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六十四章 公主驾到

第六十四章 公主驾到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玉田。

    “五军都督府大都督,禁军大都督平西侯吴三桂,参见坤兴公主殿下。”

    吴三桂一身盔甲,站在马车旁作揖说道。

    “平西侯平身!”

    马车的门帘掀开,崇祯目前幸存的唯一女儿,现年十五岁的少女坤兴公主朱嬍娖在一名侍女搀扶下,从马车内款款走出柔声说道。

    “快,请殿下移驾!”

    吴三桂向后面招呼了一下说道。

    他身后一群早就准备好的侍女赶紧上前,将公主殿下搀扶到另外一辆更高级的大型四轮马车上,在大批骑兵护卫下先行驶往后面的玉田城,至于吴三桂他还得跟来的使者们讨论一些必要的程序问题,话说这些使者的身份可是很尴尬,这里面可都是他的老熟人,哪怕那个顶着秃脑袋和鼠尾巴的鞑子,那也一样是他的老熟人。

    “骆兄,不知骆兄是以我大明之臣身份而来,还是以鞑虏使者身份而来?”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蟒袍之一说道。

    “呃,这个……”

    后者愕然一下,紧接着突然醒悟般说道:“吾乃大清太子太傅左都督骆养性,奉使贵处送贵君之女坤兴公主以明修好之意,平西侯切莫误会。”

    他可是老奸巨猾,明白吴三桂这是告诉他,别让兄弟我为难啊,皇上早下旨了,你要还是以大明身份而来,那就不用说立刻拿下上锁链,但如果你是以清朝使者而来,那么两国交兵不斩来使这个起码的原则,我们肯定还是会遵守的。说到底吴三桂这是为了他好,皇上早就下旨了,降清的官员一律流放台湾给郑芝龙当奴隶,那他当然也不会让吴三桂为难了,于是大明太子太傅五军都督府左都督,另外也是前锦衣卫都指挥使骆养性,就这样明确和前朝划清了界限。

    至于最后一任锦衣卫都指挥使吴孟明,这个不知所终,反正即没降顺也没降清,直接人间蒸,当然也有可能在那个死人堆里没现。

    “那吴兄呢?”

    吴三桂问另一个蟒袍。

    “吾乃大清户部右侍郎,奉使而来。”

    后者一脸庄严地说。

    于是李自成进北京时候全家自杀的大明恭顺侯吴惟英弟弟,原本历史上降清后被封恭顺侯并带兵招抚山西的吴惟华,也同样和腐朽的大明王朝划清界限,明确站在了满汉团结,民族rong和的光荣旗帜下。

    吴三桂点了点头。

    然后他用深沉的目光看了看剩下那个鞑子。

    “我舅父身体可好?”

    他面无表情地问道。

    “父亲大人身体安好,表弟不必太过挂念。”

    祖大寿养子,大清都察院右参政,正黄旗汉军梅勒章京祖可法笑着拱手说道。

    “走吧!”

    吴三桂说道。

    他只是来接公主的,至于这些人如何处置,是否跟他们展开谈判,或者杀或驱逐都不是他有权决定的,这件事已经向山海关的内阁辅黎玉田报告,后者估计还得向正在攻打锦州的皇帝陛下报告,不过在皇上的旨意到达前这些人还是应该在玉田以礼相待的。

    就这样他们一行向前方的玉田城门走去。

    “表弟,难道你们不明白贵君此举是在帮闯逆?那闯逆才是你们的敌人,我们是占了北京,可我们是从闯逆手中夺的,睿王爷没有别的意思,大清还没有吞并关内的心思,贵方当初的借兵计划才是我们想要的。只要剿灭闯逆,这直隶之地到底归谁,完全可以商议解决,若贵君愿意签约将太行山以西相酬,睿王爷说不定也会将直隶归还,说到底我们只是想掌握一个质子,贵君不与我们谈判我们只能出此下策。但在这之前咱们先应该把闯逆解决,他们才是我们共同的敌人,我大清的大军正在南下追击,而贵君于此时挑起战争,岂不是在助那闯逆逃脱,若是让他得到喘息之机恢复实力,那这天下再想平定恐怕是很难了。”

    祖可法边走边说道。

    “若不是你们当初心怀不轨想对圣上不利,那又岂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吴三桂冷笑道。

    “呃,那当日之事绝对纯属误会,英王假扮睿王不假,这一点我们承认不对,但他绝无对贵君不敬之理,况且以英王的身份,也足以代替睿王做任何决定,我们同样也是很有诚意的!”

    祖可法说道。

    “我军一千多双眼睛,清清楚楚看到阿济格拔剑欲伤圣上,这如果不算不敬,那么就究竟该怎样才算不敬?难道把剑架到圣上脖子上才算?你
通灵法医全文阅读
我亲戚,还说这些有何用?多尔衮难道不是真想扣押我们圣上,然后再逼我们就范?阿济格是什么人?有勇无谋的莽夫,多尔衮若诚心,又岂会让他负责谈判这种事情?恐怕让他与圣上相会,就是借他的武勇顺利抓住圣上吧?只不过没想到圣上神力无敌,反而赔上了阿济格的性命!”

    吴三桂冷笑着说。

    “呃。”

    祖可法不说话了。

    实际上对那天的事情,他们到现在也是很茫然,虽说的确他们的目的就是像吴三桂所说,可问题剧本不是那么写的,这也正是盛京那边至今还有人指责是阿济格鲁莽,说不定真骂了朱元璋所以才激怒杨丰的原因。主要是那狗皇帝吼那一嗓子大家都听到了,阿济格站起来拔剑大家也都全看到那,总之现在谁也不知道真相,当时就他们两个人,其他人都被撵到了远处,就看见阿济格突然站起拔剑,那狗皇帝紧接着站起来喊了一嗓子,然后他就把阿济格被活劈了,至于到底生了什么只有那狗皇帝知道。

    说到底他们无论如何都想不到那狗皇帝居然还是个演技派。

    当然,这已经不重要了。

    两人说着话走进城门。

    吴三桂的都督府建在卢龙,但这些人不能安排到那里,理论上他不能与这些人有任何官方性质往来的,最多玉田县可以招待他们,然后玉田县负责向行在请示如何处置,所以在处置命令到达前,他们都被安置在县城的驿馆内。至于吴三桂此行的任务,也就是迎接坤兴公主,而坤兴公主这时候早已经被送到了县衙,明天再送往丰润,这样一站一站送到山海关,她从北京出,因为下雨中途耽搁一天,到这里花了四天的时间,接着还得花四天时间才能到山海关。

    一行人正在通往驿站的大街上往前走着,突然间前方传来急促的马蹄声,紧接着两名骑兵迎面冲过来。

    “锦州大捷!”

    两名骑兵同时高喊着。

    在他们俩手中的长矛上各挑着一根辫子,辫子下面各吊着一颗都有点缩水的人头,随着战马的狂奔在那里不停晃动,不得不说那老鼠尾巴一样的辫子太适合这种工作了。

    祖可法脸色骤变。

    “大捷,锦州大捷,陛下大军攻克锦州,斩鞑子一万,陛下又撕了鞑子郡王阿巴泰!”

    两名骑兵继续吼叫着。

    在他们身后越来越多的老百姓汹涌而出,跟着他们奔跑着互相传告,然后更多的人从街道两旁冲了出来,跟着他们一直到了吴三桂跟前,那两名骑兵同时下马挑着人头上前,在吴三桂马前跪倒说道:“属下参见平西侯,陛下大军于四日前攻克锦州,斩自鞑子正蓝旗固山佟图赖以下一万零八百级,陛下战场上撕了鞑子多罗饶余郡王阿巴泰,连同连山所斩鞑子觉罗巴哈纳一并传各地。”

    “表兄,你认识他们吗?”

    吴三桂指着被挑在长矛上的两颗人头笑着说道。

    他笑得可是很开心,不得不说这皇上就是猛啊,这已经是第二个被撕了的鞑子王爷了,那阿巴泰之勇他可是很清楚,他可不止一次被这个老家伙打得丢盔弃甲,现在这个老对手居然以这种方式出现在自己面前,看着这颗晃晃荡荡的脑袋他当然开心了。

    他身旁的祖可法傻了眼。

    双方对等谈判的基础就是锦州守住,现在锦州被攻陷还谈个屁!

    “王爷,你死得好惨啊!”

    而就在同时,他身旁负责护送的那个牛录崩溃一样跳下马,一下子扑到阿巴泰的人头前,哭嚎着就要去抢这颗缩水的人头。

    那明军骑兵下意识地把长矛向前一杵。

    那牛录同样下意识地拔出刀来砍过去,但他却忘了旁边还有一个挑着巴哈纳脑袋的,那明军手中长矛向前一下子捅在他肋下,就在同时挑着阿巴泰脑袋的明军手中长矛也捅进他胸前,两颗脑袋倒是都送进了他怀里,这家伙惨叫一声手中刀落地,他身后的一百清军士兵怒骂着同时拔出了自己的刀,同样吴三桂身后跟随的家奴也纷纷拔刀。

    “都拿下!”

    吴三桂吼道。

    但也就是在同时他右侧寒光一闪,久经沙场的他猛然向前一趴,一把柳叶弯刀贴着他后背刺了过去,甚至他都能感觉到刀刃在锁子甲上的摩擦。

    “快抢了王爷的头,杀出去!”

    他表哥在身旁大吼道。

    感谢书友青衣剑无痕,小菲小帆,碧落黄泉教主,依然是我qd,鬍無人丶漢道昌,书友111118214336682等人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