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七十六章 四米长的大刀

第七十六章 四米长的大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玛的,鞑子学聪明了!”

    胡守亮看着在开花弹的爆炸中,依然保持着阵型不断冲锋的科尔沁骑兵,一脸郁闷地说道。

    的确,鞑子学聪明了。

    这几个月清军上下都在研究如何克制明军,不但用人弹来对付杨丰已经尽人皆知,就连针对开花弹的专门训练也都展开,堵战马耳朵,在地上以少量火药制造炸点让战马适应火光,马身上披薄皮甲抵御铝粉燃烧的火星,这些改进早就完成。吴克善作为科尔沁部难得一个靠脑子混饭的,再加上又是如此特殊的身份,这些事情他当然不会不知道,话说就算多尔衮不告诉他,他弟弟满珠习礼也不会不告诉他,后者可是在冀东尝过那滋味。

    但这样一来开花弹的效果几乎可以说骤降了。

    说到底这东西不是现代炮弹,哪怕整体铸造的炮弹,最多也不过几十个弹片而已,就那一分钟一轮的射,对冲锋的骑兵来说也就是个意思而已。

    “管他呢,真刀真枪干!”

    杨丰亢奋地说道。

    他已经好几个月没爽一把了,现在都快迫不及待了。

    “抬朕的兵器来!”

    他向身后一伸手说道。

    两名锦衣卫立刻扛着一把特制的巨型陌刀上前,此物柄长约一米,刃长则到了极其夸张的三米,说是陌刀,实际上是宽度约六厘米的双刃剑,虽然使用的是现代钢材锻造,但为了保证强度刀身中部厚度仍达到一厘米半。持续近一个月无数次锻打出来的刀身,被工匠打磨恍如镜子一般,在阳光下流淌着水一样的光泽,就像是一个长达四米的尖刺,看着就让人头皮麻。

    这是杨皇上被那四枚人弹给逼出来的。

    实际上他不喜欢这东西,他更喜欢那两支充满着xie恶bao力美感的铁挝,粗制滥造出来的钩爪撕碎人体的感觉,让他恍如xi毒般深深的迷恋。

    但这个……

    这个需要技术。

    三米长的刀身哪怕千锤百炼,如果使用不当的话,仍旧是有可能被折断的,那铁挝用着就没没什么技术了,抡开了随便砸就行,但铁挝太短了,他的攻击范围太小,而这个却能把他的攻击圈推到至少四米外,虽然四米仍然不算远,但已经可以为他提供起码的缓冲了,至于四十米……

    那个他也能轮动。

    但他的战马驮不动啊!

    “儿郎们,杀鞑子!”

    杨皇帝抄起这件堪称丧心病狂地武器,双手握持就像一面银色的旗帜般,向前方斜指大吼一声。

    五千铁骑立刻向前。

    所有骑兵控制着战马小步快跑,然后度不断提高,很快变成了纵马狂奔,依旧以最经典方式以他们的皇帝为核心,皇上背后是锦衣卫铁骑,锦衣卫背后是以吴三桂家奴为核心的关宁骑兵,五千大军在空旷草原上组成一个壮观的三角阵型,凶悍地撞向前方科尔沁骑兵。

    在他们背后的高地上,两门野战炮和十二门迫击炮以不到一分钟一轮的度,向着对面科尔沁骑兵不断倾泻炮弹。

    开花弹的爆炸与实心弹的撞击中科尔沁人也在加,他们的背后就是自己亲人,明军已经屠灭了科左前旗,如果不能阻挡住这群饿狼,下一个变成火海的就是他们的家园,此时所有科尔沁骑兵也毫不退缩,狂奔的马背上他们一手盾牌一手长矛,冒着炮火以每秒过二十米度拉近着和明军的距离。

    “杀,长生天保佑,佛祖在上,杀那狗皇帝!”

    弼尔塔哈尔嘶吼着。

    身穿重甲的他双手持矛直扑那狗皇帝,转眼间两人就相距不足四十米了,狂奔的战马上他猛然一拉缰绳,几乎同时和右侧骑兵向两旁分开,他们身后两名身绑火药包的勇士瞬间冲出,带着引信燃烧的火光,以他们能够达到的最快度撞向杨丰,但也就是在同时,杨丰身后狂奔的马背上二十四名锦衣卫,同时端起了最新的荡寇铳扣动扳机。

    密密麻麻的枪声骤然响起。

    “轰!”

    “轰!”

    两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爆炸的火团在距离杨丰三十米外炸开,两次加起来四十斤劣质黑火药爆炸的威力瞬间就到了他面前,夹杂着无数沙尘的气浪冲得那匹大黑马差点立起来,同样这威力也把已经躲到二十多米外的弼尔塔哈尔差点撞翻,两军各自的前锋都不可避免地出现一点混乱,向两旁分开的科尔沁骑兵中,甚至有十几个人被炸翻在地。

    “不过
逍遥山水小说5200
如此!”

    重新控制住战马的杨丰冷笑道。

    他的四米长大刀并不是真正用来阻挡人弹的,这是用来制造一个足够宽度屏障,保护他身后那二十四名火枪手兼弓箭手的。

    这才是对付人弹的。

    下一刻冲过爆炸残留硝烟的他直接撞上了科尔沁人。

    当其冲的就是弼尔塔哈尔,就在额驸大人挺着长矛向前同时,杨丰手中巨型陌刀高高举起,带着一片银色残影,带着高破空的呼啸声如闪电般劈落。

    在弧形的银色光芒中,正在冲锋的弼尔塔哈尔身体一震,然后诡异地上下错开了,那匹白色战马驮着他少了脑袋和半边右肩的身体继续上前,但他那依然带着怒吼表情的脑袋和半边右肩,却蓦然坠落在尘埃中。与此同时那道银光掠过了他身旁骑兵的身体,这名骑兵瞬间从腰部一分为二,连同被斩落的马头一起坠落。但那银光依然在向前,带着一团血色落在第三名骑兵的战马上,那匹战马的两条前腿立刻与身体分开,带着狂奔的力量,悲鸣着一头栽倒在地,马背上的骑兵直接被抛了出来重重地跌落。

    大黑马纵身跃过前面没了头的战马尸体,它背上的杨丰身子略微一扭,巨型陌刀再次高高扬起,就在马蹄落下的瞬间,带着破空的呼啸,以极小的角度倾斜着劈落下来。

    银色弧光骤然划过。

    前方四名科尔沁骑兵的身体瞬间分开。

    “西北十丈白马无械。”

    杨丰身后梁诚大吼道。

    与此同时他手中强弓拉开,瞄准所说的目标射出利箭,而在他四周二十四名在杨丰和其他锦衣卫保护中的弓箭手,也以最快度瞄准同一个目标射出利箭,一名拿着火折子正准备点燃引信的人弹瞬间变成刺猬,带着无尽的遗憾坠落,然后一连串马蹄从他身上踏了过去,包裹在身上的火药包立刻被踏碎在尘土中。

    杨丰不管这些。

    此时的他已经化为了人形的切割机。

    巨型陌刀配上他的巨大力量简直就是敌人的噩梦。

    古代陌刀将其实砍不了几下,两米长,逾十公斤重的东西,每一次高挥动对人体的肌肉都是巨大考验,本身重量,空气阻力,停止时候克服惯性,这些都急消耗体力。但问题是他不在乎这个,哪怕他的陌刀是加厚加长,重量也仅仅相当于一把铁挝,对于习惯拿八百斤巨斧砍人的他,这点重量那就是个玩具而已,他甚至还嫌太轻了。

    但对他的敌人可不一样。

    逾百斤重,带着巨大力量高撞击在他们身上的刀刃,或者也可以说斧刃,那刀身厚度堪比小斧头的,就如同斩断脆弱的玉米杆一样轻易地斩断锁子甲,斩断棉甲,斩断他们的身体,甚至连他们的战马一块斩断。

    人马俱断。

    这不是史书上文人夸张地描述,而是战场上血淋淋的事实,所有杨丰的陌刀所及,科尔沁骑兵无不人马俱断。

    他们那被腰斩的身体,被斩落的四肢,被劈开的战马,随着杨丰的不断向前,在他陌刀所及的半径内不断铺开,流淌的鲜血和掉落的内脏把他那高高在上的身影,衬托地恍如凌驾众生的魔神一般,那刀锋破开空气的尖厉鸣叫仿佛恶鬼的嚎叫,那划破空气的银色弧光,更如同非人的妖法。

    科尔沁人崩溃了。

    他们不是在和人战斗,他们的敌人是妖魔。

    或者神灵。

    但无论是什么,这都不是他们所能抗拒的,他们此时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逃,逃得越远越好,整个战场上以杨丰所冲击的前方为中心,科尔沁人的阵型就像流沙般向后垮塌了,然后垮塌的范围向两旁蔓延,很快整个阵型完全崩溃了,所有科尔沁人都不顾一切地逃离。

    然而他们想逃可不容易。

    杨丰只是明军的锋尖,在他身后是一个横亘过两里的巨大拉长三角型,在他身后是五千端着长矛,身穿重甲,在马背上以四十公里时冲锋的骑兵。

    他们跟在自己的皇帝,自己的战神身后,疯狂地向前撞击着把所有阻挡他们的敌人撞翻,挑落在马下,用沉重的马蹄践踏成肉泥,这是冷兵器时代最恐怖的攻击力量,这是古典战场上最势不可挡的力量,他们就像沿着山势倾泻的山洪,带着磅礴的气势奔腾向前,吞噬着绿色草原,留下血红色的地狱。

    然后成为科尔沁人永世的梦魇。

    感谢书友小贩子,鬼夫,碧落黄泉教主,爱弥儿一卢梭,青衣剑无痕,群磨卵捂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