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八十九章 抄家去

第八十九章 抄家去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不是个好兆头啊!”

    盖州城守官傅喀纳一边吃着午饭,一边看着外面阴沉沉的天空自言自语道。

    “主子!”

    他这话刚说完,骤然间外面传来一声撕心裂肺地悲号。

    傅喀纳嘴里一根鱼刺还没来得及往外吐呢,被吓得直接就那么咽了下去,坚硬的鱼刺不出任何意外地卡在了食道里,刚被封了三等阿达哈哈番的傅将军一张嘴就感觉喉咙里难受,一时间甚至说不出话来,坐在那里憋得脸通红一阵干呕。

    “呃?”

    扑进来的包衣一脸懵逼地趴在那里。

    “大人,明军来犯!”

    就在同时一名军官冲进来喊道。

    “你这狗奴才!”

    顺过气来的傅将军顾不上理他,指着那包衣悲愤地骂道。

    与此同时他以最快度抓起一个馒头塞进嘴里,猛得咬了一口使劲往下咽,就像被掐住脖子的鸭子一样,在喉咙里出一阵怪异的声响,不过那馒头终于还是咽下去了,傅将军很显然好受了许多,他用手抚摸着胸口长出了一口气。

    “大人?”

    那军官凑到跟前试探着问。

    傅将军抬起头张开嘴刚要说什么,骤然脸色一变,一口鲜血猛得喷出,瞬间糊了军官一脸。

    “快来人呐!”

    那包衣再次出撕心裂肺的尖叫。

    城守衙门一片混乱。

    然而更加混乱的是城墙上。

    这座著名的古城城墙上,所有守军都在惊慌地奔跑着冲向自己的岗位,鼓楼上的钟声不断地敲响,沉闷的鼓声也在敲击,那些满汉八旗的士兵们,都在惊恐地望着西边的大海。在那一片蔚蓝的海面上,伴着正在涨潮的海水,一支庞大的舰队正在海浪推动下缓缓而来,不计其数的战舰组成了帆樯如林的壮观场景,而那些大型战舰甲板上,一门门大炮看得清军触目惊心。

    当然,更触目惊心的是那艘最大的战舰上,竖着十二面迎风招展的龙旗,还有一顶黄曲柄盖。

    那狗皇帝来了。

    “这就是盖州城,不小嘛!”

    杨丰看着远处那座四方形古城说道。

    “陛下,这一带盖州,复州,金州都是大城,不过自辽阳沦陷后,这一带的百姓都难逃至山东,再加上后来毛文龙打过来又在金复拉锯了一番,整个这一带几乎完全被荒废了。鞑子人口少,填不了这么多地方,只有盖州向北有人,从熊岳城向南就基本上无人了,不过鞑子无能战之水师,最多在鸭绿江上有些小船而已,故朝廷水师仍然能够控制石城岛等海岛。”

    张名振说道。

    杨丰也是到山海关之后才知道明军居然还占据着石城岛,而且还有一个石城岛总兵马登洪,另外还有朝鲜那个著名的明粉林庆业也在那里,他俩目前都在黄蜚部下。

    “可惜了毛文龙啊!”

    他不无感慨地说道。

    “登陆吧!”

    紧接着他说道。

    “陛下,清河河小水浅,舰队里面的大船只能乘潮而进,最多不过三个时辰就得退出!”

    张名振提醒他。

    “不用担心,朕自有分寸!”

    杨丰拍了拍他肩膀说。

    张名振也不再多说,事实上有皇上御驾亲征,也的确没什么可担心的东西,他紧接着行礼后退,指挥各舰乘着正在上涨的潮水驶入大清河口。

    至于城内守军根本没敢出来,他们总共就才一千守军,而且只有一个牛录的满州,剩下的全是汉军,那狗皇帝暴打一千八旗满州精锐的例子可不只一个,就这点人马出城跟自杀一样,城墙上好歹还有大炮呢。

    更何况傅将军这时候正呕血呢!

    盖州城守军眼看着明军战舰趁着潮水进入大清河,然后开始放下舢板运送士兵在两边同时上岸,那狗皇帝是第一个登上北岸的,看着他拎一把长得吓人的大刀站在岸边,城里的守军就更不敢出来了,那大刀可是和那巨斧一样,都快被演绎成妖魔的法宝了,科尔沁部被那东西劈了上千人呢。他们都战战兢兢地趴在城墙上,眼睁睁看着那些身穿红衣扛着鸟铳的明军源源不断登岸,然后在军官指挥下开始以河岸为依托,用泥土堆起简易的胸墙,另外在胸墙外围就近砍伐树木制造鹿角。

    甚至还抬出一种奇怪的就跟蛇一样的铁丝圈,在那些鹿角之间一道道固定下来。

    呃,那是铁丝网。

    蛇形铁丝网。

    很快满潮期过去,大清河中的明军舰队里面大舰随潮水退出,而五千明军也全部登陆,并且分出一部开始向南进军,在盖州南边还有一座小的清军据点熊岳城,那里驻扎着少量清军。而北岸的明军则迅建立起了勉强堪用的防线,然后开始在河边修筑简易码头,虽然盖州城南也有码头,但却在城墙上火力射程内,紧接着一些运输大炮的小船靠
相思闲sodu
岸,开始卸下一门门大炮,很显然他们并不准备立刻进攻,这也让守军松了口气。

    而就在此时,这个噩耗也被接力的快马送到了牛庄。

    得到这个噩耗之后,驻防牛庄的镶蓝旗固山额真巴都礼一口老血差点喷出去,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杨丰居然会跟他玩侧翼登陆,他很清楚一但明军夺取盖州城意味着什么。从盖州向北就进入旗人的主要聚居区了,那狗皇帝在这条线上站稳脚跟,依靠着源源不断的海上补给再加他那强悍战斗力,一直向北突进的话,那这辽东旗人可就得血流成河了,尤其这时候马上就到春播了,他不停骚扰无法耕种的话冬天可是要饿死人的。

    这家伙反应很快,就在向沈阳奏报同时,从牛庄,海州等地调集的五千八旗先南下增援。

    不过最先到达的却是从南边北上的熊岳城守军。

    盖州西南三十里望海台山口。

    “玛的,一群鸟铳兵就把这些兔崽子吓住了。”

    镶黄旗三等梅勒章京伊勒慎看着前方匆忙列阵的明军,摸着白胡子一脸无语地说道。

    这老家伙今年七十五了,也是跟着野猪皮父子打了一辈子仗的,实际上之前年纪大被革职,但因为现在八旗实在没青壮年,只好又把他复职,重新充当熊岳城守将,但谁也没指望他还能打,熊岳城也不是前线,无非警戒而已。他手中总共一个牛录,其实并没有接到命令,他在盖州南边呢,但这一带是他的防区,包括盖州守军也是归他指挥,只不过他的驻地是熊岳城而已。

    很显然他并没有把阻击他的仅仅一千明军放在眼里。

    更何况这还是一千步兵。

    而且是步兵中最没战斗力的鸟铳兵。

    而且是既没有盾牌,也没有长矛手,连偏厢车都没有,只有两门小炮和最多一千连棉甲好像都没有的轻步兵,这样的货色别说他有一个牛录了,他就是有三十个八旗健儿,他都自信能一口气给冲散了。

    “大人,杀吧,让那些小崽子们看看,咱们老八旗是怎么打仗的!”

    他旁边一个老兵说道。

    这个牛录也绝大多数都是四十以上的老兵,青壮年去年一年消耗太多,这些都爷爷辈的也不得不重新披甲,但这些老家伙的确年纪大,可无论哪一个都是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无论哪一个手底下都砍过几十上百汉人的脑袋,那作战经验之丰富可不是年轻一辈能相提并论,他们从对面明军的构成,一眼就看出了这场战斗的结果。

    “冲,一鼓作气!”

    伊勒慎拎起长矛吼道。

    “要不要分兵攻侧翼”

    那老兵说道。

    “有这必要吗?”

    伊勒慎无语道。

    的确没必要,就那不到一千明军冲过去踩就行。

    三百镶黄旗满州老兵迅端起了长矛,紧接着催动战马以伊勒慎为核心形成拉长三角,向着明军起了冲锋。

    “镇定,别乱!”

    荡寇旅步兵第二营营长朱益吾手持军刀喊道。

    江西棚民出身的他,因为为人豪爽仗义,所以在荡寇旅很受尊敬,在推举军官时候,被全营投票选为营长,第一次参战的他尽管心怦怦跳,但仍旧强忍着恐慌履行自己职责,他知道皇上就在北边不远处,一想到皇上的身影,远处的鞑子似乎也没有那么可怕了。

    最多不过一死。

    为这样的好皇上,战死是荣耀。

    他深吸一口气,手中雁翎刀向前一指吼道:“开炮!”

    他身旁两门四斤半野战炮的后面,按照火炮参数表,刚刚完成瞄准的炮手,迅将手中点火杆的火绳杵进点火孔,随着震耳欲聋的炮声,伴着膛口喷射的火焰,两枚炮弹骤然飞出,瞬间打在冲锋的清军中,眼看着几名清军被打得支离破碎。

    两名浙东堕民出身的炮手立刻欢呼起来。

    就在同时其他炮兵以最快度在不到半分钟内完成装填。

    大炮再次出怒吼。

    “举铳!”

    朱益吾看着已经不足百丈的清军吼道。

    战战兢兢列阵的那些荡寇营士兵们,强忍着心中恐惧,颤抖着纷纷举起上刺刀的荡寇铳,而就在同时,那两门大炮出了第三轮怒吼,只不过这时候射出的已经变成了散弹,用锡皮桶装的大号铅弹呼啸喷出,瞬间打在已经不足五十丈的清军中,清军骑兵就像踏上无数陷阱般,立刻被打得一片人仰马翻。

    看着这一幕荡寇旅的士兵们心中平稳了很多。

    就在炮兵开始重新装填散弹的时候,随着营长的口令,所有士兵开始瞄准。

    “开火!”

    朱益吾手中雁翎刀向前一指怒吼一声。

    感谢书友吾决不跪舔,gao先生,北方保健,碧落黄泉教主,卍98,秋天e枫叶,骆驼搭恩骑士,明星光,黑夜的猫oooo,星官1969等人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