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七十章 这分明是皇上要造反啊

第七十章 这分明是皇上要造反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杨丰终究没有把他剩下那五十吨香jiao水都打出去。

    因为他又想出了新用途。

    接下来皇帝陛下的圣旨又迅送到山海关,然后刚刚给他搜集完酒坛子的黎辅,又匆匆忙忙跑到瓷器铺子,给他批量订做酒瓶子,而且第一批订单就下了一万个,好在这东西简单,很快第一批就造出来,然后在老龙头装船,海运到大凌河口,那里的疍民用小渔船又逆流而上运到码头,用那些四轮马车运送到了广宁前线。

    然后燃shao瓶就成了明军的新式武器。

    不过杨丰还是没进攻。

    他还惦记着围城打援呢,虽然多尔衮回师不太可能,但沈阳的清军总不能坐视吧?若是广宁被他攻下,那可就没有人再牵制他了,他可直接兵临辽河了,他很期待济尔哈朗和豪格能给他多送些人头来。

    于是广宁之战继续僵持着。

    在从冀东海运了一万援军之后,明军彻底包围了广宁城,虽然香jiao水燃shao弹这种高档货不再扔了,但那些不值钱的大石头却依然每天不断,只不过目标变成了城墙而已,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那些明军士兵完全以此作为一种乐趣,这东西又不值钱,哪怕投石机坏了也无非就是砍木头造新的。

    他们是快活了,可广宁的旗人们倒了霉。

    就在城外明军吃着江南送来的大米,辽东湾里疍民们打的海鲜,自己去医巫闾山里捕猎的各种野兽,然后没事跑到建奴营里放一炮时候,广宁城里四万旗人却在饥饿中煎熬。他们的粮食本来就不多,又在大火中烧掉了不少,那四万张嘴一天可不是个小数目,原本东北就缺粮,旗人实际上更多依赖渔猎,可这广宁城一围渔也没了猎也没了。原本倒是还可以杀马,可他们的马也多半烧死,没几天就全腐烂,最终结果就是城内严重缺吃的,所有旗人每天都不得不在饥饿中眼巴巴幻想着援军,估计再这样下去就该吃人了!

    话说杨丰也和他们一样盼望着他们的援军啊!

    可那援军就是不来啊!

    沈阳的济尔哈朗丝毫没有来解救自己同胞的意思,他倒是开始在辽河东岸修堡垒了。

    至于北京的多尔衮……

    睿王爷心情很好。

    冀东之战惨败之后,多尔衮否极泰来了。

    他的确损失了一万精锐的八旗,还重伤了一个亲弟弟,可换来的是那些原本观望的墙头草们突然转性了。

    原毓宗顾不上在山东抢地盘,紧接着就带领五万绿营返回天津,与此同时姜瓖也派出他弟弟姜瑄率领两万人马增援而来,连同退守蓟州和宝坻的清军,迅在蓟运河西岸建立起牢固的防线。这两个家伙很清楚,他们想当土皇帝的前提是大清的旗帜必须高高飘扬在北京城,一旦这面旗帜倒下,多尔衮撤出北京城,光凭他们是既不能对抗李自成,也不能对抗大明皇帝,所以他们必须得帮着多尔衮守住北京。

    或者说以此为诱饵,引诱多尔衮留在关内,给他们当挡箭牌,方便他们抢地盘。

    包括直隶的士绅官员们,在钱粮方面也一改过去的吝啬,都变得格外痛快起来,尤其是在多尔衮暗示自己准备撤军回去救援广宁后,甚至有士绅提出组建民团以纾国难了。

    这些家伙都不傻。

    对他们来说,大清比大明更值得他们效忠,那狗皇帝要流放他们,要他们交税,甚至据说还要籍没那些附逆士绅的土地,这是什么?这完全是桀纣啊,大清多好啊?大清保留所有官员,大清不要士绅交税,大清更不会抢那些士绅的土地,睿王爷更是难得的贤王,绝对具备圣主明君的潜力。

    呃,虽然他是鞑子。

    但鞑子又怎么了?

    夷狄入中国则中国之,所以他既然入了中国,那就当然也中国之了,

    只要大清的旗帜不倒,那么北京直隶各地官员的官位就肯定不倒,同样,那些士绅们高高在上的种种特权就不倒,甚至据说他还准备开恩科,这样那些穷秀才们也都看到了光明。而一旦那狗皇帝卷土重来,那么所有官员肯定都得下台,之前他收复冀东各县的时候已经这么干了,毕竟那狗皇帝手下也有一大堆人等着这些官位,同样那些士绅的免税特权也没有了,至于科举,那狗皇帝早已经下令,行在各地暂停科举,想考进士以后得去南京的监国那儿。

    既然这样谁还欢迎他回来?

    他的确是正朔所在。

    甚至他还有神话光环。

    但这又如何?

    那些士绅们说你是正朔你就是正朔,哪怕你是说蛮语的蛮族那你也是天命所归,说你不是正朔你就不是正
盛世红颜乱全文阅读
朔,哪怕你是三百年延续的帝王正统那你也是天命已尽。

    至于神话光环?

    士绅们说你是太祖显灵你才是太祖显灵,说你不是太祖显灵那你就是妖孽附体!

    这就是话语权。

    敢挑战士绅,你是尧舜也一样变桀纣,你是神仙也一样变妖魔!

    皇帝可以换,异族可以跪,士绅的特权不能变,谁敢动这个谁就是士绅的敌人,什么国家民族什么气节尊严统统都可以抛到一边去,利益,利益才是最重要的,大清维护士绅利益,那么大清就是天命所归,多次入关血洗的鞑子维护士绅利益,那么鞑子就是圣主明君!

    “看看吧,都原形毕露了!”

    杨丰冷笑着说。

    的确都原形毕露了,那些士绅们可以说撕破脸了,北京直隶各地关于他是妖孽附体的说法已经快尽人皆知,甚至就连他还没逃出北京时候种种妖异行为都已经流传开。尤其是再结合这些年大明天灾不断,那么他身上的妖气就更重了,居然连他在皇宫里偷吃宫女的事情都被捅出来,搞得杨丰恍如置身于仙侠世界。这其中不少说法还是从那些曾经向他表赤胆忠心的朝廷大臣们口中传出,比如冯铨就斩钉截铁地说自先帝驾崩后,大明灾异不断就是上天在示警,而大清入关就是代天诛妖来了。

    “陛下,臣能否斗胆问一句,陛下意欲何为?”

    黎玉田战战兢兢地问道。

    他是专程从山海关赶来的,因为皇上刚刚下了一道可以说火上浇油的圣旨,把他可是吓得不轻。

    明军在冀东之战后顺势光复了遵化,然后皇上下旨所有遵化附逆从鞑的士绅,全部籍没田产,那些士绅以直系成员算起来,每口人只允许保留三十亩土地,其他多出来的全部收归皇室以作为官田,至于原本租种这些土地的佃户,除了需要按律交税之外,只需要再交一成租子给皇帝陛下就行。

    这是真正火上浇油。

    可以说这道圣旨出,那么所有清军控制区的士绅,也就不会再对皇上有任何幻想了。

    这是要自绝于人民啊!

    “如果朕不给你给解释,你是不是也要学王永吉?”

    杨丰似笑非笑地问道。

    “陛下,臣是忠于陛下的,若陛下仅仅是出于泄愤,那么臣宁死不能奉诏,臣无根,臣别说田产之类,就是自己的父母妻儿都不知何处,估计活着的希望都很渺茫,所以臣现在别无牵挂,只忠心于陛下,但陛下这道旨意是自弃天下,臣宁死不能坐视陛下行此乱命,臣不会学王公,但陛下若不能明示,这道旨意臣不敢接。”

    黎玉田一脸庄严地说。

    “你是个忠臣,朕不会对你隐瞒什么。”

    杨丰点了点头。

    “那么你告诉朕流寇因何而起?”

    他紧接着问道。

    “饥荒。”

    “饥荒因何而来,天灾吗?”

    “天灾是其一,兼并为主因,耕者无其田,百姓辛苦终年而不得温饱,粮食皆为官绅所盘剥殆尽,丰年尚能维持,一遇灾年则举家等死,不想等死就只能造反求活。”

    “那么如何改变?”

    “使耕者有其田。”

    “田在何处?”

    “士绅之手。”

    “那你明白了吗?”

    “臣明白了,但陛下须知士绅为国之本,历代君主皆与士大夫共治天下,无士绅何以立国?况且值此乱世,天下群雄蜂起,陛下虽天命所归,但欲窥宝器者重,自古得士绅者得天下,陛下却自绝于士绅,推其于鞑虏,臣恐怕陛下还宫之路必多艰难。”

    黎玉田说道。

    “不,先民为国之本,朕有民足矣,第二,朕非自绝于天下士绅,朕只是自绝于那些毫无廉耻,朝秦暮楚的士绅,真正忠于朕,忠于大明的,朕又岂会拒之?第三,强者为尊,只要朕足够强,那么一切都是土鸡瓦狗,士绅也不过是螳臂当车。”

    杨丰说道。

    “陛下能恒强否?”

    黎玉田壮着胆子问。

    “能!”

    杨丰回答。

    “你回去照朕的旨意做就行,敢反抗者直接抄家!”

    紧接着他又说道。

    黎辅深施一礼,慢慢退出了这座灯光摇曳中的大帐篷,出去之后他看着头顶满天星光,很是感慨地低声自言自语。

    “这分明是皇上要造反啊!”

    感谢书友负距离‖天涯,求饶吧坑货,北方保健,安哲湖,青衣剑无痕,扁昔鸟,yangjingxing等人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