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一零三章 天威

第一零三章 天威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尽管只有一门神威无敌大将军炮,但这种恐怖武器的加入战场,还是迅决定了战局。

    随着一包包丝绸包裹的火药被填进炮膛,随着一枚枚花岗岩炮弹被塞进炮口,这门巨炮以五分钟一轮度不断喷出火焰,那直径半米的花岗岩炮弹如流星般不断撞击在马圈子城的城墙上,每一次撞击的结果,都是大片城墙夯土的坍塌,甚至凭借强大的动能直接贯穿,原本横亘前方的城堡迅变得千疮百孔。

    外围进攻的清军绝望地看着这一幕,继续徒劳地冲击着明军,在炮弹爆炸的火光中不断倒下。

    这时候登陆的明军已经过过一万了,一个个新的长矛方阵上前,如林的长矛逐渐填补所有空档,整个登陆场到处都如同一个个巨大刺猬般的长矛阵在挤压清军的活动空间,甚至挤得他们不断后退然后扩大着登陆场。

    而在这些长矛阵的后面,那些早就准备好的水师小型战船这时候也开始向前,这些战船都是沙船,上层建筑都已经拆除只留下船体和桅杆,它们行驶到拦江索处停下互相并拢用绳索连接,依靠那横亘河面的巨大锁链保持住不被河水冲走,就这样一艘艘越来越多的沙船上前,降下船帆就是一道逐渐向两端延伸的浮桥。

    此时清军依然在进攻。

    甚至他们的增援还在不断冒着明军炮火赶来。

    实际上他们已经放弃对马圈子城的防守了,自从神威无敌大将军炮加入战场,防守这座城堡就失去了意义,它被轰开是必然的结果,夯土的城墙不可能阻挡住那近四百斤重的炮弹。就在第三枚炮弹击中城墙时候,那城墙就已经被砸开了一个小缺口,剩下只是什么时候把缺口扩大到足够大而已,只要这门大炮不停止射击,它就是把整个西城墙全轰塌也毫无压力,既然这样还不如索性用野战来解决。

    整个马圈子城内近八千守军几乎全部投入了战场。

    明军同样也不断渡过辽河。

    渡口的争夺战就这样演变成了双方的最终决战。

    “走,渡河!”

    当激战持续到临近中午的时候,杨丰看着下面已经基本上横亘了河面的浮桥,把手中鼓槌一扔说道。

    紧接着他拔出插在一旁的巨型陌刀冲下城墙,迅跳上了他那匹黑马,这时候锦衣卫重骑兵们也已经完成集结,在河湾铺城内五百身穿链板甲的士兵拎着长矛等待。

    “锦衣卫,随朕杀敌去!”

    杨丰手中陌刀向前一指吼道。

    紧接着他策马冲出城门。

    在他身后重骑兵的洪流汹涌而出,十二面龙旗在城外的出现,让所有看到这一幕的明军都爆出欢呼,无论正在渡河的,还是已经踏上东岸的,都仿佛被打了兴fen剂一样吼叫着疯狂向前。

    皇上终于出手了!

    那十二面龙旗下一身红色龙袍的身影恍如他们的太阳,刺破弥漫战场的硝烟,将温暖照耀在他们身上,然后所有血战中的明军士气陡然暴涨,随着那身影冲上刚刚完成的浮桥,并且浮桥上向着东岸不断前进,狂热的欢呼声响彻战场。

    就在这欢呼声中那十二面龙旗很快就出现在了东岸。

    正在集结中的登陆明军迅向两旁分开,在两旁万岁的山呼声中,恍如战神降临般的杨丰,高举着那巨型陌刀,就仿佛高举着一面辉煌的旗帜般,在人群中如风般疾驰而过,一马当先带着铁骑的洪流直冲最激烈的战场。

    在清军恐惧的目光中,他瞬间撞进了一队骑兵中,那把巨型陌刀立刻化作闪电,带着白色弧光在空气中划过。

    然后四名清军被同时腰斩。

    “万岁!”

    侧翼原本和清军激战的一个明军方阵中,所有看的这一幕的士兵都爆出欢呼。

    然后所有人开始向前挤压。

    而杨丰率领着他的锦衣卫铁骑如同利刃般直刺战场,他手中那把巨型陌刀带着白色弧光疯狂地挥动着,斩断他前方所有敢于阻挡的清军,五百锦衣卫铁骑紧随他不断向前,踏着雷鸣般的马蹄声撞翻一切阻挡。随着他们的向前,越来越多原本就已经开始占据优势的一个个长矛阵,也全部跟随着向前,如林的长矛逐渐连接成一道横亘战场的墙壁,跟随着那十二面龙旗,将所有被他们的皇帝冲开的清军刺穿,然后踏在脚下走过。

    带着排山倒海地气势走过。

    前方不断向前的十二面龙旗就是所有士兵的指引
契约娇妻休想逃txt下载
,此刻所有士兵都忘记了疲惫忘记了恐惧忘记了死亡,所有人的心中都只有一个信念……

    跟随皇上向前。

    清军的溃败终于开始了。

    随着杨丰的陌刀腰斩了他在这片战场上第一百个对手,他前方所有清军骑兵都惊恐地尖叫着掉头而逃,就像垮塌的沙丘般,这一个点的崩溃瞬间就变成了整个战线的崩溃,所有清军无论骑兵还是步兵,在恐惧的瘟疫中全部掉头不顾一切地逃走。

    然而向哪儿逃呢?

    “杀!”

    杨丰看着已经被轰出一个巨大缺口的马圈子城吼道。

    “杀!”

    在他身后是无数呐喊。

    当他的战马停下后,总数已经过了两万的明军从两旁汹涌而过。

    这场血战的胜局已定,就不需要皇帝陛下再出手了,实际上紧追着清军的明军,几分钟后就冲进了马圈子城的缺口,而清军也没有再继续防守,而是打开东门不顾一切地逃离这座城堡,逃往远处的牛庄城。

    那里实际上也在激战当中,从盖州北上的荡寇旅和左翼第四镇正在牵制性进攻牛庄城,另外还有过一万主动效力的包衣和奴隶也在跟随他们作战,清军撤出海州时候,象征性留下了这些人防守,而且把一些大批他们的家人都抓到辽阳当人质。

    但这没什么用。

    明军一到他们还是立刻就倒戈了。

    马圈子城被明军攻克后,残余的清军趁明军舰队还没进入太子河,以最快度又放弃了牛庄然后乘船撤往辽阳。

    牛庄城的意义就是保护马圈子城的侧翼,现在被保护目标都没了,继续坚守已经毫无意义,虽然这座城市是辽东第一大港,但面对着两个方向的数万明军,就原本的四千守军和从马圈子城逃过去的不到三千人,在神威无敌大将军炮面前肯定撑不了几天,徒然葬送这七千宝贵的八旗,还不如干脆放弃还能集中力量守辽阳。

    守卫牛庄的镶蓝旗固山当机立断下达撤退命令。

    明军因为三岔河大战疲惫不堪,也没想到他们跑得这么决然,最终错过了全歼这支敌军的机会。

    这一战明军损失也不小。

    虽然最终胜利者是他们,但也有五千明军士兵战死在河湾铺城和辽河渡口,其中在辽河渡口就战死了三千,如果算上受伤的总伤亡过万,甚至比清军伤亡还要多一点,当然,明军受伤的绝大多数都能救过来,清军受伤的可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万岁,奴才们认完了,这一批俘虏的鞑子里面,最高的是伪辅国公固尔玛浑,他是舒尔哈齐的孙子,阿敏的儿子,原本和阿敏因罪一起被废,这一次是重新封的,在他以下汉军中被俘的还有一个李率泰,他是正蓝旗汉军,是李永芳的二儿子。”

    重新整理过的牛庄城守将府内,一名前包衣趴在新主子面前说道。

    事实上和杨丰所想的不太一样,对于自己由旗人奴才变成大明皇帝陛下的奴才,而不是和那些奴隶一样变成自由民,这些投降的包衣们没有任何的不满,甚至他们还以此为荣,很显然对他们来说,做奴才是无上光荣的。虽说以后还要修皇陵,但那修陵又不是上战场当炮灰,而他们跟着鞑子那可是真正要当炮灰的,所以这些投降的包衣在伺候皇上这一点上格外卖力,当然,卖起他们旧主子来也同样格外卖力。

    “这也没个像样的啊!”

    杨丰不满地说。

    固尔玛浑才不过是个辅国公,李率泰也就是个梅勒而已,如今像这种级别的清军将领已经很难满足皇上的胃口了。

    “回万岁,那鞑子绝大多数主力都被多尔衮带到关内,留在关外的本来就不多,他们也很怕死,陛下所向无敌,敢于阻挡陛下的都是死路一条,像济尔哈朗,代善这样的,当然不敢跑来送死,但这种事情上没有个招牌又不行。所以也就是这些原本就没什么权力和后台,但身份又属于野猪皮一家子的会被派出来,但真正位高权重的那些王爷贝勒都在沈阳城里面躲着呢!奴才之前还听说鞑子在修缮赫图阿拉城,准备陛下天威降临时,跑到那里去苟延残喘呢!”

    那包衣笑着说。

    “呃,他们倒也有自知之明,传旨,把那个什么固尔玛浑和李率泰都一块剐了吧!至于其他那些俘虏的建奴,统统都把脑袋砍了,然后送到西平堡一块堆京观,朕就喜欢堆京观!”

    杨丰很开心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