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九十一章 碾压才是王道啊

第九十一章 碾压才是王道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此地何名!”

    杨丰端坐战马上,手中长刀平担在右肩,在密集的枪炮声中目视前方说道。

    在他前方一片夹在两山之间的开阔谷地内,一队队荡寇旅士兵正站在残破的石墙后,不停重复着装弹瞄准开火的简单动作,枪口喷射的火焰和弥漫战场的硝烟中,密集的子弹不断飞向前方,六门四斤半野战炮再他们中间同样不断向出怒吼。而在他们对面是大批推着盾车前进的清军,炮弹呼啸着撞在盾车上,带着碎片和未尽的动能又撞碎后士兵的身体,那些靠得太近的盾车,同样在密集子弹下被打得碎片纷纷,穿透盾车的铅制子弹打得后面清军不断倒下。

    甚至还有特意挑选出的大个掷弹手,向靠近的清军投出沉重的黑火药手榴弹。

    爆炸火光中清军一片哀嚎。

    “陛下,此地俗名金殿山。”

    梁诚展开手中地图说道。

    “呃,这名字起的倒挺有魄力。”

    杨丰看着脚下最多也就几十米高,两三百米长,不过百米宽的小山包无语道。

    “回陛下,此地据说乃高句丽窃据时代古城所在,外围那些石墙残基就是当年城墙,当初唐太宗征高丽之时,建安之战的战场就是这里,这座小山是城内守将的帅府,张亮率领的唐军水师营垒未固之时突遭敌攻击,张亮怯懦不知所措,然唐军依然在副将张金树率领下击败敌军。”

    一旁向导说。

    明军不缺向导,那些逃难至山东然后返回的流民,有很多世世代代生活在这一带,包括明军水师中也有大量这一带的士兵,辽东半岛沦陷时,光山东登州一地接收的这一带难民就过三万。

    “唐太宗征高丽战于此,朕征建奴亦战于此,不知朕能否如唐太宗般得一薛仁贵!”

    杨丰感慨道。

    他现在的确缺少一个好的将军,他不适合指挥工作,他的计划整个实际上已经破产,原因是他纸上谈兵,高估了这个时代的交通。

    在他计划中,明军绕开盖州城沿清河而上,在团甸渡清河到这里,整个路程不过四十里而已,虽然没有大路,但因为都是平地和小丘陵,走那些乡间小路也没问题,荡寇旅别的方面不敢说,那徒步奔袭能力绝对碾压这个时代绝大多数军队。

    毕竟这个时代的军队不会经常性被逼着武装越野。

    然而他还是失败了。

    哪怕他的三个步兵营撇下炮兵营全奔袭,走完这段路也足足花了大半天时间,最终没能抢在耀州南下的清军前面,夺取青石关然后关闭盖州大门。

    然后就是现在的局面。

    好在清军数量也并不多,这是从耀州驿,也就是现代的大石桥南下的,那里到这里和明军从盖州的基地出,路程实际上差不多,但他们走的是官道可快得多,尽管有信息传递的延误,但仍旧抢在明军前面通过青石关。不过到达的只有耀州一带的,辽南清军分散在海州,牛庄,岫岩等各城,他们也需要一批批不断赶来,这第一批不过两千多人而已,尽管在保卫家园信念支撑下攻势凶猛,但在荡寇铳的攒射下,还是只能一次次丢下满地死尸含恨而退。

    双方实际上已经激战一整天了。

    “幸亏有这些石墙!”

    梁诚说道。

    排队枪毙时代,野战营垒防御没有胸墙是不行的,这些存在了数百年的石墙残基,正好解决了这个问题。

    “炮营怎么还没到?”

    杨丰皱着眉头向身后望去。

    紧接着一名骑兵疾驰而至迅下马行礼说道:“陛下,炮营渡河时遭遇小股旗人逆民袭击,骑兵营正在驱散。”

    “看来朕还不是个称职的指挥官啊!”

    杨丰忧郁地说。

    “鞑子援军到了!”

    梁诚一脸凝重地说。

    青石关方向大队的清军骑兵正在汹涌而来,看数量不会少于三千,看那穿着和旗号是正黄旗,这支援军的到达,让正在进攻的清军士气高涨,很显然局面对明军不利,杨丰的防御核心是炮营的十二门九斤炮,但现在这东西迟迟不能到达,仅靠三个步兵营的六门四斤半炮和荡寇铳很难压制大举进攻的清军。

    正在防御的明军一阵慌乱。

    这些第一次上战场的士兵们到目前为止表现合格,依靠着那些石墙的掩护,他们按照无数次训练出来的方式机械地向外射击,纵然头顶不断有利箭落下,纵然最近处清军都到了几丈外,也没有出现后退的,但他们毕竟也都只是些初上战场的新兵,一遇到不利局面立刻显露出心理素质不足。

    很显然这时候保姆该出面了。

    “幸好朕还是个称职的猛将!”

    杨丰说完把手中巨大的陌刀向前一
重生石榴花开笔趣阁
指,紧接着吼叫:“锦衣卫,随朕杀敌去也!”

    他身后列阵的五百锦衣卫铁骑立刻出狂热的吼声,紧接着那十二面龙旗挥动,就在同时杨丰催动了战马,然后所有锦衣卫全部催动了战马,配着铁板护胸和面甲的战马,驮着背上身穿类似四镜甲一样链板甲的锦衣卫铁骑,踏着雷鸣般的马蹄声,跟随着那十二面龙旗,如同一支巨大的尖刺般撞向进攻的清军。

    呃,他们没穿铁罐头,全身板甲还是太夸张了。

    虽然制造板甲已经没有任何技术上的难度,但全身板甲的士兵那些小蒙古马也驮不动啊!

    “我就知道会这样!”

    此时在清军后方,刚刚赶到的野猪皮的九儿子,正黄旗梅勒章京,三等奉国将军巴布泰骑在马上看着这一幕悲愤地说。

    “列阵!”

    他毫不犹豫地吼道。

    和他那特殊的身份不同,他无论官还是爵都堪称低微,奉国将军在宗室爵位里面实际上排名倒数第二,更何况还仅仅是个三等,梅勒章京充其量相当于明军里面的副将,这是个什么货色就不用说了,刚刚被荡寇旅打死割了脑袋的伊勒慎就是个梅勒,虽然巴布泰是庶出,但顶着野猪皮儿子的招牌,至今还混得这么惨就很奇葩了。

    他不想来干这种送死的活儿啊!

    但一听说那狗皇帝亲征,盛京城里王公大臣们全萎了,一帮亲王贝勒没一个敢来。

    济尔哈朗,代善和豪格三个狗娘养的居然把在辽阳的他推了出来,亲王郡王贝勒不派,两蓝旗那些固山巴牙喇纛不派,居然派他一个梅勒过来,还假惺惺说什么借太祖之威名,玛的,封官拜爵时候怎么忘了,这摆明了就是在说身为太祖之子,你有责任去死,你死了我们会烧纸的。

    太祖之子怎么了,太祖之子就该死吗?

    那代善为何不来?

    可怜太祖活到顺治年的儿子总共也就还有代善,阿拜,阿巴泰,阿济格兄弟仨,再加上他和赖慕布这八个,去年让那狗皇帝一年撕了四分之一,还有一个多铎据说至今不能下床,而且右胳膊截肢了,左眼瞎了,甚至就连第三条腿也废了,虽然不是那狗皇帝下的手,但账也肯定得算在他头上,实际上就是总共八个被他弄死了俩弄残了一个。

    他简直就是爱新觉罗家的噩梦啊!

    巴布泰不想做第四个啊!

    但现在,可由不得他了。

    “快,快,阵型再厚些!”

    看着那个逐渐在形成的巨大三角形,想着那一堆饮恨在这东西前的八旗名将,他在清军后方不停地来回奔跑惊慌吼叫着。

    在他前面,所有原本进攻的清军全部后撤,并且迅以盾车为依托,组成一道道墙壁,在这些用铁板,牛皮和厚木组成的墙壁后面,手持长矛鸟铳弓箭的清军战战兢兢地盯着前方,盯着那道从明军中汹涌而出的铁骑洪流和最前方那个噩梦般的身影,他手中巨大陌刀反射着耀眼的阳光,仿佛拿着一道实质化的闪电,随时都有可能带着来自上天的威力劈落。

    然而最先劈落的不是这个。

    “呃,那是什么?”

    巴布泰茫然地看着已经不足五十丈的那狗皇帝。

    后者的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柄大锤,那锤头比成年人脑袋还要大一圈儿,就是下面的锤柄很短,紧接着还没等巴布泰弄明白此物是什么,就看见一名锦衣卫的手往前一伸,然后隐约的火光从那锤柄上冒了出来,此时那狗皇帝距离盾车防线前沿已经不足二十丈了,他的手臂猛然向上一扬,那铁锤带着火光骤然飞了过来。

    “火药桶!”

    巴布泰立刻出一声惊恐地尖叫。

    他终于明白那是什么了。

    但也已经晚了。

    一枚近五十斤重的巨型手榴弹被杨丰抛出五十米,然后冲击正面的清军头顶轰然炸开,狂暴的力量夹着里面数以千计的钢珠如狂风暴雨般砸下,清军防线正面就像被洪水冲开的河堤般,几乎瞬间就被炸出一个大口子,爆炸点下方一片地狱,那些被钢珠打得遍体鳞伤的清军士兵,无不在地上痛苦都哀嚎着。

    然而这仅仅是噩梦的开始。

    还没等清军从混乱中清醒过来,铁骑的洪流就从这个缺口撞了进去,狂奔的战马踏着遍地哀嚎的清军,瞬间凿穿了他们的阵型,以挥舞着巨型陌刀的杨丰为前锋,直扑在后方指挥的巴布泰。

    感谢书友这位书友真厉害,碧落黄泉教主,秋天e枫叶,金木真公,雨夜金陵,gjo6231y的打赏,我又没存稿了,好不容易攒了两章,昨天看了整整一天孩子,结果一个字也没顾上写,晚上才写了一章,结果今天又看了一上午,好不容易才得空,下午那章尽力吧,还有,下个月一号上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