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六十五章 下一站,广宁

第六十五章 下一站,广宁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祖可法并非没有机会。

    他们刚刚进城,后面两百米外就是敞开的城门,脚下宽阔的大街直通城门,玉田城虽然有两万驻军,但他们周围只有几百吴三桂的家奴,如果度足够快城墙上守军是来不及反应的。

    而他带着一百正黄旗满州的精锐骑兵,虽然没有携带长矛之类的主战武器,但光凭各自随身的佩刀也足以一战了,这种时候亲戚也顾不上了,明军攻破锦州也就没了谈判的意义,更何况那狗皇帝还杀了阿巴泰和一万八旗精锐,双方之间的关系可以说不死不休了,虽说吴三桂倒是不至于杀他,但像范文程一样割了鼻子耳朵也受不了啊,那干这种事情的黎玉田可是现在的辅。

    而出了这种事情,他的部下更是非死不可。

    这样就算他能活着回去也没什么好结果。

    既然如此那索性拼一把,杀了他表弟也罢,抢回阿巴泰的人头也好,回去也都算是一桩不小的功劳了,大家都是战场上拼出来的,杀伐果断是必备素质,在吼出命令同时,第一刀落空的他趁吴三桂还没拔出刀,那把柳叶弯刀斜劈下去。吴三桂的反应虽快终究猝不及防,就在他匆忙拔刀的时候,他表哥一刀砍在他后背上,好在还有一层锁子甲的保护,只是给他造成一点轻伤,而此时吴三桂也拔出刀,强忍着背后的疼痛,一刀刺向他表哥的肋下。祖可法挥刀挡开,同时迅掉头想跑,然而也就是同时,一把雁翎刀突然到了他肋下,紧接着刺进去一直到了刀柄。

    祖可法惨叫一声。

    然后他伸手抓住了偷袭他的吴惟华衣服。

    “你这个杂种!”

    他吃力地说道。

    后者狞笑着狠狠搅动了一下雁翎刀。

    祖可法一脸悲愤地松开了手,带着他对咱大清的那份忠诚一头栽倒在了马下。

    “不错,我会给你求情的。”

    吴三桂拍着吴惟华肩膀说。

    说完他有些唏嘘地看了一眼自己表哥,然后一催战马毫不犹豫地从他表哥身上踏了过去,率领着后面赶到的士兵向那些正在试图冲出玉田的清军杀过去,而吴惟华同样挥舞着雁翎刀,带着自己的四名亲兵加入战斗,一场混战在玉田街头展开。

    那一百正黄旗满州的精锐骑兵在这种生死关头,倒也都展现出了他们的悍勇,在玉田街头和明军足足激战了十几分钟才被歼灭,甚至还给吴三桂造成了近两百人的死伤,而且还有三名原本就在队伍最后面的,抢在城门关闭前冲了出去,不过又被射死两个,只有一个逃走了。

    另外很不幸的是骆大人死于乱军中。

    大清太子太傅左都督大人不知道被谁杀的,反正乱糟糟也不知道谁拿刀劈了他一下,他就掉下马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还有另外一个特殊使者,也就是坤兴公主的未婚夫,崇祯当初钦定的驸马周世显也被马踩死了。周驸马文采风流没得说,但这种场合明显不适合他,慌乱中所骑的马被清军撞倒,还没等他爬起来一名追击清军的吴三桂家奴马蹄就落下来,结果就是……

    “朕需要另选驸马了!”

    杨丰无语地说。

    当然,就算周驸马不被马踩死这货也不能要了,毕竟也是有污点的了。

    “平西伯有儿子吗?”

    杨丰问梁诚。

    “有,今年十岁。”

    呃,这个算了,十岁的吴应熊仰望大姐姐,这画面实在太美了,郑成功也不行,都成他干儿子了总不能娶个妹妹吧?再说他都有老婆了,这年头二十多还没老婆那就简直太匪夷所思,这时候郑经都会走了,正准备前来觐见皇爷爷呢,剩下的亲信里面黎玉田家里老婆孩子还不知道死活呢!他家乾州的早就断了音信,至于其他的……

    “陛下,公主请求来侍奉陛下。”

    梁诚说道。

    “那就,那就让她来吧!”

    杨丰随意地说。

    他并不担心这个便宜女儿会看出什么破绽,实际上坤兴公主一年见崇祯的次数,恐怕还不如王永吉多呢,帝王家哪会像电视剧里一样公主皇子天天都凑在皇帝跟前,实际上他们想见自己父皇一面并不比大臣更容易。尤其还是崇祯这种工作狂外加老古板,哪怕父女之间,也是要遵守一大堆专门的礼节,更何况这个女儿还都成年了。而坤兴公主此时要求来伺候他也属正常,一家人就剩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帖吧
他们父女俩了,这是作为女儿的孝道,他如果拒绝的话同样也是不正常的,毕竟他身边现在也的确没人伺候着。

    黄英还在山海关,这个很有心机的小女人,这时候早就在他身下婉转承欢了,杨皇帝在山海关那么久要是连这点小事都没办了,那也未免太高看他的控制力。

    不过御驾亲征带个女人总是不好的,哪怕皇上也得和将士们同甘共苦才行。

    呃,他的将士们不苦。

    攻破锦州还俘虏了两千多旗人女眷呢!

    籍没懂不懂!

    这几天明军将士们嗨得很,倒是皇上碍于身份不好参与其中。

    很快杨丰就把这件事情给抛到了一边,他现在哪有工夫纠缠这些儿女情长的事情,一堆军国大事等着处理呢。

    多尔衮那里估计是非进攻冀东不可了,否则沈阳城里那些王公大臣们还不喷死他,至于那里怎么打,这个完全甩给吴三桂就行了,后面有黎玉田管后勤,他俩是老搭档了不会出问题。而且这时候海路畅通,黄蜚和郑芝龙两人的船队再加两大太监,还有史可法以及被杨丰特旨留下辅佐监国大人的宋权和冯元飏,保证了南方的物资不断运来,至少今年的后勤供应不会出问题,有钱有粮还有十几万大军,吴三桂守住冀东估计没什么问题。

    老吴的战斗力还是可以的。

    他手下十几万人马都是原关宁军,山海关军,再加上江浙军所组成的,全都是正规军,甚至单纯从士兵来说,比杨丰带着御驾亲征的这支还强,杨丰主力就是宁远军,另外还有那些上了岸的水师,前者当然算精锐,都跟着皇上出生入死多次,宁远血战打出来的,但那些水师在禁军里面得算战斗力垫底了,当然,再垫底的军队跟着皇帝陛下也会所向无敌的。

    再说,就算吴三桂守不住冀东还有山海关在后面呢。

    更何况他还随时都能赶去。

    而他下一步目标是广宁。

    从锦州逃走的清军全都逃到了广宁,这时候辽河以西就广宁和锦州两城,这片当年居住数以百万计汉人,拥有无数城市的繁华之地都被毁掉了,人或者杀光或者抓走当奴隶,城市直接拆毁夷为平地,这种灭绝式的摧毁一直伴随着清军的脚步。无论野猪皮还是黄台吉都是聪明人,他们深谙融合的真谛,那就是烧光杀光抢光然后奴化之,这片地区直到康麻子时代还有官员上奏哀叹荒城废堡,败瓦残垣,沃野千里,有土无人。

    黄台吉当年是拆得爽了,但现在却让清军陷入了尴尬,原本他们最好的办法是守东线,从锦州向东依靠辽西那一条条密布的南北向河流依次阻击,大凌河,饶阳河,辽河,这时候还没有双台子河,那是后来辽河分出的,但这三条河也足够,然而没城他们守个屁,当年明军修的一系列要塞全拆了好不好!估计这时候沈阳城里那帮家伙也正欲哭无泪呢!

    而广宁是硕果仅存的。

    守住广宁至少可以威胁明军侧翼,那里因为沦陷时间久,所以旗人数量比锦州还要多,就地征集一些老弱病残充数的话,屯齐估计凑起两万守军没什么问题,核心是约一万真正的八旗军。

    如果能够打下广宁,那么杨丰就可以用骑兵堵死沈阳和北京的联系,这时候不是现代有达的交通体系,这时候从沈阳入关,如果不走辽西走廊的话,无非就是从医乌闾山脉北端过去,然后折向南走热河群山,也就是多尔衮原本入关所走的路线,一旦明军占领广宁,那么这条线就可以直接切断了,广宁到翁后也就是阜新又没有多大点距离,一支游猎的骑兵就能锁住,甚至可以直接威胁到新民一带。

    他如果堵死这条路,那么福临想入关就不容易了。

    杨丰就是要玩釜底抽薪。

    他把多尔衮以各种方式引诱进关内,当然,还有那些八旗的主力们。

    然后他再硬生生插入把这支大军和他们的后方切开,让关内清军变成一支孤军,让李自成还有吴三桂拖住他们,而他则慢慢收拾留守的那些老弱病残,彻底断了八旗的根,没有了根就那几万八旗再能打还能撑几时?他这个毒计是早就策划好的,硬啃十几万八旗他也没把握,但把能打的青壮年全引诱到关内后,他欺负人家老弱病残就很轻松了,把根铲了之后,剩下的关内八旗还不随便他玩。

    “传旨,进军广宁!”

    杨丰站起身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