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九十四章 自由引导人民

第九十四章 自由引导人民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盖州。

    “主子您走好!”

    城南一处小院落内,正黄旗满州甲兵巴泰心满意足地走出破败的房门,他身旁跪着的家奴李福低头说道。

    房内女人木然地整理衣服。

    “走,跟爷上城墙。”

    巴泰踢了李福一脚说。

    “奴才遵命!”

    李福赶紧说道。

    说完他从地上拿起一支粗制滥造的长矛,但紧接着却昂起头一脸惊愕地望着头顶,巴泰愣了一下,赶紧同样昂起头,然后瞬间变成了一副眼珠子差点瞪出去的表情。因为此时在他们头顶的天空中,一个巨大的红色怪物正在以极其缓慢度飘动,在这怪物的下面,还有一个竹子编成的吊篮,吊篮上一点火光燃烧,火光下面一个身穿明军官服的男子正探出身子,紧接着做了一个擦嘴的动作,然后从旁边拿出一个不知道什么东西放在嘴边。

    就在同时,巴泰眼中突然出现一团异物。

    他下意识地向旁边一闪。

    “该死!”

    但那异物却正糊在他脸上,他愤怒地骂了一句,然后顺手在脸上抹了一下,紧接着一股酸腐的味道直冲鼻子。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查有盖州汉民为建奴之奴者,皆前辽东之良民,往时朝廷大军作战不利,致其为建奴掳掠,不得已而附逆,实情有可原,故特此下旨予以赦免,目前其所拥有的之建奴房屋财产,皆赐予之,其所耕种之建奴田产,收归皇田,并赐予其继续耕种,依例缴纳一成地租即可。另有为建奴包衣者,虽同样情有可原,但多次与王师为敌,朕不便赦免,可允其将功折罪,有以建奴级归降者,可免其本人及家人之罪,并收入内廷奴籍,为朕修陵以赎罪,陵成即赐归良籍。至于旗人,为建奴之爪牙,无论满蒙汉皆不在赦免之内,除女人及低于车轮之男孩外一概正法,望城内之汉民早明出路,切勿为虎作伥,否则大军破城之日定斩不饶!”

    然后他头顶上一个清晰的声音远远传来。

    紧接着更直白解释传来。

    实际上不用更直白,无论巴泰还是李福,都已经明白了这些话的意思。

    巴泰警惕地看着李福,后者正在转头看着门前,那个女人正站在那里,没穿整齐衣服的胸前还有一块青色,巴泰同样看了看那女人,紧接着毫不犹豫地抬脚将李福踹翻在地。

    “狗奴才,你想造反吗?”

    他不断地踹着李福骂道。

    后者抱着头蜷缩在地上不断地求饶,巴泰却恍如未闻,继续狠狠地踹着他,甚至还抽出自己的腰带抽打着。

    “狗奴才,还想着那狗皇帝来救你们,爷先砍了你的狗头。”

    打累了的巴泰骂道。

    紧接着他拔出自己的佩刀照着李福头上砍去,然而就在那刀砍落的一刻,突然间他身旁响起一声尖叫,巴泰愕然转头,几乎就在同时,一个冰凉的东西刺进了自己肋下。他茫然低头,看着自己肋下的矛杆,然后抬起头看着那个无数次在自己身下哭泣的女人,后者咬着牙站在距离他不足两步外,狠狠地转动一下矛杆然后用力拔出,毫不犹豫地再次刺进他的胸口。

    “玛的,这效果来得真快!”

    刘成看着这一幕惊悚地说道。

    紧接着他趴在吊篮边上继续宣读并解释圣旨。

    而随着热气球的飘动,整个盖州城内一片混乱,地面上那些清军已经明白了这东西是在干什么,很快弓箭,鸟铳便纷纷对着天空射击,但飘在近一百五十米高空中的热气球根本就不是这些东西能够到,这时候他们也不可能把那些大炮头朝上射击,就连床弩都不可能扛起来对着这样高度目标瞄准。

    而刘成的声音却足够传到地面了。

    杨皇帝把他扔进吊篮,就是现这家伙嗓门格外大。

    尤其还有个喇叭筒助阵呢。

    而且还是在天空中向下传播也没有什么阻挡,居高临下的刘成举着喇叭筒不断高喊着圣旨的内容,在清军一片慌乱地调动中,城里那些汉人无论包衣还是阿哈尼堪,都通通昂起头倾听着来自天空的声音。

    来自天空的圣旨。

    很快,盖州城内所有当牛做马忍受旗人欺凌的奴隶们,都知道了皇上赦免他们的消息,知道了他们不但可以拥有目前属于旗人的财产,继续耕种属于旗人的土地,甚至只需要交一成地租。天哪,这就跟做梦一样,在这里别说是一成了,他们辛辛苦苦种出来的粮食实际一粒也不属于他们,那统统都是旗人主子的,包括他们的所有财产他们的女人甚至他们自己,统统也都是旗人的。主子可以随意鞭打他们,享用他们的血汗,享用他们的女人,甚
八零后修道记sodu
至战争时候他们还得去充当炮灰,而他们的子孙后代也将永远如此,永远给旗人做奴隶。

    然而现在皇上要让他们自己做自己的主子了!

    我们要皇上!

    所有奴隶无不在心中呐喊。

    盖州的汉人基本上都是从广宁一带被抓来的,清军占领广宁后,在毁掉除广宁外所有城堡的同时,也把所有广宁一带的老百姓强行抓到盖州给旗人为奴,到现在也不过才二十来年,绝大多数经历过这场惨剧的人也都还活着呢,过去他们不敢,但现在皇上都打到门口了,那还有什么不敢的,整个盖州城内所有奴隶都在犹豫着。

    他们还缺一个导火索。

    也就是在这时候,重伤的巴泰惨叫着,跌跌撞撞地从那院子里跑出来,在路上无数行人的目光中一头扑倒在地。

    还没等人们反应过来,那女人就端着长矛冲出来。

    “还是不是男人了,是男人就杀了这些狗畜生”

    那女人环顾四周鄙夷地高喊,紧接着一长矛又扎在垂死的巴泰身上。

    “汉奴造反了!”

    路上的几个旗人瞬间清醒过来,紧接着冲向那女人,其中一个还下意识地吼了一嗓子。

    他不吼还好,一吼那些汉人奴隶全反应过来了。,

    是啊,造反啊,皇上都打到门口了还怕什么?皇上圣旨都说了,不但赦免大家,而且还有那么多好处,那还跟着鞑子岂不是傻了,就在同时周围那些汉人奴隶毫不犹豫地扑向了那几个旗人。

    “快,去城守衙门报信!”

    那旗人中的一个看到这一幕立刻气急败坏地对身旁包衣吼道。

    后者答应一声。

    那旗人拔出刀转头冲向两名汉人奴隶,但几乎就在同时,一把刀捅进了他后背。

    “你这狗奴才!”

    他艰难地回过头,看着身后包衣的面孔说道。

    后者狞笑着拔出刀,紧接着照准他脖子剁下去,然后拎起那根鼠尾巴,就像拿着宝贝般看了一眼。

    “主子,您别怪奴才,那狗皇帝都来了,这盖州是非换主不可了,您为太祖皇上尽忠是本分,奴才可还想活命呢,奴才伺候您这么多年,这次您就帮奴才一回吧!”

    他不无感慨地说道。

    紧接着往自己家方向跑去。

    天空中的刘成傻眼了。

    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居然会有这样的效果。

    看着城内蔓延开的混乱,他迅清醒过来,这可是绝妙的攻城机会。

    他立刻拼命向杨丰那边挥动手臂,同时大声喊着,试图引起皇帝陛下注意。

    “陛下,老刘正跳舞呢!”

    城外明军大营内,梁诚手举望远镜笑着说。

    “他大概以为在天上咱们看不到他,原形毕露了,等回来之后你问问他,跳的是破阵乐还是霓裳曲?”

    正和唐铨,朱益吾等人凑一起研究攻城的杨丰无语道。

    他周围立刻一片哄笑声。

    可怜刘成拼命挥手,最终也只换来这些无良家伙的笑声。

    而盖州城内的混乱依然在蔓延。

    实际上这座城市里,真正的旗人还不足一半,绝大多数都是包衣和汉人的阿哈尼堪,仅后者的数量就已经几乎和旗人想等,在入关前正身旗人差不多家家都有奴隶,身份越高的拥有的越多,这些被他们欺凌二十年的汉人,一旦反抗的怒火被点燃,那局势可就不是那点旗人能控制的了。

    但问题是城外看不到啊。

    明军为了避开清军炮火,营垒建立在五里外呢!

    热气球上刘成急得抓耳挠腮,但却又无计可施,就在城内混乱开始演变成混战时候,他忽然间盯上了头顶的瓦罐,这个装满煤油的瓦罐上方那个手臂粗的灯芯依旧在燃烧。

    刘成一咬牙把它直接从底座上抱出来,照着下面的钟鼓楼狠狠砸下去。

    还带着二十多斤煤油的瓦罐就如一个巨大燃shao瓶般,一下子撞碎在钟鼓楼上,瞬间变成腾空而起的烈焰然后吞噬了钟鼓楼,木制的上层建筑立刻熊熊燃烧起来,如同烽火般冉冉升起。

    “陛下,快看城里!”

    明军大营内,梁诚立刻喊道

    “怎么回事?”

    杨丰抬头立刻看到了城内那如黑龙般升起的滚滚浓烟。

    几员大将面面相觑。

    “快,把老刘拽回来,命令各部准备攻城!”

    杨丰瞬间清醒,毫不犹豫地吼道。

    老丈人又住院了,老婆又去伺候了,我又得看孩子了,看来是攒不下存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