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八十章 跨越式发展才是王道啊

第八十章 跨越式发展才是王道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广宁城的血战并没有持续太久。

    原因很简单。

    明军手中那些香jiao水燃shao瓶太凶残了,这种杨丰灵机乍现用他剩下那三十桶香jiao水,再加上专门烧制出的长脖瓷瓶搞出来的武器,在巷战中挥了极其凶残的威力。

    明军甚至以此为核心展出了相应战术。

    广宁城内一片片房屋残骸间的街道上,随处可见以大型盾牌为前锋的明军小队,凭借着数量优势向前平推,当负隅顽抗的清军被挤压密集后,紧接着掷弹手突然站出来将一个个燃shao瓶砸向两边的墙壁,迸射开的火焰瞬间就吞噬了那些倒霉的清军。在后者的混乱中,明军的鸟铳手借助盾牌掩护开始近距离点名,喷射火焰的鸟铳,最终完成彻底的清理,然后小队继续向前,后面已经沦为配角的长矛手给满地清军伤兵挨个放血。

    这种战术很有效。

    清军的悍勇和视死如归在这东西面前毫无意义,冷兵器时代士兵之间的战斗,最重要的就是密集阵型,结阵的士兵是最强的,然而火焰最喜欢的就是密集阵型,飞溅开的火焰可以在瞬间,让一个火星变成一片火海,那些义无返顾汹涌着冲向明军的八旗勇士,最终只能变成一具具焦黑的尸体。。

    就这样依靠着五千个燃shao瓶,在不到两天时间里四万明军就将这座城市两万多清军和旗人彻底清理干净了。

    一个活的也没留下。

    早就断粮快三个月的清军这段时间就是靠吃那些老弱妇孺才支撑下来的,城里早就没有女人和小孩了,就连年纪过五十的老头都被他们自己的同胞吃光了,这样明军自然也不会有俘虏。

    当然,这种小事不值一提。

    俘虏什么的皇帝陛下一向不喜欢留。

    不过此战明军的伤亡也不小,过七千明军战死在广宁,另外还有三千多残废,这还不算八千多轻伤的,由此可见这些清军的战斗力依旧很可观,或者说明军的战斗力依旧堪忧。

    这也证明了杨丰的正确。

    就这样的伤亡比,他贸然渡过辽河去攻沈阳的话,估计手中所有明军都得填到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里,至少在训练出来几万新军,把双方伤亡比拉到一个可以接受的数字之前,他还是先别惦记沈阳了,至少占领沈阳这种事情还是暂时不要考虑的。倒是没事过去杀人放火折腾一圈还是可以的,就像过去清军对付大明一样,反正主动权现在掌握在他手中,而且那些士兵也喜欢这种工作,在科尔沁部的打草谷,可是让参加行动的明军全都狠狠捞了一笔。

    但这得以后再说。

    随着广宁之战的结束,杨丰的崇祯十七年征战行动完美地落幕了,不论辽西还是冀东,整个行在控制区全部停止大规模军事行动,然后转入了猫冬状态。

    因为海上彻底封冻,就连他们和南方之间的联系也都彻底断绝,原本熙熙攘攘的港口和渔村完全被厚厚的冰层封闭,就连觉华岛都能骑着马跑上去了,带着海浪形状的海冰在整个辽东湾绵延。包括6地也被冰雪覆盖,河道完全封冻,山间鸟兽难觅,从广宁到遵化千里土地上所有城市和乡村都沉寂下来,那些忙碌一年的百姓开始躲在家中以各种方式对抗严寒。

    就连杨丰的兵工厂都转入半停产状态了。

    这个他也没办法。

    无论是那台至关重要的水力镗床还是那些水力锻锤,都是必须依赖河水的,石河上的冰层都能跑马了,哪还有河水来给他提供动力。

    “这样不行啊!”

    山海关行宫内,皇帝陛下躺在一张虎皮躺椅上,守着熊熊燃烧的炉火,拿着一份汇报荡寇铳产量的奏折很是纠结地说。

    他的静贵人正站在后面,用小手给他揉着肩膀。

    如今是非常时期,哪怕后gong也一切从简了,皇上身边其实也没几个人,静贵人黄英算是主管,再就是公主殿下和至今身份不明确,但一直跟着混吃混喝的李秀,还有静贵人的养女也就是杨丰逃难路上捡那小孩,起个朱薇的名字就养着了。还有从刚刚抢来的福临没过门媳妇孟古青也算一个,她的身份也没有明确,反正皇帝陛下喜欢养着就养着吧,这年头养个萝莉等成长是流行,她们这些属于主一级的。至于剩下就是从南京皇宫送来的,总共不到一百个宫女太监了,这还是多亏了韩赞周的孝心,自经丧乱之后,皇上越勤俭了,在这些宫女太监到之前,据说就几个粗鄙的丫头在伺候圣驾。

    “陛下,此事臣也无能为力。”
网游之工兵无敌帖吧


    宋应星老老实实地说。

    他的确没办法,应该说皇上堪称天纵奇才,不说那台水力镗床,就是其他水力锻锤,水力鼓风机之类,经过皇上的改进之后也无不精良许多,但问题是这都是依赖河水,河水封冻之后全都成摆设了,没有了这些东西,荡寇铳的产量一下子锐减,别的不说,没有水力锻锤,熟铁板的生产度立刻骤降,更别说没了水力鼓风机,那熟铁本身产量也骤降,话说这要是在江南的话该多好啊,根本就不用考虑这种麻烦了。

    “算了,这也的确不是你能够解决的东西。”

    杨丰随手把那奏折扔一边说道。

    这种事情除了上蒸汽机,也的确没有其他解决的办法,但蒸汽机的话……

    也不是不行。

    蒸汽机的关键就是汽缸,理论上这东西的确需要镗床,但却并不是说没有一点余地,因为最早的蒸汽机汽缸,实际上是用铁板裹着中间垫锡箔的圆木敲出来的,不要以为欧洲最初的蒸汽机就很高大上了,那其实就是个脑洞。纽可门蒸汽机是一七零四年明的,封建时代六十年的技术进步几乎微不足道,但这样的蒸汽机效率堪忧,想用它驱动大型机器恐怕不太可能,最多也就是能干点抽水之类简单工作,所以想要实用的蒸汽机,镗床这种东西就是必须的了。

    或者……

    杨丰忽然现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

    他用镗床干什么?

    让小倩找几个大口径的废钢管难道很困难吗?

    早期蒸汽机根本就没什么太大压力可言,那汽缸都是用熟铁制造的玩意,承受压力的能力比起现代大口径管道钢来,根本就可以说弱爆了,威尔金森的水力镗床精度到一毫米就逆天了,现代大口径钢管内径公差要到了一毫米那厂家还混个屁呀!让小倩弄一些这样的无缝钢管来,花点时间截开后用细砂纸稍微一磨,拿生铁铸造出两端堵头一拉就是汽缸。

    至于密封……

    瓦特是用麻绳好不好!

    活塞可以铸造。

    而且可以用生铁铸造,剩下就是人工打磨。

    曲轴同样可以铸造。

    同样也是用生铁铸造。

    呃,这个根本不需要,早期蒸汽机有个屁曲轴,那就是连杆加飞轮的组合而已,这东西要说给他驱动战舰火车当然不行,但带动鼓风机却是毫无压力的,而他无论炼铁高炉还是普德林炉炼熟铁都得需要鼓风,水力鼓风的确可以解决,但在北方水力是一种很不靠谱的动力。

    所以蒸汽机真的很必须。

    “说到底按部就班思想要不得,这跨越式展才是王道啊!”

    皇帝陛下一脸深沉地自言自语。

    他决定这个冬天就搞蒸汽机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这冰天雪地的他也不想出去搞事,行在政务也不需要他操心,总共就那么十二个县还有什么值得皇上去操心的?总不能天天在行宫里按着静贵人做运动吧?话说静贵人的身体也撑不住啊,现在就已经开始像古代那些贤妃一样劝皇上为国家再纳几个吧!不知道的以为她贤良淑德,但杨皇上可知道这心机婊是真想再多几个人一起分担雨露恩泽啊,可怜她才十七岁,就必须天天忍受那……

    “臣见过公主!”

    就在这时候,外面把门的梁诚突然说道。

    “坤兴去哪儿了?”

    杨丰高声说道。

    然后在他惊艳的目光中,他那便宜女儿裹着一件纯白色皮裘,带着一身残雪款款走来,娇艳艳的小脸蛋上还有一点融化的水迹,很显然是从外面刚回来。因为她敬爱的父皇陛下受到北京之变的刺激性情大变,对宫廷礼仪什么的越来越无视,没了管束的坤兴公主少女天性开始得到释放,最近倒是跟野丫头式的李秀成了闺蜜,两人天天在外面玩,据说还敢跑到山里去打猎了。

    “坤兴参见父皇,坤兴刚刚去大悲院为父皇祈福了。”

    坤兴公主施礼说道。

    “真是好孩子,这么冷的天小心着凉,快回去歇息吧!”

    杨丰满意地说。

    坤兴公主赶紧施礼退出,在门外拉着等在那里的李秀,很是开心地说笑着,不知道又干什么去了。

    杨丰用慈爱的目光默默看着她的背影。

    “和尚也交税吗?”

    他突然问宋应星。

    感谢书友这位书友真厉害,星空之不朽,葬秦,食尸了你,青衣剑无痕,碧落黄泉教主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