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八十六章 繁华落尽

第八十六章 繁华落尽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就是朕要的东西?”

    在这片工厂里一间较大的厂房内,皇帝陛下看着面前一堆刚刚铸造出来的零件说道。

    “回万岁,这就是您的机器。”

    一个老工匠说道。

    这里正在制造的就是大明第一台蒸汽机,核心是一截已经截开的高压合金钢管,直径足有半米多粗,这本身就是高压蒸汽管道,那都是承受现代汽轮机高压力的,用作初级版蒸汽机汽缸当然没问题,而问题是加工这东西实在太困难,在没有机械可用的情况下,四名工匠以畜力砂轮硬磨的方式,一直磨了好几天才截开,并且将断面修整平滑。

    至于其他零件,就只能自己来制造了。

    “陛下请看。”

    那老工匠说道。

    紧接着他和另外一名工匠将这截钢管抬到一个铸造出来生铁端头上,下面已经垫好了密封用的紫铜垫,接着又将一个铸造出来的活塞直接放进里面,铸铁的活塞经过了反复打磨,表面光亮如镜,因为尺寸和钢管的内径相差极小,表面还抹了油,放下去的时候,甚至能感受到一阵风从钢管是一个孔中喷出。

    接着又盖上了一个中间带圆孔的端盖,使活塞的轴正好穿过中间的圆孔。

    然后这才小心翼翼放到,用两端带丝的钢辊穿过两个端盖四角各自预留的孔,接着就开始上螺帽了,把螺帽全部拧紧后,一个汽缸就赫然摆在杨丰面前,他蹲下身子抓住那轴向外一拉,手感很平滑地被他拉出一截。

    “不错!”

    杨丰将活塞重新推进去,然后又满意地说。

    “陛下,其他地方的漏气倒是不足为虑,就是这个轴的位置必然会漏气,臣等此时是给它用了一个铜套子镶在里面,让打磨光滑的轴穿过铜套,然后用的时候不停地向里面注油润滑,不过仍旧很难保证不漏气,毕竟这东西是要来回活动的。”

    那工匠小心翼翼地说。

    “无妨,些许漏气,不足为虑!”

    杨丰说道。

    这东西以后再说,不行就上密封圈,不过是小事而已。

    “你们估计还有多久能把这东西真正做出来?”

    他说道。

    “估计最多再有一个月,但做出来以后,小人也不敢保证是否会出一些问题,这机械都是用着修修改改才能好用的。”

    那工匠说。

    “很好,造出这东西来,你们四个一人赏一个男爵!”

    杨丰说道。

    他这项工作就是交给那四个能给他整体铸造开花弹的,这是他手下工匠里面技术最好的,而他们很显然也不负所托。

    四个工匠全傻了。

    工匠封爵?

    扑通一下子四个工匠全跪地上了,泣不成声地趴在那里光顾着向皇上磕头了,就连一旁的宋应星都傻眼了,他虽然知道自从经历北京之变后,皇上做事经常不按套路,很多事情怎么夸张怎么干,但匠人封爵仍旧有点过于夸张了,要知道大明制度没有军功不能封爵的,连文臣封爵都得走曲线,然而如今却连匠人都封爵,这是要闹哪样啊?

    然而杨丰才不管宋尚书在想什么呢,在这样一个时代里能凭借手艺给他造出蒸汽机,这样的人封爵那是必须的。

    对于这台蒸汽机,他并没有太多担心,这东西关键就是这个汽缸,其他都是些简单的铸件而已,管件可以用铜管,飞轮之类可以用铁铸,小的零件可以用坩埚钢铸,所有一切都在这时候能力能够解决的范围内。当然或许成本会很高,但对于这样的东西成本已经不是需要考虑的,只要有了蒸汽机,那么就算他距离火车和轮船还很遥远,但那些机械之类,也已经不必在依赖水力,而且动力会比水力更强。

    这就足够了。

    实际上一个月后,当他的蒸汽机组装起来,并且连接上的一台同样新建的锅炉后,除了稍微有点漏气,其他并没有什么真正的大毛病,然后在经过那些工匠的反复试验后,到崇祯十八年二月的时候,已经可以驱动鼓风机并且让那台最大的炼铁高炉恢复生产了,甚至因为鼓风效果比水力鼓风更强,炉温更高,炼出的铁比之前还更好。

    不过也就是在这时候,南方传来了凤阳陷落,刘良佐逃往滁州,而刘泽清杀高杰以淮安向李自成投降的消息。

    这真得是一个噩耗。

    当然,皇上也无可奈何。

    在又一次召
剑娘最新章节
集群臣大雷霆之后,皇帝陛下了一道诛刘泽清九族的诏书,这件事就算过去了,至于诛刘泽清九族什么的也就是说说而已,人家已经被李自成封了楚侯,快快乐乐地加入大顺永昌皇帝麾下,沿着运河为王师前驱顺流直奔扬州呢。

    接着噩耗不断传来。

    黄得功孤立无援,苦战数月后不得不弃合肥。

    但他没有去滁州,而是乘船南下到了安庆,这代表着另外一个噩耗,那就是南京的监国大人已经担心左良玉了,刘泽清能够杀了高杰投降李自成,那么始终坐山观虎斗的左良玉更不保险,而黄得功是唯一保证忠心的,他进据安庆无疑是防止左良玉顺流而下突袭南京。

    等到春风吹动大地时候,杨丰终于得到了扬州陷落的消息。

    刘良佐以扬州降李自成。

    淮扬督师路振飞城破自杀。

    李自成饮马长江。

    再加上此前攻下庐江的高一功,李自成的大军全线压到了长江,李来亨率领的前锋甚至耀兵浦口,南京城直面战火。

    “追封路振飞伯爵吧,还有,让刘肇基和黄斌卿各带所部到山海关来,估计用不了几天这海上也就解冻了,等港口一开他们就立刻登船,另外再下旨给唐王,南京乃是孝陵所在,无论如何都不能有失,再晓谕江南士绅,务必精诚团结,不要像那些逆臣一样,若有地方士绅官员再附逆,罔顾朝廷累世恩典者,一概依照北方例处置。”

    杨丰忧郁地说。

    “陛下,分一万就足矣,南京那边不缺兵,而咱们行在更缺兵啊,那多尔衮可一直在北京大肆扩充,据说如今光绿营就已经过三十万,恐怕开春之后还会再向行在进攻。”

    黎玉田说道。

    他说的也是实话,多尔衮这段时间正全力扩军,目标就是解决大明行在这个心腹大患,而南京那边有的是兵,还有长江天堑,多这两万不多,少这两万不少,但对于兵力少的行在,两万人也是宝贵的啊。

    “糊涂,那孝陵才是根本,若是让那闯逆再犯孝陵,朕有何面目见太祖,给刘肇基和黄斌卿一人一把尚方宝剑,那江南文武官员再有敢弃城而逃者可先斩后奏。”

    杨丰恶狠狠地说。

    看江南士绅和李自成血战无疑是一件很令人开心的事情。

    后者攻陷扬州后,完全复制了在北京的那套做法,所有没来得及跑的盐商全被抓起来,然后用一种非常有创意的办法来抄家,先把他们老老小小全抓起来先抽一顿鞭子,抽得皮开肉绽之后,接着再扔到盐缸里泡,可怜就那些锦衣玉食,天天泡在扬州瘦马中笙歌终日的盐商们,哪经得住这种折腾啊,那金银财宝是哗哗往外掏,估计李自成这一次又得狠狠捞一把了。

    不但是他,还有那些贫民。

    李自成打到扬州时候,大军已经膨胀到了八十万,那全都是沿途加入打土豪队伍的贫民,尤其是那些世世代代受盐商盘剥,一个个食不果腹成就盐商富可敌国的两淮灶户们,更是欣喜若狂般追随闯王。

    他们可是很清楚扬州谁有钱。

    这无数只蝗虫蜂拥进扬州,再加上趁火打劫的刘良佐,扬州城里开门迎闯王的贫民,运河上那些当牛做马的苦力,完全把扬州当成了狂欢的乐园,他们疯狂地洗劫一座座士绅的园林,把所有一切能抢的全抢走,金银财宝绫罗绸缎甚至桌椅家具,就连那些天天在花园中病恹恹葬花惜月的千金小姐们,都被那些脏兮兮的乱民给扛回家生猴子去了。

    据说就连很多扬州名妓都惨遭毒手,一个个原本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无一不通的清倌人,也只好在那些粗野汉子脚下吹吹吹了。

    可怜真是天街踏尽公卿骨,内库烧成锦绣灰啊!

    这样一来江南士绅别无退路。

    他们是打也得打,不打也得打,否则不但顺军渡江后会把他们的财产搜刮干净,就是事后皇帝陛下也得再搜刮一次,只不过一个要钱一个要地,他们想保住钱财和土地,那么就只能拼命守住长江,他们此时也算看明白了,那皇上被家破人亡刺激得,这时候也不是过去的皇上了。

    至少不是过去那么好糊弄的了。

    至于李自成最后能不能打过长江,这个杨丰其实并不怎么在乎,李自成就算打不过去,也把江南士绅的实力消耗干净,到时候他再下手会简单很多。

    李自成如果打过长江,那就更简单了,他可以快快乐乐地在一张白纸上去作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