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七十七章 杨丰的萝莉养成计划

第七十七章 杨丰的萝莉养成计划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花吐古拉。

    “砍了,统统都砍了!”

    杨丰扛着他那把巨型陌刀亢奋地吼叫着。

    “回头给大玉儿妹妹送去!”

    紧接着他带着一脸xie恶的笑容转头对梁诚说道。

    这里是科尔沁左翼中旗札萨克驻地,同时也是满珠习礼的科尔沁巴图鲁郡王府所在地,前方一座不大的四合院,就是大玉儿的出生地,但此时这片科尔沁部最大的聚居区正恍如末日般,大玉儿亲人们正一个个被如狼似虎的明军拖出来,然后按在地上挨个放血,他们砍下的头颅堆到一旁准备给大玉儿送去,无数博尔济吉特家族的成员们,正在哭喊着跪倒在那里,看着自己被焚烧的家园被抢掠的女人,任凭头顶的雁翎刀不断落下。

    弼尔塔哈尔兵败得太快,根本没给他们留出逃跑时间,实际上明军是撵着科尔沁溃兵一路追杀而来的。

    他们的战场在科左前旗。

    那地方实际上就是现代的彰武,而这里是现代的通辽稍北,距离通辽市区三十公里,两地之间无非就是一百七十公里的科尔沁草原,虽然中间还隔着这时候属于前旗的科左后旗,理论上还有大批牧民挡着。但那些纠合起来的科尔沁骑兵,在兵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跑回去带着亲人向西转场,谁还有心情跑来保护他们王爷,他们都是一个部落一个部落一个家庭一个家庭游牧的,本来就是像沙子一样,那王爷家倒霉不倒霉关他们屁事,茫茫大草原去哪儿不能躲一躲啊。

    结果明军就这样一路追杀了过来。

    吴克善跑了,他儿子兵败后身死后,自知大势已去的他带着几百亲兵直接向东奔辽河,然后南下沈阳去求救了,但却把这里的老弱妇孺全丢给杨丰了。

    “陛下,这是黄台吉女儿。”

    胡守亮拖着一个十六七岁少妇走过来,在她的挣扎尖叫声中对皇上说。

    “呃,有几分姿色,赏你了!”

    杨丰看了看那张脸,然后瞬间就没了胃口,很随意地一挥手不无亏心地说道。

    老胡倒是生冷不忌,很是开心地把福临的亲姐姐,今年刚满十六岁的固伦长公主爱新觉罗.雅图,也就是刚刚被杨丰劈了的弼尔塔哈尔的老婆,一把推给了自己的那名亲兵,等留着以后慢慢地tiao教。

    “这个小姑娘是谁?”

    杨丰看着他身后一名看上去七八岁的小萝莉,很有些两眼放光地说道。

    后者正惊恐地颤抖着。

    她穿一身绣得花团锦簇的红色袍子,白生生的小圆脸蛋儿缩在白色的毛领里,头上是同样花团锦簇的繁重头饰,各种彩色珠子垂在周围,那是端得鲜嫩小萝莉一只啊,而且还是充满蒙古风情的草原小萝莉,萌萌的感觉让皇上那颗沧桑的心都快融化了。

    “回陛下,这是吴克善的女儿。”

    胡守亮说道。

    “来,小姑娘,让爷爷抱抱。”

    按照崇祯年龄的确已经堪做爷爷的杨丰,立刻下马然后带着一脸慈爱的表情,蹲在福临未过门的小媳妇,也就是原本历史上顺治废后,又被封为静妃的博尔济吉特.孟古青面前笑眯眯地说道。

    “哇!”

    后者一下子哭了。

    “呃?!”

    杨皇帝想了一下,从旁边兜里摸出一根能量棒来,他现在就靠这个在应急情况下续航,所以身上装了一大袋子呢!

    那花花绿绿的塑料纸立刻吸引了孟古青小萝莉的注意,她一边擦着眼泪一边看着这东西,然后杨丰笑着把包装剥开,把里面的能量棒递到她面前,或许那种香气吸引了孟古青,她停止哭泣并怯生生地伸出手,和杨丰手指触碰的瞬间又缩了回去,不过最终看了看他脸上的笑容,还是又大着胆子伸出手拿了过去。

    杨丰做了个吃的动作。

    孟古青一边看着他一边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口,紧接着露出满口小黄牙嘎吱一口下去了半截。

    杨丰伸出手抱起她。

    孟古青也没挣扎,继续在那里品味这东西,这年头哪怕她爹是蒙古王爷,糖仍然得算是奢侈品,更何况这东西里面还不仅仅是糖分,各种新鲜的味道对于小姑娘来说无疑有巨大杀伤力,反正她任由杨丰抱着上马,然后继续在杨丰怀里吃她的美食,至于那些正在被明军放血的亲人……

    草原儿女谁在乎这个!

    草原上的规矩胜者通吃,失败者被杀灭族属活该!

    在博尔济吉特家男人们的惨叫声中,在自己家园被焚烧的火光中,孟古青小萝莉在杨丰怀里心满意足地享受着美食,在她那嘎吱嘎吱地嚼碎声中,
爆笑修仙,萌狐不准逃sodu
科尔沁左翼中旗就这样覆灭了。

    “郑亲王,我求你了!”

    吴克善哭喊着跪倒在了济尔哈朗的面前说道。

    “郑亲王,我们科尔沁部忠心耿耿地追随大清,到现在已经二十年了,二十年里我们为大清浴血奋战,到如今还依然有上万子弟跟着睿王在关内血战,难道这还换不来一点回报?额森那里已经被灭了,估计这时候明军已经到花吐古拉了,难道您还要继续坐视下去?难道您就这样任由我们被屠灭?”

    他接着哭嚎道。

    “卓王,不是兄弟不想救援科尔沁,而是兄弟这里兵力不足啊!”

    济尔哈朗赶紧扶起他,然后把他按在椅子上说道。

    他俩同级,都是亲王。

    只不过后者是外藩,而他是摄政王,但本身倒没有说谁爵位高谁爵位低的分别。

    “你也知道,八旗主力都被睿王带到关内了,剩下的在锦州折损一万多,还有上万被围困在关宁城内,我这里虽然说是有五万之众,但你出去看看,那里面有几个青壮?连四五十的和十四五的都算进去了,这样的军队防守还好些,可要越过辽河向那狗皇帝进攻就很危险了。”

    济尔哈朗诚挚地说。

    “可那狗皇帝就五千人深入科尔沁草原啊!”

    吴克善悲愤地说。

    “是啊,可他们有那狗皇帝啊,你也见识过了,那狗皇帝一个人就抵得上千军万马啊!连阿巴泰都让他撕了,我这儿谁又能敌得过他?”

    济尔哈朗说道。

    “朝廷大军不用打,只要摆出攻广宁姿态逼他回来就行。”

    吴克善哀求道。

    “可万一他不回来呢?再说广宁和锦州一带有五万明军呢,海上还有他们的水师随时会攻打牛庄,若牛庄有失他们的战舰可就直抵盛京了。”

    济尔哈朗说道。

    “郑王,你给我句准话,你到底救不救我们!”

    吴克善忍无可忍地说。

    “卓王,我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济尔哈朗说道。

    吴克善阴沉着脸一下子站起来,连告辞都没说,直接向外走了出去。

    “这老东西是要进宫了。”

    豪格和代善从内室走出,看着他的背影说道。

    “太后,太后也不行,这朝廷还是咱们说了算的,咱们留守的八旗总共两万青壮,这点人过辽河胜了还好,若是再折在河西,那盛京也就完了,总不能为了救她娘家人让八旗健儿连家都不顾吧?这马上就是冬天了,那狗皇帝手下多南方人,不会冬天出来的,就让科尔沁人吸引住他,咱们继续在河东布置防御,到明年春天估计就差不多完成了,那时候就算他进攻也不怕了。”

    济尔哈朗阴沉着脸说。

    他是不会出兵的。

    他出兵能干什么?在草原上野战谁也打不过那狗皇帝,向广宁或者锦州进攻,若是能够轻松取胜还好,若是不能,反而被两地明军拖住,那狗皇帝转头杀回来就有全军覆没的危险,要知道如今明军在广宁已经增兵到了整整四万,锦州留守的同样也有一万多,而八旗真正能够拿出来的也就两万人马,这样的兵力对比没有任何胜算。

    至于其他那些老弱……

    那些根本不具备出击的能力。

    都是些四五十的半老头子和十四五的半大孩子能干什么?

    他连广宁都不救怎么可能救科尔沁。

    “都是那多尔衮搞出来的破事!”

    豪格恨恨地说。

    “他还不肯回来吗?”

    紧接着他说道。

    “他回来又有何用,那狗皇帝控制辽西,他花半个月时间,带一群疲惫的士兵,辗转千里从山里钻出来,然后和那狗皇帝决一死战吗?他连后勤都没有,进退失据,只要拖一个月,不用打他的人马自己就溃了,难道你觉得他离开北京后,那些汉人士绅们还会给他支持吗?他如今留在北京才是上策。”

    济尔哈朗说道。

    “那狗皇帝这一招毒啊,破而后立,把个北京丢出来,咱们全都被这北京城晃花了眼,冲昏了头,迫不及待钻进了套,然后被他这样一下子给分割开,有根的没兵,有兵的没根,全都成了他随便拿捏的。他这是处心积虑着要把咱们一网打尽啊,能把天下都拿出来当诱饵,这个狗皇帝的气魄也真是够大了,他这是在下一盘大棋啊,李自成,我们,逆臣,军阀,地方豪强,统统一下子全都迫不及待钻进了他的这张罗网,只是不知道他有没有这个能力收网了!”

    紧接着他又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