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九十五章 渴望自由的多尔衮

第九十五章 渴望自由的多尔衮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快,盖州百姓造鞑子反了!”

    被从天上拽下来的刘成还没等落地,就迫不及待地挥舞着手臂向下面喊道。

    此时明军已经起进攻。

    虽然仓促之下没有准备足够的攻城器械,但拥有大量火炮的他们也不需要太多东西,迫击炮猛轰城头压制清军火炮,连同左翼第二镇带来的,再加上荡寇旅原有的,近三十门十八磅和十二磅野战炮推到盖州西门外,经过镗床加工的大炮在五百米外对准城墙狂轰,皇上亲自教出来的炮手再加上专门的瞄准装置,让实心炮弹不断准确地打在大致相同的位置上,每一枚炮弹都能轻松带下大片夯土,很快城墙上就啃出一块巨大的疮口。

    就在同时列阵的明军扛着一架架飞梯开始前进。

    而炮声就像号角,知道明军已经起进攻后,城内几乎所有汉人奴隶都加入了bao动的行列。

    男人,女人,白苍苍的老人,十三四的少年,所有人都在拿着一切能当做武器的东西,刀剑长矛,斧头铡刀,甚至木棍和镰刀,然后向着往日高高在上的旗人泄仇恨之火,二十年积攒下的血海深仇,在这一刻终于得到了爆,就连一些老太太都拿着剪刀冲出家门捅鞑子。

    甚至还没等明军轰塌城墙,那些为了活命而倒戈的包衣们,就在城墙上和他们原来的主子开战了。

    当明军扛着非飞梯冲过护城河的时候,就连那些bao动的汉人奴隶都冲上城墙,大炮的狂轰都变成了浪费,还没等炮弹轰开缺口,一队投降的包衣就杀死守门的旗军,然后给明军打开了城门。

    盖州光复了。

    光复的度之快就连杨丰都为之瞠目。

    一个小时前他还在和手下将领们,研究如何攻破那坚固的城墙,而仅仅过了一个小时,他就已经可以在叩拜声中,带着部下列队走进盖州了。

    当然战斗并没结束。

    城里还有大批旗人正在负隅顽抗,但他们结局已经注定,随着荡寇旅和左翼第四镇一万多人马涌入,再加上城里那些武装起来的汉人,还有本身就是军事化的包衣,至少两万人在这座小城里围殴最多三千八旗男人,这样的战斗不会有任何悬念,实际上还没等天黑,三千颗头颅就已经摆在城外当京观了。

    至于女人和矮于车轮……

    什么车轮皇上没说,要说那些炮车那也是车轮,要说小推车那也是车轮,具体适用哪一个这得看那些士兵和奴隶们的觉悟。

    总之她们都得到了皇帝陛下宽宏大度的处理,按照这时候的法律籍没了,封建时代的法律总是这么不人道,但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更何况她们只不过是一群建奴孽种,回头拿船运到山海关官卖就行了,当然,在卖之前还要进行一些必要的手术,这个就是不值一提的小事了,这也是为了她们更好地告别过去开始全新的生活。

    呃,皇帝陛下为她们想的还是很周到的。

    至于那些包衣们……

    这个同样很简单,他们依然保留着奴籍,只不过由旗人的家奴变成皇上的家奴,暂时因为皇陵位置还没确定,所以他们继续在盖州一带和普通百姓一样,种那些收归皇帝陛下所拥有的旗人田产。什么时候皇陵的位置确定并且开工了,他们的成年男人就会轮班被征调去修皇陵,至于老弱妇孺在家继续她们原来生活,因为是皇上的奴才,所以他们可以免交地租和田赋,等皇陵修建完成之后他们也就变成普通老百姓了,不再是奴籍。

    当然,他们也得交税了。

    至于那些原本的奴隶,这个就不用说了,原本居住的属于旗人的房屋赐给他们,他们原本同样属于旗人的私人财产也一样赐给他们,他们原本耕种的属于旗人的土地收为皇田,按照一成地租外加百分之五的田赋继续耕种就行。当然,因为这些百姓原籍实际上都是广宁一带,如果他们有人愿意返回广宁,那么也悉听尊便,回广宁后皇上会为他们提供耕牛和良种以垦荒,但开垦的农田属于皇上,而这些农田他们以后也一样交百分之十的地租加百分之五的田赋。

    至于其他就不会再有任何性质的赋税了。

    什么都没有。

    什么这种捐那种捐,什么徭役之类,什么这种饷那种饷,一概是没有了,哪个当官的敢找你们收抡起锄头砸死勿论。

    杨丰未来就是收农民总计百分之十五的赋税,百分之十给他百分之五给官府,后者各地实际上不尽相同,但基本上在百分之五上下浮动,所以说明朝田赋重的可以歇了,明朝田赋实际上低得可怜,某些地方甚至低到百分之二以下,
无上血帝无弹窗
当然,这不是说明朝农民过上好日子了……

    呃,那就不会有今天了。

    田赋的确是低得可怜,但却架不住乱七八糟的那些税收一样样不停地往上加,尤其一个火耗就凶残得很,这些税收有一部分的确是崇祯的锅,但很大一部分还是贪官污吏的锅,当然,崇祯和贪官污吏加起来,实际上也比不上那些地主凶残,后者的地租才是农民头上的大山。而杨丰的玩法就是直接把前者的根断了,赋税从此定额不准任何改变,不准增加项目也不准增加比例,农民理论上就交田赋,其他什么都不交,谁敢再找你们要别的捐税拿锄头砸死勿论,这样无论朝廷还是贪官污吏加税的根就铲了。

    至于地主……

    杨丰的方法就是把地主的地抢过来他自己当地主。

    换马甲的土地国有化。

    无论这种制度有什么弊端,土地国有化对于老百姓来说,都是最不坏的制度,只有这种制度才能保障他们的最基本生存权利。

    当然,也不是说不准出现大地主阶级。

    想当大地主可以,第一,跟着老子好好干,立功之后封爵就行了,他已经将爵位正式改为实封,也就是说直接按照爵位给予封地,这些人是可以做大地主的,但兼并不会存在,因为都是皇田他们没法兼并,而且他们得依法交税。

    第二去外面抢吧!或者说去殖民地做农场主吧!

    当然,这得以后再说。

    就这样,盖州之战迅结束了。

    而接下来杨丰并没有急于向北进攻,青石关掌握在手,向北就没有什么阻碍了,到海城之间无非还有一座耀州驿城,周长还没四里的小城,一顿大炮就轻松轰开了。他还需要等水师完成集结,然后由水师在梁房口也就是营口登陆,和他分左右齐头并进分别向牛庄和海城,到达那里同时,西路高第率领的锦州军也到达辽河西岸,再合力一举夺取海城和牛庄,接着向辽阳进攻。

    而这时候其他两路都还早着呢,高第恐怕还没出锦州,登州的黄蜚估计也就刚得到命令,那他当然不需要着急了。

    另外他还得等多尔衮的反应。

    “那妖孽简直太猖狂了!”

    北京紫jin城武英殿内多尔衮一拍桌子喝道。

    因为信息传递度问题,他才刚刚得知自己的九哥又让那狗皇帝给活劈了,毕竟明军占据广宁和锦州后,他和沈阳之间的信息往来需要多绕很长一段路。

    “王爷,好机会啊!”

    范文程阴险地说。

    多尔衮当然知道这是一个好机会,那狗皇帝不在山海关他进攻冀东的胜算立刻翻倍,他现在做梦都想着一雪前耻给至今还不能下床的多铎报仇,可问题是这一次不能靠八旗,他的八旗已经经不起损失了,再损失下去他就没得可玩了,所以这一次进攻必须以绿营为主,但绿营的话,那就不是他能说了算了。

    别看他是大清摄政王,在大清皇帝没来前,关内理论上归他统治,但实际上这并没什么卵用。

    那些汉族士绅才是老板。

    他顶多算是人家雇佣当保镖的。

    那理论上绿营归兵部调动,兵部归他管,但他要是在没有得到冯铨,王鳌永和陈名夏这三个内阁辅臣许可情况下就给兵部下旨的话,那兵部尚书张缙彦保证以不合制度给他封还。

    北京城里这些汉人官僚玩这个都是老手了。

    他们早就给多尔衮套上了一堆笼头,以制度,以大义,以礼仪,以舆论,当然还有地方总督的绿营,让这个纵横关外的枭雄,不得不在他们设计好的金丝笼里做圣主明君,再用时间和虚名加温香软玉,彻底消磨掉他的棱角,老老实实做他们的傀儡。

    但很显然多尔衮并不想这样。

    他也渴望自由飞翔!

    包括那些随他入关的亲信也不想这样,但想要摆脱士绅控制的前提是先得把绿营解决了,否则三十万绿营清君侧可不是好玩的,而这就是一个最好的机会。

    “传本王旨意,盛京危机,八旗各军立刻集结,准备出古北口返回关外进攻锦州,以解盛京之危。”

    多尔衮带着一丝阴险的笑容说道。

    “王爷圣明!”

    范文程同样带着阴险的笑容说道。

    感谢书友狂暴之歌,跃马扬刀踏东瀛,minisi,阿布大人的使徙,小菲小帆,金木真公,大白杨24,清风流明月,gjo6231y,秋天e枫叶,有土鳖,书友2o17o31813181o624等人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