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带六十七章 烈火焚城

带六十七章 烈火焚城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广宁。

    “玛的,这狗皇帝在搞什么?”

    屯齐趴在城墙上茫然地望着城外说道。

    从明军到达广宁起已经过去大半个月了,这半个多月里他每一天都在提心吊胆地等待,等待着那从天而降的炮弹,等待着那狗皇帝的恐怖身影,然而让他茫然的是明军一次进攻也没有起。当然,他就更没胆量出城反击了,锦州一战他可是刻骨铭心,那狗皇帝在千军万马中所向披靡的身影,至今仍旧每天在他的噩梦中出现,就他这些残兵败将,哪还敢出城迎战。反正他的任务是尽量拖住明军,阻挡他们向牛庄乃至沈阳进攻,这样耗着也一样算达到目标了,可现在这狗皇帝的举动,却让他莫名其妙起来。

    因为在城外明军大营里,一个巨大的机械正在被缓缓推出来。

    此物就是一个下面带着一大堆木轮的木头架子,架子上是一根长长的横杆,横杆一端缀着一个方形木笼,笼子里装满了从山上捡的大石头,而横杆另一端却缀着一根皮兜子……

    呃,这是一台投石机。

    他当然明白这是干什么的,可是这种古老的武器,在大炮普及后,就已经基本上退出了战场,毕竟在大炮面前它那点射程太可怜了。

    他和身旁的一个甲喇面面相觑,虽然广宁城的确没有大炮,但用这种东西来攻城,仍旧可以说很令人无语,那狗皇帝手中的大炮呢?他当初用大炮轰开连山,难道认为这东西扔石头砸城墙比大炮轰城墙更容易?话说就那几十斤重的石头,砸广宁城墙也未免太搞笑了,这东西砸城墙得用几百斤重的石头,但那样得靠近到城墙几十丈距离上,那样的话城墙上鸟铳可不答应!

    这完全是莫名其妙。

    然而就在他一脸懵逼时候,那台巨大的投石机停下了。

    “可以了,距离一百丈。”

    在这台巨大的配重投石机旁,杨丰看着广宁城迎恩门巍峨的城楼说道。

    “准备!”

    他身旁的一名军官立刻朝后面喊了一声。

    紧接着一辆两匹马拉的四轮马车上前。

    这种皇上提供图样的新式马车,已经开始在北方明军中流行起来,这种木制四轮马车制造起来很简单,运输能力远老式的大车,甚至还配有专门减震的弹簧板,未来明军的所有物资运输都将换成这个。

    这辆马车上载着一个巨大的铁皮桶,驶到投石机后面停下来,然后十几名士兵上前,小心翼翼地把那个都快齐胸高的绿色铁皮桶搬下来,拿凿子顶着一个小圆盖敲开,一股呛人的味道立刻传出。

    紧接着一名军官插上铁皮抽子。

    一名士兵抱着酒坛上前,军官抽动抽子,里面清澈,散着类似香蕉味道,但却异常刺鼻的液体不断被抽上来,然后顺着管子流入酒坛……

    呃,这是油墨的稀释剂。

    或者也叫香jiao水。

    当酒坛子装满后,很快被搬到了一边,然后用裹着布条的软木塞封住口,紧接着放进那台早就蓄势待的配重投石机皮兜,一名士兵拿火把点燃布条,前面负责射的士兵,拿大锤猛得砸开挡铁,装满了石头的木笼骤然落下,在杠杆原理作用下横杆另一端以极快度向上,把下面缀着的皮囊猛得甩出,当皮囊甩到尽头时,那个带着火焰的酒坛子如流星般带着轨迹飞出,转眼间到了三百米外。

    广宁城迎恩门城楼上的屯齐,仰起头愕然地看着这一幕。

    那酒坛子瞬刻掠过他头顶,带着火光一下子砸在城内一座院落的正堂门前,轰得一下子烈焰炸开无数火光四散飞溅,那木制的门窗立刻被烈火吞噬,还没等他清醒过来,那栋房子就变成了熊熊燃烧的火炬,并且在东南风催动下向外蔓延开,一个瘸着腿的八旗老兵惨叫着从里面跑出来,带着满身烈火在地上翻滚着,很快就躺在那里不动了。

    距离屯齐不远处一个临时征调的旗人民兵,突然间出一声悲怆的嚎叫,不顾一切地往城墙下面跑去。

    “这个qin兽!”

    看着这一幕,爱新觉罗.屯齐悲愤地说。

    他终于明白那狗皇帝拖了大半个月,是在准备着干什么了,这是要一把火烧了广宁啊!这狗皇帝对满洲人民哪来的那么大仇恨?不就是阿济格骂了朱元璋一句嘛,至于这样不依不饶嘛!孔孟之道,礼仪之邦的高尚品格都
神藏最新章节
哪儿去了?

    “快救火!”

    紧接着他吼道。

    这时候最近居民已经跑去救火了,这广宁被攻陷已经很多年了,这里的旗人都已经算扎下根了,可不是锦州那种刚攻下没几年的,那些旗人的亲人财产可都在这里的,他们可不想自己的一切都化为灰烬。但这不是普通火,那是满满一坛子几十斤香jiao水,这是油火,哪是那么容易扑灭的,这东西溅在木头上烧起来那可是很凶残的,别说烧这些以木结构为主的房屋,就是拿到二战战场上烧坦克那都是好样的,就这一坛子,砸在谢馒头上都能废掉。

    那些救火的越扑越旺,很快那滚滚浓烟就直冲天空了。

    “这叫烈火焚城,朕说过要拿他们祭奠辽东死难百姓,既然是祭品那当然是要烧的,继续,日夜不停,什么时候广宁城烧成灰什么时候停下!”

    杨丰端坐在椅子上说。

    他不远处,投石机周围明军不停忙碌着准备下一次射,而那个铁皮桶旁,第二枚香jiao水燃shao弹制作完成,在这些后面还有几辆马车载着铁皮桶等候,而再后面的明军大营里,还有更多铁皮桶堆积着,皇帝陛下找太祖要了一百桶这东西,据说不够还可以再要,与此同时第二台投石机制造完成,很快它也将被推到广宁城外,加入到攻击的行列之中,而更多的投石机也在制造当中。

    这东西加香jiao水燃shao弹比迫击炮加开花弹强。

    后者的纵火效果其实很一般,铝粉的火星没有持续燃烧能力,只有打在合适的位置才会引燃,但这是香jiao水,打过去不烧个几分钟是烧不完的,哪怕现代易燃品里面,它都是排得上号的。更重要的是这东西并不仅仅是烧,这样一坛子砸下去,来不及全烧的话,高温会让它剧烈挥,那是剧毒,虽然达不到du气的效果,但对于那些救火的人来说也绝对不是好滋味,甚至如果环境不够开放的话,还会产生爆轰效果。

    “陛下,这样烧下去,那鞑子怕是要狗急跳墙了。”

    唐钰笑着说。

    “他们要是敢出来,那朕就在这儿等着他们!”

    杨丰端着茶杯说道。

    说话间第二枚香jiao水燃烧弹又甩了出去,紧接着广宁城内第二道烟柱又冉冉升起,然后是第三枚,第四枚……

    随着那些明军士兵从容不迫地操作,这些恶毒的武器不断地飞向广宁城,在城内制造着一处又一处火点,那些已经在这里居住很多年的旗人们,悲愤地在城内四处奔跑着,竭尽全力挽救他们的家园,但可惜此时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的,那些不断从头顶落下的酒坛子让大火不停蔓延,越来越多的房屋熊熊燃烧起来,越来越多的旗人哭嚎着被卷入烈火,烈火焚城的惨剧就这样开始上演。

    而且今天是东南风,明军是在广宁城南,熊熊燃烧的烈火在风的催动下迅向北蔓延,很快小半个广宁都火光冲天了。

    那些没在城墙上的旗人,这时候也顾不上救火了,这火根本就没法救了,他们扑灭一处工夫还不知道得落下多少燃烧弹呢,他们现在能干的,就是在火烧到自己前赶紧逃到安全之处,至于那些逃不掉的,那也就只好葬身火海了。街道上随处可见那些满身火焰嚎叫着的旗人,在那里绝忘地翻滚着等待死亡,烧成炸糊鸡翅状的死尸到处都是,二十年前他们依靠汉奸出卖,攻下这座城市并tu杀了这座城市的主人,现在该为此付出代价了。

    在身后越来越多的惨叫声中,屯齐趴在城墙上,悲愤地看着远处那顶黄曲柄盖,看着那个隐约可见的红色身影。

    广宁就这样变成火海。

    但他却无可奈何。

    他没有任何办法对付这种东西,城墙上能够用来反击的只有鸟铳,是不可能打到那里的,床弩倒是可以,但却没什么实际意义,真正能够管用的只有大炮,广宁原本是战线后方城市,哪怕之前也没几门大炮,有锦州在前面这里根本不需要设防。多尔衮在宁远损失了所有大炮后,为了进攻北京在各处不重要的城市竭尽全力搜罗大炮,这里距离最近当然不会幸免,于是现在就只能束手无策了,屯齐甚至还在庆幸,庆幸那狗皇帝现在只用投石机,没有使用那种据说可以爆炸的炮弹轰击,否则的话他会更凄惨。

    呃,他不知道这只是因为有另外一个人,在代替他承受这种武器的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