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九十二章 趁他病要他命

第九十二章 趁他病要他命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巴布泰惊恐地尖叫一声。

    就在同时他两旁十几个包衣呐喊着上前,紧接着前方一道耀眼的弧光划过,三名包衣几乎瞬间被腰斩,然后一匹黑色骏马驮着一个身穿红色龙袍,头上带着银色笠盔,双手持一把巨型陌刀的高大身影径直撞出来,一下子出现在他面前,同时出现的还有一张隔着水晶面罩的面孔。

    怪兽般狰狞的面孔。

    下一刻那陌刀带着耀眼的白光高高举起。

    “啊!”

    巴布泰下意识地尖叫一声。

    他手中盾牌以最快度举过头顶。

    然后那白光如闪电劈落。

    蒙着铁皮的木制盾牌瞬间就一分为二,紧接着巴布泰就感觉自己肩头的棉甲猛然向下一压,下一刻一个冰凉的东西从上向下急划过自己的身体,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胯下战马狠狠地向下塌落,与此同时他的脑袋仿佛失去支撑般向一旁倒下,在倒下的瞬间他看到了另外一半身体,甚至看到了自己的内脏从那半边身体里流淌出。

    然后他重重摔在了地上。

    在他意识的最后一刻,视野中出现的,是一匹被拦腰斩断的战马。

    他的战马。

    “真有点怀念那阿巴泰和鳌拜了!”

    杨丰扛着巨大的陌刀,看着被自己从右肩头向下,连同胯下战马一块儿,直接一刀劈开的巴布泰,带着一副人生寂寞如雪的萧索说道。

    他真得怀念起能凭借力量硬扛自己一击的鳌拜,另外还有战场唯一一个在肉搏战中伤到过他的阿巴泰了,很显然这鞑子里面堪与他一战的很难再找到了,原本还有个多铎让他惦记着,但可惜多铎已经是一级残废了,不得不说如今的皇帝陛下也很寂寞啊!

    装完逼的他,紧接着调转马头直扑已经被冲开的清军。

    “杀,与皇上并肩杀敌!”

    而此时明军防线上,朱益吾高举着雁翎刀吼道。

    紧接着他跳出石墙,径直冲向一片混乱的清军,在他身后三个营的明军全部呐喊着冲出,端着上刺刀的荡寇铳,就像汹涌的怒涛般撞上了清军,在无数呐喊声中,半年多几乎每天不断练习的刺杀动作中,一支支细长的三棱锥状刺刀瞬间没入清军士兵的身体。

    此时这些最简单的动作成了最有效的杀戮手段,那些被冲散后失去了阵型保护的清军,第一次面对这种战术时反而很不适应。

    他们掩护盾车的长矛太长。

    盾车后作为主力的弓箭手只有佩刀又太短。

    刀牌手倒是还好,毕竟他们的盾牌还有点用,但可惜这不是他们结阵时候,互相之间没有了配合,而两两一组的明军从训练之初就互相配合,甚至经常和旧军进行刺刀战术的对抗训练,主要针对的目标就是刀牌手。两个明军盯住一个清军刀牌手,一人全力捅盾牌,木制蒙牛皮的盾牌,挡不住三棱锥状刺刀全力突刺,刺穿后立刻回夺拖住清军,另外一名士兵手中刺刀接着就从侧面捅过去了。

    最终的结果是,混乱的肉搏战中明军居然占据优势。

    当然,更重要的是骑兵。

    挥舞着那把巨型陌刀的杨丰带着锦衣卫铁骑,就像噩梦般笼罩在战场上所有清军心头,他纵横驰骋,所向披靡,所有试图结阵的清军,统统都被他硬生生撞开,然后紧接着明军步兵挺着刺刀汹涌而入,而他则踏着满地清军的死尸扑向下一处目标。

    清军毫无悬念地溃败了。

    “一鼓作气,夺取青石关!”

    马背上杨丰挥舞着陌刀亢奋地吼道。

    紧接着他调转马头,直接扑向溃败的清军后背,他身后锦衣卫铁骑紧紧跟随,而在锦衣卫后面是带着狂热的步兵,他们一路追杀着,很快就到了青石关。

    因为山路狭窄,溃败的清军争抢逃命机会,已经彻底失去秩序,那些争先恐后的士兵们疯一样拥挤向前,不断有人被同伴推倒踩在马蹄下或者脚下,这座在山脊劈山而建的著名关隘,此时反而成了溃败清军的最大障碍,数千人拥挤在这条狭窄的通道内拼命向前,但受限于关门宽度,却始终无法加快通过的度。

    这是致命的。

    因为在他们身后杨丰正疯狂地挥动陌刀,就像收割庄稼般不停一片片斩断清军士兵的肢体,在他脚下死尸和鲜血不断地堆积着。

    而就在同时,明军步兵则迅抢占两旁山脊。

    这些几乎过一半出身棚民和寮民的荡寇营士兵
活死人法则帖吧
,可以说从学会走路就在山间奔跑,在南方作为贱民,他们根本不被允许在平原居住,只能依靠在山间采集和狩猎为生,可以说他们就是天生的山地步兵,而石城山这样的小山,和南方那些深山密林相比起来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健步如飞的绑腿步兵们纷纷冲上两旁山脊,居高临下开始对着清军射击。

    这完全就是一边倒的屠杀。

    在劈山形成的峡谷内拥挤着的清军就是待宰羔羊,站在两旁的明军只需要不断重复他们装弹开火的过程就行,几乎都完全不需要瞄准,随便往下大致上开一枪就能打中目标。

    那些倒霉的清军,如果真正在平地上交锋,丝毫不会输于这些明军士兵,但如今被挤在青石关前,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头顶这些身穿红衣的士兵,举着一支支鸟铳不停向他们倾泻子弹,然后打得他们死尸不停堆积,因为两旁是劈山形成的峭壁,他们却根本没有能力爬上去还击,唯一能做的只有或者向前或者向后。

    而前面是一道狭窄的关门,后面是一头狂暴的恶龙。

    他们无路可走。

    只能绝望地等待死亡的降临。

    这场肆无忌惮的tu杀持续了十几分钟,除了不足一千五百人逃过青石关以外,剩余三千多清军全部留在了关南,或者也可以说死在了关南。

    而青石关前这条狭窄的通道内,竟然堆积了过一千五百具尸体,甚至还有人不是被明军打死,而是被多层死尸压在下面给闷死或者说被鲜血淹死的,哪怕是杨丰看到关前这尸山血海的一幕也感觉有些头皮麻,这不是过去战场范围大,死尸多点也显不出什么,这完全就是层层叠叠堆积到让人生出密集恐惧症的程度。

    那些清理战场的明军,干脆一边吐着一边清理。

    尽管这都是他们干的。

    “陛下,鞑子弃青石堡。”

    梁诚说道。

    青石关北还有一座小坞堡,和青石关为一个防御体系,但很显然清军已经破胆,连防守的勇气都没有了。

    “没必要管那里,守住青石关就行,立刻派人去锦州,传旨给唐钰和曹友义,让他们向辽河进攻,度不必太快,步步为营,只要一个月内到达西平堡就行,另外再调宁远的左翼第四镇过来。这建奴看来已经快山穷水尽了,看看眼前这些士兵,老的老小的小,这个能有多大?十五?连这样的半大崽子都上战场了,居然还妄想着南侵中原,真是不自量力!既然这样就干脆给他们来个痛快的,直接向北打进沈阳去!”

    杨丰踢着脚下一具死尸说道。

    他的确没想到清军都已经困顿到了这种地步。

    他知道关外清军缺乏青壮年,但却不知道居然缺乏到了这种地步,这一战能打得如此轻松很大程度上就是清军战斗力大不如前,一开始他还没往这方面去想,但现在一看这遍地死尸就明白了其中原因,这里面根本连一半青壮年都没有,绝大多数都是半老头子和半大孩子。

    这支清军如此,那么辽东的据说五六万八旗,肯定也同样是如此。

    这完全就是山穷水尽。

    这就和二战末期那些日军本土防卫师团一个德性了。

    事实上仔细算,清军目前情况也的确和二战末日军差不多,精锐的青壮年都被隔绝在外,日军精锐被隔绝在南洋,清军精锐被隔绝在关内,剩下老家都只能拼凑老弱病残来防守。

    既然这样……

    那就趁他病要他命!

    趁着关外清军山穷水尽,直接向沈阳进攻!

    明军在锦州和广宁还有四万大军,都是过去多次跟着皇上血战沙场的精锐,而且还有神威无敌大将军炮和迫击炮,他们完全可以只留下一万警戒后方的蒙古人,然后剩余三万向东进攻,张名振部下还有整整一万水军,另外黄蜚所部还有两万杂牌水军在登州,由他和张名振汇合,再加唐钰的6路,合兵水6六万攻牛庄。

    而荡寇旅,再加上由唐钰的弟弟唐铨指挥的左翼第四镇,由杨丰亲自指挥向北,目标直指海城,最终三路大军会师于牛庄海城再继续向北攻辽阳。

    直至沈阳。

    不过他还需要面对一个严重的问题。

    那就是吴三桂能不能在冀东再次顶住多尔衮,可想而知一旦他攻沈阳,那么多尔衮肯定全力向冀东进攻,而且这一次那些士绅也不会再三心二意,也就是说那三十万绿营肯定要加入进攻的行列。

    这样吴三桂那里就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