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六十一章 位面之子

第六十一章 位面之子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那道流星并没有如以前太祖显灵时候般,直接划落到明军视线内然后变成光团。

    而是在半空中戛然而止。

    当然,地面上那些带着敬畏跪拜的明军,和锦州城墙上那些惊恐仰望的清军并不知道,在他们头顶十万米的高空,一个蓝色光团出现,与此同时一台锈迹斑斑,长度近四米的老式废车床瞬间挤了出来,在地心引力作用下带着破空的呼啸急落下。因为空气稀薄它在不断加中很快就突破了音障,并且随着下落距离增加,度还依然在不断地攀升中,表面温度也在加中随着摩擦不断升高,很快到达了表面那些残留油漆的燃点,后者迅燃烧起来。

    碧蓝的天空中,一点隐约可见的火红色,就这样在地面两军的视野中出现了,然后越来越清晰,无数人出了惊恐地尖叫。

    但那火红色瞬间又消失了。

    所有人面面相觑。

    几乎就在同时,第二道流星划过天空,一个蓝色光点蓦然出现在他们头顶目视范围内,但却一闪即逝。

    佟图赖茫然地仰望天空。

    紧接着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他视野中一闪而过,他的头下意识地低了下来,然后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看见锦州南城墙内侧墙根处,骤然间凭空凹了下去,与此同时那城墙仿佛被锤子砸中的沙堡般,猛得向外一下子推开。在被推开同时坚固的城墙四分五裂,城砖和夯土的碎块伴着天崩地裂般的巨声,向外喷射状冲天而起,而城墙内侧的地面同样翻涌着向外喷射而出,仿佛那根本不是夯实的坚硬泥土而是柔软的水面。

    下一刻地面的剧烈抖动也传到他脚下。

    当然也传到了所有人脚下,就连一河之隔的明军,都明显感觉到了那恍如地震一样的那可怕颤抖,锦州城墙上清军根本就站立不稳,甚至有人都被震落下去,然后在无数惊恐的尖叫声中,那冲天而起的泥土和碎石如暴雨般落了下来,砸得近处清军一片狼藉,而与城墙相距咫尺的护城河,更是瞬间就被填满了。

    佟图赖傻了般看着这一幕。

    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当那尘埃终于散开后,在锦州城墙上多出了一个近十丈长豁口。

    整个战场一片死寂。

    “杀!”

    小凌河南岸,骤然响起一声怒吼。

    黄曲柄盖下,傲然而立的大明皇帝陛下,手中战斧斜指锦州。

    轰得一下子,三万明军同时出了狂热的怒吼,所有人都像疯般高举手中武器,不顾一切地狂奔向锦州城,转眼间就冲过了并不太深的河水,纷纷踏上北岸的土地,那些骑兵更是拼命催动着他们的战马,很快就到了城墙下,向外喷射的城墙碎块,已经在护城河上填出了一条宽阔的大道,狂奔的战马毫不迟疑地从上面冲了过去。

    不过他们也遇上麻烦了。

    五吨重的废机床,以过三倍音的度,下落到五百米高空,然后被第二个传送通道中以几百公里时弹出的小钢锭给撞了一下,完成最后的末端瞄准后,紧接着撞击在城墙内侧靠近墙根位置,巨大的动能将城墙向外急推开,迅制造了一个长度过二十米,两端坡度都很大的豁口,而且豁口两旁的清军基本上非死既伤,可以说一下子为明军打开了进入锦州的大门。

    甚至就连护城河都为他们填出了通道。

    但是也给他们制造了一个严重的障碍,因为这东西的威力实在太过于巨大了,所以同样也在城墙内侧撞出了一个至少五米深的大坑,当明军骑兵汹涌着冲过护城河到达豁口时,紧接着就一头冲进了这个大坑里,虽然这些漏斗状弹坑并非爬不出去,但骑着马却不是那么容易,上百名骑兵立刻拥挤在里面茫然地现他们掉进了陷阱。

    一些聪明地立刻跳下战马。

    但也就是在同时,大批的清军出现在两边的城墙上。

    “跳下去,跳下去!”

    佟图赖挥舞佩刀疯狂地吼叫着。

    明军起进攻的位置距离锦州也就一里,哪怕中间还有小凌河阻隔,骑兵冲过这段距离也不过两分钟,而这么短的时间他也没法集结起那些被吓傻了的士兵,并且找东西堵住一个五丈宽的缺口。

    好在这个大坑也暂时阻挡了明军骑兵的涌入,这是他唯一的机会。

    随着他的吼声城墙上的清军不顾一切地从两端连滑带跳,迅冲下去冲进了明军骑兵中,双方在这片豁口内立刻展开了殊死搏斗,大批清军更是趁机在城墙上用弓箭和鸟枪瞄准下面射击。

    明军立刻死伤惨重。

    但这没什么用处,因为后面的明军还在疯般汹涌而至。

    三万大军的洪流,不会被这一点小
宁氏才女sodu
小的障碍阻挡,被神迹刺激起来的明军,也不会在意这一点点伤亡,实际上这时候的明军都已经完全陷入宗教式的狂热,别说是这点死伤,就是尸山血海他们也不会退缩的,有最单纯的信仰在支撑着他们。

    后方的骑兵源源不断汹涌着冲过护城河,踏着前面堆积的死尸不断冲击着这道小小的障碍。

    紧接着后面的步兵也到达战场,他们迅在豁口两旁的城墙上架起飞梯,一手盾牌一手雁翎刀凶猛地向城墙上进攻,原本在攻击豁口内明军的清军不得不调转方向。与此同时豁口内的很多骑兵也干脆下了马,顺着两边陡坡和从上面冲下来的清军展开血肉搏杀,整个豁口处完全变成了绞肉机,双方士兵连同那些战马的死尸在里面层层堆积,没过多久就几乎填满了整个大坑。很快一些明军终于杀了出来,并且在城内和阻击的清军展开血战,在他们后面更多的明军也在踩着战死的同伴尸体,以各种方式向着城墙进攻。

    清军也在同样不断将士兵填进这个巨大的绞肉机,自知别无选择的他们疯狂地从各个方向向前挤压,拼命阻挡着明军向外的突破,用他们的血肉之躯来填补这道致命的豁口。

    此时无论明军和清军都杀红了眼,他们在这片并不算大的战场上疯狂厮杀,以最密集方式拥挤在一起,不停地用刀砍,用长矛捅,用拳头砸,甚至扭打在一起,像野兽般用牙齿撕咬,他们脚下是层层堆积的死尸,他们身后是不断向前拥挤的士兵,在这里个人的武勇,聪明才智统统失去了作用,在这片战场上所有人都像疯的野兽,用他们最本能的方式互相杀戮,

    这是意志的较量。

    这才是真正的战场。

    “前进!”

    杨丰站在他的战车上吼道。

    这一次他没有玩身先士卒,主要是他也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有时候这威力过于巨大也的确不太好,原本在他看来明军冲进豁口就突破了,但却没想到大召唤术威力过剩,结果反而变成了胶着,而这样的战斗拼得就是意志,能够坚持到最后的就是胜利者。

    而他的士兵需要他。

    八匹马拉的巨大战车立刻开始向前。

    “快,瞄准那狗皇帝!”

    锦州城头佟图赖立刻吼道。

    十二门大炮顾不上攻击那些已经冲过护城河的明军,迅装填实心弹瞄准杨丰,紧接着纷纷喷射出火焰。

    杨丰在战车上岿然不动。

    城墙上所有大炮都在他视野之内,所有图像全部上传到了小倩那里,精确计算出来的轴线并不真正指向他,哪怕算上概率击中他的可能也微乎其微,红夷大炮本来就没什么精度,更何况连必要的瞄准器都没有,能准确击中五百米外一辆狂奔的战车那得需要相当逆天的运气。

    既然这样他怕个毛!

    那炮弹紧接着落在战车的附近激起大片泥土,但杨丰依然不动,他前方驭手拼命催动着八匹骏马加快度,狂奔的马车很快冲上了北岸。

    听着身后越来越近的鼓声,知道皇上正在赶到,那些明军士兵更加疯狂,所有人都在不顾一切地向前,终于有人登上了城墙,然后越来越多地人登上城墙,向豁口处进攻的清军终于被阻断,那些明军士兵踏着堆平了整个大坑的死尸硬生生冲开了阻挡,踏着同样铺满脚下的死尸蜂拥而入。

    城内大规模混战开始。

    佟图赖不管这些,他现在只盯着杨丰,重新装填了炮弹的十二门大炮瞄准后者再次开火。

    但也就是在同时,战车上的杨丰诡异地挪动脚步,一枚炮弹如有神助般从他右侧不足一米外掠过,瞬间打在那面战鼓上,一下子贯穿过去,紧接着另外一枚炮弹打在他前方,将战车打出一个窟窿,但其他炮弹却再次全部落空了。

    杨丰抬起头用鄙夷的目光看着佟图赖。

    而后者却绝望地悲号一声,他已经没有机会打出第三轮了。

    在他的悲号声中杨丰一下子从战车上跳下来。

    “朕的旨意,血洗锦州!”

    他高举起战斧大吼道。

    明军的洪流如潮水般从他身旁涌过,汹涌着冲进了那道死尸铺平的缺口。

    感谢书友minisi,安哲湖,小菲小帆的打赏。今天有事,一章。还有关于高空坠落的度,这个是不会无限加,当阻力增加后会达到一个平衡值的,至于五吨重从十万米坠落能否达到三倍音,这个本人物理成绩不好,算不出来,但奥地利人三万九千米跳伞,下落时候的确曾经过了音,所以就干脆直接假设五吨重从十万米坠落能过三倍音吧,同样弹坑也很难计算,也就设定为五米吧,这东西毕竟不是钻地弹还有爆炸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