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五十五章 多尔衮的春天

第五十五章 多尔衮的春天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不仅仅是新式鸟铳,包括配套的刺刀也制造了出来。

    这把实际上也是用杨丰那些废钢材制造的刺刀,理论上应该称之为刺锥,十字棱截面,刀身极其细长,有木制刀柄和很大的护手,摘下来就是一把卖相凶狠的长刺,装在枪口之后,使整支枪的长度过了一米七,几乎都堪比长矛了。杨丰拿在手里看着这寒光闪闪的枪刺,就感觉着有一股杀气,紧接着他示范了一下突刺动作,然后叫过一名锦衣卫,后者端着枪大吼一声,猛然刺在那靶子上,细长的刺刀瞬间穿透棉甲和额外加上的锁子甲,然后从木板后面捅出来,很显然这东西破甲效果相当好。

    “不光是枪,这枪托也是武器!”

    在一帮大臣的惊叹声中,杨丰重新拿过枪说道。

    紧接着他手中的枪托向外一甩,坚硬的核桃木枪托狠狠砸在了靶子上,砸得锁子甲碎开同时整个靶子断裂倒飞出去,很显然如果砸在人身上,骨头砸断是必然的,虽然他的力量不能用作标准,但这枪托砸人的效果也不比榔头差多少。

    “这样算起来,若是所有士兵全使用这个的话,鸟铳手,长矛手,甚至刀牌手都没必要了,刀牌手无非近身肉搏,这东西比长矛短,近身搏斗就能用,而且比刀还长反而占优,甚至普通的盾牌都挡不住它。另外还有弓箭手也不需要了,配备弓箭手无非就是因为鸟铳射不够,但此物射击的度几乎只有鸟铳一半,若是采用五列射击的话,弹指间就能打出一轮,那还要弓箭手干什么?而且此物穿透盔甲的射程比鸟铳还远得多,只要士兵不乱,如果纯粹用此物的话,再辅以大炮甚至连骑兵都难突破,这就就足以克敌了。”

    黎玉田若有所思地说道。

    “那就这样,挑选一批士兵,专门训练使用这个。”

    杨丰紧接着对文盛说道:“至于你们,继续造这种,就叫荡寇铳吧,专门设立一座工场,多招些工匠,在年底之前务必要造出至少两千支,若能完成人人有赏。但必须保证质量,所有荡寇铳上都必须要有负责的工匠编号,哪一支荡寇铳出了问题,负责的工匠都要追责,到时候不但没赏还有罚,若是在战场上出了问题,追究起来那可就要坐牢甚至杀头的,朕不吝重赏,但朕也不吝重罚的。”

    “臣尊旨!”

    文盛和宋应星赶紧说道。

    实际上这种荡寇铳并不比鸟铳难多少,而且从南方又送来许多工匠,在得知可以转为民籍,工钱还增加了一倍之后,都满腔干劲等着为皇上效力,再加上刚刚那两千两银子砸下来,年底前两千支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数字。

    而两千支荡寇铳,再配上炮兵和各级军官,这就可以编一个团了。

    “陛下,平西侯候见!”

    梁诚走到杨丰跟前说道。

    “长伯来了,正好让他也来看看咱们的荡寇铳。”

    杨丰兴致勃勃地说。

    吴三桂作为明军主帅,现在驻扎卢龙,也就是永平府城,指挥着包括关宁军,山海关军,还有勤王的江浙军在内,总计十万大军摆出西进姿态,和已经控制了蓟州和宝坻的三万八旗,另外还有天津由原毓宗所部改编的两万绿营对峙,正是因为他的威胁姿态,所以多尔衮始终没有动对北京的进攻。

    很快他就随梁诚过来。

    “长伯,给你个好东西!”

    杨丰把荡寇铳扔给他说道。

    吴三桂接过荡寇铳,但却并没有看这东西,而是带着一脸的凝重说道:“陛下,臣刚得到消息,那闯逆弃北京南逃!”

    “呃,跑了?”

    杨丰愕然说道。

    这的确很出乎意料,不过也在情理之中,毕竟原本历史上他就是那么干的,这段时间北京周围全都已经向多尔衮投降,他无非就是守着一个北京孤城而已,前几天还玩了把登基游戏。现在北京城里值钱的也都被他搜刮干净运往西安了,继续在那里耗下去也没意思,万一清军堵他的后路反而麻烦,实际直隶一带也没他什么事情了,就连山东各地士绅都在反抗他。

    “那北京现在如何?”

    杨丰紧接着问道。

    “北京士绅和附逆官员降清,已经开门迎多尔衮入城。”

    吴三桂说道。

    “哈,哈,看看,这就是当初朕那些口口声声忠君爱国的好臣子们,这就是他们读一辈子圣贤书读出来的东西吗?仅仅因为朕要向他们收税,他们就宁愿认鞑子做父,跪拜在鞑子面前,以后是不是他们还要剃掉头留一个鞑子那样的鼠尾巴?朕真得很开心,朕终于知道了他们的礼义廉
校园最强护花系统无弹窗
耻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杨丰就像受到强烈刺激导致精神异常般狂笑着说。

    他真得很开心。

    他终于可以对着这些士绅大开杀戒了。

    一想起他可以像李自成一样,拿夹棍去夹那些大臣们,他就感觉自己的人生充满了欢乐。

    黎玉田等人也是一片默然,虽然北京附逆官员和士绅这么做也的确是无奈之选,但宁可投降鞑子也不归顺皇上这种事情,仍旧可以说有点过分了,李自成跑了,那投降他的官兵不能跑,北京城里几万士兵总是有的,城墙上大炮也有的是。如果他们选择死守北京等待皇上,只要能撑个三五天,那么就凭皇上的本事,还真就能杀进北京城去,然后冀东各军西进,多尔衮恐怕也只有撤军这一个选择,可为什么他们连这点勇气都么有?好歹大明也是当年靠着驱逐鞑虏立国的,好歹他们也都是读圣贤书的,总不能一点底线没有吧?哪怕你们不敢打,弃北京南逃也可以保全名节,可跑到鞑子面前跪拜迎接算什么?那真是斯文荡尽了。

    “传旨,朕要御驾亲征?”

    杨丰爆一样吼道。

    “陛下,臣愿为陛下前驱誓死光复北京!”

    吴三桂立刻说道。

    “北京?”

    杨丰突然换上一脸笑容说道:“朕说要去北京了吗?”

    北京,武英殿。

    “臣冯铨叩见摄政王,王代天行仁,泽及万姓,臣以垂暮之年不想得睹盛世,惟愿王兵锋所向无不克捷,早日扫荡丑类使天下百姓得沐大清皇恩!”

    前大明武英殿大学士,现在刚刚上任的大清武英殿大学士冯铨趴在地上,就像他当年吹捧魏忠贤时候一样,带着满脸激动朝御座上的多尔衮喊道。

    “爱卿平身!”

    多尔衮坐在御座上,带着开心的笑容说道。

    他现在真得很开心,这几天他过得就像做梦一样,实际上怀柔大战之后他也进退两难,想进攻北京怕杨丰捅刀子,想跟过去一样绕开北京劫掠直隶各地,同样也怕杨丰捅刀子,还怕北京的李自成断他后路,真得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可没想到那狗皇帝居然脑残地下了那么一道圣旨,然后他的春天瞬间就降临了,从天津开始投降的城市一个接一个,他大军还没动呢,半个直隶就已经到手了。

    这馅饼不停砸下来,砸得他都有些感觉这世界不真实了。

    然而没想到紧接着又一个金饼子狠狠地砸他脑门上,砸得他恍恍惚惚眼冒金星。

    那李自成居然弃北京而逃了。

    更让他难以置信的是那些北京的明朝官员和士绅,放着已经到两百里外的正牌大明皇帝不去投奔,居然打开北京城门欢迎他入主中原了,这简直就是做梦一样,直到现在他都还没从这种状态彻底清醒,坐在这紫jin城武英殿上的他,感觉就像坐在摇篮里的小孩一样摇啊摇美啊美!

    多少年的梦想啊。

    就这样实现了!

    更重要的是根本就兵不血刃啊,没死一兵一卒就占了这北京城啊,唯一遗憾的是这北京城值钱的东西,都被李自成给搜刮干净了,这个土匪就连皇宫里贴的金箔都刮走了,甚至临走还在皇宫放了一把火,把这座他梦想中的宫殿烧得面目全非,幸好武英殿还完好无损,当然这只是小事而已,流寇就是流寇,他又怎么知道得天下最重要的是什么!

    “前朝皇帝妖孽附身,暴虐无道,致天下大乱,使闯逆等流寇蜂起,以致北,燕京沦陷,百姓涂炭,社稷倾覆,圣朝剿寇定乱拯黎民于水火,乃天命所归人心所望,宜早日定鼎燕都,使天下有所归依,臣陈名夏叩请摄政王建都燕京,以明大清正朔!”

    然后一个大义凛然的声音把他惊醒。

    多尔衮迅挺直腰,摆出一脸圣主明君的威严说道:“卿所言甚是,本王当立刻奏明圣上,请圣上移驾燕都,然如今闯逆虽已南蹿,其党羽依然甚众,且那妖孽尚以前朝皇帝之名盘据山海关,妄图卷土重来,戕害百姓,今后尚需众卿齐心协力,满汉同心,荡寇除妖,廓清天下,使万民安居乐业,亦将使众卿福祚绵延永享富贵。”

    “王爷圣明,荡寇除妖,我大清江山一统万世永存!”

    一帮大臣庄严说道。

    “哈哈!传旨,设宴,本王要与众卿同乐!”

    多尔衮开心地说道。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他马上就要乐极生悲了。

    感谢书友13o4o223464o649,zhgsh,韦成,6海,鬍無人丶漢道昌等人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