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一一一章 约吗?

第一一一章 约吗?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当杨丰带着荡寇旅杀出山海关的时候,那些科尔沁骑兵基本上没死的也跑光了。

    当然不是回去保卫大清。

    他们又不傻,大清都没了还保个屁,实际上这些家伙基本上全跑长城以北,钻山沟投奔其他几个部落了,反正就是放羊牧马,跟着谁过还不是一样过呀,可怜的大玉儿只找到了她哥哥的一个脑袋,然后默默地交给了她侄女……

    孟古青一脸嫌弃地把自己叔叔又扔给了苏茉儿。

    就是大玉儿那侍女。

    皇帝陛下的大军出山海关向东直奔抚宁,最终在榆关驿和闻讯而来的多尔衮遭遇,在一片鸡飞狗跳的混乱中,两人就像一对死玻璃一样,在榆关驿城下默默地对视着,而他们身后各自的军队纷纷列阵准备迎战。

    两人其实都没带太多人,杨丰带着就锦衣卫铁骑另外加荡寇旅,原防守山海关的一万明军和四万义勇队也出城了,但这些重步兵度慢,估计这时候还没过汤河呢。多尔衮因为事起仓促,在抚宁的大营得到消息后,来不及召集太多军队,也只是带了五千正白旗的骑兵过来,他虽然拥有有二十九万大军,但能够动用的却并不多,都被拖在了冀东广袤的土地上。

    他也没想到这里的那些刁民这么难搞。

    全民皆兵啊。

    原本冀东明军总共七万,在他计划中,以少量兵力分别牵制玉田,开平,丰润,滦州,迁安,卢龙,昌黎守军,每城一万就足够了,这样最多也就耗费十万人马,把明军堵住以保护后勤线。然后他集中十九万大军以雷霆万钧之势打开抚宁,直扑山海关,让绿营在山海关堵门大战,八旗出九门口绕关外屠杨丰最亲信的义民,这样就可以逼迫他撤回来,毕竟他也知道那些义民对杨丰是最重要的。然而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干的,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冀东不只有七万明军,居然还有过三十万武装起来的义勇队在等他。

    更让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的是他的绿营居然打不过义勇队。

    啊,不是打不过。

    而是一触即溃!

    真正的一触即溃啊,那些地方士绅赞助的绿营,那根本就不是战斗力强弱的问题,那根本就是没有任何战斗力,就是在战场上放一群猪,恐怕也比这些绿营管用啊。

    他前脚刚离开玉田,就传来包围玉田的一万绿营被城里三万义勇队加五千明军击溃的消息,然后他又赶紧派两万绿营过去增援,结果两万绿营离开没一上午,就被人家拿长矛林给怼回来了。可怜多尔衮不得不又加了两万,还把自己宝贵的八旗调去了一个甲喇当督战队,才终于把玉田的义勇队给压回城,但他的军粮都得走这条运输线啊,没办法只好把那四万大军全留在那里围困玉田。

    然后剩下各城都一样。

    为了堵开平,他甚至足足动用了五万绿营,才堪堪把那里的三万义勇队加五千明军给堵在城里。

    他就这样一路走,一路留兵堵各城,到最后和他打抚宁的只剩下区区八万,然后在抚宁他又遇上了那个上次在丰润,凭借一个小县城堵了他半月的家伙,一个据说从南方调来的叫阎应元的县令,这个狡计百出的家伙在守城上的天赋令人惊叹,三万义勇队加一万明军,又把抚宁变成了令人绝望的堡垒,到现在他死伤过万了还没打下来。

    不打下抚宁,是绝对不能进攻山海关的。

    好在他还不急。

    他认为济尔哈朗无论如何都能撑几个月,不说别的光三岔口和辽阳就足够,毕竟在辽东他们也是全民皆兵,凭借天险加坚城,怎么着也得撑上三五个月,然而结果他却又一次被深深地伤害了。

    “你来了!”

    杨丰深沉地说。

    “妖人!”

    多尔衮恨恨地说。

    “唉!你总是这样对朕充满偏见,朕又怎会是妖人?你告诉你叔叔,朕到底是什么人?”

    杨丰问旁边拿绳子拴着的一个年轻人。

    后者穿一身皱巴巴青色鞑版官服,胸前补子上画着团蟒,头上还戴着小了一号的官帽,再拖着一根细细的鼠尾巴,就像个小丑般弓着腰,满脸谄媚地站在那里,一根绳子栓脖上,绳子另一端牵在梁诚手中,那形象看着无比猥琐。

    他一听杨丰问话,就立刻趴下说道:“回万岁爷,您是咱大明天子,天命所归的四海至尊万民之主,奴才玛法野猪皮不识好歹背恩负义,奴才的阿玛阿济格更是胆敢对陛下无礼,真是死有余辜,奴才阖族皆
超级篮坛巨星小说5200
该死,上天降罚,天火焚城,奴才那时候就知道陛下乃真命天子,奴才愿世世代代做陛下的奴才。”

    然后他抬起头,一脸严肃地说道:“多尔衮,皇上在此,还不赶紧跪下请罪,若是再执迷不悟下去,那天罚将至!”

    “滚!”

    多尔衮怒喝一声。

    “简直不知死活,日后王师擒拿此贼,奴才愿为陛下手刃之!”

    阿济格的儿子傅赫勒大义凛然地说。

    “好,朕满足你心愿!”

    杨丰说道。

    “奴才谢主隆恩。”

    傅赫勒痛哭流涕地说。

    这就意思是不会杀他了。

    多尔衮两眼冒火地看着这一幕,他身后那些八旗士兵脸上一片黯然,虽然杨丰身边就看见了傅赫勒,其他都没看见,但他凯旋并俘虏他们皇上太后归来的消息,已经通过那些在山海关的密探传回来,很多旗人实际上都多少有点耳闻,此时一看傅赫勒的丑行,更是基本上确定。

    沈阳陷落大清完了。

    他们已经真正无家可归了,从这一刻起他们成了真正的流浪者,无根的浮萍,此时纵然这些杀人如麻的蛮族武士们,也不禁一个个满心酸楚。

    “多尔衮,今日咱们带的兵马都不多,这仗打也没意思,不如你解各城之围,朕也不会趁机突袭,你带你的所有人马,后撤至蓟运河,两个月后,两军在蓟运河决战,咱们堂堂正正地一战定天下。你赢了,朕撤出冀东,把大玉儿和福临还给你,从此之后咱们以长城为界,再不相犯,包括辽东旗人,朕也会允许他们迁入关内,但如果你输了,那么也就不用说了,你们旗人身高过车轮的男人全都得死,有没有这样的胆量。”

    杨丰说道。

    他是要给那些士绅充足的准备时间,让他们把自己的全部力量都拿出来,给多尔衮筹备这场最终决战,然后他再拿大棒一棒子把他们的幻想砸碎,接着平推过去收地盘就行,否则的话就算打败多尔衮,这些地方上官员士绅如果还不死心的话,他也是要费一番力气的。

    至于多尔滚会不会答应……

    “奉陪!”

    多尔衮咬着牙说。

    实际上他很清楚,这样对他是有利的,此时他的数十万大军分散各地,仓促之间能够动用的只有不足十万,一旦杨丰向抚宁外围的清军动突袭,就凭这狗皇帝的本领,再加上山海关的明军,抚宁城内的明军,那么他恐怕必败无疑,然后他就会从抚宁一路溃败下去,根本不会有集结起沿途军队的机会,那样会一溃千里甚至被杨丰撵着一直撵出北京。

    但如果这样他胜算就多了。

    他可以从容地集结起自己手中所有军队,甚至还可以利用士绅官员害怕这狗皇帝的心理,获得更多的增援,然后在蓟运河决一死战,他很清楚这样的话,那些地方上的汉人官员和士绅,都会倾尽全力地帮助他来打赢这一战的,而两个月时间也基本上足够了。

    “大玉儿和福临呢,快带过来让他们互相见见。”

    杨丰满意地说道。

    然后很快在几名锦衣卫押送下,一身白衣如雪的大玉儿牵着福临的手,款款从后面走来。

    对面清军立刻一片骚动。

    “臣多尔衮,叩见圣母皇太后,叩见皇上!”

    多尔衮立刻下马,一脸庄严地跪倒行礼说道。

    “臣叩见圣母皇太后,叩见皇上!”

    所有清军全部下马跪拜。

    看着这熟悉的场景,大玉儿倒是想说话,但看看身旁杨丰似笑非笑的面容,再想想他手中的皮鞭,为了自己已经伤痕累累的小屁屁,她决定还是闭嘴好了,这要是说错什么,下会那鞭子就该蘸盐水了。

    “使两宫罹难,臣等罪该万死,请圣母皇太后,皇上放心,臣多尔衮及十万八旗健儿,将血战到底,誓死救二圣还宫,誓以仇敌之血洗刷此辱,我八旗健儿纵使战至最后一人,亦不负太后皇上圣恩!”

    多尔衮庄严地说道。

    说完他站起身抬起头。

    此时大玉儿也正看着他,两人默默地对视着,互相看着对方目光中的柔情,这一刻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这一刻仿佛时间停止,空气凝固,仿佛有隐约地歌声在他们耳畔响起……

    “血染江山的画,怎敌你眉间一缕朱砂,负了天下也罢,终归不过一场繁华,嗷,太狗血了!”

    杨丰激动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