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七十二章 希望的田野

第七十二章 希望的田野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崇祯十七年九月。

    宁远城南。

    “这才像个样子!”

    看着路旁的农田中,那些正在掰玉米的农民,大黑马背上杨丰感慨地说。

    仅仅不到半年时间,这片土地就已经完全恢复了生机,无数的乡村建立起来,无数的农田开垦出来,在金秋季节的玉米田里一条条道路纵横,一片片土墙茅屋组成的村落随处可见,墙上的玉米辣椒形成了极好的装饰,甚至就连猪羊等各种牲畜都不时在官道上走过,不远处还有一只黄狗冲着他狂吠。

    这是一个丰收的季节。

    无论是他的土豆还是玉米还是高产大豆,都充分展现出了自己的威力。

    半个月前,户部甚至把一个都快赶上脑袋大的土豆,当作祥瑞送到了广宁前线他手中,然后皇帝陛下请众将吃了一顿土豆炖牛肉,整个宁榆一带百姓都被这种东西那恐怖的产量惊呆了。和后世那些因为多年耕种而缺乏肥力的土地不同,这时候宁榆一带土地极其肥沃,估计现代化肥堆出来的都赶不上,再加上气候适宜,这种东西堪称野蛮生长,最高记录一株产了十斤,据说扒出来时候那老农都跪下哭了。

    而现在又轮到玉米了。

    杂交高产玉米的威力在这片黑土地上同样得到尽情释放。

    “父皇请看!”

    郑成功拿着一个玉米棒子兴冲冲地跑来递给他。

    二十厘米长的棒子上玉米粒从头排到尾,在阳光下很有光泽感,如果都是这样的,估计亩产千斤就跟玩一样,甚至过一千五都有可能,和目前几百斤的水稻相比,这东西的产量同样恍如神迹一般。

    “这是你种出来的?”

    杨丰问他身后跟着的老农。

    那老农满脸惶恐地趴在地上结结巴巴地说了一大堆,结果杨丰一句没听懂,他用询问的目光看着郑成功。

    “父皇恕罪,儿臣无能,这些人到如今也只是能听懂官话,但说还有很大一部分不会说,他是后期过来的棚民,是从江西一带过来的,说的是有些带福建口音的抚州话,估计是当年从福建过去的流民,他说感谢皇恩浩荡赐予他们仙种,赐予他们民籍,赐予他们土地,他们世世代代铭记皇恩,他的一个儿子就在新军中效力,他跟儿子说若是战场上敢逃跑回来他就亲手打死。”

    郑成功说道。

    “哈,哈,是个忠义之民,赏!”

    杨丰说道。

    他身后的梁诚立刻拿过一个钱袋子来,杨丰接过去直接扔给了那老农,后者激动得趴在地上不停地磕头。

    “走!”

    杨丰一催马说道。

    这时候两旁越来越多的农民知道了皇上驾临,纷纷从农田中涌出,带着自内心的激动跪倒在两旁,向他们的皇帝陛下表达着忠诚。

    这些人才是杨丰最忠诚的子民,尽管他直到现在还听不懂这些人的话。

    这些都是来自江西的棚民,广东的寮民,福建的疍民,浙东的堕民,全都是社会最低等的贱民,他们或者不被允许上岸居住,或者不被允许到平原上居住,或者不被允许拥有田产只能干贱役,他们不能读书,不能充当官吏,不能与良民通婚,他们连这个庞大帝国最底层的草芥都不算,顶多算是草芥底下的烂泥而已。

    而现在,他们不是了。

    他们的后代可以读书做官,他们可以拥有自己的土地,他们可以堂堂正正活地在阳光下。

    而这一切都是他赐予的。

    “这才是人民!”

    杨丰特意下了马,牵着马行走在跪拜的人群中感慨地说。

    这就是他的基本盘,这里没有士绅,这里也没有儒生,这里也没有旧官僚,这里只有最单纯的人民,对他忠心耿耿,只要他的命令下达,可以将子弹射向任何他指定目标的人民。

    这才是他的后盾。

    他的这片后盾从宁远开始,一直向南到山海关,基本上以中后所也就是绥中县城为分界,以北是贱民,以南是辽民,形成了两个相对du立的群落,毕竟他们互相之间语言不通。不过辽民对贱民倒没什么歧视,这些贱民是南方人,跟他们本来就远到几乎两个世界,贱民在南方是什么情况,这些辽民可以说一无所知,更何况现在大家都是皇上所封的义民,当然想让他们融合仍旧需要漫长时间,这就不是杨丰所操心的了。

    接下来贱民的迁移工作还会继续进行,反正东北有的是土地可以容纳他们,光辽河以西估计养活几百万人口
科技衍生吧
都没问题。

    而南方士绅同样支持这项工作。

    这些贱民在南方都是些隐藏的炸弹,土客矛盾一向都是士绅们最害怕的,之前光棚民造反就不断,万历年间李大銮兄妹造反使半个江西卷入战火,实际上后来康麻子的地瓜盛世中,棚民造反也一直没断,甚至一直到雍正年间都还有,直到雍正把他们都列入良籍才消停。这也是雍正年间人口暴涨的重要原因之一,暴涨的人口很大一部分并非自然增长,而是把原本不列入民籍的人口都算了进去。杨丰现在以这种方式把他们都弄到东北,也算是给那些士绅们清除隐患了,要不然这种跨越数千里的移民怎么可能如此顺利地进行。

    有那些南方士绅在后面全力支持而已。

    当然,他们并不知道自己最后将追悔莫及。

    不仅仅是这些人,包括之前明清关外大战期间,逃难到山东的流民也在返回,黄蜚控制的登州一带,不断有船只载着百姓跨海而来在宁远上岸,然后向北在锦州一带定居下来,而之前逃到山里的,也开始出山定居。照目前的度估计,到明年这个时候辽西一带的人口就基本上可以接近百万了,这片曾经繁华的沃土很快将全部恢复生机,野猪皮父子两代破坏造成的创伤,将以最快度得到治愈。

    而杨丰,同样也将获得一片稳固的后方。

    这皇上造反也不容易啊!

    没有强大的根基哪怕他有外挂也不行啊,上次那四枚人弹已经让他清醒过来,在炸弹面前霸王复生也一样变渣渣,那次幸亏现及时,另外鞑子对他的抗炸能力估计不足,他们要是弄四枚几十上百斤的人弹,那估计大明人民已经可以缅怀他们那昙花一现的大帝了。

    这也是杨丰最近比较消停的原因所在。

    他也得小心点了。

    “父皇,荡寇营到了!”

    旁边郑成功说道。

    “这就是朕的新军?”

    杨丰饶有兴趣地看着前方一支列阵等待的庞大军团。

    五千贱民军身穿统一的红色右衽短上衣,下面是打绑腿的黑色裤子,绑腿这东西已经在明军中普及开了,从宁远之战时候杨丰就已经教会了士兵,实际上这时候山民打绑腿很常见,只不过军队里面很少见,贱民军里面很多人都是江浙山区棚民,他们本身也有打绑腿的习惯,杨丰只是将其制式化。

    再加上千层底的粗布鞋,还有头上每人一顶范阳笠,这就是杨丰的新军扮相。

    而装备就比较寒酸一些了。

    这些新军士兵一人背着一杆鸟铳,身上挂满小竹管,因为老式鸟铳没有专门的刺刀,只好再额外配一把雁翎刀,盔甲是没有了。

    实际上这支新军看着很不起眼,他们这时候充其量只是一支传统的铳兵,甚至还不如明军中的铳兵,后者至少还有制式的盔甲,包括明军内部的那些将领也没把他们当回事,在他们看来这只不过是满足皇上乐趣的。就这些贱民能有什么战斗力,日常训练也无非就是鸟铳射击,用木枪练习刺杀,还有就是天天排着队走来走去,没事拉出来一气跑个十几里,汗流浃背气喘如牛的样子倒也不失为一景。

    他们的评价没错。

    哪怕对于杨丰来说,这支新军也同样没多少亮点可言。

    但他们有一个特殊之处就足够了,这个特殊之处很简单,那就是他们……

    “服从!”

    杨丰吼道:“你们的职责只有一个,那就是服从朕的命令,现在朕命令你们,站在那里,没有朕的命令谁也不准动,谁敢动一步就直接剔出,然后连你们的家人一起送回你们来的地方,听清楚了,没有朕的命令,谁也不准动一步,现在告诉朕,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

    五千列阵的新军,用他们还带着各自原本口音的声音齐声回答。

    然后所有人一下子全都变了脸色。

    因为就在同时,皇帝陛下身旁锦衣卫指挥使梁诚手中雁翎刀突然向前一指,五百名跟随圣驾扈从的锦衣卫铁骑,在距离他们一里外排成一道骑墙,紧接着冲着他们开始加,很快就变成了冲锋。在马蹄密集落下的雷鸣般响声中,五百匹紧紧靠在一起的战马带着面甲恍如怪兽,马背上全身重甲,甚至就连脸上都罩着铁面的骑兵一手盾牌,一手举着带三角旗帜的长矛,在战马的狂奔中不断接近。

    所有荡寇营士兵的腿都在颤抖着。

    感谢书友卍98,丧之衰虎,小菲小帆,丝血单杀辅助,安哲湖,青衣剑无痕等人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