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七十四章 秋高马肥,打草谷去也!

第七十四章 秋高马肥,打草谷去也!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什么,粮食不够?”

    杨丰很夸张地喊道。

    他想起的麻烦是入冬之后海运断绝带来的粮食供应停止,现代秦皇岛的确是不冻港,但在这个小冰河期就肯定不是了,实际上这时候渤海不仅仅是封冻那么简单,都能把觉华岛封到6地上,可想而知这里的冬天是多么冷。而且就算还能通航,随着风向转变,东南风停止,海运也变得非常困难,这时候的船可是全靠着风,从江南北上山东半岛以南还好,过了山东半岛向秦皇岛的话,冬天可正好顶着西北风航行,实际上现在运量已经开始大幅下降。

    更何况海上封冻之后,就连渔业也得停止。

    这段时间那些疍民打鱼可是供应了行在几乎四分之一的食物需求。

    “的确不够。”

    黎玉田很坦诚地说。

    他本身就兼着户部尚书,主要负责的就是后勤供应,保证行在的粮食安全是他主要职责。

    “今年不是大丰收吗?”

    杨丰疑惑地问。

    “今年依靠太祖恩赐的仙种的确大丰收,但陛下别忘了今年您从南方运来多少人?还有那些从登州,从山里来的百姓数量又有多少?再丰收也架不住人口以这样的度暴涨啊!更何况这些人绝大多数都根本没有粮食,他们都得靠官府救济,而且您还严禁饿死人,还得让人吃饱饭,这一天得消耗多少粮食啊!江南粮食供应有限,您也知道唐王那边控制区其实是在日渐缩小,就是还归朝廷管的江北各地其实也都没人向南京交粮食了,而湖广贵州两地连遭战乱破坏,两广福建云南本身就严重缺乏粮食,他们能依靠的其实也就是浙江江西两省和小半个南直隶。他们也是勉强维持,在这种情况下也很难提供太多,至少臣这里囤积的真没多少,就算加上咱们这里自己收获的,要养活目前冀东和辽西加起来一百多万人口,也是肯定不够,或者陛下再请太祖赏赐些?”

    黎玉田说道。

    “咱们不能光指望太祖,必须得自己解决问题。”

    杨丰义正言辞地说。

    “那就只能出去抢了。”

    黎辅很坦诚地说。

    “去哪儿抢?”

    杨丰问。

    “很简单,反攻直隶,攻北京恐怕还有些难度,但进攻天津应该没什么问题,原毓宗手下那些乌合之众估计拿开花弹轰一气就跑光了,鞑子正通过运河从南边各地运粮供应北京,咱们先去给他们抢了再说。”

    黎玉田说道。

    “但这样的话,多尔衮粮食不够还得搜刮直隶百姓,算了,直隶百姓本来就饥寒交迫,咱们这样一折腾恐怕得饿死人的!”

    杨丰说道。

    他把多尔衮的粮食都抢光了的话,后者肯定还要加强对占领区的搜刮以填饱北京那些嘴,原本北京就靠江南漕运支撑,现在江南漕运没了,那几万八旗和蒙古附庸军,还有十几万绿营,还有无数北京的官僚及其家属拿什么来养活?多尔衮只能加强对直隶山东两地的搜刮,这两地本来就不是富裕的,他把能搜刮走的都搜刮走了,若是再被明军抢走那肯定还得继续搜刮,那些士绅当然不会饿着,但普通老百姓饿死人恐怕是少不了。

    “那样的话就不好办了。”

    黎辅说道。

    “如果进攻辽东呢?”

    他接着说道。

    他那意思是咱们去抢东北满清控制区。

    “这个还是等等吧!”

    杨丰说道。

    他倒不是说没有能力向辽河以东进攻,广宁只要拿下来辽河以西就没有清军了。

    但问题是这样做的后果。

    这样会让明军承受巨大伤亡,他在广宁围困就是不想这样,广宁的城墙想突破很简单,可突破以后的巷战很麻烦,那些清军和旗人肯定会抵抗到底宁死不降的,反正投降了他们也是死路一条。不说多了,就广宁那几万旗人,在巷战中给明军造成一两万死伤还是没什么太大难度,毕竟真要算起来明军的战斗力还不如清军,而那里有一万多清军主力。

    而在巷战中,无论是他本人的战斗力还是明军的开花弹,能够起到的效果都有限。

    但这是明军无法承受的。

    毕竟明军总兵力也不过才十四万。

    所以他才围困。

    以围困的方式饿死城里的人,围困到现在根据这段时间的观察,里面的守军弄不好已经开始吃人了,反正城里原本就有大量朝鲜奴,清军吃起他们来毫无心理负担,当然,他们就是吃
电影世界大抽奖最新章节
自己人也没心理负担。但人终究越来越少,再这样围困一段时间里面也就山穷水尽了,那时候再动最后的进攻就不用担心太多伤亡了,而这是广宁,一旦越过辽河,向辽河以东满清核心区进攻,那肯定要遭遇全民皆兵式的反抗。

    那可是一个大坑。

    杨丰可不认为就目前这些明军够填满这个大坑的。

    “那样的话就只好抢别人了。”

    黎玉田说道。

    话说黎辅现在越来越像他老乡了,解决问题的方式总是如此简单粗暴。

    “还有哪儿可抢?”

    杨丰无语地说。

    “陛下,您忘了?那医巫闾山后面可还有一群人。”

    黎玉田说道。

    杨丰的眼睛立刻亮了。

    “传旨,科尔沁部附逆,助纣为虐,与鞑虏合谋寇略关内,朕将帅大军亲自讨伐之,与其他各部无关,若有与科尔沁部同谋为逆者,朕奕将帅天兵讨之,还有,再派人去卢龙找平西侯,让他调三千精锐骑兵过来,这秋高马肥,可正是打草谷的好季节啊!”

    皇帝陛下狞笑着说。

    他还差点把漠南各部忘了,多尔衮入关的大军中,可是还包括了大玉儿她四哥满珠习礼在内一大票蒙古王公,而且加上后期增援的,目前至少四万蒙古大军在关内作战,可以说青壮年也都快搜刮一空了,剩下也都是一堆老弱病残在留守,这段时间尽管济尔哈朗多次请求,科尔沁,喀尔喀,土默特,喀喇沁等部也没出兵去解广宁之围。

    实际上这些混蛋更希望广宁被明军给拿下。

    他们依附满清,又不是说忠于满清,那林丹汗可是才死了不过十年而已,他们同样不喜欢广宁在清军手中,这座城市的很重要一个作用,就是用来镇压漠南各部的,明军夺广宁,对于漠南各部来说没什么威胁,因为明军不可能有工夫管他们,但这座城市在清军手中,对他们来说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但这并不妨碍皇帝陛下去抄家啊。

    尤其还是抄大玉儿的老家。

    那些牧民们别的没有,牛羊牲畜可有的是,大明行在不是粮食不够吗?

    那就改吃肉好了!

    抄家!

    灭门!

    抢女人!

    抢牲口!

    杨皇帝瞬间就感觉自己的人生美满起来。

    紧接着他的圣旨就送到了卢龙的吴三桂那里,吴大都督当然举双手赞成,科尔沁部的青壮都在关内跟着多尔衮享福呢,留守老家的无非就是些老弱病残,有皇上御驾亲征,那还不就跟砍瓜切菜一样,这年头当兵的最喜欢干什么?不就是出去打草谷嘛!很快他就把自己的那三千家奴给送到了山海关,由皇上亲自率领着北上重返广宁,在广宁又加上了那里的两千骑兵,还有锦衣卫铁骑总计五千五百骑兵,气势汹汹地杀向广宁北边的科尔沁部。

    然后大玉儿的亲人们倒霉了。

    “烧光,杀光,抢光!”

    科尔沁左翼前旗的草原上,刚刚被晋升为总兵的胡守亮挥舞着雁翎刀,一脸亢奋地吼叫着。

    他前方庞大的骑兵洪流正如海啸般淹没几百科尔沁骑兵的抵抗,然后把这些大清的最忠实臣民践踏在马蹄下,紧接着又以磅礴的气势淹没了他们后面那片不大的营地,在科尔沁人的惊恐尖叫声中把他们撞翻砍倒,顺便还有人捞起看着顺眼的女人,在得意的笑声中横在马鞍前,至于抢了干啥这个就不足为道了。

    胡总兵小心翼翼地偷看了皇帝陛下一眼。

    皇帝陛下……

    皇帝陛下正在眺望远方。

    蓝天白云下,仿佛无边无际的科尔沁草原绵延铺开,一条银色的小河缓缓流淌,河边无数的牛羊在悠闲地啃着金色牧草,那拂面的微风中,带着来自大兴安岭的绿色芬芳,此刻的皇帝陛下脸上甚至有一种陶醉其中的表情,估计正在那里追寻着他的诗和远方呢!

    胡总兵放心了。

    说到底这皇上真是当兵的贴心人啊,这才是真正的圣主明君啊!

    他转头向自己的蒙古亲兵看了一眼,后者脸上正带着难以抑制的渴望看着前方,估计血脉里成吉思汗的基因正在沸腾,迫不及待想着和他的祖先们一样驰骋如电,用手中弯刀去肆无忌惮地杀戮。胡守亮笑着骂了他一句,紧接着手中雁翎刀向前一指,然后和他的蒙古亲兵同时催动战马,出仿佛饿狼般的嚎叫直冲向前方,那蒙古亲兵手中雁翎刀斜劈,一名带着悲愤刚刚举起长矛的科尔沁牧民头颅瞬间坠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