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六十三章 堆京观

第六十三章 堆京观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杨丰睁开眼,用力晃了晃还有点眩晕的脑袋,这才现自己依然还在战场上。

    “陛下,您醒了!”

    梁诚惊喜地说道。

    他看上去也受了伤,肩膀上血淋淋的,跪在一匹倒地的战马旁,在他们周围是无数正在血战中的锦衣卫骑兵,同样后面的明军骑兵也在不断向前,共同组成一道血肉的防线,牢牢阻挡着正疯般向前进攻的清军,后者的确是疯了,骑兵战甚至打成了步兵战,因为太过密集,后面的骑兵无法上前,干脆下马挺着长矛向前硬冲。

    而明军同样也是如此。

    旁边小凌河的河水完全被鲜血染红了,密集的死尸浸泡在里面向下漂浮,还不断有更多死尸被挤进河里。

    杨丰深吸一口气。

    他立刻确定自己身上所有伤口都已经修复,然后又活动了一下,确定自己还多少有那么点战斗力,只是肯定不会持久了,毕竟他被四枚人弹近距离给爆了。小倩已经给他报出了爆炸的能量,大概相当于四十斤火药,也就是说每一个人弹身上捆着一个装十斤火药的火药包,如果这些火药同时爆炸,就那样的距离绝对可以轻松要了他的命。但好在它们因为引信问题不可能做到这一点,四个火药包是间隔着炸开的,真正距离他最近的只有一个,而且爆炸时候还被战马压在下面,马的身体吸收了很大一部分能量,至于爆炸制造的破片则基本上都被不锈钢胸甲挡住。

    最终结果就是他遍体鳞伤。

    但却无一致命伤。

    然后杨丰一脸暴怒的表情一把推开梁诚,紧接着顺手抄起了地上那匹战马的双腿,就像拎一个面口袋般拎起来,骤然间大吼一声向前抛了出去,那数百斤重的战马飞出二十多米,重重地砸在了对面的清军当中。那些正在疯般向前进攻的清军刹那间全傻了,一个个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从天而降的战马,与此同时明白这含义的锦衣卫和明军骑兵轰得一下子响起无数的欢呼。

    他们的皇上没事!

    而且还和之前一样生龙活虎!

    然后下一刻清军崩溃了。

    他们疯狂进攻的原因就是知道那狗皇帝重伤生死不明,那自然趁他病要他命,解决这个给他们造成了太多伤害的妖孽,给死在他手里的亲人报仇,然而现在一看,这哪是重伤啊,这根本就是毫无损嘛!四名死士捆着四十斤火药居然还没弄死这妖孽,瞬间的希望破灭之后崩溃也就不可避免了,还剩下的不足四千清立刻放了羊,在恐惧的瘟疫传染下,所有人都在不顾一切地向北而逃。

    明军在略作追击之后便收兵了。

    这一战他们损失也很大。

    锦衣卫重骑光战死就过了一百,连受伤的加起来减员了几乎整整一半,参战的两千骑兵伤亡也过三分之一,实际真正算起来伤亡也只是略少于清军,好在除了那些重伤的之外,绝大多数伤兵都能治好,所以单纯论战死的也就不到清军一半。

    毕竟清军的死亡人数还得加上他们抛弃的那些伤员。

    这些伤员紧接着被拖到了锦州城下,然后在那些依然苦战的守军视野中一个个剁了脑袋,援军的战败彻底摧垮了守城清军的意志,再加上佟图赖阵亡也缺乏有效指挥,就在当天夜里巷战中的残余清军,便冲开明军的阻挡蜂拥着逃出锦州,到第二天清晨的时候,这座沦陷四年的城市彻底回到了明军的手中,杨丰也终于打开了东北的大门。

    在这场大战中,明军以四千人的死伤,歼灭了包括清军一个郡王和一个固山在内,正蓝和镶蓝两旗一万官兵,这两个自宁远之战以来,几乎没有遭到什么伤亡的旗,也终于和其他各旗一样了,估计对于多尔衮来说这也算是一个好消息了,毕竟这段时间他的两白旗损失太惨了,大家都扯平他也不用担心内部有人搞他了。

    尤其是正蓝旗这一次损失极惨。

    刚刚恢复爵位的豪格可以说惨遭当头一棒,在锦州他几乎损失了将近一半的军队,估计知道这个消息的话该泪奔了,而这完全是多尔衮造成的,想来他对自己叔叔的恨意该更深了。

    “这就是鞑子的火炮工场?”

    锦州一座不小的工场内,杨丰站在几门半成品的大炮跟前,看着面前一群瑟瑟抖的攻击,饶有兴致地说道。

    这一战的另一个重要收获就是这座火炮工场,这是清军目前最大恐怕也是唯一的火炮工场,这里的大批工匠都没被送走,估记佟图赖也没想到锦州会这么快陷落,而且
重生之低调富翁sodu
这些人还得继续给他铸造大炮用于守城,至于清军溃败时候哪还管得了那么多,虽然有一些工匠跟着跑了,但仍旧有三百多人没跑成,被明军给直接俘虏了。

    “陛下,这些人怎么办?”

    唐钰问道。

    杨丰看了看为的一个老头说道:“这些人身为大明百姓,却给鞑子制造大炮对付朝廷,那也算附逆了,也是的确罪不容诛的。”

    “万岁,草民都是被逼的,草民是山东人,是被那孔有德抓来的,全家都被抓来,不给鞑子造炮就是要全家砍头的,草民也是没办法啊,求陛下开恩啊!”

    那老头趴在地上哭喊。

    然后其他工匠还有他们的家属全跪在那里哭着哀求。

    “这倒也的确情有可原。”

    杨丰点了点头说。

    “但不处罚你们也不行,毕竟你们给鞑子制造的大炮打死了很多朝廷的士兵,不处罚你们也对不起他们在天之灵,既然这样那就干脆带罪立功吧,朕需要大号的攻城炮,你们能给朕铸造出来的话,朕就赦免你们,而且还会给你们赏赐,取消你们的匠籍,甚至还会允许你们的子孙读书做官靠科举,但若是造不出,那可就别怪朕不客气了。”

    杨丰说道。

    “陛下想造多大的炮?”

    那老头小心翼翼地问。

    “多大嘛……”

    杨丰沉吟一下,忽然弯腰把旁边一个小碾子拎起来说道:“炮口得和这碾子一样大。”

    “呃?”

    老头差点晕过去。

    那碾子是碾火药的,他们这里也兼着生产火药和炮弹,虽然不是那种碾粮食的大碾,但那也得两百多斤重,就跟个小号的水缸一样,这炮口要是这么大那都能钻进个成年人去,他们以前造的红夷大炮都能轻松塞进去,这可是要命的活儿啊!

    “怎么,造不了?”

    杨丰脸一沉说道。

    “不,不,陛下,只要有铜,草民就能造出来。”

    那老头咬着牙说道。

    这造不出来也得造啊!

    “没问题,朕这就叫人送一批铜给你们,另外朕还会叫一些工匠来和你们一起干,还有也会给你们一些机械,总之这门大炮一定要能装进这个碾子,而且射程必须过红夷大炮,炮弹倒是可以不用铁或者铅的,直接用花岗岩磨一个圆球就行,毕竟用铁的还是太贵了。”

    杨丰满意地说。

    他都穿越一回了,尤其还是在一个崇尚大炮的时代,不造几门巨炮玩玩终究是很难心安的,虽然乌尔班大炮夸张了,但造几门小号的还是没问题,乌尔班大炮炮弹一千多斤,他造个两百多斤花岗岩炮弹的还是没问题。

    就用花岗岩炮弹。

    用生铁的话成本太高,毕竟一炮打出去就现在的冶铁炉,整整一炉铁就直接没了,但石匠磨花岗岩球就无所谓成本了。

    而且这种大炮也不出这个时代工匠们的技术水平,唯一的问题也就是青铜的材质问题,但这个无非弄些现代的精炼铜和锡以最佳比例来冶炼,这样青铜的性能肯定甩乌尔班大炮几条街。至于剩下也就是大炮太重机动性差了,但他的炮肯定也不会达到十几吨这样恐怖的重量,七八吨重的话在辽东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打开牛庄后用船运进浑河就行。

    呃!他造了就是用来轰沈阳城墙的。

    想象一下十几门这样的巨炮堵在沈阳城外,对着城墙不停地轰击,偶尔有炮弹打高了,呼啸着飞进城内像陨石般撞在那些八旗王公们头上的场面,他也是感觉有一点点小激动的,这样的盛景无疑也是很壮观的。

    “陛下,那些鞑子的人头如何处理?”

    这时候曹友义凑过来问道。

    皇帝陛下有堆鞑子人头的习惯,这都是他的老毛病了,但问题这不是守宁远时候了,那时候才刚开春,但如今已经是初夏季节,那东西无论堆哪儿都很麻烦,继续挂城墙上甚至还有可能引起瘟疫之类的,这场大战加起来一万多清军被杀,死尸都堵塞小凌河下游了,甚至不得不派人过去清理,但这一万多颗人头他不下旨没人敢处理。

    “这还用说,拉到松山去堆京观祭奠死难军民!”

    杨丰说道。

    “还有,把阿巴泰和巴哈纳的脑袋都拿石灰腌了,然后传各地,以后野猪皮同族的都用这种方式处理!”

    紧接着他又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