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八十八章 春暖花开,猛兽出窝

第八十八章 春暖花开,猛兽出窝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高弘图也被这两个数字惊呆了。

    好歹他这个人还算是有点节操的,否则最后也不会绝食殉国了,虽然这一次他实际上是来为北方官员士绅求情的,但此时仍旧被这些家伙的无耻给震撼了。

    好歹你们也要点脸啊!

    你们不要脸到如此地步,我们现在也没法转圜啊!

    话说他现在也明白皇上为什么性情大变了,这搁谁身上也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啊,二十万两和七千万两,这样的对比下再想想自己那些死难的亲人,连他都感觉自己有一种要把北京那些文武大臣杀之为快的冲动。能不要脸到如此地步,也的确枉读那些圣贤书了,这纯属自作孽不可活,尤其是再结合李自成逃出北京后他们宁可迎鞑子,也不肯重新迎皇上恶行,此时高尚书也有一种深深地无力感。

    这地都没法洗啊!

    “高卿,你是个忠臣,朕信得过你,朕也可以明确告诉你,朕不会再赦免任何一个背叛过朕的人,朕不会再给那些墙头草任何机会,对那些忠于朕的人,朕不会吝惜任何赏赐,但对那些背叛过朕的人,朕也绝对不会放过,朕要让这天下都明白,忠就是忠,奸就是奸,要做忠臣就别做奸臣,既然做了奸臣那也就没有资格再做忠臣!”

    杨丰恶狠狠地说道。

    就这样,北方士绅对皇帝陛下的最后一丝幻想,也彻底破灭了,没有任何挽回余地了,双方可以说正式决裂。

    至于江南士绅……

    他们也没有了退路。

    难不成他们还能投靠这时候唯一一个圣主明君?他们倒也不是做不出这种事情来,可就算他们想也够不着啊,中间还隔着个李自成呢!再说投靠也没用,他们就算投靠多尔衮,后者也不可能进攻李自成给他们解围,因为那样的话皇上会继续在多尔衮背后捅刀子。总之这时候他们唯一的选择就是守住长江,只要李自成过了长江,那么皇上总是能找到借口来收拾他们的,他们又不是傻子,皇上在北方的表现明显就是在跟他们算这些年的总账,只不过还给他们留了一线余地而已,而这个余地就是他们必须守住长江。

    当然,这已经与杨丰无关了。

    春暖花开。

    他也该活动活动了。

    宁远。

    “开火!”

    随着一名军官的吼声,十二门九斤青铜炮同时出怒吼,炮口喷射的火光中,十二枚炮弹呼啸着划过天空,打在远处无数身上套着纸制八旗服装的稻草人中间,沉重的炮弹带着强大的动能就像狂暴的猛兽般,瞬间打出了一道道碎片纷飞的通道,很显然如果换成真人的话,这将是一道道血肉堆积的通道。

    “不错,训练得不错!”

    杨丰满意地说。

    “是陛下教的那些东西好!”

    王承恩忙说道。

    他几乎常驻宁远,专门负责荡寇军的训练,而训练的内容全都是皇上编制的,当然,把纸面的东西变成现实,仍旧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老王这大半年也算是殚精竭虑了,实际上比崇祯还小几岁的他脑袋上都出现白头了,而在经过了大半年的训练之后,这是检验成果的时候了。

    “命令步兵上前!”

    杨丰说道。

    他身后那面巨大的战鼓立刻敲响,一名旗手挥动了手中的旗帜。

    “前进!”

    “前进!”

    ……

    在他脚下的高地前方,空旷的荒野上军官的喊声接连不断响起,一个个由三列步兵组成的小型横阵中,那些肩扛着上刺刀的荡寇铳的士兵立刻迈步,在军官,旗手和号手带领下向前。这些士兵在经过了长时间严格地训练,尤其是皇上不时进行另类考核的逼迫下,至少在队列方面绝对没有任何问题,甚至和电影中的龙虾兵们也差不多。

    事实上因为身上的猩红色军服,他们的确也跟电影里的龙虾兵差不多。

    “停!”

    很快军官的吼声再次纷纷响起。

    这些军官并不是任命,而是由士兵自己选,这是一支完全从一片空白中建立起的军队,上哪儿去找军官?所以干脆让士兵自己选,反正上战场是要带着他们拼命的,他们自己信得过谁就选谁,旅级军官没有,杨丰自己就兼着指挥官,但营级及以下军官全是士兵自己选。

    但这些军官不是最终任命。

    他们能否真正获得自己目前所担任的职务,另外还有这个职务带来的一切好处,那还得看以后的实战表现。

    随着这些军官的吼声,一个个步兵横阵中,那些前
弃女逆袭攻略小说5200
进的士兵迅站住,紧接着开始在军官的吼声中纷纷举起荡寇铳,将枪口对准了差不多八十米外的那些稻草人,当开火的命令下达后,所有人几乎同时扣动扳机,黑火药喷射的硝烟在他们的阵型前形成一片壮观的云雾,云雾中密集的火光闪耀,看着这一幕杨丰感觉自己就像战场上的小拿拿。

    第一轮射击结束。

    那些士兵们迅开始装填弹药。

    就在同时,大批负责统计的锦衣卫上前,很快数出了稻草人里面中弹的数量。

    “陛下,总共一千个稻草人,被炮弹击毁六十个,全部算作击毙和重伤挪走,第一营四个步兵哨,八百支荡寇铳一轮齐射,总计七百七十支荡寇铳射出子弹,剩余稻草人被子弹击中八十五个,其中击中致命处的有三十个算击毙挪走,非致命处但无法作战的二十八个挪走,剩余还能坚持作战的保留。”

    梁诚很快汇报。

    “命中率还是稍低了!”

    杨丰说道。

    “陛下,有些士兵刚刚到荡寇铳,训练的时间还短。”

    王承恩小心翼翼地说。

    “继续前进!十丈距离射击,两分钟持续射,所有稻草人务必全部击中,否则所有士兵今天的饭都不要吃了。”

    杨丰说道。

    他身旁令旗再次挥动。

    接受检验的第一营士兵立刻继续向前,很快到达距离稻草人三十多米处,随着军官的命令下达,开始以最快度重复着装填弹药瞄准扣扳机的动作。

    两分钟时间里,所有士兵全部拼命地加快着度,随着密密麻麻的枪声不断响起,在枪口喷射的火光和硝烟中,子弹不停地一片片飞向剩余八百多个稻草人,那些士兵几乎变成了机器,日常无数次训练的成果在此展现,整整两分钟时间里,枪声就始终没停止过。

    两分钟很快过去。

    “陛下,剩余所有稻草人全部中弹,其中伤在致命处三百五十一个算击毙,非致命处,但失去作战能力的两百三十二个,剩余都是还能保持战斗能力的轻伤,不过战场上不会出现这种情况,臣估计哪怕以鞑子的凶悍,也无法支撑过这两分钟。”

    梁诚很快汇报。

    “但战场上我们的士兵也不会这么从容镇定,他们一样会恐惧慌乱然后把子弹打上天,他们甚至会把通条当子弹打出去,你去检查一下那些士兵的枪,看看有没有里面塞满子弹的。”

    杨丰说道。

    “呃?”

    梁诚愕然了一下,赶紧带手下跑去检查,然后很快抱着五支荡寇铳一脸无语地跑回来了。

    “陛下,一共五个这样的,最多一支塞了七颗子弹,从第一颗子弹他就没打出去,自己还不知道,然后不停地往里面塞。”

    他说道。

    “把这五个拉到一旁,一人抽一鞭子长长记性,你再去检查一下士兵剩余子弹,统计一下他们射出的子弹数量。”

    杨丰说道。

    很快就在那五个倒霉士兵的惨叫声中,梁都指挥使完成统计。

    “陛下,所有士兵一共射出了四千八百一十二颗子弹,其中最少的射出了四颗,最多的射出了八颗,另外有十二支荡寇铳因为损坏不能开火,有七支应该是士兵保养不善导致部件锈蚀,另外五支则是制造的问题。”

    他说道。

    “射出八颗子弹的有几个?”

    杨丰问。

    “二十一个!”

    梁诚说。

    “每人赏十两银子,那些只射出四颗子弹的今天别吃饭了,至于因为武器保养不善而导致荡寇铳损坏的,一人抽一鞭子,还有他们的伙长统统跟着挨一鞭子,以后这件事作为制度定下,各队哨营长不定期检查士兵的武器,现保养不善的,伙长和士兵统统挨鞭子,至于是制造问题的送到工部给宋尚书,查出原因按照零件上的编号查找,所有从零件制造者到装配者到质检者统统扣一个月工钱。”

    杨丰说道。

    事实上所有这些都是不可避免地,无论是士兵命中率,还是枪支故障率,这都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这也就意味着这支军队至少在训练上已经没问题,剩下的就不是训练能解决,他们需要真正上战场去见见血了.

    至于目标杨丰也已经选好了.

    就在梁诚和王承恩忙着去奖惩那些士兵的时候,禁军水师第一镇总兵张名振率领的水师舰队,也已经到达了觉华岛,接下来这些战舰将满载荡寇旅全军开始他们的第一次远征。

    目标……

    盖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