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七十九章 破城

第七十九章 破城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几乎刹那间,一百九十六公斤重花岗岩圆球,就以接近音撞击在包砖的夯土城墙上。

    然后无数碎块迸射。

    炮弹的碎块,城砖的碎块,夯土的碎块,就仿佛喷射的散弹般向四周飞出,隐约间连那城墙都微微的颤抖了一下,与此同时在靠近迎恩门不远处城墙正中多了一个巨大的疤痕,几乎就在这个疤痕出现瞬间,撞击的力量震开了上方的夯土,过十米宽的一块城墙就如同那滑坡的山体般轰然塌落,连同上方十几名尖叫的清军士兵一起坠下,转眼间消失在尘埃中。

    明军一片寂静。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那城墙上,看着那仿佛被什么怪兽啃了一口般多出来的疮口。

    “这威力到底还是不行啊!”

    然后就听见皇帝陛下多少有些不满地说道。

    “噗!”

    曹友义一口老血差点喷出。

    “装弹!”

    紧接着他咽了口唾沫喊道。

    那门神威无敌大将军炮前大群士兵也迅清醒,赶紧开始为自己的大炮重新装填弹药。

    很快第二枚炮弹装完。

    “开火!”

    曹总兵大吼一声。

    第二枚炮弹带着恐怖的呼啸声骤然飞出,准确地打在上一枚炮弹制造的创口上,然后就看见那道城墙就仿佛被筷子狠狠捅了一下的豆腐般,在向后飞溅开的无数碎块中,赫然多出了一个巨大的豁口,很显然被直接被打穿了,毕竟第一枚炮弹实际上已经削去了城墙顶部近一半的厚度,而且破开了最坚固的包砖外壳,而这枚炮弹则完成了剩余的工作,但这还不够,这并不足以成为突破口。

    “”继续!”

    曹友义吼道。

    而就在同时,在这门巨炮两旁过五十门大炮一字排开,向着豁口两旁城墙也出怒吼,十几斤重的炮弹以不过两分钟一轮的度,不断击碎砖砌的女墙,带着同样如炮弹般的碎石收割城墙上清军的生命。而那门巨炮则以缓慢,坚定,无可阻挡的气势,以三分钟一的度,不断将一枚枚近四百斤重的花岗岩炮弹砸在那道豁口处,不断地扩大着豁口宽度降低着城墙的高度。

    杨丰负手而立,用深邃的目光看着迅崩塌的广宁城墙。

    那豁口很快就变成了一道宽逾二十米的通道。

    “陛下,可以了!”

    曹总兵在一旁低声说道。

    与此同时在杨丰另一边,随着一连串战马的嘶鸣,他的巨型战车缓缓停了下来,只不过这辆战车已经变了样子,在车上多了一个巨大的钢制围廓,两块一米半高三米长的钢板成锐角横在车前部,向外一面密布着半尺长的尖刺,看上去相当的凶残。

    杨丰随手拔起斜插前方的巨型陌刀,然后纵身跳上马车,站在围廓后面,手中陌刀向前一指大吼道:“大明的勇士们,前进,跟随朕,为朕而战,为你们的皇帝而战!”

    他身后立刻响起海啸般的吼声。

    就在这吼声中,一名身披重甲的鼓手开始擂动车上战鼓,伴着雷鸣般的鼓声,马车缓缓开动起来。

    一身红色龙袍的杨丰拎着霸气的陌刀,站在那围廓后,他背后是疯狂敲击的战鼓,十二面龙旗迎风猎猎,在他的两旁整整三万携带着各种攻城器械的明军列阵向前。如林的旗帜下面,一名名将领手持武器端坐马上,全身甲胄的士兵踏着大地都为之颤动的步伐,用雁翎刀敲击着盾牌,带着狂热而又坚毅地表情,跟随他们的皇帝不断吼叫着向前,如洪流般漫过了积雪的大地。

    在他们的后面,所有大炮疯狂地喷射火焰,炮弹的呼啸不断从他头顶划过,在前方广宁城墙上制造一个又一个疮疤。

    然后清军的反击开始了。

    床弩的巨箭呼啸而至,在钢制围廓上无奈地倒飞出去,大型抬枪的子弹同样呼啸而至,但铅制弹丸却只能在五毫米厚钢板上打出一个个凹痕,至于那天空中落下的羽箭,就像是无奈的叹息。

    头上带着不锈钢笠盔的皇帝陛下,透过面罩的防弹玻璃,用傲然地目光看着城墙上那些绝望的八旗勇士。

    “杀!”

    他长刀一指怒吼一声。

    紧接着他脚下马车开始了全狂奔,与此同时他两旁所有明军也都开始了全狂奔,两百多米的雪原转眼冲过,狂奔的马车上杨丰突然把陌刀插在脚下,然后抓住两旁的钢管双臂同时用力向上,一下子把那整个钢制围廓提了起来,就在马车停在护城河边的同时,他就提着这个上千斤重的怪物,直接冲下了马车,一头冲
失忆的前世今生笔趣阁
进被积雪和薄冰覆盖的护城河。

    半干涸的河水已经无法阻挡他,转眼间他就冲到了豁口。

    他就像一头浑身插满尖刺的钢铁怪兽般,顺着垮塌下来的土坡冲了过去,然后向右直奔城墙上,而在他身后是密密麻麻的锦衣卫,在这面特殊的盾牌保护下这支特殊的队伍转眼间到了城墙上。

    因为之前的密集炮击,清军都被逼到了远处,这片豁口两侧是炮击的主要目标,在数百枚炮弹的打击下,已经完全被清空,包括几名人弹在内这时候都在数十米外,随着炮击停止刚刚开始迎面冲过来。然而炮弹是停下了,等待他们的却是明军密集的子弹,杨丰身后那些锦衣卫侍从全部换上荡寇铳,数百支装了刺刀的燧枪,借助皇帝陛下的巨盾保护,一刻不停地向前轮番射击,那些人弹很快就在数十米外被引爆火药,然后化作一团团烈焰。

    而杨丰不管别的。

    提着巨型盾牌的他吼叫着不断沿城墙向前,两块成锐角相接的钢板在狭窄城墙上形成严密的遮挡,然后如巨斧般依靠他的蛮力不断撞击,不断有躲过锦衣卫子弹的清军挥舞刀枪上前,但紧接着就被带着尖刺的盾牌推到一旁推落城墙。而在这盾牌的后面,数百锦衣卫手持荡寇铳跟随皇帝陛下,一刻不停地向前射出密集子弹,实际上已经几乎没有清军能靠近盾牌了,狭窄的城墙上他们根本无可躲避,荡寇铳的子弹几乎没有落空的,随着那盾牌向前,密集的死尸不断堆积着向前蔓延。

    而此时无数的明军已经从那道豁口涌入广宁城,城内顽抗的清军也不断被掩埋在他们形成的洪流中。

    杨丰还是在不停向前奔跑。

    他和背后的锦衣卫火枪手就像一个巨大扫帚,所过之处城墙上清军被一扫而光,很快就踏着密集的死尸出现在了内城墙上。

    广宁城是由金国旧显州城向南扩建,旧南城墙变成了内城墙,城门变成鼓楼,这也是杨丰此举的意义,他必须从城墙上抢占鼓楼,才能确保从迎恩门进入的明军继续向前,否则这座控制城内街道中心的鼓楼,会变成明军的头号威胁。

    而屯齐也退到了这里。

    居高临下的清军开始从鼓楼上不断向下射击,利箭和子弹不断落在锦衣卫中间。

    “大炮!”

    杨丰没有硬冲,而是向身后吼道。

    在他身后刚刚打开的迎恩门处,一群士兵正拖着一门迫击炮沿马道不断向上,很快就冲上城墙,冒着对面清军的子弹和利箭,在城墙上迅架起,短管的小臼炮在炮口放平后立刻就向鼓楼喷出火焰,带着火光的二十斤开花弹瞬间飞过几百米距离,一头撞进了鼓楼内,紧接着化作爆炸的火焰。

    “继续!”

    杨丰满意地说。

    但就在这时候,原本只是残破的鼓楼内,一头火焰的魔怪骤然膨胀开,伴随着一声天崩地裂般的巨响,整个鼓楼瞬间化作无数碎片冲天而起。

    “玛的,还想阴老子!”

    杨丰看着这壮观的场景无语道。

    很显然屯齐在鼓楼内堆积了大量的火药,就等着杨丰杀进去之后引爆同归于尽,如果他目标实现的话,那杨丰还真就只能变成幽灵游荡在大明的天空中了。但可惜这家伙挖空心思的毒计最终却输给了天意,一枚臼炮的开花弹就让他的努力化为泡影,然后让这座原本历史上矗立到三百多年后的鼓楼,变成了他和数百名清军的坟墓。

    “这越来越没朕什么事了!”

    杨丰看着那门继续不断喷射火焰的臼炮说道。

    不仅仅是这门,更多的臼炮也在被明军士兵拖上城墙,然后居高临下用开花弹甚至散弹不断轰击城内顽抗的清军,这种几百斤的小炮别说还有四轮的炮车了,就是没有纯靠人抬也抬上城墙了,至于弹药则不断从后面城墙上用绳索吊上来。而他身后那些锦衣卫手中的燧枪,也完全取代了他之前的冲杀,密集攒射的子弹杀死的清军远比他要多得多,甚至就连城内巷战中的明军,也在不断用那些xiang蕉水燃shao瓶杀戮着负隅顽抗的清军,到处可以看见那些满身烈焰的清军士兵哀嚎着在地上翻滚。

    说到底随着明军科技水平的不断提升,万人敌的武力在战场上已经开始沦为配角了。

    他不需要砸城墙,神威无敌大将军炮效率比他高,他也不需要扔火药包了,小臼炮加开花弹同样比他高效,他也不需要拎着两把铁挝厮杀,那燧枪杀人度比他快多了,他现在也就在野战中还能有点用处,但新军训练出来之后估计野战中他也没用了。

    当然,这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