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五十八章 我们要相信科学

第五十八章 我们要相信科学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明军左翼。

    三千明军骑兵结阵而立,所有士兵手中紧握长矛,控制着胯下躁动的战马默默注视前方,在他们前方一片不足两里宽的山谷中,清军骑兵那淹没山谷的洪流仿佛无穷无尽般汹涌来。

    “你们害怕吗?”

    杨丰看了看他两旁大声说道。

    “有陛下在,臣等谁也不怕!”

    梁诚等人深吸一口气说道。

    “你们准备好了跟朕一起冲锋陷阵了吗?”

    杨丰用更大的声音问。

    “誓死追随陛下!”

    然后无数士兵高喊着!

    “很好,但咱们今天不用这么干,我们要相信科学,今天朕就带你们看场好戏,传令下去,收缩阵型,步兵上前准备迎敌,传旨给唐钰,把咱们的迫击炮拉上前,在步兵的后方架炮!”

    杨丰说道。

    他忽然想起康麻子对付葛尔丹的昭莫多之战来,既然有比康麻子当时更好的东西,那又为什么非要骑兵对攻呢?他手下这三千骑兵实力并不强,真正适合陷阵的重骑兵实际上就五百锦衣卫,剩下都是些乱七八糟的杂牌,跟八旗满洲的精锐相比,无论如何都不能相提并论的,就算有他加成击能败阿巴泰,那损失肯定也不会小了。

    那么为什么非要干这种脑残的事情呢?

    为什么不玩得更漂亮一些呢?

    随着他的命令下达,后方曹友义的一万步兵迅上前,由偏厢车组成的移动城墙横亘在他的骑兵右侧,正好形成一个两端分别抵小凌河和女儿河,左骑右步的标准阵型严阵以待。

    而就在同时,接到皇上命令的唐钰迅把十门迫击炮,也就是那些臼炮调过来,这东西杨丰就管它叫迫击炮,实际上作用和迫击炮也没什么两样,总共不到一千斤而且还装在四轮车上的小东西移动很方便,很快十门迫击炮很快到达左翼战场,并且在步兵的车阵后面架好,十个黑洞洞的炮口指向天空。

    而这时候清军也到了。

    近一万骑兵在绿色的旷野上看着仿佛无边无际,万马奔腾中就连大地都在颤抖,狂奔的马背上所有蛮族骑兵都带着他们的长矛,带着势不可挡的气势撞击而来。

    然后……

    “开炮!”

    杨丰淡然说道。

    步兵后方阵地上,十门迫击炮骤然出怒吼,十枚炮弹以高抛弹道飞越步兵头顶,带着刺耳的呼啸紧接着砸在那些冲锋的骑兵中。

    狂奔的战马洪流中,一朵朵璀璨的烟花轰然炸开,在巨大的爆炸声中那些被弹片击中的战马,就像踏进陷坑般悲鸣着倒下,将它们背上的骑兵直接抛落马下踏成肉泥。而那可怕的响声让更多的战马惊恐地嘶鸣起来,甚至开始有战马试图掉头,马背上原本气势如虹般冲锋的骑兵,不得不竭尽全力安抚他们的战马,于是小范围的混乱不可避免生了。

    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那些四散飞溅的火星,这种看似无比璀璨的东西,却也是最恶毒的武器,它们就像雨点般落在周围清军骑兵的棉甲和他们的战马上,铝粉燃烧的数千度高温哪怕经过了急的下降,也依然如烙铁般烧灼着那些战马的身体。剧痛中的战马哪还有什么理智,那些被火雨击中的战马,无不痛苦的悲鸣着,不顾马背上主人的控制,纷纷掉头试图逃离,紧接着又和后面狂奔中躲闪不及的战马撞在一起,将混乱的范围继续扩散。

    然后自相践踏也出现了。

    “继续炮击!”

    在手下将士愕然的惊叫声中,杨丰满意地说道。

    很显然昭莫多之战中,就连葛尔丹的驼城都能被戴梓的威远将军炮给用初级版开花弹轰开,没理由他这么多臼炮和燃烧弹还轰不开清军骑兵。

    在步兵阵型后面,那些炮手们以最快度清理炮膛,装填射药,塞进装木管引信的炮弹,然后迅完成第二轮射,又是十枚炮弹打在清军中,后者的混乱迅开始蔓延,一往无前的冲锋气势没有了。此时越来越多的清军骑兵就像八里桥的僧格林沁一样,不得不竭尽全力和他们那些慌乱的战马纠缠,甚至还得小心地避开同伴那些没头苍蝇般乱撞的战马,凶悍的喊杀声变成了混乱的咒骂声。

    那些没有被混乱波及的,倒是依然在向着明军狂奔,试图像过去很多次一样冲开后者的防线。

    但
无极幻圣最新章节
这并不容易。

    那些迫击炮最大射程可以达到四里,度快点一分钟基本上就能打出一轮,虽然没什么精度,但好在它们的目标漫山遍野,炮弹肯定不会落空的,而清军骑兵冲过这四里至少得六七分钟,也就是说他们得挨六七十枚炮弹,这数量的确不多。

    然而他们的战马也不是经过专门训练,可以忍受炮弹爆炸声的。

    实际上当第四轮炮弹在清军骑兵中炸开后,还依然能保持向明军冲锋姿态的清军就只剩下不到一半了。

    这和杨丰的级火药包还不一样,那东西只能炸一处,但这个却是遍地开花,那东西只能制造局部混乱,这个却能够制造全面的混乱。从没有挨过这种东西的清军战马,在那些不断响起的巨大爆炸声,不断溅落在自己身上的火星烧灼,甚至弹片击打中惊恐地狂奔着,撞击着,甚至互相践踏着。还没等杀死一个明军呢,倒是有无数清军倒在了自己同伴的战马,甚至于自己的战马铁蹄下,变成了支离破碎的烂肉。

    “镇定,保持阵型!”

    在混乱中阿巴泰徒劳地吼叫着。

    蓦然间他头顶呼啸声响起,紧接着一枚炮弹砸在他前方,这东西带着向外喷出的火星,在地上直接弹了起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不到一丈高的半空化作一朵璀璨的烟花。两名骑兵在火光中同时惨叫着倒飞出去,而那火星就像雨点般落下来,四名倒霉的骑兵身上和战马上,立刻就冒出了青烟,那些被烧灼的战马悲鸣着混乱狂奔,其中一匹马正和阿巴泰胯下战马撞在一起。

    这匹本来就已经受惊的战马立刻嘶鸣一声立起来。

    该死,你这netbsp;  差点被甩下来的阿巴泰愤怒地咆哮着。

    好在这时候,令他欣喜的一幕终于出现了,虽然已经无法保持阵型,但很大一部分骑兵仍旧冲到了弓箭的射程,紧接着这些骑兵就开始朝那些明军步兵射箭,当然那些步兵手中的鸟铳也在射击,双方混乱的交战立刻展开。

    而此时明军步兵左翼的骑兵依旧没有起进攻。

    阿巴泰当然不会知道,这只是因为杨丰认为他的部下还不够乱。

    同时明军步兵后面的大炮依然在不停开火,那开花弹依然不停在清军中炸开,混乱依然在不停地蔓延着,阿巴泰此时还不死心,他紧接着向冲到明军阵前的骑兵下达了突击的命令,那些夹着长矛拿着盾牌的骑兵立刻开始撞向明军的车城。但曹友义和他部下的一万步兵依旧顽强地阻击着,从那些偏厢车的木板后,不断向外射出一轮轮子弹和利箭,长矛手的长矛也在不断向前刺出,真正的血战在这道防线上展开。

    但杨丰还是在等待。

    他在等清军陷入彻底的混乱。

    好在他并没有等太久,当第二十轮炮弹在清军中落下时候,这支带着凶猛气势而来的大军就已经成了笑话,甚至就连观战的明军骑兵都在开心的指指点点欣赏他们的混乱,进攻是时机终于到了。

    看着被混乱的战马冲得进退不能的阿巴泰,皇帝陛下猛然举起了右手的铁挝向前一指。

    “杀!”

    他怒吼一声。

    那胯下黑色的骏马嘶鸣一声,紧接着迈开了脚步,后面的五百锦衣卫铁骑同样催动战马,再后面是两千五百名骑兵,骑兵的洪流先是慢跑继而不断加,很快就变成了策马狂奔,以杨丰为锋尖,一个拉长的三角阵逐渐形成,在阿巴泰惊恐的目光中,势如破竹般撞进了一片混乱的清军骑兵中。

    杨丰手中那对铁挝再次化身为猛兽的利爪,在胯下战马的狂奔中,不断撕碎所有出现在他面前的敌人,在他身后五百锦衣卫和两千五百骑兵,跟随着他们的皇帝陛下,密集地靠拢在一起不停地用手中长矛将一个个清军骑兵挑落马下。这个拉长的三角阵型就如一支锐利的长剑般,带着势不可挡的气势,在清军中间不断向前贯穿,不断将一具具被撕碎,被长矛挑落,被雁翎刀砍翻的清军死尸践踏在狂奔的马蹄下,在后面留下一片向外扩散的血红色。

    而被开花弹轰乱的后者,此时根本无法组织起有效抵抗,尽管他们的数量依然众多,但一支毫无阵型可言的骑兵,在一支结阵的骑兵面前,完全就是一群待宰的羔羊,更何况这支结阵的骑兵还有一个势不可挡的前锋。

    于是明清两军交战史上,第一次出现了明军骑兵狂虐清军骑兵的盛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