正规沙盘那么精致,但表现战场环境已经没什么问题。

    实际上双方划定的战场并不复杂,蓟运河就是天然分界,这时候的蓟运河可不是现代都成小河沟了,这是明朝重要的航运命脉之一,京北防御的物资供应完全依赖这条运河。而这条运河上最重要的是三个点,一个点是芦台,这是入口,另两个点就是宝坻和蓟州,但宝坻和芦台之间这一段不适合军事行动,全是一条条大大小小的河流横断,而且都是河流下游洪水泛滥区,冬天或许还好一点,但这个季节就完全是一片泽国。

    而宝坻和蓟州之间,这是适合军事行动的。

    但也不全是,因为中间还有一大片沼泽湿地,也就是直到现代依然算泄洪区的青甸洼,这片湿地分隔蓟州
万能老公种出来吧
和宝坻,其中宝坻也是被河水环绕,所以这也不是攻击重点,真正杨丰能够选择的攻击方向,就是从玉田向西在青甸洼北部打过蓟运河,但是……

    他还得拿下蓟州。

    潜越是不可能的,因为多尔衮不是袁崇焕,多尔衮会从蓟州杀出来直接踢他屁股,而不是绕个大圈子才去找他的。

    也就是说杨丰接下来的决战需要面对两个问题,第一攻破蓟运河防线,第二攻克蓟州,他们的决战当然不可能和评书里面一样,大军摆开阵势各自领着部下厮杀,那只是艺术化加工而已,真正的决战是双方运筹帷幄,在这片区域里各自指挥大军攻防,多尔衮除非必要,是不可能拎着长矛和杨丰战场对决的。

    呃,他又不是傻子。

    “蓟州!”

    杨丰看着沙盘上蓟州城的模型点了点头。

    “陛下,咱们还有一个麻烦。”

    吴三桂小心翼翼地说。

    “说。”

    杨丰说道。

    “那多尔衮抓了过三十万百姓混在防线上,包括蓟州城内过十万百姓也被他圈禁着,甚至就连老弱妇孺都被逼到城墙上,说是让他们为建奴朝廷尽忠,实际上就是充当建奴的盾牌。”

    吴三桂说道。

    “呃?!”

    杨丰傻眼了。

    他的确傻眼了。

    要知道他已经给多尔衮预备了一系列好东西,比如说他刚刚就带来了一堆装满硫化氢的四十升钢瓶,这个准备着和黑火药手榴弹绑一起,然后用投石机扔到蓟运河对岸,去熏那些守河清军的,再比如他还让小倩准备了第二批丙tong,以便需要的时候玩召唤流星雨的,还有他的神威无敌大将军炮也全推了过来,准备好了用巨型开花弹轰击城堡的。

    但现在,这一切都白费了。

    “简直是丧心病狂!”

    皇上陛下愤慨地说道。

    事实上都到这一步了,那多尔衮还不这么玩就是傻子了,过去他要扮演圣主明君,拿老百姓当肉盾的确不好,但这时候打不赢就死路一条了,日暮途穷故倒行而逆施,这也是很正常的,那些士绅同样支持,反正又不是那些士绅的老婆孩子当肉盾。

    “陛下,不仅仅是蓟州,蓟州以西各城,百姓都被驱赶到了城里面,三河,香河,乃至顺义,通州,漷州等地,百姓都被驱赶进城,而后以huihui所编的绿营守卫,包括北京城的防御也是如此。”

    吴三桂又告诉他一个很不幸的消息。

    “huihui世受国恩,乃良善之民,朕亦待其不薄,想来不至于助纣为虐。”

    杨丰说道。

    “呃,陛下,那多尔衮已经承诺,将设立八旗hui军,所有huihui之民皆入八旗,并且享受与八旗满蒙汉同等之一切待遇,那多尔衮喊出的口号是四族共享天下富贵,故此huihui们情绪极高.甚至他们的长老,已经开始在民间宣扬陛下是什么魔鬼,号召其民对抗陛下,您也知道,他们那些长老其实也都有很多土地,实际上在臣看来,只要陛下暂缓一下圣朝田亩制度,他们也就不会跟着多尔衮了。”

    吴三桂小心翼翼地说。

    “不行!”

    杨丰断然拒绝。

    老吴很显然是得到了那些士绅的贿1u,毕竟他是杨丰手下第二号大臣,仅次于黎玉田,和一直自甘堕落,充当那昏君爪牙的黎玉田不同,他一直带兵在外从不参与政务,所以那些士绅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这也是很正常的,当然,要说他们能够收买吴三桂倒戈……

    这个肯定也努力过。

    但吴三桂也不会那么傻,他现在已经是公爵了,皇帝陛下早承诺过,一旦收复北京是要封他为王的,都到这种地步了,离北京一步之遥了,他再背叛皇上那未免也太傻了,更何况皇上是收士绅的地,但他是爵臣,又不在收地范围内,一旦封王,他还将得到整整五万亩封地,他怎么可能受那些士绅忽悠。

    封王啊!

    大明开国以来还没有活着的异姓大臣封王的。

    哪怕徐达也得死了才追封。

    而他将是头一个,这是何等的殊荣,位极人臣,都无可比拟了。

    他是不可能背叛杨丰的,但收点银子进谏一下倒是可以的。

    “朕倒要看看,还有哪些不知死活的东西,敢跳出来抗拒朕的昭昭天命。”

    杨丰冷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