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六十章 大召唤术

第六十章 大召唤术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济尔哈朗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紫jin城里刚刚开心了没几天的多尔衮,得到这个消息后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办了。

    这个局无解。

    有什么办法能解?

    就算他放弃追击李自成,然后全军压到冀东,局面也无非就是像济尔哈朗所想的那样,然后接下来呢?难道就那么一直被那狗皇帝拖在那里?那李自成还追不追了?向南已经唾手可得的花花世界还取不取了?这大清混一宇内的大业还搞不搞了?总不能就在那毫无价值的冀东和那狗皇帝一直耗着吧?那自己辛辛苦苦到现在死伤好几万八旗健儿,最后得到的不是全便宜别人吗?姜瓖可是已经撤了,接下来他肯定会南下太原,那原毓宗可是已经打着追击闯逆旗号向南了,他若是打下山东,那恐怕也得要个什么藩王了,而且山东的孔家好像正跟他勾搭上。

    这是八旗还没被拖住呢!

    若八旗真被那狗皇帝拖住,甚至进攻冀东时候损失太大,那好地方可就全归别人了。

    多尔衮可不认为那些既不忠于大明也不忠于大顺的家伙会忠于大清,说到底大家就是一个合作关系,清军实力强算是一个盟主,所以这些家伙才会向大清投降称臣,但他们真正想做的是独霸一方的土皇帝,现在他的六万八旗和两万蒙古附庸军压着,这些家伙还老实点,若是他这八万大军被拖住或者再损失个几万,那这些墙头草会干什么可就难说了。

    “唉,这狗皇帝到底想干什么?”

    睿王爷坐在武英殿的宝座上一脸忧郁地望着头顶。

    “王爷,要不咱们再去试探一下?”

    尚可喜说道。

    说话间他看了看范文程那颗光秃秃的脑袋,范大学士下意识地哆嗦了一下,很显然触及到了心底深处的那一丝柔软,毕竟那份记忆太深刻了。

    “怎么试探?”

    多尔衮没好气地说。

    “那狗皇帝三个儿子都被李自成带走了,但还有一个女儿留在北京,咱们把她送过去,然后以此为理由派过去使者,就说咱们入关只是为了当初他说的,咱们帮他剿灭贼寇,而他割太行山以西相酬。但当初是他拒绝了和咱们的再次谈判,这样咱们不得不采取占据北京这种特殊方式,但这只是抵押而已,若以后剿平贼寇,他能够履行承诺把太行山以西割让,那么咱们自然会退出直隶各地。”

    尚可喜说道。

    “平南王,你觉得这话会有人信吗?”

    多铎无语道。

    的确,连他的头脑都不信这种鬼话,就更别说那狗皇帝和他手下的大臣了。

    “豫王,他们信与不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咱们让他们知道了咱们不想和他们为敌,他们应该明白,自始至终咱们打的都是那李自成,上次是那狗皇帝自己硬插一杠子的。玉田那一战根本不值一提,在此之后双方没打过一仗,至于那些归降咱们的,这种墙头草而已,他们也肯定不会在意的,谁打过来这些家伙都一样会投降的。咱们就是先表达出善意来,只要接下来那狗皇帝攻不破锦州,时间久了他自然会顺着这个台阶下来,咱们现在最重要的是追击闯逆扩大控制区,而不是跟他继续纠缠着。”

    尚可喜说的。

    “王爷,平南王所言极是!”

    范文程一下子来了精神,急忙凑出来说道。

    “那,那就这样吧!也不知道那锦州现在怎么样了!本王是真不知道那狗皇帝到底想什么了!”

    多尔衮颓然说道。

    锦州。

    “鞑子们,快看看你们王爷!”

    梁诚拿长矛挑着阿巴泰的脑袋在小凌河畔策马奔驰,他身后一队士兵大声喊着。

    可怜的阿巴泰现在也就还剩下个脑袋了,这个野猪皮的七儿子和他十二弟一样,又被那狗皇帝的活撕了,阿济格好歹还没真撕两半,但他是真撕两半了,杨丰那对铁挝的钩爪足有十五厘米长呢,两支铁挝的八个钩爪同时捅进他胸前,然后就凭杨丰那怪力向外那么一分还能有什么其他结果?可怜这老家伙也算纵横沙场数十年,最终只剩下个脑袋还算能看。

    “鞑子们,看你们王爷!”

    梁诚继续耀武扬威。

    小凌河对岸锦州城墙上佟图赖欲哭无泪,阿巴泰死了,他带出去的三十个牛录,最终逃回锦州的不足五千,这还幸亏小凌河水不深,他们能直接从河中逃到北岸来,否则估计全军覆没都是有可能的。也就是说原本只有一万五千守军的锦州,现在只剩下一万了,哪怕加上临时征集的老弱病残也不过
横扫晚清的无敌舰队帖吧
一万五,这座城市本来人口就不多,他甚至已经开始把女人和小孩拉到城墙上准备当炮灰了。

    当然,她们留在城下也一样不敢保证安全。

    他头顶呼啸声蓦然响起。

    他抬起头看着那一道道火焰的尾巴,深深叹了口气。

    这火焰的尾巴紧接着坠落城内,然后一团团璀璨的烟花炸开,很快爆炸处的烈火就烧了起来,而此时整个锦州城内,到处都是熊熊燃烧的火光,到处都是冲天而起的滚滚浓烟,他甚至都已经放弃救火了,反正这边扑灭那边烧,索性就让它烧吧,好歹火药粮食什么的都塞进城墙的藏兵洞了,所有人也都上了城墙,里面随便烧烧光拉倒!

    “唉!”

    佟图赖又长叹一声。

    他并不知道,此时城外的杨丰也同样很纠结。

    锦州并不好打。

    他在连山敢扛着大斧硬冲城墙是因为连山没炮,那里本来就不过只是个前哨,清军计划中是要建成要塞的,但这计划刚计划呢,那里仍旧只是一座连山驿城,可锦州就不一样了,那是关外数一数二的要塞,而且这座清军最主要的火炮工场所在地,城墙上火炮数量并不比宁远少,他无论炮战还是硬冲都要冒很大的危险。

    那清军火炮的性能,可丝毫不比明军所用的差。

    而且他们在城墙上,本身就占据着高度优势,明军大炮的优势在于皇帝陛下的瞄准,但轰击城墙这种事情,瞄准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炮弹动能,凭良心说,因为更加粗制滥造所以明军大炮是不如清军的,所以想要达到轰垮城墙的动能,那么这些大炮必须在清军大炮的瞄准射程内开火,这样的话那就很危险了,杨丰不怕冲锋陷阵,因为冷兵器和铅弹破不了他的防,但十八磅炮弹轰死他还是没什么难度的。

    所以……

    “朕需要点狠的啊!”

    皇帝陛下由衷感慨道。

    “准备渡河攻城!”

    他对唐钰说道。

    紧接着这个命令传递出去,小凌河的南岸三万明军全部严阵以待,虽然这时候进攻是要玩古老的蚁附攻城,而且因为小凌河的阻隔大型攻城机械也过不去,只能士兵扛着飞梯之类爬,但既然是皇上的命令,那就必须严格执行。因为之前撕了阿巴泰,此时的明军对皇上正处于狂热崇拜当中,只要皇上带领,那就没什么可怕的了,不就是进攻嘛,皇上都不怕咱们怕什么!

    他们当然不知道,他们的皇帝陛下此时准备干什么。

    “找到了吗?”

    披着红色斗篷,一身醒目的红色龙袍,拎着自己的战斧,站在那辆巨型战车上的杨丰,在脑子里问小倩。

    “找到了,但是你确定这样做?我可只有一次机会,下一次至少得储备半个月能量,而这样的成功率并不高,我觉得还是造大炮更好,我这里有一根直径过半米的高压合金管,我觉得完全可以给你送去,然后你找工匠堵住尾部钻出点火孔,配上炮弹之后比乌尔班大炮强多了。”

    小倩说道。

    “废什么话,七公分厚的合金钢是这时候工匠能加工的吗?赶紧准备好!”

    杨丰无语道。

    铸造巨型加农炮当然是少不了的,这东西可是砸城墙的必备品,但厚壁合金钢管还是有些太夸张了,在这个时代几乎没有任何加工能力,他需要的只是用青铜或者好一些的生铁来铸造,比如说索菲亚罗兰演的气壮山河里面的那种,但那不是短时间内可以解决的,而他要迅攻克锦州就必须得使用另一种方法,比如说……

    大召唤术!

    “跪下,统统都跪下!”

    皇帝陛下突然一脸庄严说道。

    “呃?”

    唐钰茫然地看着他。

    不过唐都督还是赶紧把这个命令传达下去,整个小凌河南岸准备渡河的明军,全都带着一脸茫然在这个莫名其妙的命令下,向着锦州城方向就地跪倒。

    然后他们的皇帝陛下蓦然间举起了手中的战斧。

    风吹动他那猩红色的披风,阳光映照着那红色的龙袍,此时的他在三万跪拜的将士中间,高踞在一辆巨大的战车上,背对着一面巨大的战鼓,那真是恍如神灵一般。

    “华夏众神,炎黄诸圣,降下你们的怒火吧,让那些卑贱的异族奴隶们,在你们的威严面前颤抖吧,让他们在你们的惩罚面前战栗吧!让所有世人都看到来自神灵的力量吧!”

    他紧接着出了狂热的怒吼。

    锦州城的上空,一道流星骤然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