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七十五章 贵圈真乱

第七十五章 贵圈真乱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鬼地方居然还有座城?”

    杨丰看着远处一座小得可怜的城堡愕然道。

    “回万岁,那是都尔鼻城。”

    胡守亮说道。

    此时在这两个混蛋身后无数蒙古包正熊熊燃烧,地上到处都是科尔沁牧民的死尸,大批女人哭喊着被拿绳子串起来栓在马后面,连同她们的孩子一起被心满意足的明军骑兵押着向南。而在这支队伍两旁则是不计其数的牛羊和马匹,那些马背上还都驮着各种值钱东西,比如说皮货之类的,这也是大明行在急缺的,那些从南方移民而来的可都缺过冬衣服。来自温暖南方的他们,将在这片寒冷的土地上渡过第一个冬天,为了越冬大明行在各地都在疯狂的储备一切可以储备的东西,粮食,鱼干,腌肉,包括堆积如山的木柴,皮货当然也是重中之重了,没有这东西可是没法出门的。

    而在这些蒙古包中间,是一座巨大的帐篷,在帐篷前面一群明军骑兵正按着十几个男人在挨个放血。

    这是科左前旗札萨克驻地。

    大玉儿的叔祖洪果尔大前年就死了,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继承人额森至今未得到册封,这一次睿王爷南下,额森自然要卖力一些,于是就带着旗内青壮几乎全部追随入关了,于是他的老家就被杨丰给抄了。这事只能怨他倒霉,谁叫他的地盘离着广宁最近呢!虽然土默特部其实比科尔沁部更近,但谁叫杨皇帝对大玉儿姐姐就是那么情有独钟呢!

    “这是过去鞑子修了防范科尔沁人的,后来科尔沁部投靠他们之后这儿就没用了。”

    胡守亮接着说道。

    “大玉儿老家在哪儿?”

    杨丰问。

    “她是布和的女儿,莽古思的孙女,鞑子划分的科左中旗,在北边西辽河一代,这时候的领是她四哥满珠习礼,跟着多尔衮也入关了,她大哥吴克善留守老家。她爷爷莽古思和这边的前领洪果尔是兄弟,莽古思老大,洪果尔的老三,中间还有一个老二明安,直接入了正黄旗,莽古思其实还有一个女儿也嫁给了黄台吉,另外布和的大女儿其实也嫁给黄台吉了。”

    胡守亮说道。

    对于满清太后的小名,经过了皇上多次提及后,明军上下都快尽人皆知了,无数明军士兵把打进沈阳城,在鞑子皇宫里干大玉儿姐姐,当做自己的人生终极理想。

    “呃,贵圈儿真乱。”

    杨丰无语道。

    “鞑子们不在乎这个,莽古思这一支跟建奴关系极好,黄台吉女儿还嫁给了吴克善的儿子,以后那福临估计也得娶吴克善或者满珠习礼的女儿,他们这一支和建奴就是一个姻亲窝子。”

    胡守亮说道。

    “那就按着他们揍!”

    杨丰说道。

    他这时候的确没兴趣对整个漠南各部下手,毕竟他现在下手也没用,他就算把各部全杀光最后这片土地没有移民,也是没什么卵用的,但这并不妨碍他杀鸡儆猴弄掉一两个示威。科尔沁部很显然是个最好的选择,他们和满清关系最铁,离着他最近,不搞他们搞谁?至于其他各部,这个不用管他们,这时候蒙古各部就是个笑话,最近几百年里他们最热衷的工作,其实就是给自己的同胞们放血……

    呃,他背后正给洪果尔的亲属放血的明军,其实一多半也是蒙古人。

    关宁军里可是有一大堆蒙古人。

    不久前捅死祖可法救了吴三桂的吴惟华,其实真要算起来的话也是蒙古人,祖上是内附跟着永乐混的大将吴允诚,而他哥哥大明末代恭顺侯吴惟英,可是北京城破时候难得几个为大明殉节的勋贵。

    所以只要摆明立场就是搞科尔沁人,其他漠南各部是不会有兴趣来掺和的,说不定他们还正偷着乐呢,这时候不爽科尔沁部的蒙古王公们可是不少,比如说杨丰到现在都快把科左前旗三光了,几乎一步之隔的达尔罕贝勒善巴也没出一兵一卒,据说还带着部众向西避开了,说到底大明就算抢了这地方,也不可能有居民过来,明军一走这儿可就成他们的游牧地了。

    “鞑子这一招还是很聪明的。”

    杨丰感慨地说。

    “陛下圣明,他们只要分开就合不起来,多给他们点虚衔,哪怕几百人就封他们一个王爷都高兴,这些家伙是游牧的,居无定所,有威胁了大不了换地方,据说都能跑到万里之外放牧。他们根本没有聚集起来的基础,最多也就是一个黄金家族,可黄金家族到如今成员无数,谁也不比谁更尊贵,就算以林丹汗之尊,最多也不过才能聚起万把骑兵,可想而知他们都一盘散沙到何种地步,这一点边镇的将帅们都清楚,可臣等这些武臣
仙界网络直播间帖吧
在朝廷说不上话啊!”

    胡守亮说道。

    “分,一定要把他们切碎了!”

    杨丰说道。

    这时候一名骑兵突然跑过来下马然后行礼说道:“启奏陛下,科尔沁部的联军到了,兵力大概五千到六千之间,一个时辰前在正北距离此地七十里。”

    “来的好!”

    杨丰说道。

    “列阵,准备迎战!”

    胡守亮立刻对身后那些正享受快乐时光的明军喊道,紧接着骑兵的洪流开始汇聚。

    “佛爷们来了吗?”

    而此时在他们不到三十里外的草原上,科尔沁卓礼克图亲王吴克善正在数着念珠子,问他儿子,黄台吉的女婿,娶了福临亲姐姐雅图的弼尔塔哈尔。

    “来了。”

    固伦额驸大人看着身后几辆马车上那些带着高帽子,手里拿着各种法器的佛爷们说道。

    “萨满们来了吗?”

    吴克善问道。

    “来了!”

    弼尔塔哈尔看了看正在驶向这里的几辆马车,还有马车上那些花枝招展的老奶奶们,点了点头说道。

    “勇士们准备好了吗?”

    吴克善问道。

    “准备好了。”

    弼尔塔哈尔看着后面六名身上捆着巨大的火药包,正在一脸虔诚聆听佛爷教诲的勇士说。

    “唉!”

    一向自诩为头脑聪明的大玉儿亲哥哥,顺治还没过门媳妇的老爹长叹一声,然后看了看手中念珠,纠结了一下之后说道:“让小的们进攻吧,愿长生天保佑,希望这次能杀了那妖孽,也算给你姑姑个喜讯了,你姑姑这些日子也是苦啊。”

    “杀!”

    弼尔塔哈尔毅然点头,然后拔出弯刀,向前一指吼道。

    紧接着他身后科尔沁各部拼凑的五千骑兵,再加四十名佛爷,三十名萨满,六名人弹组成的强大联军,便浩浩荡荡向前开进。

    这已经是科尔沁部在短时间里能够拼凑起的全部青壮了,作为爱新觉罗家最亲密盟友,他们的几乎所有青壮年都跟着多尔衮南下去了关内,原本想着有锦州和广宁堵在前面,他们是无论如何不会有后顾之忧的……

    然而现在傻眼了。

    这五千大军如果兵败,那么科尔沁各部可就成待宰羔羊了。

    “唉!怎么好端端的世道,就一下子变成今天这样样子了?”

    看着逐渐从两旁掠过的骑兵洪流,吴克善忍不住又长叹一声。

    二十分钟后两军遭遇。

    “他们这是干什么?”

    然后杨丰一副下巴砸地上的表情看着两军阵前。

    “这,这……”

    他身旁胡守亮甚至下意识地一捂眼,他身后列阵的明军也都被惊呆了,因为两军阵前先冲出来的是一大群佛爷和萨满,前者拿着各种法器盘腿一座,然后在那里庄严肃穆地念起经来,而后者穿着花花绿绿的大袍子,脸上戴着各种面具,手中拿着同样奇形怪状的法器如同癫狂般舞蹈。

    这诡异景象让战场阴风阵阵。

    “开炮!”

    杨丰深吸一口气,强忍着笑场的冲动说道。

    明军阵型后方的一片小高地上,两门刚刚服役的四斤半野战炮后面,两名炮手趴在炮管上小心翼翼地瞄准着,紧接着向后一退将各自手中点火杆上的火绳杵进点火孔,炽烈的火焰瞬间从炮口喷出。在炮车的后座中两枚拳头大的实心炮弹骤然飞出,几乎转眼间就打在阵前,带着巨大的冲击力将三名萨满直接打成了飞溅的血雾,然后炮弹又撞在佛爷们中间,两名佛爷的脑袋一下子不见了,紧接着他们后面两名佛爷的半边身子也没了。那两枚炮弹这才各自打在地上,带着飞溅的泥土又弹起来,落地的同时撞在后面的科尔沁骑兵中,就像拿手指头戳断麦秸般将两匹战马的马腿轻松打断。

    刚刚被鼓舞起士气的科尔沁骑兵一片愕然。

    “杀,为佛爷们报仇!”

    弼尔塔哈尔深吸一口气吼道。

    庞大的骑兵洪流开始向前,然后度逐渐加快,转眼间就变成了全狂奔。

    但也就是在同时,就看见明军阵型后方,伴着一连串沉闷的炮声,十几道隐约可见的火光冲天而起,还没科尔沁骑兵们反应过来头顶怪异的呼啸声响起,下一刻晴天霹雳般的爆炸声在他们中间密密麻麻响起。

    感谢书友这位书友真厉害,阿布大人的使徙,迪迪侠,星之陨藏,浮生寄流年,yangjingxing,青衣剑无痕,群磨卵捂等人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