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五十一章 皇上心里苦啊

第五十一章 皇上心里苦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王永吉的辅职位就这样被撸下去了,然后换上了一直在宁远负责北线事务的黎玉田。

    至于黎辅那就没什么可说了,雷厉风行地贯彻了皇帝陛下旨意,把冀东光复区搞得民怨沸腾,奸臣误国之声不绝于耳。但骂也没什么用,黎玉田又不是王永吉,王永吉是高邮人,害怕这么搞会激怒包括他家乡士绅在内的读书人,然后骂他奸臣刨他祖坟,要知道高邮可是有很大可能也会变成沦陷区,这么搞那些士绅还怎么当墙头草?但黎玉田是陕西乾州人,他现在还有什么可怕的,他老家多少年前就变贼窝子了!现在那些士绅还能有几个没被李自成砍了的他都还不好说呢!他干这种天怒人怨的勾当是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那都破罐子破摔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明军以极快度兵不血刃光复了乐亭,迁安,丰润,直到在玉田遭遇清军前锋小战失利,这才放弃了顺势光复蓟州的计划。

    最终明军止步于玉田。

    杨丰的目标达到了。

    李自成在怀柔兵败后弃顺义退守北京,尽管损失惨重,但仍旧还有包括四万老营精锐在的八万人马退入北京。

    毕竟那战场不是山海关,那里离北京也不过才八十里路,骑兵一鼓作气就跑回去了,步兵拼拼命同样一天时间就跑过那温榆河了,溃败是溃败,但却不是那种无可收拾的溃败。

    而多尔衮虽然战胜,却损失了过一万八旗精锐,当然,这里面杨丰有份,尤其是鳌拜战死对清军的士气打击很大,他可不仅仅是一个镶黄旗巴牙喇纛章京,他是清军中最出名的猛将,专门攻坚克难的勇士,皇太极死后争皇位的时候就连多尔衮都忌惮他。以他的悍勇再加专门设计的战术,却仍旧横尸战场,那狗皇帝的恐怖也是骇人听闻了,再加上吴三桂大军杀出山海关,害怕杨丰会突袭侧翼的多尔衮也很谨慎,所以暂时没有向北京进攻,而是分兵夺取运河以北各地。

    当然,主要是他不知道该怎么攻北京城。

    他没有足够的大炮。

    在宁远受挫的他对这些坚城有畏惧心理,而那北京的城墙很显然不是宁远可以比拟的,这东西根本不是肉搏攻城可以解决的,再说就算他豁出去伤亡攻下北京,最后的结果恐怕也就让自己变成一碟杨丰可以下口的小菜了。

    所以他必须以最小代价攻下北京,这样大炮就是最好的选择,他先得把那些缴获自顺军的大炮修好,另外还得等从锦州运来的一批大炮到达,这样在经过了怀柔大战和后期一系列小战之后,北京一带三方对峙的局面暂时形成。

    冀东是明军。

    向西止步于现代的迁西,玉田,南边这时候还属于宝坻的宁河一带说不上算谁的,这片区域年年洪水泛滥,没什么吸引力可言,算是一个缓冲区,反正明军最南就驻扎到现代的唐山,这一带属于丰润和滦州,对于杨丰来说只要煤矿到手就行,别的他没什么兴趣。

    运河以南是顺军的。

    但李自成只能控制北京,另外还有向保定的道路,其他地方就爱咋咋地了,实际上从通州向东都是原毓宗控制,这位前大明的天津兵备道这时候正观望着看把自己卖给谁,才能卖出个最好的价钱。原本他应该弃暗投明重新回到皇上怀抱,但问题是这时候皇上开始走昏君路线了,别说是他了,就是那些天津等地的士绅也不干啊。甚至这一带都开始出现皇上其实是妖人的传闻,由此可见杨丰当初的判断是完全正确的,这些士绅的下线也完全在他预计的高度。

    而运河以北,蓟运河以西就是清军控制区了。

    至此三方诡异地全停下了。

    杨丰是没动力,李自成是没能力,多尔衮是既有动力也有能力但他没底气,他要能轻松打开北京还好,可要真被挡在北京城下那杨丰就要捅刀子了。

    现在关键就是民心了。

    关键是现在那些士绅们也很纠结啊,一边是闯贼,一边是昏君,一边是鞑子,这个选择题真得很难啊!

    选闯贼这种事情他们当然也不是做不出来,只要符合他们心意,那贼也都是可以变成圣主明君的,但问题是李自成不符合他们心意啊!选皇上原本是最合理的选择,但现在也不行了,这哪是圣主明君,这分明就是在向桀纣之流展啊!选鞑子这种事情也没什么,毕竟这直隶士绅从北宋开始都跪拜过很多茬鞑子了,可问题是不知道这一茬的路数啊!得需要点时间了解才行。

    总之这段时间直隶的士绅们也是愁肠百结……

  
重生之光辉人生最新章节
  茫然得很哪!

    “陛下,您就听老臣一句吧!”

    刘孔昭说道。

    他和王铎还有郑芝龙都准备返回江南了,他们所带来的军队当然留下,但在走之前他们还是想劝劝皇上,收回之前的旨意善待一下沦陷区士绅吧。

    “陛下,他们在当时情形下也没有别的选择,虽说他们没有跟随圣驾尽忠,但毕竟也没有真正附逆,如今当务之急是剿平闯逆驱逐鞑虏光复北京,应该给他们一个立功赎罪机会。比如说让他们献些钱粮,再比如说让他们组织子弟为朝廷效力,想来他们也会愿意的,而不是急着以这种无差别方式惩处他们,陛下现在需要让天下感受春日之晖,而不是夏日之威,否则会让沦陷区百姓心生畏惧的。”

    紧接着他又说道。

    皇上的做法对于江南士绅影响其实不大,因为只要不被闯逆攻陷,那么自然也就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江南有长江天堑那闯逆是打不过去的,所以他们可以站在局外人的角度上看待这件事情,但即便是站在局外人的角度上看皇上也是过分了。

    “诚意伯,朕的皇后死了,朕的女儿死了,朕的儿子们至今生死不明,朕最尊敬的嫂子为了不为贼所污也自尽了,朕死了那么多亲人,现在难道朕出一口气都不行吗!”

    杨丰爆一样吼叫着。

    同时还抓起面前的杯子摔在了地上。

    “陛下,陛下息怒!”

    刘孔昭吓得跪下说道。

    “你起来吧,朕知道你是为了朕好,但是,这一次无论谁都别想改变朕的心意,这些反复无常的小人们害得朕家破人亡,朕无论如何也要给他们点教训,否则朕有何面目去九泉之下见朕那些死难的亲人。”

    杨丰颓然地坐在椅子上,挤出点眼泪说道。

    刘孔昭不敢再说了,赶紧小心翼翼地告退,出门之后被正好过来的黎玉田拉住了。

    黎辅看了看里面还在扮痛苦的杨丰,然后低声对刘孔昭说道:“诚意伯,陛下遭逢此大难,他心里也是苦啊,别说他天子之尊,就是普通老百姓被害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那还得有仇怨积在心里呢。不让皇上出这口气他也始终难受啊,反正这些人多数都是罪有应得,索性让皇上出了这口气,那恶名下官给皇上顶着,等过些时间,皇上心情平复了,再慢慢劝解他也不迟,您回去告诉江南诸位大人,让他们不必太过担心。”

    刘孔昭点了点头。

    “黎阁老,你也是受累了!”

    他多少有些感动地说。

    “为了皇上,咱们做臣子的挨些骂名也没什么大不了。”

    黎玉田叹息着说道。

    “宁远伯,有何事?”

    杨丰在里面说道。

    黎玉田赶紧进去,然后行礼说道:“陛下,平西侯奏报,闯逆的伪泽侯田见秀率领三千部属向朝廷投诚,据其所说陛下在战场上曾赦免过他及其部属。”

    “对,把他们送到山海关来!”

    杨丰说道。

    田见秀的投降其实早在他预料之中,他们躲进山区后就已经没有其他出路了,蓟州被清军占领,他们几千人不可能越过清军回北京去,而清军控制区以外又在明军控制之中,他们同样也不可能越过明军控制区,山里又没有足够吃的,撑不下去了不出来投降难道当野人吗?

    “还有,闯逆的天津守将原毓宗投降鞑子。”

    紧接着黎玉田又说道。

    “投降鞑子?”

    杨丰反而笑了。

    “看看吧,这就是朕当年寄予厚望的天津兵备道,闯逆来了还没等到他那里,他就不但自己投降,而且还逼着冯元飏一块儿投降,还带兵拦截不愿意投降的曹友义,现在鞑子来了,又是还没等到他那里,他就迫不及待地向鞑子投降了,这就是朕的好臣子,他的圣贤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朕落到今天这种地步真是咎由自取啊,朕当年的眼睛真得瞎了!”

    紧接着他说道。

    “那还不是被你逼得,人家倒是想向你投降,可是你都下旨投降也流放了,人家哪还敢向你投降啊!”

    黎玉田腹诽道。

    当然,他不知道这就是皇帝陛下要的效果,他们要是不投降鞑子,皇帝陛下以后还怎么拿他们开刀呢?要知道光取消免税权可不够,还得把那些士绅手中的土地弄出来才行。

    感谢书友葬秦,艾里维奥,书友2otyy,邪恶斯图杰內等人打赏