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一一八章 赐宴

第一一八章 赐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仿佛被引爆了般,所有饥民都出狂热的呼喊,紧接着一头冲向那万仞宫墙,瞬间就越过护城河开始涌入城门洞。

    “这就是力量啊!”

    杨丰感慨地说。

    他身后的锦衣卫们,看着这一幕也是头皮麻,尤其是那些饥民冲进护城河,转眼出现在对岸,几乎连站起身都顾不上直接用四肢如野兽扑向前的场景,就连这些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老兵都不寒而栗,仿佛那不是一群人,而是一群狂怒的野兽,和这些饥民比起来,什么军队的英勇也都弱爆了。

    “臣算是知道,为什么官兵始终打不过流寇了!”

    梁诚说道。

    “这就是覆舟的力量。”

    杨丰说道。

    而此时城墙上孔兴爕和曲阜县令,也的确被冲得就如惊涛骇浪中的小船般,看着蜂拥而入的饥民,他们惊恐地尖叫着掉头就跑,但却在瞬间就被涌上城墙的饥民给淹没了,那倒霉的县令甚至直接被挤落城墙,像死狗一样摔在了地上。而就在同时城内整个孔家,从孔庙到孔府,也都在被饥民都狂潮淹没,他们疯一样冲进那些平日只能仰望的建筑,踹开那些平日高高在上的老爷们,紧接着扛起一袋袋粮食,拿走那些华贵的饰物,拔下女人头的饰,打开银库搬走里面堆积如山的金银。而且越来越多的饥民还依然在赶到,可以说整个曲阜及周围乡村的饥民,全都被吸引过来,他们仿佛永无尽头般不停地涌入,很快就连孔家的其他各门也被打开,一道道汹涌的潮水在这座华丽的宫殿内奔流。

    至于他们在里面干什么,这个杨丰就没兴趣管了。

    他只管放火。

    反正都是些民脂民膏,孔家实际上不是第一次被攻破,嘉靖年间刘六刘七就给砸过,孔家恶行太多,依仗着特殊身份,再加上世袭的曲阜县令,在曲阜甚至兖州各县巧取豪夺,对佃户残酷压榨,完全就是一个半du立的王国,可以说所有财富都佃户的尸骨堆成,这种方式虽然凶残了点,也算是把这些东西还之于民了,尤其是囤积的粮食,对解决当地的饥荒很有帮助。

    实际上饥民在孔家的洗劫并不算严重,那些饥民很克制,毕竟这不是普通的吃大户。

    这可是皇上带着他们造反。

    大家不能给皇上抹黑。

    饥民们只是抢光了孔家囤积如山的粮食,顺便抢了一些看得见的浮财而已,对孔家的破坏并不严重,所以当杨丰最终进入这座实际上重建不过百年的宫殿式府邸时,除了场面凌乱点,其他都还算是完整的。当然,孔家老老少少那呼天抢地的场面还是很抢眼的,一堆剃的鼠尾巴趴在那里,呼喊着他们祖宗,呼喊着老天爷,甚至还有呼喊着睿王爷来救他们的,但可惜没有一个令他们如愿的。

    “带上来!”

    杨丰端坐大成殿上,一脸威严地说道。

    两旁正版锦衣卫排列,然后突击吸纳的锦衣卫们,拖着一个个顶着鼠尾巴的孔氏族人从外面走进来,为的是衍圣公,后面都是近支的男丁,上百人被绑着有叫骂的,有哀求的,有痛哭流涕的,还有大义凛然怒斥那些前佃户忘恩负义的,总之那也是热闹得很。

    然后一进大殿齐刷刷全趴在那里山呼万岁了。

    那转变之迅也是很令人惊叹的。

    “万岁,万岁!”

    一个顶着鼠尾巴穿着鞑版官服的家伙,迫不及待地扑倒在地一边爬着一边喊道:“万岁,都是那孔胤植搞得,他为了一己私利罔顾圣恩,罔顾人伦,不但献媚于建奴,还逼着全族跟他一块剃,罪臣不从,他就以逐出家族相威胁,幸好上天降罚,天火烧了这逆贼,陛下拨乱反正,实乃尧舜禹汤,我大明万世一统,千秋百代!”

    “陛下,那孔胤植恶贯满盈,死有余辜!”

    “陛下……”

    ……

    然后这帮家伙全趴在那里向皇上献媚了。

    就连孔兴燮在清醒过来之后,都忙不迭地摆出一副大义凛然姿态,痛斥他爹的丧心病狂,倒是的确深得孔氏一门真传。

    “你们倒是都很懂事!”

    杨丰似笑非笑地说。

    “陛下,罪臣对大明之忠心日月可鉴。”

    为那人急忙说道。

    “很好,朕就喜欢忠臣,传旨赐宴,这年头忠臣难得,既然是忠臣就别饿着了。”

  
烽火奇侠传笔趣阁
杨丰说道。

    “谢陛下恩典!”

    孔家众人擦着头上冷汗,趴在那里如释重负地说。

    虽然赐宴什么的的确挺令人意外,但既然都赐宴了,也就不会再揪着他们不放了,也就是说皇上终究还是饶过他们了,说到底这不论哪朝哪代,皇上都是得用着他们老祖宗那牌位的。之前无非就是孔胤植在墙头草的问题上表现得太招摇,让皇上憋着一口怒气没泄,而如今孔胤植都让天火烧死,这皇上眼看要重回北京了,自然也要考虑一下将来的统治。这样孔家的重要性立刻便凸显了出来,皇上也明白还是得用孔家的,算来孔家受罚虽然免不了,但家族却可以保住了,只要家族保住剩下就都好办了。

    然而紧接着他们全傻眼了。

    因为紧接着那些锦衣卫就用粗瓷大碗给他们装来了赐宴。

    “都吃呀,怎么不吃啊?”

    杨丰一脸威严地说。

    孔家那些锦衣玉食的家伙趴在那里一个个看着地上,全都愁眉苦脸地犹豫着,这让他们怎么吃啊,树皮,草根,观音土,甚至还有些蚯蚓在蠕动,装在满是污垢的粗瓷大碗里,看着那叫一个触目惊心,虽然他们也知道外面的老百姓很多都在吃这东西,可他们那高贵的嘴,吃这个还是有点过于夸张了。

    “怎么还不吃?难以下咽吗?是啊,你们也知道这不是人吃的东西,可你们就敢让外面成千上万的百姓吃这个!孔曰成仁孟曰取义,这就是你们的仁义?你们口口声声高谈阔论着什么仁义道德,却实际上不仁不义。你们天天吹嘘什么忠孝节义,结果却是闯逆还没来你们就迫不及待地摆上李自成的牌位,建奴来了你们又迫不及待地投靠新主,一年换三个主子,为了献媚于建奴连剃易服这种普通百姓都不屑为之的丑事都干,这就是你们的忠你们的孝?一群不仁不义,不忠不孝的东西,你们还有什么资格以圣人后裔自居?圣人后裔就是你们这个样子?既然你们不愿意当然人那就为奴好了,你们不是又口口声声说对朕忠心吗?朕给你们一个表现忠心的机会,全都去给朕修皇陵!

    还有,把你们面前的东西都吃了,一点不剩地给朕吃了,老百姓天天吃这个,朕就不信你们连一碗都吃不下,都给朕吃,敢不吃的那也就别要那吃饭的东西了。”

    杨丰恶狠狠地吼道。

    那些孔家族人吓得赶紧低头抱起面前的粗瓷大碗,在身旁锦衣卫虎视眈眈的目光中,闭着眼抓起碗里东西就往嘴里面塞。

    现在他们可是明白了,跟这桀纣之君是没什么道理可讲的,这要是不吃脑袋就没了,那吃饭的东西不就是脑袋嘛,先忍过这一关再说吧,反正只要睿王爷能打败这狗皇帝,孔家还是会和过去一样昌盛起来的。

    “睿王爷,你一定要赢啊,我们可就指望你了!”

    那些孔家族人,一边艰难地咀嚼着嘴的草根树皮,一边幻想着多尔衮战胜狗皇帝,把狗皇帝踩在脚下摩擦的场景。

    那时候逼他吃一桶这东西。

    可怜他们那些娇贵的喉咙哪受到了这种东西啊,尤其是这里面还有大块的观音土,这东西就不是能下咽的,那是高岭土,做瓷器用的东西哪是人能吃的啊,再加上也没人给他们端杯水伺候着,一把把树皮草根加观音土咽下去,紧接着大殿上就响起一片被卡脖子的鸭叫。那些养尊处优的老爷少爷们一个个憋得满脸通红,但看着坐在那里一脸杀气,仿佛要择人而噬的杨丰,又不敢吐出来只能拼命往下咽,很快一个家伙就被噎得两眼翻白,倒在地上捂着脖子想吐。

    一名锦衣卫毫不客气地上去一脚踩在他嘴上。

    那家伙抓住他腿,拼命想把挡在嘴上的大脚搬开,但很显然他那文弱的小体格,跟这些杀人如麻的粗坯比起来差距太大,那脚始终堵在嘴上,可怜这位孔老先生也是饱读诗书,诗词歌赋无一不通,结果就那么被憋着满脸通红,很快也不知道怎么搞得,或许观音土进了气管吧,竟然抽搐着在地上挣扎起来,但即便这样那锦衣卫也没抬脚,他很快瞪着死不瞑目的眼睛,就那么直接咽了气。

    “拖出去!”

    杨丰一摆手说道。

    锦衣卫立刻拎着那家伙的腿向外走去。

    剩下那些孔家族人看着被拖过自己面前的尸体,一个个吓得小脸瞬间刷白,哆哆嗦嗦地趴在一滩滩吓出来的尿液里,忙不迭地往嘴里填着观音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