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一一六章 皇帝在进军

第一一六章 皇帝在进军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多尔衮的阖城大搜捕当然毫无意义,诺大的北京城,想藏起个人来太简单了。

    更何况还是在大雨中。

    同样北京的城墙也不可能阻挡杨丰的离开,就像不能阻挡他进入一样,实际上在当天晚上,杨丰就已经借助黑夜和大雨掩护,翻出北京城墙离开这座城市,会和了城外等他的锦衣卫之后又踏上了南下的道路。

    而他的下一站是……

    保定。

    “快,快奏乐!”

    在满天朝霞和初升的晨光背景中,一个头上顶着枯草一样鼠尾巴的老乡宦,站在北门内激动地喊道。

    他身后早就准备好的鼓乐班子立刻忙碌起来,就在这鼓乐声中他和身后一大群同样顶着鼠尾巴的家伙,诚惶诚恐地跪倒俯在地,向着街道上正控马而行的一名清军将领喊道:“保定山野草民刘安叩见敬王爷,愿王爷旗开得胜早诛妖孽,还我大清朗朗乾坤,草民无物可献,惟备薄酒一杯,为王爷壮行!”

    “刘公请起!”

    马背上精神正好的敬郡王尼堪满意地说道。

    他率领一万八旗精锐原本是常驻新乡,和对面郑州的顺军李过部对峙的,这一次是奉命北归准备参加和杨丰的决战,至于顺军那边,他们已经没兴趣管了,打不赢杨丰其他都没有意义,他是昨天到的保定,今天率军离开继续赶路去北京。这是保定士绅来给他送行的,在那狗皇帝公布了圣朝田亩制度后,这些士绅俨然把他们视为了救星,像这种送行自然必不可少,不但是送行,昨天晚上还送了他俩名妓呢。而且不仅仅这些士绅,就连保定阖城百姓都被强行赶出来,就像原本历史上日军占领下的沦陷区良民一样,站在街道两旁为皇军送行。

    刘老头颤巍巍地站起来,然后从旁边桌子上端起酒,上前一步躬身双手奉上。

    尼堪接过酒杯。

    他很是豪迈地一饮而尽,然后又将空杯向那些士绅示意了一下,接着摔在地上。

    吹捧声立刻响起。

    仿佛此刻王师已经战胜那妖孽,保住了他们那高高在上,继续踩着尸骨欢歌燕舞的美好生活。

    “请王爷再饮一杯!”

    刘安激动地说。

    然后他又捧着一杯酒上前。

    尼堪笑着伸出手……

    “呜!”

    一声怪异的呼啸骤然响起。

    刚要接过酒杯的尼堪惊叫一声,打了半辈子仗的他反应极快,紧接着纵身从马上跃起,一头扑向了右侧,几乎就在同时,一根守城用的狼牙拍呼啸而至,一片血肉飞溅中,那镶满三棱钉的沉重圆木瞬间就把他的马头打没了。尼堪倒是没怎么伤着,可端着酒杯的刘老头就惨遭池鱼之殃了,被狼牙拍后面拖着的铁链狠狠抽在脑袋上,那颗顶着鼠尾巴的脑袋,一下子就像是烂西瓜般炸开了。

    大街上一片混乱。

    下一刻所有人全都愕然地看着城门处。

    在那城门楼的顶部,一个伟岸的身影霞光的背景上傲然而立,从东方升起的朝阳,将他身上的盔甲完全变成了金色。

    “皇上,皇上来了!”

    两旁被迫出来欢送清军的人群中立刻响起一片惊叫。

    然后就看见那金色的身影,从旁边拿起一个巨大的号角,双手握着放到了嘴边,嘹亮的号角声立刻响起,就仿佛千军万马的喊杀般,瞬间响彻了整个保定,看着这一幕,街道上的老百姓中间,已经开始有人跪倒,就像膜拜神灵般叩在地,向着他们的皇帝表达虔诚的敬畏。

    “快,杀那狗皇帝!”

    尼堪跳上亲兵递给他的一匹战马,拔出腰刀愤怒地咆哮着。

    他身后的清军立刻喊杀着汹涌向前。

    两旁看热闹的老百姓忙不迭退到身后的店铺中,因为本来就是被赶出来的,他们自然不会有什么热情,都和清军隔着一点距离,此时很轻易地后退避开了向前的战马。倒是那些送行的士绅,因为对王师太过热情,很多甚至就站在马旁,此时反而倒了霉,那些急于向前的清军当然不会考虑他们,紧接着那狂奔的战马就把他们撞倒踏在蹄下,原本满汉亲如兄弟的场面,瞬间就变成鲜血横流的灾难现场。

    当然,这时候已经没人管他们了。

    那些清军踏着士绅的死尸瞬间到了城门下。

    也就是在这时候,杨丰放下了号角,从两旁抄起他的双挝,紧接着两臂张开纵身跳下,带着身上不锈钢盔甲的
绝世幻武无弹窗
金色反光,就如同一尊金色神灵般重重落在城墙上,然后再次跃起,直接撞进了城墙下的清军中。

    下一刻那两支铁挝带着呼啸抡开,瞬间就化身为绞肉机。

    此时清军中根本没有什么值得他在意的东西,这里没有大炮,甚至清军的鸟铳都在后面无法及时赶来,更不会未卜先知地给他预备好人弹,纯粹的冷兵器搏杀中全甲的他就是无敌的。那两支铁挝疯狂地在清军中肆虐着,不断将一个又一个八旗健儿砸得血肉横飞,镰刀龙利爪一样的钩爪更是轻松地撕碎清军的身体,几乎转眼间城门前就被他杀成了尸山血海。在一片惊恐的惨叫声中,带着鲜血的死尸不断向四周飞出,一坨坨触目惊心的血红色,就像诡异的血雨般在周围溅落,甚至在晨光中,仿佛一团血雾笼罩在城门处,犹如漩涡般不断将清军士兵吸进去,瞬间变成支离破碎的死尸喷出。

    “杀,杀了他!”

    尼堪依然在吼叫着。

    满怀着国仇家恨的清军士兵也依然在不断向前。

    这些清军和其他不一样,他们是常驻新乡的,几乎没有面对过杨丰的经历,最多也就是听到些他传说,所以在他面前还能保持一定的勇气,尤其是此时刚刚攻破沈阳屠戮他们亲人的狗皇帝,那仇恨值可是满满的,几乎所有清军都恨不能寝其皮食其肉,此时他孤身而来,那还不拼命把他剁成肉酱来报仇雪恨?

    然而很快他们就绝望了。

    这妖孽根本就杀不死啊!

    一批批清军端着长矛,举着柳叶刀,甚至扛着战斧,拎着狼牙棒吼叫着涌上去,然后连碰都碰不到他,紧接着就被那对铁挝给撕成碎片,甚至连真正意义上的交战都没有,只要进入铁挝的攻击范围,那结果就只有变成被撕碎的血肉。

    而弓箭更没用。

    那利箭撞在他身上立刻被弹开。

    投枪也没用。

    甚至一支投枪都扎在他面门上,照样被一道透明的面罩弹开。

    哪怕匆忙上前的鸟铳都没用,十几支鸟铳的攒射,也只是让他身上闪了一片火星而已。

    那些清军都快哭了。

    这根本就是不是人,根本就是怪物,是妖孽,是恶魔……

    或者神灵。

    “废物,简直就是废物,这就是你们的本事?有没有能打的,朕还不过瘾呢!”

    杨丰脚踏着无数死尸,在那里嚣张地吼叫着。

    因为脚下死尸堆积太多,他甚至已经明显高出一截,就像站在一座醒目的高台上般,被鲜血完全染红的盔甲,使他看上去恍如魔神。

    而此时街道两旁那些老百姓几乎已经全都跪下了,这一年多因为民间评书和连环画的传播,皇上本来就已经被渲染成类似古代那些级猛将式的存在,甚至评书的武力值都越李元霸了,但传闻终究不如亲眼看见,不相信的终究还是有的。但此刻一切都不用再怀疑,那些被砍瓜切菜一样杀死的清军,正淋漓尽致地向他们展现皇上的强悍,此刻所有老百姓都诚惶诚恐地看着那恍如战神般的身影,甚至就连城墙上一批赶来的绿营,都放弃进攻颤颤兢兢地跪倒在城墙上,向着他们的皇帝陛下磕头。

    “杀,快杀了他!”

    尼堪疯一样吼叫着。

    只不过此时他的嗓音也在颤抖着。

    “废话真多!”

    杨丰无语道。

    就在同时他右手铁挝直接钩住了一名清军,在对方的惨叫中,就像扔只死狗般狠狠向前一甩,后者立刻带着喷涌的鲜血和惨叫飞出,一下子砸在尼堪的身上,端坐马上的敬王爷瞬间被砸落马下,紧接着就没了动静。

    下一刻清军不知道谁惊恐的尖叫一声,然后所有正在进攻的八旗健儿们掉头就跑。

    “看清楚,朕就是你们的皇帝,等着朕,朕会回来的!”

    杨丰冲那些老百姓吼道。

    就在同时他双手铁挝同时钩住最后一名清军将领的身体,然后将这个甲喇直接举到半空,紧接着双手一分,就像当初撕碎阿巴泰一样瞬间将他撕成了两半,然后不屑一顾地将两片死尸扔在地上,拎着他那对被鲜血染红的铁挝傲然离开,转眼便消失在一百多具死尸堆成的尸山后面。这座尸山都快堵了城门了,连同周围那些散落的死尸,看上去极其触目惊心,用那种恐怖的血红色显示着皇帝陛下的强悍无敌。

    而在杨丰身后的保定城内,所有老百姓和绿营都叩在地,为他们的皇帝陛下送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