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九十六章 摄政王,你别走!

第九十六章 摄政王,你别走!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是干什么?”

    紫jin城天an门前,锦衣卫情报司暗探胡标问身旁一老人。

    实际上不论北京还是山海关,都有大量双方的暗探活动,毕竟这也不是说模样不同语言不通的敌国,无论杨丰还是多尔衮,都没有能力真正阻挡间谍的渗透。

    而此时在胡标前方那片巨大的广场上,正上演着极其壮观一幕,数以万计的官员士绅面向皇宫,顶着一个个牌位俯跪地,看上去就像一片五颜六色的青蛙,那牌位上面并不是他们老祖宗的名字,而是野猪皮和黄台吉爷俩。在最前方还有一大群白苍苍的老头捧着万民书,一脸庄严地举过头顶,有几个甚至实在撑不住了,只好由旁边自己的儿孙给举着,更夸张的是居然还有一大堆和尚尼姑也跪在里面,看着招摇得很。

    “还能干什么,摄政王要回去救沈阳,百官万民伏阙挽留呗!”

    那老人鄙夷地说。

    “呃,真他玛不要脸!”

    胡标下意识地说了句,紧接着反应过来,用警惕地目光看着那老人。

    “要脸干什么?”

    老头啐了口唾沫说道:“皇上打回来他们官没了,钱没了,地没了,只要鞑子能给他们保住这个,还要脸干什么?这些人一年跪了三个主子,拿还有什么脸可要啊!那孙之獬连头都剃了呢,祖宗都不要了还怕不要脸?看,那不是孙大侍郎来了吗?”

    老人朝远处一指。

    胡标赶紧抬头,就看见甩着鼠尾巴的孙大侍郎,带着一个家人,也不知道担着什么东西,急匆匆跑到了最前面跪下。

    就在此时人群中突然就像爆般响起无数哭喊,所有人都抬起头,看着城楼上出现的那身影,就跟某国庆典时候,那些仰望他们太阳的民众般,所有那些官员士绅们都热泪盈眶地向着他举起手,甚至还有人跪在地上往前趴着,有几个年纪太大腿脚不利索的,因为度慢还被后面的人压在了下面,也不知道那身子骨能不能撑住。

    “摄政王,不能走啊!”

    “摄政王,大清不能弃百姓啊!”

    “摄政王,您不能弃天下啊!”

    ……

    无数声音汇成了浪涛。

    大清的官员士绅们,以这种壮观的方式,向他们的摄政王表达自己的忠诚。

    城楼上多尔衮的眼角湿润了。

    “多好的百姓啊!”

    他擦了擦那并不存在的泪水说道。

    “摄政王,民心所向啊!天意不可违啊,朝廷大军一旦离开北京,那妖孽的逆军必然趁虚而入荼毒北京,那时候再想打回来就难了,您不能自弃天下啊,臣恳请摄政王收回成命,王师不能走啊,关内百姓不能没有您啊!若摄政王执意北归,臣必从这城楼上跳下去,断不能视那妖孽荼毒北京!”

    冯铨趴在他脚下说道。

    然后王鳌永和陈名夏再加上后面一大帮子高级官员,全都跪在地上了。

    “诸位爱卿请起,本王也不想弃这么好的百姓啊,可那妖孽逼近盛京,盛京防御空虚,太祖太宗陵寝危在旦夕,皇上太后身处险境,本王也是没有办法啊,这关内再重要,也比不上两宫和诸陵重要啊,本王若再不回去,一旦盛京有失,又有何面目见太祖太宗?”

    多尔衮扶起冯铨说道。

    “摄政王,咱们可以向冀东进攻逼迫那妖孽回来。”

    陈名夏说道。

    “冀东那吴逆所部数十万大军云集,就算能够扫荡,也得耗费时日,而盛京已经危在旦夕,等不了那么久了。”

    多尔衮沉痛地说。

    吴三桂总共七镇七万人马居然让他吹成几十万了。

    “王爷,以朝廷王师,再集齐各地绿营,另外还有平西王的大军,蒙古各部义师,数十万大军兵出冀东,定能一鼓作气荡平妖孽。”

    陈名夏说道。

    “这,这还是太冒险了!”

    多尔衮说道。

    “摄政王!”

    就在这时候,城墙下面突然间一声大喊。

    多尔衮急忙转头。

    然后就看见金水桥上,兵部右侍郎孙之獬正站在那里,他脚下还跪着兵科给事中光时亨,而光时亨头上官帽已经摘下了,原本的髻解开后被孙之獬抓在了手中,而孙之獬的另一只手中却拿着一把锋利的剃刀。

    孙侍郎带着一脸的大义凛然看着城墙上多尔衮喊道:“摄政王,关内百姓对大清忠心耿耿,与关外国人无异,殿下何故厚此薄彼,为关外之民而弃关内之百姓?岂不知王师一旦离
我的26岁女上司小说5200
开,则这北京城定然落入那妖孽手中?臣思关内关外之别无非这头上而已,臣今日就让殿下看看我关内臣民的赤胆忠心!”

    说完之后他手起刀落,以极其娴熟的动作,几下就把光时亨前面的头给剃掉了。

    而北京城破前,阻止崇祯迁都南京态度最激烈,然后李自成到来时投降最快的光大人,同样一脸大义凛然地跪在那里,庄严地看着城楼上,任凭孙之獬在自己头皮上刮来刮去,很快绝大多数头就剃光了,露出一片青森森的头皮来,然后孙之獬抓起剩下的一小把,开始在那里熟练地编辫子。

    所有人都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一幕,就连冯铨一帮也都傻了。

    虽然在孙之獬带头后,的确有不少投机钻研的无耻之徒,跟他学剃易服以求幸进,但士绅对此还是很鄙视的,甚至连旗人都不待见他们,此时这些小丑们以这种方式冒出来,的确很有震撼力。

    “臣亦愿剃明志!”

    然后国子监祭酒李若琳大义凛然地从人群中走出,跪倒在光时亨身旁叩在地说道。

    “臣亦愿剃明志!”

    “臣愿剃明志!”

    ……

    然后越来越多的官员士绅上前跪倒在金水桥上。

    这时候孙之獬已经把光时亨头上的辫子给编完了,就像个细长的老鼠尾巴般拖在光秃秃的脑袋上,光大人下意识地甩了甩,那表情就像是无比自豪与有荣焉般。而紧接着孙之獬就走到李若琳身旁,开始给国子监祭酒大人剃,此时金水桥上已经跪满了人,孙之獬向旁边一招手,跟他一块来的那人赶紧也拿着剃头刀子上前。

    城楼上的冯铨深深地看了多尔衮一眼,然后毫不犹豫地跪倒在地说道:“老臣愿剃明志,臣请摄政王下旨,所有大清臣民皆剃易服,以示一视同仁内外无别,同心协力共除妖孽,再造我大清盛世。”

    “哈哈,冯卿说得好,同心协力共除妖孽,再造我大清盛世!”

    多尔衮扶起他,很是开心地说道。

    “那王师?”

    冯铨赶紧问道。

    “不走了,有如此之臣民,本王又何敢弃之,立刻调集各地绿营,另外再传旨给平西王,调随他西征的蒙古军,另外要他至少再派遣两万人马过来,本王就不信了,咱们齐心协力,四十万大军打不下山海关,到时候咱们杀出山海关看那妖孽还有哪里可以容身!”

    多尔衮很豪迈地说。

    “还有,传旨给衍圣公,看他对这剃易服一事有何看法,卿说的对,不剃易服终究显得内外有别!”

    紧接着他又说道。

    “呃,臣尊旨!”

    冯铨赶紧说道。

    他当然知道金水桥上这出戏就是多尔衮安排的,那孙之獬就跟只狗一样,天天在多尔衮脚下摇尾巴,现在居然搞这样一出不是多尔衮安排才怪呢!说白了多尔衮这就是要挟,要么剃易服咱们齐心协力,把绿营全堆上当炮灰打下山海关把那狗皇帝撵出大家视线,要么他撂挑子不干了带着八旗回辽东救老家,总之这就是摊牌。

    既然这样剃就是了。

    不就是几根头嘛!当年跪tian魏忠贤都毫无心里负担的冯大学士还在乎这个?

    至于调绿营当炮灰……

    那个关他屁事,又不是他去当炮灰,那些绿营无非就是些旧卫所兵,另外还有各地士绅原本组织的团练改编而来,虽然这些士兵上战场当炮灰死光了,会让实际掌控地方的汉人督抚在旗人面前处于弱势,但这没什么大不了,死了再招就是,无非都是些吃不上饭的贫民,这样的人只要有钱有粮要多少有多少。

    总之,只要多尔衮不走,其他一切都好说。

    他要是走了,那皇上可就来了,那可就真得天塌了。

    真正想挡住皇上……

    还是得靠鞑子啊!

    冯大学士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

    “皇上,不是臣不忠于大明啊,是你自己抛弃臣的啊,你说你怎么就那么倔呢?你为什么不能像以前一样做个圣主明君呢?但凡你能宽宏大度一些,我们也不至于走到今天。虽然你死了老婆孩子可以说家破人亡,这的确是惨了点,可那又不是我们害得,你要找也得找李自成,找造成天下大乱的东林党那些杂碎去啊!你老是抓着我们不放这就真得很无理取闹了,我们又不是东林党,呃,陈名夏是,你可以杀他!

    其实我们也想做忠臣义士啊!

    我们也不像做汉奸走狗啊!

    这是你逼我们的啊!”

    冯大学士在心中无声地呐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