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八十一章 无道昏君

第八十一章 无道昏君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回陛下,按律僧人是不用缴纳赋税的。”

    宋应星小心翼翼地说。

    “为何?”

    杨丰很不爽地问。

    “僧人不入民籍。”

    宋应星说道。

    “不入民籍难道就可以不交税了吗?不入民籍那他们又有何资格拥有田产?这个不交税那个不交税,朕算是知道朕的江山是怎么落到今天这种地步了,既然不交税那也就别要产业。传旨,出家人四大皆空,然近来僧侣醉心外物专事产业荒废佛法,为纯洁佛门净地,自今日起,行在各地所有寺庙之土地商铺林产等一并收归官产,以庙中僧侣计,每人赐衣食田三十亩,以免其为外物所扰,以明其专心礼佛之志。另外出家人以慈悲为怀,近来僧侣多以借贷生利,至有借贷者家破人亡之事,实有违佛祖之志,今特旨所有借寺庙贷者,借据一并作废不用再还了,若有以此告官者以抗旨论。”

    杨丰说道。

    他早就看那些不交税的光头们不爽了,现在终于可以对这些家伙下手了。

    “陛下,陛下请三思!”

    宋应星赶紧说道。

    这皇上捅马蜂窝上瘾了,捅完一个又一个,刚把士绅得罪完了,现在又朝僧侣下手,这些和尚可不好惹,他们在民间有着巨大影响力,那些善男信女遍布所有阶层,可以说他们有着指黑为白的能力,因为镇压士绅反抗导致皇上妖孽附体的说法早就已经开始流行,如果再得罪和尚那这个说法恐怕得坐实了。

    “三思什么?但凡有产者就得交税,不交税就别拥有产业,出家人四大皆空,养着几千亩地还空什么?还有,太祖不是说过僧人有犯yin戒着,百姓皆可捶死勿论吗?朕再加几条,犯其他所有戒律者,百姓皆可捶死勿论,朕是尊敬佛法的,朕对那些玷污佛门的假和尚绝对不能容忍,要做和尚就做真和尚,做了和尚还喝酒吃肉找女人的捶死勿论。”

    杨丰说道。

    他才不在乎呢。

    妖孽就妖孽,老百姓知道谁是为他们好就行,这段时间那些士绅在民间无所不用其极地抹黑他,但结果却毫无意义,那些得到一成地租皇田的老百姓才不搭理他们呢,皇上是妖孽?只要他给我们一成地租的皇田,他就是妖孽我们也认,更别说还有那些仙种了。

    那些士绅上蹿下跳却根本影响不了皇上声誉。

    原本他们还可以官绅勾结给杨丰破坏政策,但行在控制区如今就十二个县,关外没有士绅阶层,真正有士绅的就关内八个,这么点地方根本不具备天高皇帝远的基础啊。

    而那些士绅做不到的,换成这些光头们同样也做不到,那些土地收到手中后,还是以一成地租租给原来的佃户,杨丰就不信那些原本都得用自己血汗供养和尚,甚至还得把自己老婆献给大师们开光的佃户不感激他。

    至于和尚们的直接反抗……

    这个没什么大不了。

    关门放田见秀!

    那三千李自成的老营精锐早就饥渴难耐了。

    再不够还有锦衣卫铁骑。

    再不够还有荡寇营的新军。

    连那些士绅的反抗都被他们乱棍打了回去,他就不信和尚们的战斗力过士绅。

    然而他错了。

    和尚们的确没有士绅的战斗力,但他们也有另外一种方式来对抗他,当圣旨迅出后,大悲院的和尚先出动了,他们在大雪中整齐跪在行宫外恳请皇上赏他们一条活路,紧接着碧云寺的和尚们,栖贤寺的和尚们也来了,据说连更远的汤泉寺,宝峰禅寺等等一大堆寺庙的和尚们也正在赶来,伏阙这种壮观场面终于在行宫门前上演,甚至就连一些善男信女都加入其中。

    “你看到这是什么了吗?”

    杨丰站在他的行宫,也就是原山海关总兵府的牌坊下,看着前面趴了一地的光头说道。

    “怨气?”

    黎玉田小心翼翼地说。

    “你什么眼神儿?蛀虫,朕看到的只有蛀虫,这全都是蛀空朕江山的蛀虫。”

    杨丰愤慨地说。

    “呃,臣愚钝。”

    黎辅赶紧承认错误。

    黎辅反正知道自己早就堪比魏忠贤了,他现在也破罐子破摔,皇上那些在奔赴昏君道路上越走越远的命令,他都是一丝不苟地执行,就在这些和尚伏阙请愿的时候,在田见秀的锦衣卫特勤司保护下的官员,已经开始奔赴行在各地清查寺庙产业。他也明白这是好事,这些光头们如果加起来,可以说是大明除了皇室之外,当之无愧的头号地主,别说大悲院这样的,就是一间普通小庙也都有几百上千亩田产,更别说还有大量商铺,还
十方神王帖吧
兼着放高利贷。

    但他们是不交税的。

    大明不是没钱,只是收不上税来而已,士绅,宗室,寺庙这些乱七八糟的免税者太多了,真正交税的反而只有那些最穷苦的农民,如果所有人都一体交税的话,大明更本不可能闹到国库空虚,连几万建奴都能横行数十年的地步。上次整完那些士绅之后,虽然有着大量免税的义民,但行在的税收,却依旧出了过去这片土地上的税收,可想而知这些免税给国家造成多大危害,而庙产的危害不输士绅,如果把这些光头们的家抄了,估计不用南方的接济,光行在自己的税收都基本上能自给自足了。

    但……

    “陛下,去汤泉寺的清查队遭山贼袭击,户部一名主事遇害。”

    梁诚走到杨丰跟前说。

    “山贼?距离朕四十里外的地方居然有山贼?这简直是太可怕了,传旨给田见秀,这任务交给他了,务必要把祖山一带彻底清理干净,绝对不能让山贼危害了百姓,另外告诉他,注意保护汤泉寺僧人,万一山贼晚上去袭击汤泉寺有僧人遇害就不好了,他们可是很喜欢灭门的,至于那户部主事,追封男爵。”

    杨丰冷笑着说。

    这时候山海关四十里外居然有山贼也未免太夸张了,话说就是以前这里也没山贼,这是大明最重要的军事要塞,什么山贼敢在这种地方活动,既然敢以这种方式对抗,那就别怪他心狠手辣了。

    “呃,尊旨!”

    梁诚赶紧说道。

    “陛下,这些僧人如何处置?”

    黎玉田问道。

    “城里有救火的水龙吗?”

    杨丰问道。

    “有!”

    黎辅说道。

    “浇!”

    杨丰说完转身回宫了,他还得和宋尚书研究如何制造一台蒸汽机呢,哪有心情跟这些家伙纠缠不清。

    黎玉田看着头顶的雪花,忍不住打了个寒战,然后用怜悯的目光看着那些光头,叫过一名锦衣卫特勤司的军官嘱咐几句,而他也赶紧跑回自己的辅衙门烤火去了。那个跟着田见秀投降的锦衣卫军官,用xie恶的目光看着那些光头,向旁边一招手带着几百名同样出身的部下,很快跑到城内救火队搬来几具最新式的水铳,在后面围观百姓的茫然议论中对准了满地的光头,很快还带着一点暖意的井水,就像一条条水龙般浇向那些光头们。

    然而回宫的杨丰也没好事,这些和尚的威力无孔不入,就连他的后gong都不能幸免。

    “父皇,坤兴恳请收回旨意。”

    他便宜女儿哭着跪在他面前说道。

    可怜人家小姑娘刚去大悲院给他祈福呢,转眼他就抄人家产业大雪天拿水浇人家,这让公主殿下心里如何好过,很显然要不是她突然去祈福,她父皇还不一定想得起这事呢,这完全就是她造成的啊!一向生性柔弱的她这一次也难得勇敢一回。

    “这些国家大事,小孩子不要掺和。”

    杨丰没好气地说道。

    “父皇若不答应,坤兴就跪在这儿不起来了。”

    他便宜女儿说道。

    “呃?”

    杨丰很无语地看着她。

    不知道为什么,皇上的心中突然有一种难耐的冲动,他一下子站起身来,随手从一旁的小太监手中拿过拂尘,走到坤兴公主面前,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一把按倒在地,然后拿倒持的拂尘柄狠狠抽了下去,虽然穿了冬衣,但那拂尘柄抽在后者的小屁屁上仍旧出一声脆响,疼得坤兴公主哇一声就哭了。

    “把公主带回去禁足三日思过!”

    杨丰恶狠狠地说。

    “还有你,别跑!”

    紧接着他朝门口偷看的李秀吼道。

    刚要跑的后者战战兢兢地走进来。

    这个野丫头自从跟着杨丰以后衣食无忧,原本营养不良的身材就像爆了一样,个头半年窜起一大截,都快奔一米七了,前平后板也骤然变成前凸后翘,那两条大长腿触目惊心,就连脸蛋都开始向狐媚化展,也就是脸上那种稚气,让杨丰还每每控制住下手的。

    “刚刚谁来见过公主?”

    杨丰阴沉着脸问。

    “悲愍庵的慧静师傅。”

    李秀看了看还在哭的公主,再看看杨丰手中的拂尘,果断地卖了自己闺蜜。

    “尼姑不好好修行,居然还有胆量干预朝政了,既然如此也不用再假模假样,传旨,悲愍庵上下全部勒令还俗,官配军户,慧静妄议朝政,煽诱公主,以大逆罪处绞!”

    杨丰冷笑道。

    坤兴公主哭得更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