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一零六章 祭天

第一零六章 祭天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狗皇帝是要干什么?”

    豪格趴在城墙上,看着远处纠结地说道。

    此时已经入夜,在远处一片篝火映照下,矗立着一座木制的高台,高度至少三丈,大概有一丈见方,全都是用粗大的原木制成,看上去就像一个巨大的攻城塔楼,这是明军忙碌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成果,此时几乎所有明军都肃立在高台后,一些将领甚至穿上了一种奇怪的官服,头上戴着奇怪的帽子,一个个肃立在各自的旗帜下静静等待。

    “郑王来了没有!”

    豪格问身旁刚刚赶到的宁完我。

    一心向他爹看齐的肃亲王,就像他爹倚重范文程一样,对宁大学士一直颇为看重,包括老宁的重新启用也是他所坚持,原本后者已经被冷落多年。

    “回王爷,摄政王还没来!”

    宁完我毕恭毕敬地说。

    “这些老东西,也不知道都在想些什么!”

    豪格恨恨地说。

    他是满清王公里面的主逃派领,也就是主张放弃沈阳,撤退到赫图阿拉,依靠山区固守,并且依靠长白山区重整旗鼓,目前这种情况下死守沈阳只能寄希望于多尔衮,但多尔衮在冀东已经失败过一次了,谁能保证他不会再失败一次?他败了可以再退回北京,但沈阳和辽阳两城十几万旗人可就死定了,豪格还不想这么早就去见太祖太宗。

    他这一派支持者主要是年轻一代,尤其是之前在皇位问题上就倾向于他的索尼等少壮派。

    这一派领原本是鳌拜,此外还有悍将图赖,当初就是他们以武力威胁,甚至摆出不惜和两白旗火并的态度,才阻止多尔衮称帝企图,最后双方各让一步,以同样是皇太极儿子的福临继位,现在鳌拜战死,索尼成了少壮派领。他们都仗着年轻有本钱,更愿意缩回山林等待那些小孩都成长起来,最多十数年就能重整旗鼓,反正只要进了老林子,就没有什么可怕的了,明军没有能力进入山区追杀他们。

    说到底就是他们还没活够。

    但老一辈不干。

    无论代善还是济尔哈朗都不同意,他们这些当年跟着野猪皮厮杀出来的老将,都不想再回到山里受苦了,他们宁死也要死在这沈阳城,宁死也要为大清争取最后一点希望,不但他们不走,包括所有王公大臣全都不准走,只是把各家的小孩,都送到了赫图阿拉去,但能拿起武器的男人全都必须在这里死守沈阳,非到万不得已,顺治和大玉儿也不能走。

    刚刚在皇宫双方又大吵了一顿,豪格还是没争过他们,不得不放弃了一切幻想。

    “肃王快看!”

    就在这时候,突然间索尼喊道。

    豪格急忙转过头举起千里镜。

    然后就看见远处的明军将领和士兵突然向两旁分开,以木台为中心线让出道路,接着全部跪倒在地,与此同时早就等待的十几面巨大战鼓同时敲响,山呼万岁的声音如海啸般传来,紧接着十二面龙旗前导,一辆巨大的马车出现,马车上是一顶黄罗伞盖出现,黄罗伞盖下那狗皇帝穿一套特殊的礼服,头顶带着旒冕,在两旁明军叩拜中随着马车的行驶缓缓上前。

    “那狗皇帝在搞什么”

    他把千里镜递给宁完我说道。

    “十二旒冕,十二章衮服,大臣也全是祭服,他这是要祭天!”

    宁完我举着千里镜愕然说道。

    “祭天?”

    豪格和索尼同时惊叫道。

    是的,祭天。

    紧接着就有司事人员上前在祭坛上摆放各种东西,同时在唱礼声中,杨丰顺着那祭坛旁边的台阶缓缓上前,不知道为什么他身后还跟着八名士兵,费力地抬着一个巨大的盾牌状物走上台竖在一旁,当然,杨丰是不会管这个的,在近两万明军的叩拜中,在战鼓声中,他穿戴着作为皇帝大礼服的衮冕,在司事的唱礼声中缓缓走上了祭坛。

    此时祭坛上已经摆放好供桌和各种神位,因为条件限制各种因陋就简就难免了,毕竟这也不是北京城,这也不是大祭。

    然后在唱礼声中,开始迎天帝及众神,祭玉帛,进俎,初献等礼仪,在祭坛下面还有两组分文武的舞士做相应舞蹈,接着开始选读祭文,原本这是由官员来读的,但这一次换成了杨丰自己来读,他站在摆放天帝及众神神位的供桌前,捧着一份祝板开始宣读,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声音格外洪亮,甚至就连一千多米外的沈阳城内都能听到。

    “……大明世宗嘉庆三十八年,天祸中华,
电影世界里的侠客txt下载
贼星降世,建奴塔失之子野猪皮,不思我皇明累世恩德,与一众逆党作乱,数十年间于辽东之地杀戮百万,以良善之民为奴隶,使繁华之地为鬼蜮,值天灾不断,国家多事,遂得逞其凶志,及其孽种黄台吉,福临子孙相继,趁我大明流寇作乱之际妄窥神器,更有其子多尔衮率众进犯中原窃据北京,今由检仰天地之威,赖臣民之力,得以光复辽东,一扫腥膻,瑾择吉日,登坛告祭,惟神飨祚大明,永绥历服……”

    “开火,轰死那狗皇帝!”

    沈阳城墙上豪格毫不犹豫地吼道。

    “肃王不可,他是在祭天地,打他那就是冒犯天地之威,其他何时都能打,惟此时万万不能打!”

    宁完我抓住他惊恐地说。

    “打,不趁此时要他狗命更待何时!”

    豪格甩开他吼道。

    此时的那狗皇帝的确就如靶子般,这样的好机会可是很难找。

    “开火!”

    索尼犹豫了一下紧跟着吼道。

    “不能打!”

    宁完我撕心裂肺地尖叫着,抱着豪格的腿跪在地上,但这已经没什么用了,那些清军炮手哪管这个,他们到现在还不太懂那狗皇帝是干什么呢!紧接着附近十几门大炮后面,那些炮手以最快度将火绳杵进点火孔,十几门大炮骤然出怒吼,在夜幕下的城墙上,十几道壮观的火焰中十几枚实心弹呼啸飞出,径直撞向正准备跪下叩拜的杨丰。

    后者的反应极快。

    就在身后明军将士惊叫声响起的瞬间,杨丰一把抓住了身旁那盾牌状的东西,紧接着横在了身前,做出一个向外挡的动作。

    几乎就在同时,一枚炮弹就撞碎供桌,无数碎木把司祭的官员直接打倒在地,紧接着那炮弹又撞在了盾牌上,就看见这面整个由一块三厘米厚的合金钢板制成,并且之前就在山海关由那些老工匠进行了表面渗碳处理的盾牌上,一道子火星在瞬间就向外迸射开,与此同时皇帝陛下大吼一声一个夸张的弓箭步,身子狠狠向后一晃,那炮弹擦着火星斜飞上天。

    整个战场一片寂静。

    所有明军将士,全都瞠目结舌地看着依然在摆造型的皇上。

    那炮弹居然被他挡飞了。

    那是炮弹啊!

    “玛的,老子就不信,这妖孽就打不死了!”

    沈阳城墙上,那豪格一脚踢开抱着他腿的宁完我,很是疯狂地冲到最近的大炮旁,那炮手之前因为宁完我的话有点犹豫没敢点火,豪格一把从他手中夺过点火杆,连看都没看是否已经瞄准了,直接将火绳杵进点火孔,紧接着这门大炮喷出火焰。

    摆完造型刚准备起身的杨丰随着小倩提醒蓦然一惊,几乎同时那盾牌再次举起。

    炮弹打得很准。

    几乎可以说正中那盾牌的中心。

    然后就听见当得一声巨响,在炮弹撞击的巨大力量下,杨丰连同盾牌一起倒飞出去,不过那炮弹终究没能击穿那五厘米厚硬化钢板,别说隔着一千米,就是隔着一百米也不行,无论红夷大炮的动能,还是生铁炮弹的强度都不足以和渗碳钢板对抗,最终的结果就是炮弹变成无数碎片向四周飞射,而杨丰则和当初在长城上一样被巨大的力量撞飞跌落在地。

    但这一次他落地的动作就非常标准了。

    他在半空中一拧身,手中那数百斤重盾牌带着坠落的动能,狠狠插在了地上,而他就跟美国队长一样,一手撑地一手执盾瞬间半蹲稳住。

    “陛下!”

    一帮大臣赶紧上前。

    还在摆造型的杨丰抬手止住他们并示意自己没事,紧接着他深吸一口气,颇有些面目狰狞地站起来,从梁诚手中接过陌刀,迅重新回到祭坛上,拎着他那盾牌看着坛上。

    在他面前是被打碎的供桌,昊天上帝及诸神神位散落在地,重伤的司祭躺在那里哀嚎。

    杨丰深吸一口气。

    他抬起头面目狰狞地望着远处沈阳城。

    蓦然间他手中刀盾重击。

    “皇天后土,降下你们的愤怒吧!惩罚这些罪人吧!让天火焚烧这座城市吧!”

    在金属的撞击声中,他仰天大吼道。

    然后就看见沈阳城上空一道流星划过,紧接着在距离这座城市近千米的夜空中,一个诡异的蓝色光点出现了,下一刻一道流星从光团中飞出,带着火焰的长尾在夜幕背景急坠落,紧接着第二道流星,然后无数流星就这样带着火焰呼啸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