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一零五章 沈阳

第一零五章 沈阳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沈阳。

    “明军来了!”

    伴着天佑门上一声撕心裂肺地尖叫,沈阳的旗人们终于迎来了自己人生中最黑暗的日子。

    然后整个沈阳一片混乱。

    谁说不能越辽阳攻沈阳的?

    伟大的昏君,大明崇祯皇帝陛下就敢这么干!

    越辽阳攻沈阳最大问题无非就是辽阳守军会抄后路,但辽阳守军被明军和过十万包衣和奴隶困在城里呢,想出来也没那能力,还有就是后勤不够畅通而已,但明军运输船能把物资通过太子河运到辽阳,当然也能把物资沿浑河运到沈阳,更何况辽南刚刚获得了皇田和仙种的前包衣和奴隶,再加上从山东返回故土的前辽民们,这时候早已经把这一带变成了杨丰最牢固的控制区,翻身把歌唱的汉人们就是他坚定的后方。

    既然如此,他还有什么可顾虑的?

    明军和反正的包衣还有奴隶们快快乐乐圈辽阳,然后大炮怼门没事射纵火弹的时候,杨丰亲自率领着包括荡寇旅,锦衣卫铁骑,三千明军骑兵,一万西班牙方阵化步兵在内,总计一万八千人的大军浩浩荡荡开到了浑河南岸,依靠随行的水师战船在瑷鸡堡码头架浮桥渡河,然后直取沈阳城。

    呃,这其实没什么难度。

    在太子河上架浮桥绕开辽阳再到瑷鸡堡码头,也不过骑兵跑快点一上午路程,步兵赶得紧点同样一天就到了,他那十二面龙旗往外一摆,沿途直接兵不血刃。

    实际上沿途也没兵了。

    三岔河大战也就推翻了一切在野外阻击明军的可能。

    济尔哈朗手下也没有能野战的军队了,他早就把所有旗人要么送往老家,要么收缩进沈阳和辽阳两城,就连辽阳北边的东京城都放弃,所有那些小的堡垒统统丢掉,这种小堡垒挡不住几下神威无敌大将军炮的轰击,指望拿它们迟滞明军根本不可能,反而白白分散兵力让杨丰堆京观,同样救援的话,就他现在手中那三万老弱病残也不可能在野外敌住杨丰的虎狼之师,他目前的战略只有一个,那就是尽全力死守辽阳和沈阳等待冀东多尔衮的反攻。

    外围据点不要也罢!

    最终结果就是杨丰一路畅通无阻,轻松怼到了沈阳城外。

    整个沈阳城内恍如世界末日降临,所有旗人男丁,上至七八十岁下至十二三,总之所有能拿动武器的男人,全都在所属旗籍军官催促下涌出来,冲上城墙准备为保卫咱大清的都城而浴血奋战,尽管他们中间实际上绝对多数都是老弱病残,真正在青壮年加起来连五千都不到。

    八旗总共就那么点人。

    这一年多连杨丰带李自成两家轮番上阵,青壮年被祸害去了足足一半,剩下一半里面绝大多数都在关内,而留在关外的八旗军里面以前还有些包衣可用,如今包衣也不敢用了,那济尔哈朗可不想重演盖州的悲剧,除了一些能保证忠诚的,突击抬籍为正身旗人一起为大清尽忠外,剩下的连所有阿哈尼堪都一起赶出去节约粮食了。

    此时沈阳的旗人数量甚至不如辽阳。

    这座城市目前总共有三万守军,包括老弱病残,另外还有四万身强体壮的女营……

    呃,妇女能顶半边天!

    济尔哈朗同志在这个时代能明白这一点也难能可贵了。

    他们和她们的任务只有一个。

    支撑到多尔衮攻破冀东甚至山海关逼迫杨丰撤军回援,他们不是没想过放弃沈阳,可这东西放弃的话,就别指望再重新夺回来了,当年他们有野猪皮率领的虎狼之师,但现在他们有什么?

    四万女兵?

    可以说撤出沈阳和辽阳,大清就永远没了回来的机会,他们的成功本来就是一系列偶然,这样的好事不会有第二遍,最后只能像老祖宗一样,继续在苦寒的山林中当野人,而且还得看明军会不会答应的,近四十年两代人血战换来的一切全部丢掉,济尔哈朗很清楚,无论如何自己不能走,可以说死也要死在这沈阳,死守还有一线希望,放弃就永远没有任何希望了,和回到过去相比,他宁可战死在沈阳

    最终的结果就是……

    哪怕让女人上战场,也必须守住这沈阳城。

    这是命运的决战。

    现在到时候了。

    虽然对杨丰围辽阳而攻沈阳的战略有些意外,但也没什么大不了,左右都要面对这一天,沈阳城内包括四万女兵和两万五千老弱病残,五千青壮年在内,总计七万守军就这样迎来了他们命运的决战,所有旗人无论男女全都默默地拿起武
我是大玩家吧
器冲上城墙,看着远处那一队队不断拉近着距离的明军。

    看着那醒目的十二面龙旗。

    “小福临,爷爷来看你了,快出来陪爷爷玩呀,你的小媳妇还在爷爷家等你呢,爷爷可教了她很多好玩的东西,她现在就连吹xiao都会了!”

    那十二面龙旗下,列队整齐耀武扬威的明军前方,杨皇帝控制住胯下战马,肩扛他那把巨大的陌刀跃马而立,大声冲着城墙上喊道。

    然后所有明军齐声高喊。

    就在同时两门神威无敌大将军炮被缓缓推出来,水缸一样粗的炮口指向沈阳。

    “大玉儿,伯伯来了,快来让伯伯看看,你看伯伯给你带来了多少壮小伙子,他们可比多尔衮强多了!”

    杨皇帝接着吼道。

    然后明军一片哄笑,各种问候大玉儿姐姐的粗鄙语言不断涌出,虽然身为皇上如此……

    呃,皇上也没说什么呀!

    他不就是说教会了孟古青吹xiao嘛!那孟古青不但会吹xiao还会抚琴呢,杨丰离开山海关时候正在坤兴公主亲自教导下和朱薇一起,向淑女路线大步前进,估计等他回去就连下棋都会了。

    虽然距离很远,但一万多人齐声高喊的效果还是很好的,估计城墙上的守军听见了,哪怕听不见,明军敢跑到这样近的距离列阵,那也完全可以说是挑衅,城墙上那些对狗皇帝和他手下暴jun充满民族仇恨的八旗健儿,又岂能容他们继续猖狂。紧接着就看见沈阳城西南角楼上几点火光闪耀,六枚炮弹呼啸而至,但只有一枚打在明军的阵型内,带着飞溅泥土跳起的实心炮弹打倒了五名士兵,然后很快就被拖到后面了。

    “给大玉儿个粗壮的。”

    杨丰说道。

    那两门神威无敌大将军炮后面炮手把火绳杵进点火孔,仿佛两头狂暴的恶龙般,恐怖的膛口焰瞬间喷出,两枚直径半米的开花弹带着木管引信内火药不断喷出的火星,瞬间飞越一千米的距离。其中一枚如有神助般撞进了那座角楼,紧接着就化作一个壮观的火团,连同角楼炮位上被引燃的火药,整个将这座角楼变成了一朵璀璨的焰火,六门大炮连同上面的角楼瞬间在焰火中变成无数碎片。

    而另一枚炮弹则越过了城墙飞进城内,最终它撞在了兵部衙门,然后把兵部衙门直接炸飞了半边。

    “唉,大清危矣!”

    那地主家大宅子门前,奉召进宫的大学士宁完我,看着这一幕摇了摇头不胜唏嘘地说道。

    “狗东西,你是不是也盼着那狗皇帝打进来。”

    然后他身后传来一声怒骂,紧接着一只大脚就踹他屁股上,宁完我向前踉跄一步,一下子扑倒在地,那脸正好压向了一滩狗屎上,他奋力想撑住身子,但终究是体格弱了,那脸精准无比地压在了狗屎上。好在他也算是个人物,面不改色地带着一脸狗屎爬起来一边擦,一边大义凛然地对身后踹他的赫舍里.希福说道:“希福大人,宁完我对大清忠心可昭日月!”

    “叔父,以宁学士的身份又岂敢背叛我大清!”

    索尼拉住希福不无深意地说道。

    希福冷笑一声,跟着他侄子进宫了。

    他们身后擦着脸上狗屎的宁完我微微叹了口气,听着城外隐约传来的炮声,苦笑着摇了摇头也进去了,就在他踏进宫门的一刻,身后所有旗人都在用惊恐地目光仰望头顶,在他们头顶的天空中,数十道比刚才略小的火光呼啸着坠落。

    “继续开火!”

    杨丰满意地看着沈阳城内不断升起的硝烟说道。

    他身后列阵的明军已经开始后退,而在明军后方,炮口指向天空的三十门臼炮,正在喷出第二轮火焰,拖着火光小尾巴的三十枚炮弹急升起,然后又急向着沈阳城坠落。而那两门神威无敌大将军炮旁边,炮兵正在忙着以最快度完成装填,这一次杨丰总共带来了一百枚巨型开花弹,这两门大炮必须在天黑前把所有炮弹全打进沈阳。

    实际上明军总共才铸造了不足三百枚这种炮弹,杨丰带来辽东的只有一半,他就是要在今天全部打出去。

    以最狂暴方式,宣告他沈阳之战的揭幕。

    至于天黑后……

    另外一场噩梦会降临到沈阳十几万旗人头上的。

    在神威无敌大将军炮第二次出怒吼的时候,皇帝陛下调转马头返回了后方,而就在同时大批明军士兵携带着木料上前开始忙碌起来。

    明天上架,爆更是没有了,实际上上午我还在医院呢,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